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20章 严师慈心

第220章 严师慈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秦青把电钻装进包里,又在书桌上找到了机票,全都订在一起,看来施教授有记账的习惯。从机票看,他确实只在陶斌那里待了两天,然后去找戴教授,但也只留了一天就回来了。而日期跟今天隔了有一周多,如果当时施教授真的搞到石莲台了,那后遗症隔这么久才出现?上周四他给他们上课时看起来还挺好啊,那时他身上的气很平缓,虽然因为年纪大了有点稀薄,但也是正常的。

    她出来后,师母刚好从卧室里出来,指着沙发说:“青青,去坐,我给你倒水。”

    以前来这里,师母从来不会忘了招待他们,今天是真的有些失态了。施教授是个健康宝宝,他没有不良习惯,每天就是学校、家两点一线,唯一的“恶习”就是会熬夜看书,不过在师母的督促下也很少犯。这下一生病,就特别让人着急。

    站在走廊里,秦青都能听到卧室里施教授沉重的呼吸声。

    “师母,我不坐,也不喝水,我能再看看施教授吗?”

    “去吧。”师母说,“你能来看他,他肯定高兴。”说着,师母的眼圈已经发红了。

    秦青不敢再看,轻轻推开门进卧室。

    窗帘拉起一半,施教授躺在那里,盖着厚厚的被子,胸口却只盖了一条羊毛毯。师母说:“怕他冷,可盖到胸口,又怕他闷。”

    现在施教授的呼吸声就没那么重了。

    秦青弯下腰,轻轻喊道:“教授?施教授?”

    施教授的眼皮动了下,微微睁开一条缝,眼珠转动,秦青连忙凑近,“教授?是我,秦青。”

    可他的眼皮又合上了,也不知道刚才有没有醒。

    秦青见叫不醒他,只好转头问师母:“师母,能不能具体点告诉我教授最近除了学校还去过什么地方?”

    师母愣了下,坐在床前的椅子前说:“我想想……他也没去别的地方,昨天去给我买了一瓶香油一瓶黄酒。哦,对了,前两天,他开了家里的车出去,说是有学生想借,下午就把车开回来了。”

    秦青问:“家里有车?”

    “有,是孩子买的,他也会开,有证,不过很少开。”

    秦青跟师母要了车钥匙。如果平时,师母会问两句,可今天师母什么都没问就把钥匙给她了,她已经顾不上这些小事了。

    秦青到楼下找到车后,打开车门才感觉到那股淡淡的煞气,而且门一开就消散了。怪不得她上楼时没发现,这煞气没有寄体,因为是在封闭的车厢里才能保存这几天,就算车门一直关着,再过几个小时也会消散的,到时就算她来了也发现不了。

    幸好……

    煞气是在车后厢尾部出现的,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她翻遍了也没有一点线索,只能确定有东西曾经放在这里,它有煞气,而施教授受到了影响。

    这么凶的东西,施教授是从哪里找来的?

    秦青只能再回去追问师母,可师母也不知道,她说:“要不等你教授醒了,我再帮你问问。”

    也只能这样了。她叮嘱师母一定要问,这很重要,然后忐忑不安的回了学校。

    到学校后,她在施教授的办公室和八楼的仓库翻了个遍,什么也没找到。

    到底是什么呢?

    难道施教授只是受了池鱼之秧?那东西不是他的,而是他顺路帮别人带的?她坐在施教授的办公室,对照抽屉里通讯录上的电话一个个打过去,想找出谁借过施教授的车,结果打了五十多个电话,一个都不是。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秦青揉揉睛明穴,觉得眼睛有点干涩,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司雨寒问她在哪里,吃过晚饭没,什么时候回寝室?

    秦青看看表,说:“十点我回去,咱们寝室还有方便面吗?对……我没吃呢,我回去再吃。”

    司雨寒惊讶道:“你写论文也太用功了,不能不吃饭啊。”

    秦青挂了电话,打算再打十个就回去,她喃喃道:“吴兆民……104……”刚把手放在电话筒上,电话突然响了,在寂静的办公室里声音特别响,吓了她一跳。

    这么晚了会是谁?

    她接起来,刚喂了一声,对面师母惊慌失措的声音就传过来了,“喂喂?是学校吗?我是施无为的妻子,他犯病了!昏迷了!我记不起来附属医院的急救电话了,你能不能帮我叫辆救护车?”

    秦青马上说:“师母你别挂电话!我马上打!”

    她立刻用手机打了附属医院的急救电话,以前在这里住过后就把电话存在了里面,接通后,她把施教授家的地址、楼层以及家里只有一个已经吓糊涂的老人的情况全都告诉了接线员。

    “我马上也过去,请你们快一点!”

    挂上电话,秦青就朝施教授家跑。她后怕的厉害!师母这是已经惊慌失措了,她以为学校的电话都能通到学校,可这个时间施教授办公室根本没人!这一层都没人!如果不是她在这里,施教授说不定就耽误了……

    秦青到的时候,救护车还没来,师母来给她打开门,早已顾不上去思考为什么秦青会在这里,拉着她就语无伦次的说:“六点的时候我叫他起来喝粥时还有反应,八点我想让他喝水,那时就不理我了,我想他睡得沉就没在意,这都十点了,我想让他喝点水,睡一天一口水都没喝怕他夜里渴,我叫都叫不醒啊!”师母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秦青把她扶到沙发上说,“师母你别急,救护车一会儿就到,我先去看看教授。”

    卧室里,施教授躺在床上,一条胳膊伸在被外,袖子挽起,绑着电子血压记的绑带,旁边还有体温计、水杯和药片。

    秦青伸手握住施教授的手,“教授?教授?能听到吗?”

    没有反应。

    此时施教授身上的气已经薄得快要看不到了。之前煞气侵袭,击得他身上的气激荡不休,就像拼命去晃一杯水,杯中的水都洒了出来。

    煞气的本体到底是什么?!

    秦青急得也快原地转圈了,明知道施教授听不到,她还抱有一线希望的在他耳边问:“教授!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吗?在哪儿?”

    楼梯上传来一串急匆匆的脚步声,是救护人员到了。

    秦青刚才就没关门,他们很顺利的进来,她听到他们在客厅问师母:“病人在哪一间?”

    “这边!这边!”师母引他们进来,秦青让开,见他们熟练的把床头柜搬开,找到电源,给施教授做急救。

    秦青站到了客厅里,双手紧紧抱住自己。

    老天啊!请一定要救救施教授!!

    她没有亲眼看到易晃去世的一幕,现在又是施教授!她真的受不了!

    ——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看不到,感觉不到,做个无知的人就好。

    “大头,还没抄完?”

    施无为悄悄往门外恶狠狠的扔去一眼,听到同学们嘻嘻哈哈的跑远了,他们就像一头头傻牛傻驴在走廊上横冲直撞。

    今天,他被代先生留下来抄写。

    现在代先生就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风雨。

    他低下头奋笔疾书,惊慌的想“最近都没有看书,如果代先生提问的话,我肯定什么都答不出来,先生失望怎么办?”

    外面的天阴沉沉的,乌云密布,狂风摧折庭花绿树,它们左摇右摆,发出恐怖的声音。就连玻璃窗都被吹得卡卡响,好几回他都担心窗户会被吹破。

    代玉书皱眉扫过来一眼,跑神的施无为立刻规规矩矩的垂下头抄写。

    走廊上渐渐没了声音,施无为不自觉的开始走神“下一堂课是什么?数学?物理?法语?”,他不知道有没有带书,可记忆是让人害怕的一片空白,他记得自己没带书!他偷偷伸手往书斗里摸,摸出来了一堆书稿,果然没有书!

    怎么办?去哪里借书?希望今天上课的先生不要注意到他没带书。

    时间过去这么久,下一堂课铁定迟到了吧?

    施无为悄悄看代先生,跟代先生说,他下了课再来抄行不行?他不想错过课。但平时他跟代先生言笑无忌,今日却不知怎么,突然害怕起来,不敢开口。

    代玉书又扫了他一眼,他抓住这个机会开口:“先生,我能不能先去上课,下了课再回来抄……”

    “继续抄。”代玉书走过来,拿起他面前摊开的书说,“抄吧,抄完我再给你找一本。”

    施无为在心底叫苦,先生这是打定主意要罚他。

    他抬头看先生,发现代先生还在看窗外这糟糕的天气,他突发奇想,说:“先生,你楼上的窗户关了吗?不关小心被吹飞……”话音未落,就被代先生瞪得不敢开口,迅速低下头继续抄抄抄。

    代玉书看了眼教室外黑洞洞的走廊,再看窗外肆虐的狂风与重重乌云压低的天,轻轻道:“这是在哪里惹来的凶恶东西?”他又扫了眼施无为,看他又不死心的抬头,跟他眼神一碰吓得赶紧低头装乖。

    “傻瓜。”代玉书冷道。

    这个学生的脑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