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27章 人死如灯灭

第227章 人死如灯灭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陆西仁的死太突然了。

    他们住的地方都是私人开的小超市,但沿着大路走上十分钟有一家加油站,那里开了个711,虽然跟小超市卖的东西差不多,但那里干净又漂亮,他们很喜欢在那里买东西。

    陆西仁就是去那家711买包烟,结果出来的时候,一辆大货车倒车拐弯,因货物堆得太高后照镜不起作用,那个地方又有坡度,上下有落差,而陆西仁不知为什么在那里站住了脚,听加油站的员工说,他站住点烟,结果就那么一下子,人就滚到车轮底下去了。

    虽然司机感觉到不对立刻刹车,可几吨的重量从人身上过去,从车底下把人拖出来时已经没气了。

    “怎么会这样啊!”晓北望眼泪都下来了,扯着哭腔问:“是不是他们说谎了?有没有监控?找人没有?”

    那边说:“找了监控,跟司机说的差不多,他就那么滚进去,刹车也刹不及啊,刹车时可能已经不行了。”

    晓北望放下电话,坐在床沿发呆。司妈妈做好菜端出来看他还不出来,进屋一看,孩子抹泪呢,赶紧问怎么了,听说后司妈妈也坐下了,“怎么这么突然?”陆西仁这个孩子她记得,挺小的一个孩子,怎么就出了这种事?“那他父母可怎么办啊?还不哭死了?”

    司妈妈看晓北望眼圈泛红,拍拍他的肩说:“你有心就到时去看看,唉。”

    晓北望点点头,抹一把脸,垂着头。

    司妈妈趁机说:“你昨天出事,你看家里多着急?你们这些孩子平时多记着点家里,不要太马虎,出了事,伤心的还是家里人。”

    晓北望嗯了声,司妈妈拖他起来:“行了,别哭了,出去吧。”

    把他拉到餐厅,给他拿了双筷子,又拿了罐啤酒,让他先就着吃。晓北望捧着饭碗被热气一蒸,放下碗呜呜哭起来。

    司雨寒刚好进门,听到哭声过来,惊讶的扶住晓北望,对司妈妈做口型:怎么了?

    司妈妈让她进厨房,她轻手轻脚的过去,司妈妈小声跟她说:“你还记得陆西仁不记得?”

    “记得,西瓜。”司雨寒看向哭得抬不起来头的晓北望,“他怎么了?”

    司妈妈感叹的摸摸女儿的脑袋,“出了意外,人没了。”

    司雨寒瞠目结舌,人都结巴了:“怎、怎么搞的?”她想起晓北望常跟陆西仁一起玩,倒抽一口冷气,比了下晓北望,做口型:他们一起做了什么?!

    司妈妈见她误会,赶紧解释。

    “车祸,意外,哦。”那就好。

    司雨寒松了口气。

    司妈妈:“你去安慰安慰他。”

    司雨寒坐到晓北望身边,他哭得一脸鼻涕眼泪,还知道丑,盖住脸不让司雨寒看。

    “给。”她拿给他一盒餐巾纸。

    “谢谢。”他哽咽道,抽了一大把纸糊到脸上,稀里糊涂把脸擦干净,擦得脸红通通的,剩下的眼睛也哭红了,鼻子尖也是红的。

    他两手握住餐巾纸成一个拳头,隐隐发抖。

    “他之前还找我。”晓北望沙哑的说,“我没理他。”话音未落,嘴又一扁,眼泪接着往下掉。

    司雨寒代入了一下自己,叹了口气,温柔的对晓北望说:“你也不想这样啊,别怪自己了。”

    结果等奶奶来的时候,晓北望还是没恢复过来,连饭都不想吃了,就吃了半碗就放下了。奶奶又折腾着给他冲甜鸡蛋水,司雨寒赶紧躲回房间,怕也有她的份。

    晓北望被奶奶缠得只得喝了一碗鸡蛋水,自己坐房间里想半天,握着手机去敲司雨寒的门了。

    “找我什么事?”司雨寒关掉音箱问,看他还回身关上门,更好奇了。

    晓北望握着手机坐到床上,对着司雨寒半天不说话。

    “你有话就说啊。这么看着人怪吓人的。”司雨寒瞪他。

    晓北望把手机给她,转头埋到被子里去了。

    司雨寒接过手机踢了他一脚,“让我看什么?”

    “你打开微信,看里面的消息。”晓北望说。

    微信里有未读语音消息,司雨寒不知道是什么,随手打开了一个,陆西仁刻意压低的声音就传出来了。

    “你真没看到?就在你旁边。”

    司雨寒吓得一抖,甩手就把手机扔回给晓北望了。

    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突然在手机里说话!这也太吓人了!

    晓北望被手机砸了一下坐起来,两人互相看看,两人的脸都吓白了。

    司雨寒的心吓得一阵跳,她捂住心口,指着手机问他:“……他跟你说什么?他问你什么?什么看见没看见?”

    晓北望小声说:“……他说当时我旁边还有个人。”

    这下,司雨寒都觉得发毛了,她不自觉的也压低声音:“什么时候跟你说的?你……”她惊惧的盯着晓北望,慢慢站起来:“你……背后有人?”

    晓北望被她这句话吓得从床上蹦起来,连忙往背后看,反应过来后急得小声说:“才没有!!他说……他说他看到了,可我没看到啊!我什么都没看到!再说他说的也不是……不是我!是、是他看到一个人,问我看到没有!我说没有!”

    他说的乱七八糟的,司雨寒也领会精神了,问:“他是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就今天。”

    “那他是什么时候看到的?”

    “昨天晚上……”晓北望打了个哆嗦。

    司雨寒想起来了!不敢大叫,压低声凶恶的对他喊:“昨晚你们去高速路口招魂时他看到的?!”

    晓北望苦着脸赶紧点头。

    本来他是不信的,可陆西仁突然死了,他自然就害怕起来了。

    兄妹两人面面相觑。

    司雨寒在床前绕圈,晓北望看着她,小声说:“你那个同学,上次那个,能不能问问她?”

    司雨寒暗暗瞪他一眼,说:“问是能问,就是……”太丢人了!

    晓北望说:“我知道行情,上回四姑驱鬼花了八万,我给他十万!”

    “你哪有十万?!”司雨寒瞪他,再说四姑那次不是驱鬼,因为四姑父学人炒美国大豆,赔了五百多万,四姑说家里有穷鬼,霉神,找跳大神的来驱穷鬼。

    这跟秦青根本不是一回事。

    晓北望压低声,“我手里有二十多万……”

    司雨寒明白过来,指他:“你藏小金库!”

    晓北望虽然平时看着像个拆二代,一身名牌,还有跑车,花钱很凶,其实全是面子,他身上是没有钱的。这个他妈管得很严,买衣服鞋手机车,这都舍得花,但平时去个美容院都要跟他妈一块去,两人一起做头。

    所以这二十万不知是他怎么存下来的。

    晓北望连忙“嘘——”她,让她小点声,还小心翼翼的回头看门,然后告诉司雨寒,他跟修车行有交易,他带车去保养,让他们要高点,然后喊他爸来刷卡,回头修车行再把多的钱提现给他。

    另外,他还把他妈给他买的衣服什么的去卖二手,很辛苦才存下这笔钱的。

    “我有钱付,能不能让你同学给我看看?”晓北望可怜巴巴的说。

    司雨寒有把握秦青不要钱也会帮忙看,而且一定能解决这件事!她对秦青的信心是很足的!

    但她却装做犹豫的样子啧啧半天,转来转去,把晓北望给吓得越来越惊慌失措后,才跟宣布死刑一样摇头,“可能……不太行……”

    晓北望吓得脸都又白了三分,带着哭腔说:“怎么不行?你求求她,你们不是同学吗?”

    司雨寒遗憾的看着他,说:“你说要带我们去的时候我就跟她提了,你知道,这种事都讲一个因果,她修的道也讲究这个,你们这算是自己找死……所以,你看这……”

    晓北望真要被吓死了,也后悔死了,你说他当时干嘛要去玩这个?他当时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如果是平时,他一定能发现司雨寒在唬他,可现在他早就六神无主了,不但没发现,还自己把自己吓得半死。

    司雨寒握着手机,说:“我给我同学打个电话,不保证一定有用,你要有心理准备。”

    晓北望看着她打电话,就像他的生死都取决于这个电话了。

    电话嘟了两声,接通了。

    晓北望屏住呼吸。

    司雨寒跟平时一样:“青青,在干嘛?吃饭了吗?哦,我有事找你,就是我哥,他跟他朋友去蹲高速,就是昨天晚上,然后我哥不是磕着头送到医院了吗?今天下午他听说,昨天晚上一起去的一个人,出了意外……”

    “意外?”秦青放下手里的书,“人怎么样?”

    听到人死了,她就认真了三分。

    “那我去见见你哥?”让她看一眼,大概就能分清是不是有东西跟着他了。

    司雨寒连忙道谢,“要不这样,我带我哥回学校吧,你在学校吧?”

    “我在。”秦青看了看时间,“那行,你带你哥过来吧,实在害怕,晚上咱们去图书馆包夜。”

    司雨寒停了一下,小声说:“青青,那个人死之前跟我哥说,他看到有个人……我哥却没看到,你说这会不会是……”

    秦青,“我先看看你哥,他身上要是没有,再说其他的。”

    “好。”司雨寒挂掉电话,晓北望正殷切的望着她。“我带你回学校吧,你现在不晕了吧?”

    晓北望立刻说,“早就不晕了,下午就好了。那我们现在就走?”

    司雨寒说:“走吧,到那儿了让我同学给你看看。”

    “好,好。”晓北望跟司雨寒商量了一下,决定两人分开走,他先下楼,司雨寒再说回学校,然后两人在车站见面,等坐上车后,他再打电话回家说出去转转,不然这么晚,家里该不让他出去了。

    司雨寒是觉得让秦青这么晚过来不好跟家里解释,道:“就这么办吧。你就说你下楼买烟。”

    兄妹两人商量好之后,依计行事,十分钟后就在车站碰面了,恰好有车,两人上了车,晓北望坐下来才打电话回家,说碰上朋友了,出去玩了,不等那边奶奶发火喊他回家就把电话挂了,反正他以前也常这样,要不是家里有钱后把住钱不给他,车他也开不走,他还是老样子。

    司雨寒看他这样就想摇头,她想借这件事吓住他,让他改改毛病,省得天天惹事。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