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01章 故意的?

第201章 故意的?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学这个的很多都有点神道,戴教授未能免俗,他非常信风水,自己家、办公室都摆风水局,连当时学校让他挑教室,他都要占卦,还要现场去看教室的方位什么的,连教室里的桌椅摆放都有讲究。

    所以,他一眼就看出秦青手腕上戴的那个好像不起眼的铜铃是个风水物件。

    现在听施教授说竟然是古钟复刻,更有兴趣了。

    恰好施教授之前写过论文,直接跟他说:“在我的主页上,就是刚发表的那篇,去看吧。”

    戴教授有点印象,但他们这些人平时发表的东西多了,他最多对标题有印象,听施教授这么说,当场掏出手机来拜读一番。

    论文配图中就有八铃,戴教授啧啧道:“这种东西现在少见了。”

    做研究的都知道,现在保存下来的古物多是王候将相的东西,可一个时代不可能只有金字塔顶端那一小撮人,平头百姓的事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但这些资料偏偏是最少的。古时的读书人偶尔有几个能留下非王候将相的笔墨,那一个个早被他们捧上神坛了。

    别看八铃年代新,最多算是清晚期的东西,在文物界卖不上价,但在文化研究这方面,它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施教授来了谈兴,跟戴教授就这么坐着聊起来。

    仓库里的学生不多,就两个小组。一开始看戴教授挨桌看,还算认真,现在看教授在说话,就有人溜号了。

    秦青这个外来人在这里更没人管了,她就借着机会把能进的房间都进了,能打开的柜子都打开了,生怕像石莲台这种东西再有一两个。

    幸好,这玩意还不算常见,这里只有一个它。

    然后问题来了,戴教授不是施教授,她没把握跟人家要这半盏破石莲能要来得。

    可把它留下当然也不行!

    秦青举着它,心想能不能假装“失手”把它砸地上。

    施教授爱护学生爱护得厉害,眼睛就没离开秦青。刚才她“好奇”的跑各屋去转悠,他也没当回事,现在看她捧着石莲看,笑着对戴教授说:“我学生喜欢,给她吧。”

    戴教授夸张的张大嘴:“你好大口气!我这里都是有登记的!”完了正色道,“不行啊,我一个学生正研究这个呢,上回我看都快倒模了,他做好之后要摆在展馆里的,算学分的。”

    展馆里那个石莲台是完整的,但只有一个太单薄了。仓库里倒是有七、八个,可这是给小鬼上饭的“餐具”,摆一排放展馆里?那个平时没有丁点人气,跟坟墓似的展馆?

    戴教授第一个不答应!

    至于摆几个,戴教授表示摆一个是有点少,摆三个就不行,上限是两个。与其摆两个一样的,不如摆一个学生复原的当对比,也能提升学生的积极性。

    施教授一听也是学生,就没再坚持。可秦青在旁边听到了,过来问:“那个学生呢?”

    戴教授说,“他请假了,最近熬夜熬得太多,住院了。”

    秦青:果然。

    施教授吓了一跳,“你要注意学生的身体啊!不能让他们太拼了!”

    戴教授苦笑,“我眼底下几百上千个学生,哪能一个个盯过来?都是二十多的人了,自己都照顾不好……”

    直到离开仓库,秦青都没想到办法。施教授看秦青依依不舍的样子,找戴教授“借”了仓库里的一盏没摆出来的石莲台。

    秦青捧着真·石头石莲台,对施教授对学生的爱护之心服到不能再服。

    几人走到外面,戴教授跟施教授去吃饭,本来要叫秦青一块去,她说想回去写论文,施教授再三叮嘱她不要走错路,不是自己的学校,到处都不熟。

    “我知道了,施教授,谢谢。”要不是她拦住,施教授差点决定把她送回借住的寝室去。对施教授摆摆手,她抱住装在纸盒里的石莲台赶紧跑了。

    这次的研究会更像交流会。

    每个大学都有自己压箱底的宝贝,除了供本校师生享用外,都是不公开的。这座美术馆就是如此,看名字绝对跟敦煌没有半点关系,谁知道里面放了这么多宝贝呢?

    施教授带秦青几人过来,除了是这些学术界的教授们互通有无,每年都要找理由聚一聚,互相吹捧一番之外,更多的是让自己的学生开眼界。当然,也不乏借此在学生中间吹名气的教授,能让学生有更多的机会,他们在学生中间才会更抢手。

    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自身。来的学生中有几个是醉心学术的,还真不好说。

    秦青他们每人都发了一个卡,能买饭、进寝室、进美术馆。在这里期间,他们每天都能去美术馆。

    但秦青却从第二天起就想方设法要钻到仓库去。

    一开始是施教授要去,她打听出来后就天天贴着施教授。两天后,施教授不去了,因为秦青一直跟着他,他就觉得应该提前给她说一声,免得小姑娘白跑一趟,特意给她打了个电话。

    “啊?教授不去了?”秦青去也不干别的,当然这对她的论文很有好处,但她的目的就是盯着那石莲台,“那教授,您的卡能不能借我使使?”对施教授,直言即可。

    施教授很痛快,“好啊。早知道今天就给你了,省得你再多跑一趟。”

    秦青就拿着施教授的卡去仓库了。

    仓库的学生每天都看到她,见她比本校的人还积极,一天就是坐一天,私底下都说:“这女生犯病了。”学迷了。

    “长挺漂亮的啊,也化妆,怎么对这东西这么感兴趣?”

    一个女生瞪说话的男生,“这两者有逻辑关系吗?”就不兴会化妆的女生爱学习啊?

    赫天回来时就看到一个女生坐在他的桌子前,他咳嗽着进来,人未至,声先闻。一屋的人都发现他了,立刻就有人打招呼,“赫天,回来了?病好了没?”

    赫天一开口就是一连串的咳嗽,“好……好多了……”

    问话那人给他倒了杯水,“我看你这不像啊,干嘛不多歇几天?”

    赫天咳得撕心裂肺,摇头:“没……没事……”

    端水那个师兄看得直皱眉,扶着他坐下,替他拍背,“你这还没事啊?看你这都瘦了多少斤了?都快成皮包骨头了。”

    大热的天,赫天穿着长袖卫衣,咳嗽倒让他脸上有了红晕,背上的脊骨清晰可见。两颊无肉,皮肤毫无血色。

    师兄把水递给他,嘶了一声:“你这手怎么跟冰一样?我看你真该回去躺着。什么都没身体重要。”

    其实,赫天的眉毛都快掉光了,头发似乎也很少。

    秦青早就注意到他了,但她没有靠近,而是心情复杂的看着赫天。

    ——因为这个男生,身上已经染上了阴气。

    石莲台是葬具,它本身虽无阴气,却可以通阴。赫天这个男生就像当时的秦青,不过他既比她幸运,又比她不幸。

    她当时是突然被鬼摄走,如果不是方域救她,让她能和容榕的鬼身分开,当时就死了。不过死得也快,不受罪。

    赫天却是跟石莲台朝夕相对。如果时间短就没事,时间一长,石莲台勾动的阴气就会慢慢浸到他的身体里。他还是个男生,自身抵抗力还强,所以他发现的就更晚,受的影响也更多。

    这样下去,这个男生活不了多久了。

    她本来想见见研究这个石莲台的学生,然后看情况再说,或许她可以想办法把石莲台带走。但现在……她想了想,拿着自己的书包站起来,回身“不小心”的一挥,书包带勾到摆石莲台的木头架子一甩——

    哗啦。

    房间里所有人都循声望去,然后一起傻眼了。

    天天都来盯着石莲台的那个外校女生抱住书包僵立在原地,而原本摆在桌上的石莲台和放它的木头架子一起砸在几米远的地上,石莲台……碎了……

    就算是石头的,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本来就脆弱,何况原本就是半盏,这样碎的再也拼不起来了。

    一个男生连忙摸电话,指着秦青:“你你你先不要走!”他要赶紧打电话给教授!

    秦青举手做投降状:“我不走。”然后火速打电话给施教授,这件事是她对不起施教授,学生犯的错,最后是带队教授背锅。如果施教授是那种冷淡的教授还好,他偏偏最负责,肯定会把责任担起来的。

    但时间来不及了。赫天今天回来,肯定会继续研究。秦青想再找砸碎石莲台的机会都不好找。她瞄了一眼,庆幸砸得够碎,这样肯定就是进垃圾场了。

    赫天坐在那里也傻了,他提前出院就是想赶紧把模做出来好回家休息,现在残件已经碎,他的复制品还有必要摆吗?这样的话,他还不如直接回家休息去呢,浪费假期时间。

    戴教授和施教授接到电话都赶回来了,而戴教授在路上就接到了施教授求情的电话,“学生手不稳,她肯定也害怕,你不要怪她。”

    戴教授笑着说:“不怪不怪,学生毛手毛脚的,坏的东西还少啊?那本来就要扔了,不然也不会让学生当作业啊。”

    戴教授来了以后,先安慰赫天,让他回去休息,再把秦青带到他办公室,让施教授领走。然后让学生把砸碎的石莲台扫到垃圾筒里。学生们见事情解决,反正事不关已,也都抛到脑后不再关心。

    晚上,戴教授回家休息之前,先打开今天仓库的监视录像。他每晚都要看一遍,不为别的,是怕学生里面有三只手。

    以前发生过拿出来让学生看的彩杯被偷走的事,可上课的学生太多,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后来仓库里就装了摄像头。

    看录像时,他发现了不对。摄像头都是正对着桌面的,能很明显的看到秦青先把书包特意放在木架旁边,然后站起来时,她是特地甩了一下书包,所以木架才飞出去,石莲台才砸得那么碎。

    奇怪,这个学生有心理问题?在报复社会?因为不肯把石莲台给她,所以故意当着赫天的面砸碎它?

    戴教授思考了一下,觉得以施教授的人品,怎么也不会喜欢这样一个学生。

    那她为什么故意砸坏石莲台?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