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18章 财不迷人人自迷

第218章 财不迷人人自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秦青在施教授的办公室蹲了一天,到晚上八点,算着时间怎么也该到了,难道是没打上出租?她试探着给施教授打了个电话,接通了。

    “教授你在哪儿?”她单刀直入的问。

    施教授看到是秦青,本想打个哈哈,谁知道这姑娘问得直接,他也不好骗学生,就含糊的说:“哦,我来找你戴教授了。”

    “戴教授?”秦青万万没想到会蹦出个戴教授,“你不是去陶斌那儿了吗?”

    “陶斌?哦,陶斌。”施教授也没想到秦青这就跟陶斌联系上了。

    秦青从施教授的语气中隐约感觉到,他有事瞒着她!

    “教授,我知道你去陶斌那是为什么了。你在戴教授这里是为什么?”施教授说得含糊,她问得也含糊。

    施教授对着不相干的人编个瞎话那是溜得很,对着关心自己的人就编不圆了,他结巴起来:“哦,这个,你戴教授有事找我,我多待两天,你是问论文的事吧?等我回去再说啊。”啪,他把电话挂了。

    如果刚才秦青还没怀疑,现在也要怀疑了。

    这老先生想干嘛啊?想自己把石莲台砸了?

    恰好陶斌的邮件也回了,她火速发过去一封,问那盏石莲台现在怎么样了?是好的还是坏的?

    陶斌到现在都搞不清施教授来这一趟是为什么,听秦青问起才道,“那个石莲台啊,教授真是为这个来的?我不知道啊,他跟我的教授说了会儿话就走了,我……”他后来也想打听来着,可跟施教授一起吃饭的时候,几个小时里,他把这件事忘得干干净净。

    “那东西现在是什么状态?”她问。

    “应该还好吧?没听说学校有什么东西破了,这是捐赠品。”陶斌说,“那我去给你打听下?”

    “好的,我等你消息。”

    陶斌还真不知道怎么跟马丁教授提这个事,犹豫了一下,还是找了汉克斯,然后汉克斯找了他女朋友,他女朋友找了闺蜜,闺蜜问了她的男朋友,她男朋友打听到了,“那些捐赠品中可能有假货,我听瑟西说的,他说校长给拍卖行打了电话,他们聊了很长时间,然后校长又找了马塔尔律师,一旦扯上律师,事情只会变得更糟。”

    戴立秋把施无为拖回了家,他跟妻子两人住在学校分的房子里,但他的女儿和女婿却住连排别墅,家里有三辆车,他刚换了一辆SUV,准备日后接送外孙。

    不过他和妻子住的这间老房子里却非常朴素,家具都是用了几十年的,连茶缸都充满时代特色的印着“工人阶级最光荣”的字样。

    “以前发的,不用这个泡茶喝着都没味。”戴立秋说。

    戴立秋的妻子吃过饭后就回屋了,洗碗是戴立秋的活,他还特别仔细的把洗过的碗都擦干净然后放进消毒柜。

    施无为早就坐在沙发上喝茶了,外面天色漆黑,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看到戴立秋边撸袖子边过来,他道,“这么晚了,你让我住哪儿啊,我就这么跟你回来,连旅馆都没订。”

    戴立秋说:“你着什么急?住我家不就行了?书房里有张床,我平时睡那里,我睡我女儿的房间去。”

    施无为说:“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拉我回来干什么。”

    戴立秋说,“老施,你别装糊涂,你这么精,会不知道?”

    施无为叹气,看着茶杯说,“那东西在人家的学校里,还隔着大洋,我还能给你变回来?”

    戴立秋说,“你说,我们能不能告他?”

    “怎么告?”施无为翻了个白眼,“不说人家说那是工艺品,它就是真货,你能说世上只有你能有石莲台的真货,不许人家有吗?”

    “他是偷出去的。”戴立秋说,“我报了警的啊!”

    “没有当场按住!”施无为道,“你怎么证明他现在手里这个就是他偷出去的?你连是他偷的都证明不了!”

    戴立秋嘬着牙,还是想要回来,他说:“至少,他证明不了这东西的来路!我懂这个,他现在要把这盏石莲台的来路搞成正当的,就不能绕过中国。他要是在欧洲、美洲找个人替他背书,这比在中国找人难多了!而如果他想在中国找个机构替他证明这盏石莲台的真实性,那就绕不过我!”这一点,戴立秋有把握!

    施无为道:“人家说了,那是工艺品。仿的!他要卖,只会卖会识货的,只要不拿它去报税,谁在乎它的来路?”

    戴立秋叹了口气,“那你说,这就没办法了?”

    施无为喝了口茶,悠悠道:“也不是没有,就是麻烦点……”

    韦明星坐在医生的办公室,他的私人医生对他说,“威廉,我还是坚持,你并没有生病。这完全是你的心理作用,你只是这段时间太累了,你需要一个休假,一个长假,放松一下,你会很快好转的。”

    韦明星清了清喉咙,他的喉咙里能尝到铁腥味,好像它一直在出血,“那你怎么解释我的身体指标一下在下降?”

    短短一个月内,他轻了60磅。谁见到他都会让他去休息,他皮肤苍白的像吸血鬼,他开始畏寒、怕热,不停的出汗,手和脚都会不自觉的发抖,他现在端起一杯咖啡都会抖得洒出一半,写字都用不上力。

    他害怕极了。

    他的眼神疯狂得让医生想叫保安了。

    医生在座位上不安的动了一下,“是的,你的各项指标都下降的厉害,这确实不常见。”他放下已经不必再看的病例,如果是另一个人拿这份病例给他,他会认为这是一个只剩一口气的城市贫民,他应该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在城市中流浪,居无定所,平时睡在路灯下或公园长椅上。可这偏偏属于这个城市中最有钱的一个人,而他正值壮年,八个月以前,他的体检报告说明他除了有点近视以外,一切健康。

    “但我还是坚持,虽然不常见,但我认为你没有生病,你需要的是休息和放松。”医生捂住嘴,他决定等韦明星这次离开后,就取消他的预约资格,以后就不让护士再把他给排进名单了。

    一个他不知道怎么治,连一个头绪都没有的病人,还是让他尽快去找别人的好。

    韦明星从医生这里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你只需要休息一下就可以恢复健康”,他想要一个科学的解答,他不想知道这是因为那盏石莲台的缘故,不想知道他正在跟他的爸爸一样,步入死亡。

    明明才过去了几个月!!

    为什么这么快?这不应该啊!

    而且石莲台在别人那里放的时间更久!就算把它拿回来了,他也从来不跟它待在一个房间里。

    韦明星从医生这里离开,回到拍卖行。他很少回他刚刚买下的豪宅中,那幢大房子从买下来后,他只在那里办过几场酒会,之后不是住在酒店,就是住在拍卖行。

    在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糟之后,他更是不愿意离开拍卖行。

    因为只有他知道这里放着多少宝贝,它们价值连城!

    财富。

    他活到现在,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了。

    不是那些弱智的人嘴里说的“最重要的人”,“最珍贵的感情”。

    这都太可笑了!

    最重要的,当然应该是能够握在手里的。人?谁能完全了解一个人?谁能完全控制一个人?真心真意的相爱?最后也免不了争吵。

    只有财富与权力,才是最珍贵的。

    他现在有了财富,将来也会拥有权力。

    所以,他并不愿意放弃石莲台。

    他回到拍卖行后,给律师打了个电话。

    “我们可以拿回那些东西了吗?”他打算把捐赠出去的东西全拿回来,免得只要一个石莲台太不自然,再让人注意到它就不好了。

    “总的来说,对方也是这个打算,所以我们算是基本上达成了共识。”律师说。

    “那问题在哪里?”他问。

    “那边一直在纠缠‘其中是否有赝品’,‘以假充真’,‘这是否是欺诈’,‘一次未达成的犯罪’。”律师慢条斯理的说,“他们认为你在真货中藏着假货。”

    虽然古董这一行中真假掺半,但做为拍卖行,它必须保证自己卖出去的东西都是真货。如果一个拍卖行明知是假货,却当成真货在卖,那这就是犯罪。

    拍卖行会因此名声扫地,再也不会有人相信它。

    律师会把事情说得严重,好让别人更加着急。

    但这次他搞错了,韦明星并不在意会不会有人告他欺诈,他也不在意拍卖行是不是被人认为里面有假货。

    “那么,他们是想要钱?”他问。

    律师惊讶于他的淡然,说:“当然,一切都可以用钱解决。但我劝你最好不要,一旦你表现出愿意用钱解决,那他们会更加得寸进尺的。钱是最后的手段,是您用来给对方最后一击的拳头。”他加了一句,“如果让他们咬住这件事,我们可能会陷入漫长的诉讼和山一样的法律文件中,会有一群苍蝇围着我们的。”

    韦明星本来确实是打算直接用钱解决,他要把石莲台尽快拿到自己手中,然后,把它远远的送走。

    但就算送走,他也想让它在他的眼皮底下,在一个他能控制的地方。

    律师还想再说什么,韦明星说,“我再考虑一下,谢谢,晚安。”

    接下来,他该怎么做呢?

    韦明星想起律师的话。

    【一切都可以用钱解决】

    【一切】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