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04章 步入深渊

第204章 步入深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秦青回家以后假期还有一半,她在家里待不住就又回了学校写论文。学校里就算是暑假也有很多学生留校,大半都是三四年级的人。有四年级的根本就不回家,直接住在学校准备上补习班考研。

    施教授更是跟正常上课时一样,早八点来,下午五点走。老人家来了以后没事做就自己看看书,写写书,悠闲的让人都羡慕了。秦青都想等她到施教授这个年纪也能过这样的生活就幸福死了。

    “哦,原来老戴也给你写了信?”师生二人各占一张桌子,读读写写,偶尔聊两句。施教授听说她要去自习室写论文,就让她到这里来,“你来了还能陪我说说话。”

    施教授是很健谈的,跟他说话一点不无聊,他很会找话题,也不需要学生像上课一样听教训。

    秦青说起戴教授给她发的邮件,施教授站起来说:“给我看看,看他给你写了什么?”

    戴教授给施教授发了一封,大半是在开玩笑,也算是提醒一句那个被你学生不小心砸坏的石莲台,人家旧主找上门了,你心里有个数啊。

    秦青把邮件打开,施教授坐下看,皱眉说:“老戴怎么说话不尽不实啊。”

    戴教授给秦青写的信就很有意思了,他转着弯问秦青碰碎那个石莲台是不是有什么缘故?旧主上门,貌似这石莲台还有点问题。

    由于不熟悉,戴教授写得公式化了些,他又想套套近乎,更加不伦不类,秦青由于不知道怎么答,就没回信,跟施教授提起也是求助的意思。施教授看了以后生气了,转到外头直接给戴教授打了个电话,有事你不问我,绕过我问我的学生是什么意思!

    秦青在屋里缩着脖子听外头护短的施教授大战戴教授,不过以施教授的脾气——

    “什么?……哦……唉……”

    果然三句话就被拿下了。

    五分钟后,施教授进来,眉头紧皱。

    秦青不想让施教授烦心,她猜旧主找上门发现石莲台被摔成碎片,可能会找麻烦,上回赔得钱是有点少,不如她就再多赔点?

    她这么说以后,施教授笑了,说:“没事没事,那一家不是个好东西。”他打电话过去,没想到戴教授先诉了一番苦。旧主上门,他们学校也是尽心接待的,知道对方想要回去,如果不是已经毁了,走走程序,还给他也没关系——因为学校里这种石莲台够多,摆都摆不完。

    但万万没料到,对方竟然会偷!还因此害了一个学生!

    见戴教授这么惨,施教授反倒安慰了对方一通,回来后对秦青叹气:“你以后出社会了要小心啊,这世上的人穿上衣服都是人模狗样,谁知道心肝是什么颜色的呢?”

    赫天病愈后就听说了美术馆发生失窃案,动手的还是他的同学。但大家对谁动手不感兴趣,纷纷在议论:

    “听说给了他好几万!”

    “不是还给学校了吗?”

    “你听他这么说,肯定自己留下来了一部分。钱在他手里,又没有合同发-票,谁知道那人给他多少钱?”

    或许是才发现学校美术馆里竟然有这么多宝贝,或许是学生之间议论得太多让学校警觉,总之,美术馆突然改了规矩,不再是凭学生卡就能自由进出,而是必须由老师带队方能出入,平时出入必须付钱买票。

    而且,美术馆中所有展柜都改成了全包而非之前的半包,玻璃柜下方都有个明显的小牌子提醒:监视器正在工作,请注意您的言行举止,不要惹人非议。

    前面还只是流言,这以后才算是把失窃的事给敲定了。戴教授为了避免让学生再有样学样,把打碎石莲台的事再拿出来说,说当时那个外校女生赔了五千块,不是没有赔钱,而且她也受到了带队老师的严厉批评!

    赫天本想回家,但戴教授觉得他白白辛苦半年,问他要不要参加一个小组。小组里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了,他就帮着戴教授整理一下资料就有学分拿,这个活不难,算是给赫天送分的。赫天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由于工作不多,戴教授看他天天闲着,就让他把复原的石莲台做出来。模型已经建好了,就差最后一步了,不做也可惜。

    赫天就花了两天时间把石莲台做好了,因为用的是石膏底,在打磨过后,摆在桌上简直像艺术品一样了。

    赫天因为跟韦明星聊过,还把那一道韦明星写的名字给复制上去了,虽然只复制了一个“韦”字,莲瓣上露出来的那一笔就是“韦”字的最后一笔。

    做好后,赫天忍不住拍照上传显摆,结果几个小时后就有人私信他想买,开价一千。

    赫天吓了一跳,想不到这个小东西还值一千,怕那人看错介绍,重申:这是复制品,石膏的,您看清楚,材料费最多二十块!

    他看了那人的资料,发现是个新注册的号。

    那人说:我看它精致,一看就喜欢,我觉得它值这个价。一千,你觉得行,我就把钱打给你。

    赫天虽然不缺钱,可这个石膏体能值一千也是意外之喜,就想把它给卖掉。他特意去问戴教授,这东西学校要不要啊?不要,他就拿回家摆了。

    “不用,你做好想给同学看就放在教室里,不想就拿回家去吧。”戴教授一挥手说。

    赫天就给拿回家去准备寄给这人。

    这人给了他一个地址,不但把一千块直接打给他了,还给了邮费。

    赫天觉得这人真不错,又感觉这钱来得太容易,赚得心虚,主动提起可以把建好的模型也给他发过去。

    韦明星看着电脑上弹出的话,满意的微笑着点头。

    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对石莲台的研究越多,他就越好奇!

    那盏石莲台在那天之后就摆在他的桌了,几天后,他发现桌子上有几只死虫子。现在这个季节,他住的别墅里常能看到各种虫子。所以看到的时候,他也没有放在心上,直到石莲台附近总是有死虫子后,他才注意到不是清洁工不认真工作,可能是别的原因。

    他找来一个玻璃瓶,把石莲台放进去,买了一瓶子果蝇装进去后,过了两天,果蝇都死了。

    难道这个石莲台……会自己寻找猎物吗?

    看它找到的都是比老鼠小的动物,难道是能力不足?

    韦明星感到一点点的恐惧,就像寒风吹过胳膊,皮肤上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但同时,他也兴奋起来!

    这个……这个东西用好了,说不定……

    想想看,如果他把它不经意的送到一个人的家中……

    如果那个人跟他有仇……

    韦明星看着石莲台,越看越激动。

    他立刻去定制了一个密封的玻璃柜,把石莲台放进去,为了掩饰,还放了一个大花瓶进去,然后不停的试验。

    他把老鼠、小鸟、小兔子进去,他发现这些动物在食水都正常的情况下,要二十多天才会死掉,而他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被石莲台当成祭品杀了,还是因为被关到玻璃柜里紧张而死。

    在他得到赫天的作业之后更是认真研究,对于作业上提到的参考书目,他全都找来了,对于不懂的地方还特地请了个家庭教师。

    等复制品到手后,他比照着石莲台也将它放到玻璃柜中,杀了只小鸟把它的头放到上面,但这个石膏制品并没有显出奇异的地方。

    这让以为自己是神经过敏的韦明星松了一大口气。

    他开始有意识的收集书中所提到的‘葬具’。

    他想知道,石莲台是不是能复制的。

    陶斌提前出去了,他想先趁着假期好找房子的时候提前过去准备好一切。他已经认定要去上的学校,如果这次不行,他打算就在当地准备明年的申请。

    在去之前,他特意给秦青打了个电话。

    “一路顺风。”秦青说。

    “有你这句话,我感到好多了。”陶斌拍拍胸口,他想感谢秦青,却不知从何感谢起。最后只能跟她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就像他和曹华严一样。

    这是他单方面的决定。他已经发现秦青不喜欢跟人接触,他看过一些书,发现很多修行的人都不喜欢跟凡人结缘,大概秦青就是这样吧。所以他克制自己不要给秦青打电话,也不要去找她,平时也从不跟亲人朋友提起她。这次是他觉得将要远行才打了这个告别的电话。

    离开之前,除了要跟家人告别之外,朋友之中,只有两个人是他必须要去告别的。

    一个是秦青,一个就是曹华严。

    那天梦里的情景,他事后都不记得了。秦青说是曹华严叫起的她,可他也想不起来有没有碰到曹华严,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如果他当时被席渡抓住了怎么办?还有控制席渡的那个妖怪恶魔会不会抓住曹华严吃掉他?

    他去给曹华严扫墓,特意带了据说能让亲人朋友回来看看的高级香,在香点完的半个小时里,他不停的默念让曹华严回来看看他。

    可是曹华严一直没有出现。

    “……你说……”陶斌迟疑的开口。

    “什么?”秦青问。

    “曹华严……不会有事吧……”陶斌一直想问秦青,却一直不敢开口,今天借着要走的机会,终于说出口了。

    “我不知道。”秦青说,“……他们的世界跟我们无关,不要过多关心他们。”这是她的忠告。

    “我知道。”经过这次的事,陶斌完全明白这个道理,他只好按下心中的担忧,“我不会再想了。等我到了那边,给你寄礼物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