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23章 酸痛的手指

第223章 酸痛的手指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卖烧鸡的门脸一看就很有年代感,看门头少说也有几十年历史了,门口支着两个大铁锅,里面全是一只只绑好的鸡,香飘十里。

    一个六十多的阿姨在那里站着,看到表哥喊:“小顺,找你兄弟玩?去后头找。”

    表哥说:“婶,吃饭呢。”

    “吃饭进去坐!”这待遇马上不一样了,阿姨快步把他们领到一张旧桌子前,拿油呼呼的抹布抹一遍,问表哥:“鸡怎么吃?”

    这家出名的是烧鸡,兼卖农家炒菜,不过这家最出名的还是鸡。

    表哥说:“烧两只,炒一只,炖半只喝汤!”

    “好嘞!”阿姨立刻伸头冲里头喊,“两只半鸡!”

    “等等,鸡我们自己挑,别拿光鸡糊弄人!”表哥站起来说,阿姨笑道:“都是一个村了,你的舌头还灵!糊弄你干什么?进去自己挑!挑大的!挑肥的!”

    表哥招呼秦青和司雨寒:“进来进来,这里头选鸡。”

    阿姨让开路说:“里面脏,小姑娘去干嘛?”

    “就是带她们来看的。”表哥说。

    表哥熟门熟路的带着秦青她们往里走。

    如果说门脸和门店里是一种带着岁月痕迹的旧和老,里面就是脏乱差了,可以直接打电话喊记者过来采访的那种。

    迈过厨房门,先看到水池边两个大桶,全是剩菜垃圾,散发出酸腐味。地上污水横流,旁边三个煤气灶都在炒菜,一个穿着黑得看不出来的白厨师服的男人说:“挑鸡往里走。”

    出了厨房门,就是几个能让小孩子进去洗澡的大塑料盆,里面泡着光板鸡,水是血红色的。墙壁尽头开着一扇窗户,里头有个机械轮子,慢吞吞的转着,一只只倒挂的鸡就这么过去,有的还在扑腾,可是脖子被拉开一个大口子流着血,两只脚被草绳绑着倒挂着,扑腾也只是让血流得快一点。

    这机械轮子带的绳子绕了院子一圈,院子尽头一个三十多的男人坐在小板凳上,叼着根烟,正在杀鸡。

    卖油翁能让油穿过铜钱方孔,谓之“手熟尔”,这男人杀鸡的动作也称得上“手熟尔”了。

    只见他一手握刀,一手提鸡,似乎在抓鸡时就提住鸡后脖子的羽毛和皮,拉紧了,往刀锋上一送,就这么一划,再往上一挂,鸡就倒挂着喷着血,顺着机械转轮往厨房去烫毛了。

    秦青看呆了,司雨寒小声跟她说:“听说他一分钟能杀四十只鸡。”

    看到之前,秦青肯定不信,但亲眼看到后,她就信了,因为这男人划破鸡脖子的动作太熟练太快了,简直就是一眨眼。

    表哥带着她们过去,穿过院子,秦青看到绕着院子一圈都开有水槽用来流鸡血,鸡绕这一圈,基本能把血放得差不多,这种设计还是很不错的。

    “叔。”表哥乖得不得了的喊人。

    男人扫了他一眼,扬扬下巴:“去那边挑。”

    秦青看到男人身后放着十几个竹笼,笼中都是一个个被绑着翅膀与双脚的、缩得像鹌鹑一样的鸡,十几笼活鸡,却一点叫声都没有。

    表哥看秦青,面露得色——吓着了吧?

    秦青盯着那男人手里的刀看,对表哥摇摇头。

    表哥过来小声问:“看不上这刀?”

    “这是把新刀。”秦青小声说。

    表哥懵着脸去问男人:“叔,你这刀用几年了?”

    男人随口道:“七-八年了吧。”

    表哥立刻回头看秦青:七-八年还不行?

    秦青看这样不知糊弄到什么时候,走过去。

    男人抬起头,看到秦青,不自觉的就把烟给拿下来扔到地上,此时才正眼看他们这一行人,他看了一圈,问秦青:“有事?”

    表哥瞪大眼,怎么回事?

    男人问:“你来是有事吧?”反正不是来吃饭的。

    秦青看这男人看出来了,问:“师傅,你家有没有用了几十年的杀鸡刀?”

    男人又把他们挨个扫一圈,把刀放下,站起来冲厨房里头喊:“我歇会儿!”

    然后带他们往后走。

    后面就是住的地方了,一座方方正正的水泥房子,三层高。

    男人领他们进去,两只肥嘟嘟的大黄狗摇着尾巴过来。

    “去,去。”男人把狗踢出去,指着堆满衣服的沙发和床说:“随便坐。”

    表哥坐下说:“叔,你带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我还跟婶叫了菜呢。”

    “让你婶给你端过来。”男人拿来三瓶饮料,放在茶几上,一屁股坐下叹了口气说:“我一看,就知道你们是有目的的。”

    “叔真高明。”表哥翻了个白眼,“啥目的啊?就是吃饭!”

    男人指指他:“你那点小心眼还想瞒过我?为刀来的吧?”

    表哥一脸被侮辱的表情:“叔,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我还不能来你家吃个饭?”

    男人懒得理他,转头问秦青:“你说,你是不是为刀来的?”

    秦青点头:“是。你家有几十年的杀鸡刀吗?”

    男人举起两只手:“整整杀了八十九年的鸡!”

    秦青问:“那刀呢?”

    男人摊手,“不敢用,没法用啊!”

    男人的爷爷小时候是学徒,每天天不亮就起来烧水、杀鸡、拔毛。他不记得父母家人,是被卖给烧鸡店的店主的。

    后来连年战乱,店主死了,他就回村自己开了个烧鸡铺子。

    一开始他用的东西全是从店主的店里扛回来的,条案、铁锅、炉子,还有杀鸡刀。

    这把刀据说也是店主家祖传的,有年头了。男人的爷爷拿这刀杀鸡,据说以前还是店前一景儿,为了让客人看稀罕,爷爷就在店前杀,活鸡现杀,是个噱头,店也因此出了名。

    男人的爸爸也是从还没有桌子高就帮着提热水烫鸡毛,八岁时开始握刀杀鸡,一直杀到进医院。

    不过男人的爸爸和爷爷,全是得癌死的,死的时候满床打滚,牙能生生咬断。特别是男人的爷爷,当时麻醉药管得很严,家里偷偷给他弄了土药给他吃,其实就是粗制的大烟膏,这种药特别不好买,还怕人查,为了买药,家里的店都差点顶出去。

    因为如果不给他爷爷药,他爷爷就能疼得把头往墙上撞,哭得泪流满面的喊“让我死了吧”。全家人听了这个动静都跟着一起哭。男人记得,小时候听过爸爸骂乡里扫大烟膏扫得太干净,不然以前烟馆很多,这药根本没那么难买,再不济药店也能找到,搞得现在治病的药都买不到了。

    男人的爸爸也得癌症之后,想起父亲的惨状,就不肯治病,说真到最后开始疼了,他上吊跳楼喝药,绝不受那个罪。

    他说到做到,死活不进医院,疼了就买土药止疼,瘦到体重只有六十斤时还要杀鸡,最后是被男人硬是给抬进医院的,进去以后不到一星期人就没了。

    两代都是得病死的,村里就起了流言,说是这家杀鸡杀太多,赚的都是不义之财,才叫男人的父祖都不得好死。

    男人多少有点信,就想关店。

    但店关了以后怎么生活呢?他先是买车想干货运,据说这个特别简单,会开车就能赚钱。结果别人都赚,就他赔了,每趟出去都能碰到查车的,有时一条路能让人堵三四回,赚的还不够赔的;除了这个,还遇上货主不给钱,货主的货让查了,让公安扣了,让债主抢了等等。

    那几年,他们家的运气坏透了,就跟家里住了个霉神一样,干什么都不行。家里的钱也很快见了底,还欠了外债。

    从家里有铺子到全家躲债过日子,这落差不可谓不大。男人就又想开烧鸡店了,到现在还有人记得他们家的烧鸡呢,别的地方的烧鸡做的再好,仍然有几年前、十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吃过的客人找上门来:“你们村那个烧鸡店,以前在这里开店的,没有名字的那家,搬去哪儿了?”

    男人跟家人商量后就又把店开起来了,不过他没有买活鸡杀,而是从鸡场批发已经杀好的光鸡直接做。

    他觉得这样就行了,家里也不杀鸡了就不会有事了。

    可是,一开始还行,客似云来,后来慢慢的,店里生意就不行了。赶老远过来吃的人说:“不是那个味了。”

    开店的钱是借的,人家看他开烧鸡店才借的,见店眼看要死,这可是高利贷!还不出是要全家的命的!

    男人没办法,只好试着换了活鸡。

    结果,生意真的好转了。

    赚了钱,还了债,男人开始担忧起小命来。但每天的钱哗哗往家里流,让他也舍不得不开店,就特意请了个大师替他想办法。

    大师就给他出了主意:封刀。

    首先,家里重新盖房子,方位、大小、门开在哪里、窗户开几扇都有讲究;

    然后,店里杀鸡的那柄刀,不再用了,又因刀有煞气,所以要镇在家中洗煞;

    最后,每天杀的鸡有定数,不能滥杀。

    大师出完主意,男人就照做。但心里还是犯嘀咕,老担心不用原来的刀了真的就没事了?还有洗煞,真能洗掉?

    表哥保持着听天书的姿势听完后说:“叔,以前没听你提过啊。”

    男人瞪了他一眼,“我还能天天嚷嚷?”

    表哥心道,那你今天怎么就说了呢?

    男人不管他,看秦青。

    可能是杀多了鸡,有时候他也觉得看到的不管是人还是狗,凶不凶,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今天进来这三个人,就这个小姑娘,往那里一站,让他浑身发寒。

    秦青听完后,也犯嘀咕,别的有没有道理都先不说,至少听起来也没大问题。

    洗煞?

    这倒是个新鲜的。

    她抱着虚心学习的心态问男人:“师傅,这煞是怎么洗的?”

    男人皱眉,“你们跟我来。”

    他带着秦青几个上了二楼,进了一个地上都是玩具的卧室。

    这是一个孩子的房间。书柜是七彩的,衣柜是蝴蝶型的,床是七星瓢虫。

    是个男孩,而且年纪不大。

    男人把床垫掀开,把床板顶起,跨进床箱,从里面掏出一个包得严严实实好几层的麻袋,一层层解开后,露出了里面的刀。

    “怎么可以放在这里?!”秦青惊叫。

    司雨寒和她表哥也跟着乍舌,三人全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

    男人跺脚:“可不是!这刀就放在我孩子床底下!我天天晚上都睡不着啊!!”

    司雨寒条件反射的问秦青:“这样可以洗煞?!”

    “没听说过!!”秦青斩钉截铁的说!

    表哥倒是开动脑筋问道:“叔,小北的生辰八字是不是特别一点?”

    也对,司雨寒觉得有道理,就去看秦青。

    秦青想了想,还是摇头:“就算这孩子八字再特别,让他去压一把几十年的刀?还是不对!”真有用的话,煞就算洗掉了,这孩子的命也没了。而且,用一条人命洗煞?生煞还差不多!

    秦青想到这里,出了一头冷汗。她上前看这把刀,男人赶紧让开,让她随便看!

    她把麻袋全拆掉,男人可能怕害了孩子,包了十几层麻袋,裹得死紧。本来拿出来一米三四的样,拆完才发现,刀连柄其实就四十厘米左右,跟十四寸的笔记本电脑差不多宽。

    刀确实是老刀,不过并不是古董。普通的木柄钢刀,牛皮带缠的刀柄,一圈圈的都攥出油了,钢刀背厚刃薄,颜色不匀。秦青数了一下,有九层。

    “这刀补过几回?”她开始觉得有点不对了。

    “这个……时候长了,总也有七-八回了。”男人道。

    是九回。

    秦青用手指在刀刃前轻轻迎了一下,没碰到就寒气侵骨。

    好凶的刀。

    可这刀虽凶,气却不凶。

    秦青的手缓缓散出一点气,刀的气场却丝毫不乱。

    这是一把好刀。换句话说,这刀不恶。

    所以这个刀,应该并不会害人。

    秦青拿着刀起来,男人立刻矮了三分。她看男人的样子,对这个刀怕得很。

    “这刀卖我吧。”她说,“你开个价。”

    男人说:“你真要?这刀杀的鸡没有十万只也有九万只了,凶得很!你要了被害了性命我可不负责!”

    秦青说:“我就要凶刀,不凶我也不要。你开价,我拿走。银货两清,绝不让你家再沾这刀的因果。你也就不用担心这刀会害你了。”

    男人犹豫了一下,又想赚点钱了,说:“这刀可有年头了,我知道,你买凶刀,肯定是有用,我也不跟你多要……”

    司雨寒在旁边悄悄戳了她表哥一下。

    表哥就帮腔道:“叔,我这妹子说了,她买刀走了以后,你家就不沾因果了!因果!”他挤眉弄眼的。

    男人这才醒悟过来,又不敢要多了,他怕要多了,再沾上因果怎么办?

    “那……那就……一口价!一万!”男人之前也想过把刀卖掉,他听说有年头的东西都值钱,结果拿刀去卖却被人笑回来了,说穷疯了,一把破刀,一百块都没人要,开价一万,是他壮着胆子开的“天价”,他准备让秦青还价。

    秦青张嘴:“好……”

    “这么贵我们不要了!”表哥抢话!给秦青使眼色。

    男人松了口气,“最低九千……九!再低不卖了!”

    “就便宜一百!你也太黑了!”表哥还要再杀价,秦青点头了,“九千九,这个价格好。”比一万好,一万太满,九千九差一点,刚刚好。她怕价格再变,掏出手机说:“支付宝转账可以吗?”

    男人说:“可以,微信也行。”做生意嘛,支付手段越多财路越广。

    秦青转了九千九给男人,拿上刀。男人随手在地上拾了个儿童□□的包装盒给她装上,心头一轻。

    终于把这晦气的刀给送出去了!他当时要送给那个大师的,结果大师不要!

    秦青摸摸刀,听男人抱怨,想开口又闭上了。

    她觉得不是那大师不要,估计是想在这家再养养刀。只怕过上几年,就该来“收”刀了。因为看这男人的样子,也是巴不得把这刀给送出门去的。

    男人把三人送出去,秦青心满意足准备走,表哥大马金刀的在店里坐下了,说:“这菜怎么还不上啊!”

    司雨寒也坐下了,拉秦青:“吃完再走,让他送咱们。”

    秦青:“……我想早点走。”施教授那边还等这把刀呢。

    司雨寒小声说:“没车。公车要一小时以后才来,我看过手机了。吃饭最多半小时,吃完让他送。”指她表哥。

    那个招呼他们的阿姨刚给开车来的客人装好十只鸡,回来说:“你不回来菜怎么能上桌?上桌不就凉了吗?一直给你放火上呢!赶紧吃完给我滚蛋!”说话间刚才那个男人把菜就给他们端上来了,“吃吧,吃吧,不用掏钱!”

    “什么不用掏钱?”阿姨刚要发火,男人拉住她说了两句,她看了眼秦青,突然笑得特别灿烂的说:“妹子吃什么?米饭、面条、大饼都有!”

    秦青:“……”

    说实话,肚子早饿扁了。

    风卷残云般的吃完才花了十五分钟,吃太急肚子都是撑的。

    吃完,司雨寒催表哥去借个有牌的车再借个证好送她们回去,秦青犹豫了一下,劝男人去医院查查身体,不过她换了种说法:“我把刀带走后,你应该是不会再生病了——就算有病,也能治好。如果真发现瘤子了,肯定不是恶性的,而是良性的。你去医院看一看,看我说得对不对。”

    这么神棍,男人还在犹豫,那个阿姨已经推着他说:“去看看!去看看!是良的就早点切了!”

    “我还未必有呢!”男人发火。

    “去看看不就行了!”阿姨也喊起来。

    最后男人决定去医院,结果他胃里还真有个瘤子,开腹后医生见不大顺手就给他切了,切片检查后是良性的。男人想起秦青的话,信心百倍的治疗,配合医生遵医嘱吃药,不到半年就恢复了,三年后未见复发,成了医院早发现早治疗的一则成功案例。男人听医生说他很幸运,愈后良好很难得,跟老婆悄悄说:“人都说了,我肯定没事!看,果然没事吧?”

    这边,秦青看这两个吵起来了,赶紧劝,司雨寒也劝,对男人说:“阿姨也是为你好。”再对阿姨说,“您别急。”再对男人说,“你看阿姨都急了,快劝劝。”

    男人推了那个阿姨一把,“嚷嚷什么?”

    司雨寒眼睛都瞪大了,这叫劝?!

    秦青看出不对来,拉司雨寒,小声说:“他们……是母子?”

    司雨寒赶紧小声说:“是夫妻!”

    秦青的眼睛也瞪大了,阿姨看起来六十多,男人看起来才三十几岁的样子啊!

    司雨寒又小声加了一句:“我记得这家店,女的比男的小四岁。”

    差了一辈人了!

    那对“夫妻”已经不吵了,男人回去杀鸡,女的继续笑脸迎人的卖烧鸡、点单、端菜、收拾餐桌、收钱,偶尔厨房忙不过来她还要进去炒菜、刷碗、盛饭。

    怪不得看起来差了一辈人,这是太累了啊。

    表哥借了辆老年电动助动车,不需要证,不需要车牌。秦青和司雨寒坐上都担心这车跑不了一个来回趴路上,表哥一点不担心晚上回不了家,兴高采烈的:“我把你们送回去后正好去网吧包个夜!”

    司雨寒懂,小声跟秦青说:“网线的头在我叔的屋,晚上我叔一睡觉就把钱拔了,不让他上。”

    怪不得跟出笼的鸡似的欢腾。

    秦青和司雨寒到学校门口看到表哥迫不及待的奔向网吧,两人也分手了。秦青还要去医院。

    医院里,施教授还是老样子。她早上走时什么样,现在回来他还是什么样。师母神色疲惫,见秦青来了还说:“你这孩子怎么又来了?刚回寝室睡觉了没有?看你眼圈这么重,肯定没睡。快回去,今晚早点睡。”

    “教授怎么样?”

    师母给她倒水拿水果,说:“挺好的,体温没升高,就是一直没醒在睡觉,医生说晚上再不醒就给他下胃管,人不能一直不吃东西,该得胃病了,怕他犯胃炎。”

    上午来了两个年轻老师,师母怕他们照顾不好施教授就一直拦着他们,结果这两人就说帮师母打扫家里的卫生,给施教授洗衣服,买菜,就是不让师母来回跑了。

    这样也挺好的,师母说:“这我就省事了,给他们写了单子,看帮我买什么菜都写好了。”她看看时间也快到下午四点了,她说:“青青,要是你不走,你能不能在这里看一会儿,我回去做饭。”

    “可以,可以!”秦青正发愁怎么把刀拿出来!

    等师母走后,秦青特意先去护士站问了下一回量体温是什么时候,护士说是一个小时后,她来之前刚量过。而施教授的水还有三个小时才挂完!

    秦青回病房把门锁上,拿出三个粘勾粘在施教授头顶正中央的墙上,然后把刀拿出来,用绵绳一绑,挂在粘勾上。

    悬刀于颈。

    将刀刃冲下,悬于头顶,是有铡刀之意的。

    此刀是凶刃,锤煅九遍,又于正位,童男身-下,阴藏数年,一经现世,便是它大展凶威之时!

    它生来无鞘——菜刀嘛,就没有什么能再盖得住它的刀锋。

    秦青原本站在施教授床边,站一会儿受不了,站在窗户底下的太阳地里。如果眼前的一切可以具现化,就能看到凶刀的刀影已经把整个房间占满了。

    而石莲台的煞气再厉害,它也没有刃。

    对秦青来说,那就是石莲台的煞气凶?找个更凶的,把你给吓走!

    一山不容二虎嘛。

    有她在的地方,没有第二个鬼敢靠近。

    有这刀在的地方,什么煞气都要逃走的。

    代玉生看到天空中现出巨大的黑洞,仔细一看,原来是天尽头,乌云卷成巨大的漩涡,激荡之下,云彩散开,刚才的狂风像假的一样,突然消失了。

    天渐渐放晴了,虽然仍是阴的,没有出太阳,但好歹也没有云了。

    代玉生松了口气。看来还是那个学生比这个学生靠得住。

    “只刮风不下雨,怪天气!”施无为在旁边说,他刚才看天色变了就好奇的过来看。

    代玉生阴森森的看着他:“……你抄完了?”

    施无为:“抄……抄完了。”

    代玉生从讲台上拿出一本书拍在他桌上:“继续抄。”

    施无为:TAT

    “教授!你醒了?”秦青惊喜的喊,立刻伸手按护士铃通知医生!

    还不到一小时,刚四十五分钟,教授就醒了!

    施无为茫然的睁开眼,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觉得手指,特别是握笔的指头,酸疼酸疼的。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