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89章 黑虎救主

第189章 黑虎救主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孟灵儿在父母都睡下后,偷偷从家里出来。她本想回学校找秦青,却发现今天是周日,秦青很可能不在学校。她找了个人声鼎沸、乌烟瘴气的网吧开了个机坐下来,困的时候她趴在桌上,半睡半醒,本以为会有人偷偷来摸兜摸包偷东西,却发现一晚上,网吧的人来来去去,都绕过了她这个机子。

    秦青说的那句话浮上心头……

    孟灵儿闭紧眼睛,紧紧抱住胳膊。

    她会跑出来的原因细思起来,是因为害怕那尊新请回家的如来佛!

    让她怕的什么都来不及想,更不愿意告诉父母,就这么偷偷跑出来了!

    难道她真会死吗……

    死亡是什么样?会没了呼吸?心脏不跳?整个人往地上一倒?

    她忍不住想她会不会突然就倒在网吧里,或者走在街上就突然没意识的栽倒在地。越想越害怕!

    她不想死啊!

    减寿十年只是她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想着说得严重些才会灵验!她没想过真的会有这么可怕的后果!

    而且她想的是等她七十岁的时候,减上十年寿,那也就是减去衰老之后满脸皱纹、行动不便、无法自理的十年。她觉得这还是好事呢。

    但跟秦青通电话时,她说:

    【你想得太美了吧!】

    【打个比方,去银行取钱时,还要先看看余额多少,取多少。你脱口就是减寿十年,你知道你原来能活几年吗?那你又怎么知道,祂会只取走十年寿命就算了?祂要是多拿走几年,你还能去找祂要回来吗?】

    孟灵儿毛骨悚然!她从来没过还有这种事!在潜意识里,她认为神佛就该是最公正最公道的,怎么会提防许愿后被多取走几年寿命?

    孟灵儿在网吧待到六点,有车后就立刻回学校了。她不能去寝室,就在自习教室等人。

    秦青下第一堂课时被找到了教室里,其实她感觉到孟灵儿过来,不过以为她只愿意在电话里求助,不会在外面跟她说话免得被人发现,就想装成没看到。

    结果被她找到教室里。

    司雨寒在孟灵儿站到桌子前了才看到她,条件反射的猛得站起来往后躲,还去拉秦青。

    孟灵儿注意到司雨寒的神色,暗暗咬唇。

    旁边也有人发现了司雨寒不同寻常的反应,一时这一片议论纷纷。

    孟灵儿小声对秦青说:“出来说话行吗?”

    秦青盯着孟灵儿看——她身边虽然还跟着那些小鬼,却没那么多了,只有五六只。

    秦青要跟孟灵儿出去,司雨寒拦住她不让她去。

    “你用得着青青了就来找她,用不着就不甩人,有你这样的吗?”司雨寒脸都发白了,还撑着替秦青讨公道。

    孟灵儿的脸色也不好看,她最怕被人注意,从刚才就有人往这里偷看,现在司雨寒一说话,更多人注意了。

    “我付她钱还不行吗!!”她说。

    秦青一听就笑了,司雨寒直接冷笑:“欠你那点钱啊!刚发家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亮出来我瞧瞧,够不够我喝次茶的!”

    孟灵儿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是有救命的事,不敢堵气,看了眼司雨寒,对秦青小声说:“对不起,是我不对,你能跟我过来一下吗?”

    秦青并不介意帮忙,但刚才孟灵儿那么说,司雨寒都火了,她自己也不可能再犯贱。

    她摇摇头。

    孟灵儿的脸顿时白了,还要继续求,秦青说:“从上次我就发现,我的手段对你没用。所以,其实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她顿了下,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身后跟的东西少了。上回我见你,你身后跟了十八个,现在只有六个。”

    孟灵儿一怔,心中就是一喜。

    秦青说:“你说你家有请来的如来,不知是不是如来的作用,你再回去试试吧。”

    孟灵儿顾不上跟秦青多说,只匆匆道了声谢就跑回家了。

    司雨寒看她走还有些不快,对秦青说:“这种人就不该管她!”

    秦青小小的摇了摇头,对司雨寒小声说:“看在她命悬一线的份上,不帮一把心里过不去。”

    司雨寒马上问她:“你刚才不是说跟着她的东西变少了吗?”

    秦青说:“但是不知道是为什么变少的啊。真是她家新请的佛像的原因更好,如果不是呢?因果相系,此时变少并不意味着就是好的。以前她身后只跟着一个的时候,我都灭不掉……”上回能由一个变成十八个,现在只有六个,未必不能变成三十六个、六十六个……

    孟灵儿坐在地铁上,离家越来越近,心情越来越烦躁,几乎想跳车下去。有好几次她都站起来走向车门了,还有好几次,她不自觉的盯着车门看,估计有哪几个人想下车,在哪里下车好,甚至还想下了车后是去逛街还是去上网。

    她都克制住了,更加相信这是因为家里有佛像,身上的东西怕那佛像,所以才鼓动她下车去。

    好不容易熬到终于到站了,好像比平时花了几倍的时间一样。

    她下了车,不容自己后悔的迅速回到家,打开门进去就直接站在佛像前。

    客厅为了摆这个东西,把电视给挪开了,现在电视柜上就是这个很不合适的如来佛像,面前的茶几上还摆着一个大香炉,炉中插-满香,桌上还有散落的香和金泊纸。

    但孟灵儿发现自己站在佛像前,反倒并不害怕也不紧张了。

    她站了一会儿,突然发现家里好安静。

    “妈?”她叫了一声。

    “爸?”

    没有人回答。

    妈妈一直卧床,不可能出去啊。爸爸倒是可能不在家……

    她走到父母的卧室前推门,门是反锁的。

    原来他们出去了。

    既然家中的佛像不吓人了,她也没必要出去了。

    而且佛像能克制她身边的东西这个好消息也让她轻松多了。想起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什么,她去厨房给自己热了杯奶,做了个三明治。吃完后想用ipad上网,结果在哪里都没找到,不知放到哪了。

    倒是妈妈那个就放在床头柜里。

    门虽然是锁着的,但备用钥匙放在厨房里。她用备用钥匙打开门,推开——

    “啊啊啊啊啊!!!!!!!!”

    下午三点,秦青正在上课,辅导员却突然出现在班级门口,跟上课的老师说了一句什么后,对着秦青招招手。

    秦青不解的收拾东西出去,辅导员站在走廊上等她,见她出来就揽着她往外走,“你认识孟灵儿吧?”

    秦青瞬间反应过来,马上问:“她怎么了?”

    辅导员说:“别紧张,不是她,是她家里出事了。她人现在在医院,有些神智不清,说要找你,有话跟你说。你过去一趟,安慰安慰她。”

    秦青问了句:“她家里出什么事了?”

    辅导员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别问了,挺惨的。到那里好好安慰她,告诉她,大家都等她回来上学。”

    秦青一头雾水,出来看到了另一个老师,他是孟灵儿的辅导员,他姓段。

    “走吧。”段老师说。

    坐上段老师的车,他告诉了秦青是什么事。

    据说,孟得威与妻子潘淑群发生了矛盾,捅了潘淑群几刀,把人捅死了,现在在逃。孟灵儿回家发现后就神智不清了。

    秦青愣了!

    许愿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孟灵儿,一个是孟得威,结果这两人都没事,死的却是另一个人?

    秦青到了医院,孟灵儿住在精神科的单人病房里。这里的病房的门都是指纹锁,门上的玻璃都很大。

    医生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是个男医生,他的胸牌是实习医生。

    他说:“病人受了很大的刺激。我两个老师一靠近,她就起反应。”

    本来医院安排的是一个中年的女医生,温柔慈祥,结果孟灵儿一见就开始嚎哭;主任就亲自上阵,结果还是哭,还要扑上来。

    医生们猜,主任也是五十多岁,可能跟病人的父亲年纪相当。

    最后换上了年纪轻轻的实习医生,看着跟刚毕业的大学生似的,这回就行了。

    医生领秦青和段老师站在病房门前,透过玻璃看她。秦青和段老师都站在窗户边悄悄看,医生反应过来连忙说:“放心,玻璃是双面的,她看不到。如果病人发现有人窥视是会紧张的。”

    孟灵儿已经换上了粉红色的病服。

    医生说:“她刚来的时候一身血,我们很辛苦才把她的衣服换掉。”

    秦青后悔了!

    她应该陪着孟灵儿的!

    “她……这是疯了吗?”秦青问。

    段老师扶住秦青的肩,“别紧张。”他来之前可不知道孟灵儿这么严重!现在这样,他已经不可能再让秦青去接触孟灵儿了,发生什么意外他可赔不起!

    医生摇头说:“没有。她这是受了太大的刺激,一时不肯接受。我们希望她熟悉的人能帮她唤起意识。”他看秦青,小声说:“尽量安慰她。”

    怎么安慰呢?

    秦青没有头绪。

    医生把门打开,进去微笑着说:“孟灵,你看是谁来了?”他小声给秦青提醒,“叫全名,不要叫‘灵儿’。”

    秦青点点头,走过去,顺便眼睛在周围扫了一圈。

    刚才进来之前她没反应过来,此时才觉得不对——孟灵儿身边,什么也没有了。

    “孟灵。”她注意到医生叫的时候去掉了‘儿’,所以也这么叫。

    孟灵儿迟了一分钟才转过头,看到秦青,立刻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扑上来抓住她:“是不是我爸身边的东西杀了我妈的?你跟他们说!不是我爸杀的!你跟他们说!!”

    她一扑上来,段老师和医生立刻上来救秦青。

    “你跟他们说!不是我爸杀的!我爸不是凶手!我爸还把佛像买回来!他是想救我们的!”孟灵儿号啕大哭。

    孟灵儿抓得太紧,力气似乎也突然变大了,段老师和医生两个人都扳不开她的手。医生急中生智对着床头的对讲喊:“1029号床!马上过来!!”旋即听到走廊上传来奔跑声,向这间病房而来。

    秦青虽然被抓得很疼,却没有反抗,她看到孟灵儿哭了,自己的眼睛也发酸。

    “……对不起……”她轻轻说。

    被打了麻醉剂后,孟灵儿放开了秦青。她被穿上了束缚衣,医生重新对她进行了诊断。

    段老师要送秦青回学校,她说想回家。

    “好吧。”段老师觉得不好意思,“那你就回去吧,我会跟你们辅导员说一声,明天在家好好休息。”

    秦青不是想请假,不过也没有精力解释。她轻轻点点头,假装要走,转身向相反方向走去。等估量着老师已经开车走了,才回来。

    她望着孟灵儿的病房窗户……

    晚上十一点,秦青坐在距离医院不远的24小时超市里。超市的员工看了她好几回了,听她说是在等人后就没有再管她,但还是会提醒她给对方打个电话,看对方是不是忘了约会时间。

    “谢谢。”秦青走过去,“再给我一杯咖啡。”

    叮当一声,超市的人收了她的钱,笑着说:“我今晚卖咖啡就赚了快一百了。”

    秦青也勉强笑了一下,回来继续往医院的方向看。

    “其实你在这里也好,我正好有个人说话,不然平时一个人值班,这会儿都困死了,我们还规定得特别变态不能听歌看电影……”他话音未落,就看到秦青突然冲了出去,很快横穿过马路,跑向了对面。

    这是等的人来了?

    这个人也很好奇,站在玻璃前看,但只看到秦青冲进医院,没看到除她之外的人或车啊……

    “邪门……”这个人打了个寒战,突然觉得半夜有个女的非要在超市待着不走也很不正常!

    秦青从消防通道上去,孟灵儿的病房在29层,她跑得气喘吁吁,却不敢停。

    今天她发现孟灵儿身边什么都没有了,可这不正常!

    她不相信那个东西会放弃在嘴边的猎物!

    虽然为什么潘淑群会死在孟得威手上还不知道,但孟灵儿……她不能让她死得不明不白!

    秦青不由自主的放开了气,蓬勃的气第一次像实物般滚滚向上。

    她后知后觉的想起,现在快十二点了,凌晨,日夜交替之时。

    气仿佛有实体般托着她向上,到最后,她觉得自己似乎是浮在半空中的,连爬楼梯都不累了。

    29层的护士台前没有人,在她的气场之下,人早就跑了。

    她来到孟灵儿的病房前,里面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

    本来里面有孟灵儿,秦青就应该能感受到里面的人。

    但现在这个房间像是被放在了另一个盒子里,她什么都感觉不到。

    门锁是指纹的,她打不开。

    秦青左右看了一圈,跑到走廊尽头,用力砸响了火警铃!

    巨大的铃声响彻走廊!

    所有的病房门上的灯都由红转绿。

    秦青再次扑向孟灵儿的房间,抓住门把一拉,门就开了。

    孟灵儿不在床上。

    秦青赶紧看窗户,见窗户好好的,转头看向浴室,她冲进去,拉开浴帘,看到孟灵儿坐在地上,脖子上挂着一条细细的电线,而电线却吊在上方的水管上!

    秦青立刻托起孟灵儿,把她托高。

    孟灵儿的头软哒哒的垂下来。

    秦青伸手放在她的鼻子下。

    没有呼吸。

    从她感觉到孟灵儿这里突然变得无法感应到她冲进来,前后有五六分钟……

    她来晚了吗?

    秦青茫然的坐在瓷砖地上,手仍然托住孟灵儿的身体。

    或许她不应该逞强。应该找人帮忙。

    ——谁会相信她呢?

    应该在发觉后就打电话报警。

    ——警察会来得比她快吗?

    打电话给医院,让护士站的护士来。

    ——护士会有用吗?他们能敌得过这些东西吗?

    突然,她觉得脚上有个东西,有什么细钩子挂住了她的裤子。她低头,看到了一双细瘦的爪子和一个黑色的大脑袋。

    【嘿嘿嘿嘿……】

    【你后悔吗?】

    秦青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她缓缓撤掉浑身的气,顺着这个东西的牵引——

    瞬间,她掉到了一个黑色混沌的空间里。

    不像阴间。

    虽然也没有空间与时间,却充满扭曲感。

    ——对,像是拙劣的强行从阴间开僻了一条通路。

    秦青猛得放开阴气!

    第一次,毫无顾忌的放开自己的气场与阴间对接。

    瞬间,她就感受到了阴间的位置。

    抓住她腿的那个东西开始扭曲着,被撕成碎片了。

    原来如此,它们不是阴间的产物。

    秦青借阴间之威,将那条通路绞开!

    然后她看到了孟灵儿!

    一抹淡淡的幽魂!

    只是只有上半身,没有看到她的腿。

    秦青突然想到!这是不是说明她还没死?

    她立刻伸手去拉孟灵儿。

    这扭曲的空间通路开始疯狂的扭动起来,无数细瘦的黑爪子伸出来,拖住秦青的胳膊把她从阴间拉过来。

    然后秦青感觉到她与阴间的通路被隔断了!

    这回是她被装进了盒子里。

    秦青用气去击撞这个“盒子”,却没有半点用处。

    黑爪子只是触须,当这里是它的世界之后,它就不必用触须了。

    秦青能感觉到,这个盒子就像是它的手心。

    它想杀了她。

    是她太托大了吗?

    秦青握住手腕上挂着的八铃,缓缓动起手腕。

    铛……铛……铛……

    铛……铛……铛……铛……

    八铃的声音从一开始小到听不见,到后来越来越大。

    八铃,与阴间相通的道路。

    就算这个盒子能隔绝阴气,可它还是要在阴间借道。只要在阴间,她就有一线生机。

    想想也真是讽刺……

    秦青沉下心,用气去壮大八铃的声音。

    铛……

    八铃的声音突然又变小了。

    她继续用气去包裹八铃。

    铛……铛……

    铃声就又变大,然后再变小。

    现在是她与它在角力,看谁先撑不住。

    秦青的额角渐渐冒出汗来。

    “汪!汪汪汪汪汪!!”

    一阵狗叫由远及近突然冲出来。

    狗?

    这里哪来的狗?

    狗叫声越来越近,最后竟像是在耳边叫的一样。仿佛金玉相击,竟然还有回声。

    “汪汪汪汪汪汪!!!!”

    狗仿佛扑到了什么东西上,传来让人胆寒的撕咬声。

    “呜——呜——呜呜!”它一边发出威胁的声音,一边撕咬。

    秦青只觉得那个“盒子”突然被破坏了,新鲜的空气流动进来。瞬间,她的气就再次与阴间相通。

    她马上顺着阴间的气往阴间逃,身后那个扭曲的空间正在渐渐远离。

    对了,孟灵儿!

    她回头看,没有看到孟灵儿,却看到了一条黑色的大狗。

    那熟悉的脸是……

    秦青大吼:“回来!黑虎!!”

    大狗耳朵一立,掉头向她扑来。

    她抱住黑虎,转瞬陷入了一片昏沉中。

    “醒了,醒了。”秦青眨眨眼,突然各种声音涌入耳际,眼前光影、人影乱闪。她睁开眼,坐起身,司雨寒一声尖叫:“你醒了!”

    “快喝点水。”柯非给她端来一杯水。

    秦青看看周围,发现自己竟然是在寝室:“……我怎么会在这里?”

    孙明明黑着脸说:“我们才要问这个吧。昨晚上锁门时你明明不在,早上醒来你躺在床上,衣服没脱,怀里抱着你的那个狗木雕。”

    秦青手一动,发现黑虎仍在她手里。

    她想起来了!

    “孟灵儿呢!”

    柯非、孙明明和司雨寒齐齐一静,一瞬间后,又一起小声尖叫:“果然是你!!”

    她们听说昨晚上孟灵儿自杀,护士没发现,结果突然不知是谁按响火警铃!虽然是误报,但也及时把病人都转移出来了,这就发现了孟灵儿上吊自杀。

    “人救回来了。”柯非知道秦青最关心这个。她一说完,秦青就长呼一口气,倒回枕上。

    “到底怎么回事啊?”孙明明趴在秦青床头好奇的问。

    秦青握住黑虎,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千头万绪,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以后再告诉你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