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97章 善有善报

第197章 善有善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这一觉睡得很不好。陶斌觉得很不舒服,就像熬夜了一样。

    “嘀!嘀!嘀!”

    他的手机忠诚的按时报时,他拿起手机,对着它发了五分钟的呆。直到手机响起来。

    “陶斌,你记得今天要面试对吧?”打电话来的是同群的朋友,大家约好在重要时刻提供的人工提醒服务。

    “我记得。”陶斌说。

    “那你现在出门了吗?”那个哥们很负责。

    “……马上。”陶斌说。

    “十分钟后我会再打来。”那人说,“我们都会在重要时刻犹豫,但过了这一刻又会后悔,别让自己后悔。”

    陶斌去洗了把脸,他在镜子里的脸就像死人那么难看。

    十分钟后,电话准时再次打来。“我己经出门了。”陶斌说。

    “你叫车了吗?”

    “……我忘了。”陶斌蹲在路边。

    “我给你叫了一辆,我记得你还住在学校是吧?我把司机的手机发你,他应该快到了。”

    陶斌蹲在路边,觉得自己像在坐过山车。

    手机响了一声,短信带着司机的电话到了。

    “谢谢!谢谢!”陶斌的眼圈都发潮了。

    “没事。”那人说,“你可能不记得我在群里的id,那天晚上我要交论文但网不行,发到群里求助,是你帮了我。”

    陶斌早忘了这件事了。

    “快去吧!”

    直到这人挂了电话,他都没反应过来。出租车来了,他坐上车,不由得脱口而出一句话,“好人有好报。”

    面试的事说不上特别顺利,因为他觉得自己今天的状态不佳,但意外的是面试官认为他心态好,非常轻松,这种大心脏正是人生成功的关键,因为我们不知道命运在哪里给我们挖了坑。陶斌对面试官的这句话很有感触,虽然他前面说的让他想说“什么鬼”,但,他过了。

    出去后,陶斌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了,今天实在太刺激了,他有点承受不了,而且他的头很疼。有一对陪孩子过来的夫妻走过来,“小伙子,站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男的扶起他,女的还把给儿子带的蜂蜜萝卜水给他喝了,“降火。”女人慈爱的说。

    “谢谢你们,我没事,我过了。”就是有点小惊险。

    辞别那对好心的夫妻后,陶斌按住胀疼的太阳穴找到附近的药店买止痛药,顺便给帮他叫车的哥们打个电话回报下情况,说好以后有机会见面了一定要请客吃饭,如果能有幸到一个城市上学的话,房子也可以一起租。

    聊完后,陶斌吞下两片止痛药,坐上车回了学校。

    正好是放学时间,虽然他一点也不饿——头实在疼得厉害,但也要多少吃一点,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如果最后因为身体原因耽误事,他一定会吐血三百年的。

    陶斌到了食堂,看到人山人海就有些发怵,他现在身娇体弱实在经不起体力劳动了,只好挨个窗口看哪个队的人少,不拘什么能吃就行。

    他排上队,跟着队伍慢慢向前挪,一边在手机上搜,决定如果到晚上头疼还不缓解,就预约一下去医院看。

    突然感觉到身旁有视线盯着他。

    陶斌抬头,看到秦青瞪大双目,好像他多长了一对角。

    “嗨。”他打了个招呼。

    秦青明明记得昨天见他时还好好的!怎么今天身上就挂了个鬼!

    那个鬼一看就是恶鬼,浑身黑气,抱住陶斌的脑袋,看架势是想把他的脑袋给硬摘下来。

    “……你头不疼吗?”秦青实在搞不清他是去哪里惹来的恶鬼。

    “嗯?”陶斌的反应慢了半拍,“今天疼了一上午了……”他的手刚放在后脑勺上就僵硬了。

    秦青怎么知道他头疼的?!

    想到某种可能性让陶斌的脸色像雪花一样白。他跟秦青僵硬的对视着——

    后面排队的仁兄看这一对在这里脉脉传情,催道:“兄弟,我知道你有情饮水饱,不过我等凡夫俗子没女朋友的还是需要吃饭的。”

    陶斌回神,见大师傅也趴在窗口喊他:“同学!你是要吃炒饼还是煎饼!裹不裹蛋!”

    “都要都要!”陶斌连忙对师傅说,再回头对人道歉,“对不起,今天不舒服,头疼的厉害。”

    仁兄了解的点头,拍拍他:“没事,就算被甩了也要想开点。”说完他朝队伍外看了一眼,秦青已经买完了,正在一边等陶斌,“我看那女生挺心软的,你多装装病人就给你哄回来了。”

    陶斌:“……”

    这位女士在他眼里,实在不是能系于绮思之人啊!!

    陶斌以为说这种事,怎么着也要到一个安静祥和之处,细细道来,不想他跟秦青走到食堂外,秦青道:“饭凉得快,我就问一句,你去哪里又惹来一个恶鬼?昨天中午之后你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生人没有?”

    陶斌后脖子直发凉,可四周全是端着饭缸的同学们,言笑嫣然,让他连变变脸色都做不到,只好努力伪装镇定,哆嗦着说:“昨……昨天……”脑子有点僵,“哦,我们去了席渡的家慰问。”他心里一抖,“是席家出的事?”

    秦青没见过席渡,何况由人变鬼,外形总会有些变化。陶斌身上挂的这个没有人形,头脸统统看不清,只能看出它是趴在陶斌头上,整个像块烤软的年糕。

    “那怎么不缠席家人要来缠你?”如果论亲缘关系,也该是父母亲人更思念孩子啊。

    陶斌也不知道啊,只好把去席家的事一五一十都说出来。

    秦青听着听着就明白了。

    ……原来钱比孩子重要得多。

    “贪欲太盛,不奇怪了。”秦青叹气,转而看陶斌,这下她懂了。

    陶斌是个善良的人,在去席家的人之中,他大概是最近唯一一个对席渡的去世真心哀伤的人。这一丝善念就把席渡引到身边来了,人皆向善,用俗话说就是谁对自己好心里清楚。席渡虽然死了,也能感受到真心真意。

    ……至于为什么他恩将仇报,只能说人是复杂的。

    柿子捡软的捏,人要找老实的欺负。

    席渡性格如此,不甘心丧命,只好找人转嫁责任。陶斌一时的善意就被他利用了。

    秦青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说了一通,陶斌哑然。

    他不是不懂席渡为什么会这样对他,只是难免觉得真心喂狗。不过想想今天早上遇到的事,又觉得世上好人坏人各有一半,他以后多长长眼光,多遇几个好人就行了。席渡这种的他以后避着点不打交道吧。

    “我可以把它赶走。但你能保证以后不再招惹它回来吗?”秦青伸出手,“如果你做不到,那就先让它在你身边再呆两天?”她跟陶斌不熟,也不想帮人帮出麻烦来。

    陶斌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秦青就把手放在他身上了,用力一震!

    ——呀啊!!!!

    虚空中一个无声的呐喊渐渐消失了。

    陶斌只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人猛得推了一把,反应过来秦青并没有推他时,跟着天悬地转,他往后踉跄了两步,站稳,肚子里的内脏此时才跳起来。

    他捂住心口,心里冒出几个词:隔山打牛!

    虚空震!

    翻天掌!

    不过看着秦青,他不敢说……

    “头还疼吗?”秦青问他。

    陶斌感觉了一下,不疼了!之前的头疼像假的一样!

    他一脸中财票不相信的惊喜,秦青盯着他头上三寸处,见空无一物,放心的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陶斌往前追了两步,想喊住人说话,可又觉得谢谢太轻了。说点别的?

    我给你钱?

    ——好像也不对!万一把人惹恼了更糟!

    结果他只能看着秦青走远,汇入人流中消失不见。

    他摸了把脑袋,自言自语道:“好人有好报。以后要继续当个好人啊!”

    这天晚上,陶斌为了整理论文和作业一直熬到了凌晨四点。不过正好赶在那边下班前发出邮件,这样就算是昨天就发出去了,还提前了一天!

    陶斌为这多赚的一天兴奋了一会儿,顾不上洗脸刷牙就倒在床上,瞬间陷入沉睡中。

    【都……】

    【害……】

    【你……】

    陶斌被这个一直听不清的声音吵得要死,老听不清他也急啊。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话就是说不出来!

    天快亮了,微微的光透过窗户投进来。

    陶斌的眼皮被叫醒,他翻了个身钻到床里。

    【都……】

    你把话说清楚,我听不见。

    他发现能说出话来了。

    下一秒,一个声音像打雷一样在他耳际炸响!

    【都是你害我的!!!!】

    【你为什么不把那个佛头毁掉!!!】

    【为什么!】

    【如果你毁了它我就不会被它害了!】

    陶斌害怕自己刚睡下就要醒过来,他觉得这个梦很奇特。

    什么佛头?

    哦,那个啊?

    你被佛头害了?

    你是谁?

    我把它扔了啊……

    陶斌心里一阵心虚,难道他扔得不够远吗?又被别人捡到了?早知道这样,当时就该烧了它。

    ——不过上面都是水。

    那也该找个东西劈了、砸了。

    你是谁啊?

    你怎么了?

    佛头怎么害你了?

    陶斌有点愧疚,想知道是谁被佛头害了。

    怎么害的?

    你还好吗?

    我帮你想想办法吧。

    突然,曹华严出现在他面前。他冲到陶斌面前,对他大声吼:“别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