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95章 来得快,去得也快

第195章 来得快,去得也快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由于太突然,陶斌在被打后一分钟才反应过来。可席渡的反应更奇怪,又把他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

    等两个同学都来安慰他,被打的突然与羞耻就过去了,陶斌还在心里反省,是不是因为他偷看手机的这个动作让席渡不安呢?毕竟席渡以前不是这个画风啊。

    等等吧,等到下车后看席渡会不会道歉,如果道歉这事就可以过去了,他也不会抓住不放,不大方;当然,如果席渡不道歉,那以后两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主要是在这么拥挤的车里好像也打不起来。

    陶斌想到这里,就把这件事暂时放下了。

    一时车到站了,乘客纷纷下车。

    陶斌几人等到最后才下去,等下了车,两个老师点人时发现少了一个。

    “席渡呢?”老师问陶斌。

    陶斌的脸色不太好看,没想到席渡竟然就这么溜了。不管他是道歉也好,还是不道歉两人下车正面再吵(打)一架都行,结果他就这么跑了。

    这人真不行!

    另外两个男生看了陶斌一眼,都对老师说:“不知道啊!”

    “席渡之前提着行李挤到前面去了,可能早走了吧。”

    老师生气的摸出手机,“真是……怎么不说一声?无组织无纪律!”他给席渡打电话,想说一下之后几天的安排,他们这些去过的人还要写报告呢,他们老师要给学生讲一讲怎么写啊,不能让他们自由发挥。

    结果席渡不接电话。

    老师打了几个,烦了,挂了说:“你们回头通知他一声!每人要交三万字的报告,写完要先拿来给我看,写不过的话要扣分的!”

    陶斌先回了家,第二天才回学校。期间那两个人也给他打了电话,说“找不到席渡”

    “这小子不知道跑哪儿了”

    “他还有作业没交呢,老师正找他呢!”颇为兴灾乐祸。

    毕竟几人在这段期间都挺好的,陶斌为人仗义,性格也好,一直照顾大家。结果车上一言不和席渡给人一大嘴巴,之后又自己心虚跑了,另外两人都觉得席渡不象话,不可交,自然而然向着陶斌了。

    陶斌挨的那巴掌虽然丧气,但能看清一个人也算值了。他说:“算了,不管他了。”

    三人坐一块写报告,配图。陶斌格外认真,他还打算写成游记发在fb上。由于他的认真,省了另外两人的事。三人的关系在几天之内突飞猛进,快成好哥们了。

    直到老师叫他们交报告了,三人才发现没通知席渡。

    “我给他发了邮件,微博也私信了。”陶斌说。就是没打电话。

    不过通知过了就行,三人也不管席渡了,陶斌能做到通知一声已经算是圣人的品德了。他们把报告交到老师那里,对席渡一问三不知,老师就气冲冲的给席渡打电话去了。

    陶斌就把这事给忘了,毕竟也算报过仇了嘛。他加紧搞自己的事,谁知过了两天,席渡出现了。

    一出现就闪瞎人眼的开了辆黄色的法拉利,车牌还是空的,就这已经在学校里引起不小的轰动了。

    学校里没是没壕没二代,而是没人在学校晒啊。也就偶尔借学校的停车场停一停,不像席渡这辆,直接停在教学楼前的喷泉旁边!上课上到一半,就有个校工上来喊人把车挪挪了。席渡就出去了。

    他前脚出去,后脚就有好事的人说声“撒尿“也跟出去趴在窗户上偷看,回来就传遍了。

    等陶斌知道时,校园网已经有人晒图了:隐性壕二代!

    照片中席渡的细瘦、佝偻的身姿和旁边的豪车真是太配了,一看就是土壕家出来的傻x。跟着有人八出席渡身上的衣服是阿玛尼,还搭上了模特的图。

    底下评论一开始不信是阿玛尼,看完模特图才懂了。

    “哦,我说怎么衣服跟夜市上买的似的,原来模特的腿比他长二十公分。”所以裤子全堆在腿上了。

    有人良心道,“他应该把裤子长度修一下,店里不是免费给改吗?”

    有人说了实话,“……我猜他不知道。”

    席渡一身阿玛尼配法拉利也没有引得校园美女往上扑,有好事的了学校中声名远扬的校花问怎么不扑土壕啊。校花自己的微博中还晒干爹呢,著名的荤素不忌,此时却说了一句“扑他?我还嫌丢人呢”,下面的评论全是:知道你还有底限,我就放心了。

    陶斌以为这事跟他没关系,席渡却请认识的人吃饭,豪爽的在市里最好的五星级酒店包了顶层套房开趴。陶斌接到邀请,想要不去,被另两个好事的人拉住说“去,就当去见识了!”

    顶层套房果然大,装了一百多号人仍然不显得拥挤。黑色礼服的服务生周到的为大家提供酒水与餐点。

    陶斌去的有点晚,但正好看到了精彩的一幕:席渡站在椅子上,像电影中那样拿着香槟倒香槟塔,同学们围成一圈,有节奏的鼓掌:“倒!倒!倒!”

    陶斌呆滞了,跟他一起来的两个男生没忍住喷笑出来。

    “他为什么站在椅子上?”旁边一个女生一边鼓掌一边小声问道。

    另一个男生严肃的说:“都是站在椅子上倒的。”

    “是吗?”女生惊讶的说,转头看向旁边的一位服务生。

    服务生微笑:“我们通常是不让站在椅子上的,不雅观。当然,客人想怎么样都可以的。”

    陶斌坚持了半小时,在蒙眼糊蛋糕捉迷藏这个游戏前败下阵来,看席渡脱下西装外套,只穿白衬衣与马甲,喝的五迷三道,兴奋的让服务生给他绑上黑布后握了两手的奶油准备向女生扑去。

    因为天热,又是到五星级酒店来,所有的女生都穿着裙子,大部分还是小礼服。

    当席渡一意孤行的提议要玩这个游戏时,同学们的脸色已经有点变了,他又主动说要当第一个,蒙上眼睛后又找准女生扎堆的地方扑过去,有几个女生当即就准备走了。有情侣一起过来的,也拿起包准备离开。

    陶斌三人赶到电梯时,里面七-八个人全是同学。大家都没了刚来时的期待与兴奋。

    一个女生说:“席渡也太露骨了吧?他想摸女人找职业的去啊!”

    有两个女生眼圈都红了,觉得很委屈很气愤。

    一个男生黑着脸说:“疯了!”

    “穷人乍富,觉得自己牛b的可以日天了。”

    电梯里说话的人越来越多。

    “他这是中彩票了吧?”

    “也可能是家里折迁了,一下子搞了几千万吧?疯成这样。”

    陶斌三人都想起那天车上席渡的反应。

    一个男生捣捣陶斌,压低声跟他说:“不会就是那天吧?在手机上看到自己家发财的消息后就疯了。”

    陶斌想起彩票页面了。

    这是中大奖了吧……

    “不是说有绑匪专门盯富豪吗?怎么没出来几个绑他的票啊!”

    “你以为这里是香港啊?”

    “不过他这德性,早晚作死!”

    “肯定的啊,看这样下一步不是吸-毒就是赌了。好不容易有钱,不玩过瘾怎么行?”

    谁知不到一周就听说席渡半夜里在马路上飙车,玩地下赛车,结果车连翻十八个筋斗,把中间的花坛都给撞散了二十多米,人头朝下摔成了西瓜。

    气囊倒是顺利打开了,但车翻过来在地上擦撞,正好撞碎了脑袋。

    本地新闻没有播报,重庆那边竟然出了个新闻配图,点名是他们市的,图上那辆黄色法拉利撞成了一堆废铁。

    这时学校里的人才知道席渡竟然死了。而因为这则新闻,学校里的大部分人才算知道席渡这个人,知道他一周前发财,一周后去世。之前只有席渡本班的人知道而已,这下全校闻名了。有好奇的人开始找席渡同班的人打听,听说席渡有钱后还包下酒店顶楼请同学去玩呢。

    陶斌被人追着问了几天很烦,他朋友多,因为留学的事又加了好几个群,结果现在就加倍的辛苦。

    当听到秦青在身后叫他时,他条件反射的以为又是来问这个的人,立刻装没听到加快脚步往前跑!

    秦青一愣,本来推着车,骑上去就追!终于在拐弯处追上了,她直接横到陶斌面前,“跑什么?”

    陶斌看到秦青认出来,松了口气,“是你啊!”他扶住墙喘气,“有事?”

    秦青神色不善的上下打量他,看得他都发毛了,她才说:“你最近遇上什么事了?”怎么一身晦气?

    陶斌茫然的摇头,“没啊……就是最近老被人问席渡的事。”

    秦青不知道,孙明明不在,她跟司雨寒对八卦的接收力不足。

    “谁啊?”她问。

    陶斌没想到还有人不知道席渡,就简单的说了一下,“你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招谁惹谁了?”他说完就见秦青的脸色更坏了。

    因为她怀疑席渡是第二个孟灵儿!

    而她根本没感觉到席渡身上有问题!!

    陶斌接了一个电话,“喂?哦,好,那四点见。”他挂了电话,询问的看秦青,她还没说拦下他有什么事呢。

    秦青扫了他一眼,“你身上全是晦气。要么是家的问题,搬个家或者打扫一下卫生,把家里最近买的东西全烧掉,自己去太阳底下晒半年。”

    陶斌被她说的心里发抖,赶紧答应下来,“这就行了?”

    秦青:“如果扔了东西,晒过太阳还没用,只能说明你惹上的晦气更严重,好好想想做过什么亏心事,你家里人的也算,特别是父母,能补救的赶紧补救。”

    陶斌连连点头:“好,行。”

    他连课都来不及上,先回到寝室把自己包括室友最近买的旧东西全给拿出去烧了,还打电话回家让父母照办。室友和父母听说是大师说的,又看陶斌的神色,纷纷照办。还有室友问能不能请大师帮忙也看看运气什么的。

    陶斌不敢替秦青打包票,只敢说可以帮着问问。他觉得秦青不是那种特别乐于助人的,所以他连秦青的名字都不敢提。

    一直忙到下午四点,班长打电话来催,他才想起今天要跟同学一起去席家看望。

    席家正在吵架。

    席父席母包括两家的亲戚分坐两边,已经吵了好几天了。

    因为席渡留下的钱。

    怎么分?这是个问题。

    席母说:“儿子是我的吧?我有资格拿一半!”她的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也喊起来,“对!!席渡小时候还在他姥爷家住过三年呢!”

    席大伯跳脚:“席渡姓席!!”对席母说,“你也是席家的媳妇!!跟着裹什么乱?!”

    席母尖叫:“别拿媳妇说事!!”

    席父站起来怒吼:“你早就想离婚了吧?!我跟你说赶紧给我滚!!想要钱没门!!”

    后面席渡的卧室里,一个摆在书柜里的漆黑的佛头闪着温润的油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