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31章 死亡山村

第231章 死亡山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不开玩笑,晓北望吓尿了。

    但,多亏了这条街是著名的商业街,周围还有好几个学校,虽然已经十二点了,但路上行人还很多,时常经过这里的车辆也早就被满街乱窜的学生给“训练”得差不多了,再加上这辆车保养得不坏,司机早在看到路边有一对年轻的男女在打闹时就放慢了速度,所以突发意外,他也及时把车刹住了。

    然后吓出一身冷汗。

    周围的人也在几分钟后才反应过来,由于碰瓷文化的横行,所以一开始众人只是观望,窃窃私语,没有上前管闲事。这就给那个男生和他的前女友逃跑的机会。

    等司机回过神来,趋动僵硬的双腿下车,远远站着观望的问晓北望:“……摔着了?起不来?”

    他保证这车没撞上去!行车记录仪做证!

    晓北望还在呆滞中,司机手忙脚乱的先打110,再打120,再给保险公司打电话,再通知家人。几个电话打下来,晓北望反应过来了,可他还是吓僵了,双手在身上乱摸。

    司机还是不敢靠近,离得足有七八米远,只敢远远的盯着他。

    晓北望发现自己四肢俱全,虽然摔了个大马趴,但在车轮底下逃出了一条命,赶紧从脖子里抓住奶奶给请的金观音握在手里拜了拜。

    此时警察先到了,120也闪着灯来了,司机赶紧上前给警察说:“就是那里,他扑到我车前了!我没撞着他!”

    “别紧张,冷静点,有话去队里说。”警察说。

    另一个警察去看晓北望,弯腰问他:“还行吗?能站起来吗?”

    急救人员也提着救护箱和单架问他,“感觉怎么样?”

    晓北望扶住头:“有点晃……”

    司机躲在警察身后,一个劲解释:“没撞着,真没撞着!”

    晓北望自己却不记得有没有被汽车亲吻,那一瞬间太快,就记得车灯一下子冲到眼前,亮得刺眼。

    急救人员给他量血压,检查伤口,发现两手手掌都擦破一层皮,右手手掌血呼呼的,皮半掉不掉的卷在掌心。左腿大腿和小腿外侧均有擦伤,右腿小腿内侧有擦伤,其他部位未见伤口。看眼睛、神态、说话都算正常,应该没大事。

    警察把两方带开询问,倒是觉得这事主两边都挺冷静的,见晓北望说不清当时的情况,这也正常,被撞的时候一般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被撞了还是没被撞,是从哪个方向被撞,什么地方被撞,这都要检查后才能定论。

    看晓北望年纪不大,就问他要家人的电话。

    那边司机是一开始吓糊涂了,跟警察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一重要情况:“对了!当时是有人跟他打架,把他给推到车道上的!”

    这倒确实很重要!

    这个警察给那个警察说了一下,询问晓北望的警察就问:“你刚才跟谁在一起?”

    晓北望也想起来了,“有人推我!”

    司妈妈二半夜被电话叫醒了,一听就吓呆了,因为打电话的是警察:“旺旺出车祸?!”

    “人没事,司机及时刹车,没撞上去,他父母能通知到吗?”

    晓北望的爹妈肯定是没办法过来的,太远,司妈妈只能再辛苦一回了,一边出门一边在心里抱怨:幸好她生的是个闺女!男孩真是太会惹事了!

    晓北望没事,在现场还有点迷糊,到了医院就清醒了,司妈妈到了以后见他没事还要去交警队,还有派出所的人,毕竟有推人这回事肯定就不能算是单纯的交通意外了。问题是晓北望跟那几个人也不熟,就知道一个电话一个名字,他报了名字电话后,从交警队出来也快天亮了,司妈妈要带他回家休息,“然后让你爸来接你!”司妈妈生气了,她不管了,谁的儿子谁管!

    晓北望:“我不。”

    “不什么?那你去哪儿?医院?”司妈妈问。

    晓北望说了一个在司妈妈看起来很不可思议的选择:“我去找妹妹!”

    “找你妹干嘛?她还要上课。”司妈妈不解。

    因为晓北望认为——这是鬼找上他了!他没死是命大!所以他不敢回家:金娇是在家里死的;他也不敢去别的地方,这大街上哪哪都有车,随便一辆车都能撞死他。

    说是去找司雨寒,其实他是想找秦青。

    他决定就长在秦青身边了!

    司妈妈拉不动他,一不留神就被这大男孩给跑了,明明昨晚上还出了车祸!眼看着晓北望跑远坐上一辆出租不见人影了,只好气急败坏的给司雨寒发信息,再打电话回家大怒:“晓强!!把你儿子接回家去!!”

    晓北望坐上车到杉誉大学时才六点多,司雨寒还没起床,手机都没开,他倒是找到女生寝室了,可惜进不来,只好在楼下当门神。

    等司雨寒七点多起来时,走廊里已经到处都有人在说“有个男孩一早就来站岗了”

    “就在楼下”

    “不知道是找谁?”

    “分手了?”

    秦青刷牙洗脸完毕出来,司雨寒黑着脸冲进来,拿上包给她说:“帮我请个假。”

    “你干嘛?”秦青说,看她像风一样来了又走,“你不上课了?”

    司雨寒站在门口,深深呼吸:“晓北望那傻X来了!”

    刚出了个车祸,不在家里好好休息,跑来找她了。找她也就算了,竟然是想一天到晚跟着秦青当保护神!

    这也太扯了!

    司雨寒不是不能理解他的想法,但这样做太蠢了!都过去多长时间了?他怎么就陷在被鬼索命这件事上出不来了?退一万步说,真有鬼索命,那找上他干什么?他跟巴南的车祸又没关系?

    司雨寒气冲冲的说完,秦青笑了,说:“他要想跟着也行啊,反正我今天会在小图书馆待一天,让他来吧。”

    晓北望就屁颠颠的真的当了跟屁虫,第一天装备不足只带了手机,连充电器、充电宝都没拿,只好借司雨寒的用,手机品牌一样就是这点好。第二天他就带齐东西,跟秦青一起蹲图书馆了。就连晚上,也是在学校男生寝室找了个地方住,他也厉害,竟然能在常玩的网游上悬赏杉誉大学男生寝室床位。

    秦青佩服不已,对司雨寒说:“你表哥可以啊,很机智嘛。”她一直以为这男生是个有点二的人呢。

    司雨寒哼了声:“他在网游里是出了名的。”人民币土豪。

    这么蹲了一星期后,晓北望开始相信自己真是平安无事了。

    秦青这一周也因为他的“督促”,真把论文写了大半,不觉神清气爽。听晓北望说愿意回家了,她在这一周让人家请了不少客,决定送佛送到西,说:“我送你一程。”

    “真的?”晓北望笑咧了嘴,他只要不炫就是个普通的人了,“那可太感谢了!”

    晓北望的家乡还是老样子,大白天的,村里也静得很。年轻人都在外面玩,男人这个时间都在家里睡觉,昨晚大多是通宵打牌。

    从村口一路进去,连狗叫都没有。

    晓北望叫的出租车在路口放下他们就走了,三人是走路进去的。

    “到我家,叫菜来吃吧?也懒得出去了。然后让我爸开车送你们,我爸开车没事。”晓北望说,他短时间内不会再摸方向盘了。

    秦青眼神好,远远的看到一家门口摆着一群很漂亮很逼真的模特,穿得全是三点,个个胸大腰细。

    她好笑的跟司雨寒说:“门口排这种模特干什么?太难看了。”主要是模特们都太肉-欲了。

    司雨寒的眼睛却瞪大了,她一拉晓北望,他的眼神也不对了。

    两人放慢脚步,死死盯着那一群靠在墙上的模特,然后突然又加快脚步往里走。秦青此时也发现不对了,轻轻拉一下司雨寒:“怎么回事?”

    司雨寒小声解释:“那是要烧的。”她舔了下嘴唇,紧张的说,“烧的纸人。”

    说是纸人,秦青就懂了,没想到现在的纸人做得这么逼真。

    可再往里走,越来越不对了,司雨寒紧紧拉住秦青,最后三人几乎是小跑起来。

    秦青发现他们路过的地方,一路走来,有七-八家门口都放着这种纸扎的东西。有一家门口扎的纸人是穿对襟衣服的,这就是比较明显的纸人了;还有扎的花山、元宝塔、宝车等等。

    一周多的时间这个村里死了这么多人?!

    这下,真的不对头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