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99章 自己的道路

第199章 自己的道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从早上五点坐到八点,秦青花了三个小时都没能让这个鬼消失,她只好给司雨寒打个电话说她今天不去上课了。

    司雨寒在电话里大发脾气:“一大早床上就没人了!!我差点打电话报警你知道吗?”

    秦青赶紧道歉。司雨寒生完气又关心的说,“是不是又出事了?”

    “没事。”秦青说,看了眼仍然包在气里的小鬼,“差不多解决了。”

    就是,这个东西怎么办?

    不能放走,可又灭不掉。她算是理解为什么电影里总是把什么鬼镇压个几百年了,她现在就很需要一个能镇压鬼的东西。

    上课时间过了以后,校园里的人渐渐少了。

    秦青这时才从操场上离开,她身边带着这么个东西,自然要在人少的时候行动比较好。

    她去了以前放八铃的那个小仓库,上回在八宝寺中带回来的不止是八铃,方域的人去交涉的时候,不知怎么把那个石碗也给拿回来了,估计是都算在学校的文物中。

    她想了很久,觉得还是那个石碗能拿来一用。

    虽然这只小鬼长着人脸,但它已经不能算人了。所以消灭它才是最直接干脆的做法。

    拿出那个石碗后,秦青就把小鬼用阴气包着往碗里放。

    石碗遇上她的阴气,非常自然的就敞开气场接受她送进去的东西,当发现是个小鬼时,石碗以一种“饥饿”的姿态一口就将小鬼吞下了!

    秦青心中不免一动,看来这只碗已经养成吞鬼的习惯了。

    小鬼被碗吞下后,拼命挣扎起来,可它就是无法逃脱碗的气场。

    它开始尖叫,声音尖锐刺耳,就像用指甲去抓黑板,让人很不舒服。

    【钱!】

    【我的钱!】

    【你们都想抢我的钱!】

    【钱是我的!】

    【所有的钱都是我的!】

    【我谁也不给!】

    秦青不敢把碗放在这里,怕被人拿走再出意外,只好带在身上。她也不回寝室,跟施教授申请了一教室当活动室,说法是想研究一些东西写个论文,等于就是找个空教室闭关直到这个鬼被吞掉为止。施教授很好说话,不但给她批了个教室,还询问她想写哪方面的?

    秦青带着石碗,就说想研究一下葬器。施教授又问她要研究什么地域的?哪个时期的?是王候还是平民……一来二去,她稀里胡涂的就多了一个论文要写,施教授连题目都帮她想好了,资料也给她找齐了,还有参考书目也都有了。

    秦青几欲吐血,只好带着施教授的期盼乖乖的开教室真·闭关写论文去了。

    石碗对小鬼的吞噬是肉眼可见的。

    至少对秦青而言是如此,一日夜后,她就能感觉到石碗中的小鬼气息变弱了。虽然她也能将它削弱,但在削弱的过程中,她更能清楚的感觉到,它有生命力,这一时的弱不算什么,只要它还“活着”,它就能恢复过来。一般的鬼,它的生命就是阴气,所以不管是被秦青“吸收”也好,还是被打散也好,都是可以消灭的。

    这个小鬼就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电线在一直给它充电。

    当年害死易晃的阴晦来源是怨恨,只要怨恨的源头不消失,阴晦就永远不会消失。

    可这个小鬼的能量来源是什么?

    联想起孟灵身边的小鬼,很难不让她去猜测,这些小鬼的背后,难道是那尊佛像?

    而那么多小鬼,就是向佛像许愿并丧命的人吗?

    碗中的小鬼一直在尖叫,但它对自己快要被石碗“吃掉”一点反应都没有,它喊的就是“钱”。

    【你们都想抢我的钱!】

    【我的钱谁也不给!】

    听多了,秦青也在想这个小鬼生前难道被人害了?财产都被人抢走了?这才死不瞑目吗?

    直到她接到陶斌的电话。

    陶斌被送到医务室后,学校的医生一听可能是吞药自杀——在学校,这种事太多了,特别是陶斌的年纪一看就是要毕业的学生。医生说医务室没有洗胃的条件,让赶紧往学校附属医院送。

    陶斌当时人其实已经有意识了,就是身体还像是鬼压床一样动不了,也不能说话,最多睁睁眼睛。

    然后他就被洗胃了,毕竟接诊医生听到医务室医生这么说之后,陶斌的反应也不正常,就分秒必争的先给他洗上,一边验血——大学生服毒跟普通人服毒还不太一样,他们容易把一些奇怪的东西往肚子里吞。

    等洗出来的东西发现没有安眠药之后,医生就觉得事情严重了,这个学生估计又服了不一般的化合物、提取物什么的,赶紧急调设备给他花样验血、验尿。等陶斌能自主表达说自己只是睡迷糊了的时候,医生统统不信:你骗鬼啊!谁睡迷糊了能一个小时都不清醒?期间被泼啤酒泼洗脸水加洗胃。

    辅导员加副校长一起做思想工作让陶斌赶紧坦白到底吃了什么?别最后耽误了自己的小命!

    于是,他解释清楚无罪释放后,已经过去了四天。

    接到陶斌的电话,秦青愣了一下,“你没事了?”她确定陶斌没事后就没再关心这件事了,跟以前相比,她的心是硬了不少。

    陶斌:“没事了,真是谢谢你了!”当他听说是他女朋友跑来把门踹开救了他之后,他就知道是秦青了。从鬼门关绕了一圈,他对秦青的感激自不必说,虽然还不到古时结草衔环的地步,但也觉得这辈子报不了秦青的大恩了,主要是他想不出秦青有什么会需要他帮忙的地方。救命之恩啊,一般帮点小忙也还不了啊。

    “不必谢我。”秦青不居功,“你以前有个朋友叫曹华严?是他喊我去救你的。”

    陶斌一下子感觉特别复杂。想想曹华严与席渡,真是两个极端。

    对曹华严,他也无法再报答了。

    这让他想起以前在书中看到的一句话:真正的大恩是无法回报的。

    ——大概是这个意思,原句想不起来了。

    对秦青,对曹华严,都是如此。

    他只能尽力去回报这个世界了。

    另外,他也想问一下席渡还会来找他吗?说实话,他现在是真希望人死就真能死透了,死了还能回来有天理吗?!

    秦青哦了声,说:“刚好我抓到一个小鬼。”

    陶斌听了一抖,不自觉用了敬语,“您抓了个小鬼啊……”

    秦青让陶斌发个席渡的照片来,再把席渡的事给她说说。陶斌发了照片,讲了席渡,包括席家目前的结局,她就明白席渡是什么时间跟佛像扯上的关系。

    席渡的照片上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可变成小鬼的席渡就完全不同了,只能依稀辨认出跟照片上是同一个人。

    陶斌想起被席渡趴在手上的情景还要害怕,“它一直管我要钱……”

    秦青有点恶心,因为她由席家人的结局,联想到了一个可能。

    席渡,可能就是变成鬼的它杀了全家。

    【我的钱……】

    【你们都想抢我的钱……】

    碗中的席渡还在这么说。

    这个抢钱的对象,应该就是它的家人。在它死后,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它留下的钱。而如果它当时还有意识,如果陶斌是在去过席家后才被席渡缠上的,那它当时应该就在席家,看着父母亲人们在分它的钱,它不愿意把钱给任何人。

    陶斌听得毛骨悚然:“……真的吗?”他只是下意识的反驳,其实在梦中遭遇过席渡的疯狂之后,他完全相信它干得出来这样的事。而且,席家最后的下场也实在太倒霉了,太不正常,如果是席渡干的,那就能找到理由了。

    “只是猜测。”秦青说,“那个佛头肯定也提供了帮助。”

    应该说,这正是佛头需要的。从古到今,对神佛的献祭一直都有明文记载,在奴隶社会,用的就是人,封建社会其实也有,不过后来以牲畜为主,但归根到底,都是“生命”。以鲜血与生命献祭。所以在很多野史中,神佛不是救世主,而是以人为食的邪魔。

    代入到这个佛头就能理解了,它只是肚子饿了要找吃的,为了找来食物,许愿只是诱饵。像席渡这样的,是佛头找的小兵,它需要小鬼替它取来食物。它利用席渡的贪-欲和恶-欲,收取席家人的生命。之后席渡又找上陶斌,它就顺便多吃一餐。

    陶斌听得发抖:“那那那我以后……以后是不是都不能睡觉了?”

    秦青说:“当然不是啊,你没发现吗?佛头并不能想吃人就吃人,它需要契机。”

    陶斌立刻大松一口气,“那我以后就没事了吧!”

    “理论上。”秦青故意这么说,“除非你再许个愿什么的。”

    “我肯定不许愿!!”陶斌吓得大叫,如果说他现在最怕什么,就是许愿了。

    “或者再对什么人表示同情啦、哀悼啦……”

    “我……”陶斌有点犹豫,“这个,我肯定不会再同情席渡。但是……”

    “不是说让你从此后就铁石心肠了,但也要看一看那人值不值得你去付出善意。”

    陶斌下意识的点头,他这次也算受到教训了。最后席渡跑来找他的神逻辑也是让他无话可说,他算是相信那些电影电视里坏人的神逻辑了,原来真有这样的人。真遇上才明白,这种人就是不会承担责任,他们天性如此。幸好遇见一个席渡,他下回再碰到这样的人,肯定能认出来的,也算因祸得福了。

    听陶斌这么说,秦青怔了一下,哈哈笑起来。

    原来如此,原来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嘛。

    “你以后一定会没事的。”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这是个天生的好人。遇上这么一个人,让秦青的心情也跟着变好了。

    “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就很有信心了呢!”陶斌听到秦青的话,顿时觉得自己头顶的乌云都散开了。

    石碗在第十天才吞掉小鬼,干干净净,不留一丝阴晦。

    而秦青的论文才刚写完第二章,她只是列大纲找资料完善内容决定主次就花了一周的时间,看来暑假也要赔进云了。

    在石碗吞掉阴晦之后,她感觉到一丝让人不快的气在非常遥远又非常近的地方突然闪现又消失,等她再去感觉,又不见了。

    等到要把石碗放回去后,她又有点舍不得了。因为她觉得这个东西很有用,如果放在仓库里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拿走怎么办?到时她又去哪里找这么一个东西呢?

    她问方域,这是不是贪心?她觉得如果自己这次真的将石碗拿走——她能肯定施教授会把石碗让给她,她就会陷到另一个怪圈里。

    “我可能会不停的收集这种东西,最后本末倒置,忘了初衷。”

    “你不是想得很明白了吗?”方域笑着说。

    他们坐在他的车里,他揽着她的肩,“然后呢?你把石碗放回去了?”

    “对啊。”秦青看自己的手指,其实真的开口说出来后就觉得之前的想法太蠢了,“我本想如果你认为我应该拿在手里,那我再去找施教授要好了。”她看方域,笑着说,“不过我觉得你是不会让我去要的。”

    方域问她:“那你想过如果石碗没了要怎么办吗?”

    “没了石碗就想别的办法。”秦青说,信念坚定之后,差的只是做事的方式,“易晃将我赶出梦境后,我想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是活人,就该用自己的长处去攻击对方的短处。跑到阴间去跟鬼打架是以已之短攻敌之长。”就像这次,她要是真在梦境中跑到陶斌那里就是跟那个小鬼打,听陶斌说那小鬼用刀扎头扎十几下都不会死;可在阳间,她只要泼水把陶斌叫醒就行了。上次孟灵没了呼吸,其实如果想办法立刻抢救电击什么的,人说不定也不会死。

    当然,也有死的可能,不过她也不该认为自己伟大到能救所有人,还是应该认识到自己的渺小之处才对。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