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98章 从何而来

第198章 从何而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陶斌被吓醒了,他第一次体会什么叫从床上跳起来再滚下床。直到坐在床下屁股冰冰凉后二十秒他才不再呼哧呼哧大喘气。

    此时外面仍然是一片黑暗。他还以为自己至少睡了一两个小时,现在看有没有十分钟都够呛。

    等气喘均了,他从地上爬起来就觉得在惊吓之下,膀胱告急。这幢寝室楼没有一个屋附一个厕所这么贴心,他稀里糊涂的踏出房间感受到走廊里昏暗的灯光后就后悔了,全凭一鼓勇气才走到厕所,镇定的掏出家伙,但兄弟是诚实的,在这种状态下,它拒绝配合。

    陶斌只好一边嘘给兄弟听,一边往下抖。

    深夜的厕所里,回荡着“嘘——嘘——”的声音,也很催人奋进。

    陶斌就很想拔腿跑回寝室,但想到回去如果还想尿就还要再来一趟的恐怖就让他继续壮着胆子,温柔催促的目视兄弟:“嘘……”乖,你听话啊。

    兄弟终于有感觉了!

    陶斌立刻振作精神加劲嘘,继续抖,突然感觉一阵阴风从门的地方吹过来,他惊恐的回头一看!

    厕所门口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睡眼迷蒙的同学。

    同学道:“我还以为谁这么有病。”

    看到人了,陶斌只觉得刚才的感觉全是错觉,这个世界还是很正常很美好的。

    同学走进来掏兄弟,人家的兄弟很配合,“我在隔壁都让你给催出来了。”墙壁太薄没办法。

    陶斌的兄弟此时也痛快放水了,“对不住,睡迷了。”

    同学速度比陶斌快,上完把家伙往裤头里一装,走之前回头望了一眼,奇怪道:“有人啊。”

    厕所尽头的隔间里有阴影,也看不出是不是个人。

    陶斌的心突然又狂跳起来!

    同学已经走了,听到远去的脚步声,陶斌也顾不上还在细细放水的兄弟(让你不快点!),塞进裤子后快步出了厕所,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房间锁上门。

    他看时间,满以为怎么着也该过去十分八分了,可没想到离他去厕所前也才过去两分钟!

    现在是四点二十,睡不睡呢?

    陶斌坐在床沿抖腿,他熬了几晚上了,眼干涩得要死,如果不是梦里老有个鬼在吓唬人,他肯定要一觉睡到下午的。

    他又去看表,只过去七八秒。

    时间过得太慢了,如果真要熬到天亮就还要一小时。

    再说,躲过今天还有明天,难道从今以后就不睡觉挑战吉尼斯世界记录?

    陶斌猛得站起来去拿钱包,把里面的钱全拿出来攥在手上,然后又去柜子里翻出一把军刀,虽然没开锋,但吓人绝对够了。

    他一手握钱,一手握刀,躺在床上,刚躺下就睡着了。

    【都是你……】

    【都是你害的我……】

    又听到这个声音了。

    陶斌紧张的直抽气,一边安慰自己剩一个小时就天亮了,他低头看手,见钱和刀都在手上,就把刀举高,一边把钱伸出去,道:“我给你钱,你离我远点。”

    【钱!】

    【钱是我的!】

    【把钱给我!!!】

    一团黑影突然袭过来扑到陶斌头上!

    “啊!!!!!”陶斌吓得尖叫!抓钱的那只手好像被什么尖锐的爪子抓住一阵刺疼!

    “什么东西!!”他低头看,见是一个几个月婴儿大的小鬼!这东西就趴在他手上!正用牙和爪子咬他抓钱的手!

    “啊啊!!!!”陶斌条件反射的拼命甩手!

    这小鬼通体漆黑,头很大,四肢细长,爪子很尖,可躯干却很小很小,身后还有一条黑色尾巴,这让陶斌想起生物书上看到的未发育完全的胎儿有的小尾巴。

    “啊!啊!!”陶斌举起刀就照着它扎下去!这小鬼只顾咬他的手抢钱,他这一下就刺中了!

    【啊!!!】

    小鬼尖叫着仰起脸。

    陶斌发现他认识这张脸!

    这是席渡的脸!

    “席渡?”陶斌喊。

    小鬼听到名字扭头看他,就是席渡!它正怨恨的看着陶斌,就像那天在汽车上的表情一样,比那天更恶毒,更阴森,充满了愤怒、憎恨、怨毒。

    【钱是我的!】

    【把钱给我!】

    席渡对陶斌大叫。

    “你先把我的手放开!”陶斌喊,他另一只手举着刀刺不下去了,“你不放开我的手,我怎么给你钱!!”

    它趴在陶斌的手上,陶斌早就把手攥成拳头了,它这么趴着,四只爪子抱着,他怎么松开拳头?

    席渡阴险的露出个笑。

    【休想骗我!】

    【你就是不想给我!】

    【我把你的手咬下来,钱就归我了!】

    然后猛得低头对着陶斌的手狠狠一口!他还长着人的牙,可却一口就咬住了陶斌手背上的肉。

    “啊!!!!”陶斌疼得大叫,刀冲着席渡的头就扎下去。

    【啊!!!!】

    席渡的头被扎破一个洞却仍然没有松口,他咬着陶斌的手,陶斌能感觉到它的牙已经碰到骨头了!联想到它说的要把他的手咬下来,陶斌吓得魂飞魄散!手上的刀拼命往席渡头上扎去,一下,一下又一下!

    席渡的头上流下无数道黑血,脸上、牙上全是黑色的血,可他仿佛毫无所觉,只盯着陶斌手中的钱。

    陶斌开始觉得自己身上没有力气了,不知席渡的牙是不是有毒?

    他不该睡觉的……

    【救救他……】

    【求求你,救救他……】

    秦青听到一个声音,只是声音,除此之外连看都看不到了。

    看来她的训练有效果了。

    她翻了个身,那个声音渐渐远离。

    【救救他……】

    【救……】

    【同学……同……同学……】

    秦青睁开眼睛,在心底叹了口气,摸着手腕上的八铃。

    【铛……铛……】

    她缓缓下沉——

    声音变得清晰多了。

    【救救他!陶斌!他被鬼缠住了!】

    秦青面前是无尽的黑暗,那个声音虽然变清楚了,却还在远离。

    “我替他驱过鬼了。”她说。

    【救救他!陶斌!】

    她循声而去,一边问:“什么鬼?说清楚。”

    【我不知道……】

    “你是谁?陶斌的祖先?”

    【曹……我叫曹华严……】

    当听到这个名字时,秦青突然想起来了,周围变成了学校男生寝室前的路口,一盏路灯下,曹华严正往寝室楼里跑,他回头对秦青说:“在这里!”

    秦青正要跟着他走进男生寝室,手腕上的八铃却发出巨大的响声,像是共鸣!

    她捂住耳朵,却发现面前的曹华严好像没听到这个声音。

    “这里……”曹华严看到秦青突然捂住耳朵,然后慢慢消失了。他往前追了两步,还是晚了。怎么办?陶斌就要死了!他扭头看着楼上,咬咬牙,自己冲了进去!

    秦青从床上猛得坐起来,下意识的摸着腕上的八铃。刚才是易晃把她叫醒的吧……他是什么意思?

    她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四点半。

    想起刚才看到的男生寝室楼入口,她轻轻下了床,穿上衣服,出了寝室。

    外面的天已经蒙蒙发亮,校园的道路上已经有了慢跑的人。

    秦青跑到男生寝室,大门是开着的,听说男生寝室晚上从不关门不知是不是真的。她走进去也没人拦,只是她不知道陶斌住在哪一层。

    她感觉了一下,也没发现这幢楼里有鬼。倒是能感觉到一股阴晦在上面徘徊。

    估计就是陶斌了。

    她往上走,碰到一个不知是还没睡还是起得早的男生光着屁股拿着盆出来洗澡,跟她走个对脸,吓了一大跳,很有急智的把盆挡在前面,里面的毛巾都掉在地上了。

    秦青匆匆越过他,来到能感觉到阴晦之气的那间寝室前。

    里面的阴晦正在缓缓流动着,它是活的。跟易晃曾经遇上过的魏家的阴晦很像。

    她往后退了两步,运气,急步上前抬腿对着门跺上去!

    那个光屁股的男生看得目瞪口呆,回过神来立刻回屋把门锁了。

    门脚就跺开了。

    秦青走进去,看到陶斌趴在枕头上,一手藏在胸口,一手按在枕上,手下还压了一把刀。

    这时隔壁有男生小心翼翼打开门,走过来站在门口藏起一半脸来问:“那个……有事?”

    秦青回头问他:“有水吗?”

    男生连忙摇头:“有,有。”

    他的话和动作相反让秦青有一瞬间的糊涂,不过男生还是立刻回屋,丁咣一阵后拿出来两罐啤酒,“只有这个……”

    秦青拿过来在手里晃晃就要对着陶斌打开。

    “等等等等!你要喷他?!”男生伸手拦住她。

    秦青:“要把他叫醒。”

    “喊两声不就行了?”男生上前对着陶斌的耳朵大叫:“喂!!醒醒!!!”

    陶斌没反应。

    男生挺诧异,他的声音不小啊,整层都听到了,他又用力晃了陶斌几下,人都快让他从床上拽下来了,还是没醒。

    男生受惊了,看秦青:“这是吃药了吧?安眠药?”

    “你让开。”秦青已经晃了一分钟了,她把酒罐对准陶斌,拉开拉环,瞬间酒柱就朝陶斌喷过去!

    “哇哦!!!”男生在旁边也被喷到一点沫子。

    床上的陶斌动了一下。

    这时外面早就围上人了,一个人就喊:“有点反应了!”

    男生手里还有一罐啤酒,但不舍得,可现在他也看出陶斌情况不对,犹豫了一下,用力晃晃啤酒,对着陶斌喷起来。

    床上、地板上淌满酒液。

    “还不行,”秦青回头问,“还有水吗?”

    “洗脸水行吗?我昨晚上没倒。”一个看起来挺帅气的男生认真的问,“就是里面泡了袜子。”

    “可以。”秦青说。

    男生就去端过来,秦青接过来,整盆倒到陶斌头上。

    这一下,陶斌的头抬起来。

    屋里屋外的人都放松的啊了一声。

    秦青却看到随着陶斌醒来,一个跟着过来的小鬼。

    现在,她能感觉到鬼了。

    原来这些东西学聪明了,会躲在人的梦里。

    她用气包上去,旁边的人已经把陶斌给从床上架起来了,七嘴八舌的说:“赶紧送医务室去!肯定是安眠药吃多了!”

    “说不定是自杀。”

    几人从别的寝室拿来一张床单,抬着陶斌就走了。

    秦青没有跟上,她已经抓到了那个小鬼,陶斌不会有事了。

    除非还有别的鬼跟着他。

    她走到操场上,太阳正在慢慢升起。她身上既有啤酒也有水渍,她撸起裤角,坐在草地上,让阴气把小鬼放在初升的太阳底下。

    它在尖叫。

    【……】

    【……钱……】

    【……钱是我的……】

    “你是谁呢?”秦青问。

    【……】

    【……我……】

    【钱是我的……】

    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原来如此,这些小鬼只剩下了欲-望。

    这才是它们能被控制的原因吗?

    秦青想起曾跟在孟灵身后的小鬼,这么多鬼,都是因为类似的原因由人变成鬼的?只留下最执着的欲-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