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90章 后悔

第190章 后悔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天越来越热了。

    “看,上面说今天气温快五十了,地面温度更高。”

    课堂上两个学生小声说着话,其中一个把手机拿给另一个看,上面是一则配图新闻,平滑的大理石阶上打了个生鸡蛋,已经快半熟了。

    人人都热得冒汗,教室里开着中央空调也没用。

    可秦青身上一丝汗都没有,连坐在她身边的司雨寒都跟着受益。

    再次入阴,秦青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体温下降只是一件事,她偶尔会觉得自己轻飘飘的。这个她不敢告诉别人,自己悄悄去量体重,发现体重数没变。

    司雨寒看旁边的人都在喊热,坐在她前面的男生后脖子上全是汗珠,她扭头悄悄对秦青说:“看来今天真的很热啊。”

    “嗯。”秦青应了一声。她心里不安,又不肯说出来,只能自己想。

    司雨寒看了秦青一会儿,突然伸手往她胳膊上一贴,“奇怪,并不凉,可坐你身边就是不热。”她看到秦青笑了一下,隔得很远前面一排男生还偷偷回头用手机偷拍。

    以前说一白遮三丑,她也见过寝室里有人吃维生素来亮白皮肤,但秦青不同,她的皮肤像是玉做的一样。孙明明悄悄说过“简直像李秋水的玉雕似的”。

    从那天秦青突然出现在寝室后,她身上的皮肤就慢慢变了,一天比一天更凝白,人看着也越来越不同,渐渐有了美女的气势,走在路上会有人偷看,现在还有人偷拍。

    她悄悄在秦青耳边说:“又有人偷拍你了。”说着一指前头。

    秦青抬头一看,果然看到前面几排有人男生吓得连忙转回去,手机也匆匆收起。

    “随便他们吧。”秦青懒得为这种事操心。

    下了课,司雨寒挽着秦青走,美人如玉,浑身上下都是凉的,她现在就爱挨着秦青,最舒服了。

    两人依偎着下了楼,正好碰到了孟灵。

    两边都是一怔,尴尬的笑了笑。

    走过去后,司雨寒往后看了一眼,“原来孟灵他们下节课也在这里上。”

    孟灵的事也算是学校里最近出的一件大事了。

    孟母去世后,因为说是凶死,怕魂灵不安,赶在七日之内就下葬了。但据说是因为孟家的亲戚想夺孟家的家产,争吵不休,也懒得去管孟母的丧事才草草下葬。

    孟得威到现在还是失踪中,据说是已经逃到外地去了。孟家之前发了一笔横财,但孟得威却也转眼把钱花得差不多了,除了股市里还留着的本钱外,赚来的买了房子和车。车撞个半残,房子却在孟灵的名下。

    不知孟家亲戚争产的事是真是假,但听说是没让他们占到便宜。孟家两套房子,老房子是孟母的名字,新房子是孟灵的名字。孟得威的叔伯兄弟倒是都没办法伸手;孟母的亲戚想让孟灵去他们家住,两套房子租出去,存下来的钱做开销。

    孟灵当时在医院里,自己做不了主。幸好她年轻,自杀被救回来后,人却渐渐好了,学校也很关心,她自己也愿意再回来上学,就很快出了院。她把两间房子都锁起来,哪个都不肯交给亲戚去租,说自己家里还有一些存款,节省着够她大学毕业了。她还有一年就毕业,之后就能直接工作,就有收入了。

    她这么倔,哪个亲戚的话都不听,不管是奶奶家的姑姑还是大姨,不管哪边来劝她都闭嘴摇头。她奶奶在说话的时候提起孟得威,说她现在无父无母,气得孟灵跳起来把她奶奶给赶出家门,回头就把锁给换了。

    最后,她还把名字改了,去了一个字,改成孟灵。她不想再让人叫她‘灵儿’了。

    孟灵回到学校后,原来的寝室已经被别人占了,只能住到别的地方去。她跟秦青本来就不是一个系的,如果不是住在同一个寝室同一层,根本碰不上。

    这还是她们这么长时间来第一次见面。

    秦青当时是一鼓作气冲上去的,现在时间长了,慢慢后怕起来了。再见到孟灵,感觉复杂。不过好歹算是救了一条人命,她拿这个安慰自己,也不算是白白辛苦。

    孟灵却是想起秦青再三的提醒。如果当时她不是不信,如果她能早点给秦青打电话,早点请她帮忙,是不是妈妈就不会死了?但她又恨秦青,既然早就看出来了,为什么不救她家的人呢?她知道这个恨没理由,因为秦青并没有义务一定要救她家,何况她当时的态度还不好。只是她控制不住。心里悔恨羞惭,重重叠加到一起,让她遇上秦青也说不出话来。

    回到寝室,孙明明说了件事:“有个活动,你们参不参加?”说完顿了一下,小声提醒:“不想参加赶紧找实习单位!听说最后会让辅导员点将,到时就是点着谁让谁去了。我已经给柯非打过电话了,让她给我开个实习证明。”

    秦青和司雨寒在上课都不知道,一刷班级群,群里都炸了。

    学校出了一份公告,大意是现在社会进步了,日子好过了,大学生们也变得娇气了,不能干活了,现在搞成毕业即失业这种状况,就是因为大学生们高不成,低不就,不肯去干一些脏活、累活,盼着能一毕业就能高薪就业,坐在办公室里吹吹空调,一点苦都不用吃就能赚来买房的钱,如果没有这样的工作就宁愿在家里啃老也不愿意去低就一些普通的工作,这是非常错误的思想……在跳过前面大段的鸡汤之后,在公告末尾,只用两段话就解释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学校打算办个忆苦思甜的活动,洗刷当代大学生在社会上的种种恶名,所以要抽两百人去合作学校支援当地中小学校。

    “支教!”孙明明毛骨悚然的低喝,“说得再好听,这就是让我们去带孩子,还是穷山恶水!”

    对秦青、柯非和孙明明这三人来说,这辈子都不想再去回忆那次的事。

    秦青的脸色也不好了。

    司雨寒看过公告又切出去看校园网里辅导员开的贴子中的答疑,奇怪的说:“不像是支教,只让我们去两周。两周能上什么课?再说,我们也不会上课啊。”

    辅导员在贴子里回答的是“带当地的小孩子们做做活动”,“他们那里各种素质教育都跟不上,像有些地方捐了电脑,但当地的老师都不会用”,“自愿性质的,不强制”,“对你们有好处,只让去两百人,所以想去的要赶紧报名,晚了就没机会了”。

    秦青看到贴子里有人问:这两百人是去一个地方吗?不是的话,什么人去哪里是自己选还是学校分?

    辅导员:肯定不会是都一个地方,但会尽量把你们安排在一起,同校的应该都会安排在同一个地区。分到哪里去这个要看安排,目前还没说,但不会去太远的地方,因为还要考虑到交通的问题。

    这件事在学校引起轩然大波,但等后续的动作公布出来后,倒也不像大家一开始想的这么严重。

    首先,这两百人不是一口气全送出去,而是分批。第一批效果好的话,后面的人才会出去。为了带个好头,第一批出去的全是预备役党员和入党积极份子等学校里比较积极的人。

    孙明明松了好大一口气,“太好了!”

    柯非把实习证明给她,“反正我替你开好了,到时要用的你就直接交上去。”

    其次,出乎孙明明她们的预料,学校里竟然真的有很多人报名。

    “好像是学校会在档案上记上一笔。会夸。”秦青从施教授那里打听来的,还有许师兄说的,“优秀的人还有证书拿。”在拼证书拼奖状的时候,多这一个说不定也能管点用。

    最后,也是最引人诟病的一点,这个活动因为是分期办,所以现在报名的人不知道自己会被分在哪一期的话,极有可能会撞上暑假。而暑假时,活动不停。所以有人的暑假将会被占用。

    这个在报名的时候是不知道的,连辅导员也说这个只能看运气了。

    孟灵报了名。

    她不想在家所以回到学校,可是她也不想待在学校。

    她也不在乎暑假不暑假,说起来,她更愿意暑假出去,因为到时说不定那些亲戚又会叫她去他们家,又会说她爸妈的事。特别是她爸爸……

    “要是你爸给你打电话,你要赶紧给他说,让他去自首。”

    “要跟你爸哭,知不知道?你一哭,他就心软,你就赶紧让他去自首!”

    孟灵却打定主意,如果她爸打电话回来,她一定要跟爸爸一起逃走!她相信不是爸爸杀的妈妈,是那个佛像……是那些东西搞的鬼!

    在学校里偶尔看到秦青时,她也想过让她去跟警察作证有那些东西在……虽然知道警察不太可能相信,但总是有一线希望,如果有人信,相信不是爸爸干的,那爸爸就能回家了。

    【你后悔吗?】

    孟灵怔了一下。

    【你想让爸爸回家吗?】

    孟灵前后左右看了一圈,周围的同学全都像是没听到一样。她抱紧书包,低头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