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44章 兜兜转转

第244章 兜兜转转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黄久大师,是有百度百科的。上面有查水表所需的一切资料。

    白真真以为此事不说难如上青天,至少也要付出学渣考清华北大的努力才行,没想到难易度就跟去街口买碗凉面差不多。

    ——因为百科上还有黄久大师工作室的电话传真与地址。

    秦青发出疑问:“是真的吗?”

    理所当然。这么容易到手的消息肯定有水分。

    白真真说:“我去探探。”

    “你去的话不太好吧?”秦青担心白真真会暴露。

    白真真却觉得这些高人眼界都高出地平线,一般二般的不会认出她来。秦青让她先打个电话,不是有电话吗?

    白真真拨了电话,对面很快接通了,一个标准五星酒店前台的轻柔女声在自报家门后问白真真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有什么事要求见大师?

    白真真试探着说:“我想问姻缘可以吗?”

    “可以啊可以。”轻柔女声说,“最近刚好有个学习会,您要参加吗?”

    白真真问这个学习会是干嘛使的,轻柔女声答是为了开发自身潜力,提高个人素质,走上人生颠峰,在学习过一段时间之后,有慧根的同学就可以沟通宇宙(?)。

    白真真有一瞬间想挂电话,因为对面听起来骗意十足。可想到小青,她又撑着问了两句:“参加这个学习会有什么要求没?”

    “需要交纳入会费9999元。”

    白真真之前认为这是骗子,听到这个价格后反倒说:“我可以预约一个名额吗?”

    她觉得这要么是真货,要么是个大骗子。只有真货才有底气这么骗人。两相综合,这个学习会肯定是骗子开的就对了。总之,值得一试。

    秦青道:“我也去。”她倒觉得在这学习会说不定真能找到黄久。

    听说交钱就能去听,她就不由得心里痒痒,而黄久在百度百科上写的资料也很能唬人,什么中国如今玄学第一人,国学瑰宝,硕果仅存……把黄久说成活化石了。这么珍贵,必须要去见一见。

    见不到真人,看看拿他的名字招摇撞骗的地方也不坏。

    真名有灵。在做坏事时回避真名是所有人深植在潜意识里的,正是因为真名有灵,不忍让它有所污损,有时人对真名的爱护更甚于性命。

    秦青在有的书中看到说这是因为真名关系着人的灵魂。

    所以,这家搞这骗钱的学习会敢拿黄久的名字当招牌,肯定跟黄久有关系。还是黄久愿意忍受污损真名的关系。

    所以两人各交了9999块钱,拿上身份证就参加学习会去了。

    秦青与白真真是特意分开进去的,但在拿到座位排号时却发现两人竟然是前后排,这是巧合?

    秦青摸着在门口抽签抽到的座位号。

    其实,这个抽签就是一次卜。

    看来这个学习会的真假不说,办学习会的人是有些道行的。

    她跟白真真发了短信,两人约定就算碰到也要装不认识。

    学习会在一个超级大的会议厅举行,像开人-代-会那么大的会议厅,参会者少说也有几千人。而出乎人意识之外的,参加学习会的什么人都有。

    有好像是菜市场买菜的老大娘,提着个买菜兜就来了。

    也有夹着真皮钱包的土大款,腆着怀胎八月的肚子,吃得脑满肠肥,一起来先呼朋引伴,或与远处的人招手,千山万水也要涉过去紧紧握个手不放开;或找到座位后团团做揖,给周围的人散名片。

    前者估计是第一次来,后者应该是来过几回,知道抽签的玄机。

    秦青开始觉得这个学习会办得有意思了,别的不说,如果你知道抽签坐到你身边的人可能跟你有很深的联系,这也算是给人生开了个小挂啊。做生意的,做官的,哪怕是普通人,谁嫌朋友多呢?

    学习会没开始前,会场内已经是热闹非凡了。

    等到十一点三刻,一个身高一米七以上,体重肯定不超过八十斤的韩国版美女上台,温柔可亲的对大家说:“今天的学习会,是由黄久先生的大弟,黄长先生为大家讲解。”

    底下响起如山般的掌声!

    一个称得上是鹤发童颜的瘦瘦的老先生缓缓迈步走进来,获得了巨星般的待遇!

    ——瞬间有十几个人上前要扶他!

    其中有四五十岁的,有六七十岁的,也有二三十岁的。有男有女,个个拿着春运抢票的气势扑上去,十几只手伸出来要扶这位老先生。

    老先生含笑摆手,不让他们扶。

    她觉得黄先生是怕这些人把他撕了。

    秦青听到前面有个男的激动的说:“黄先生就是这么谦虚!”

    ……

    秦青是抱着学习学习的心态来的,但到目前为止,她觉得上面这个人应该只是个普通人了。

    因为有本事的,绝不敢这么招摇。

    就比如她就绝不敢把自己有阴阳眼,能见鬼通阴的事说出去,更别提办这种学习会了。

    ——这么做她早没命了。

    哪怕出于惜命的目的,就算爱财好名,她也会隐在暗处……

    秦青再看一眼台上的黄长,心里懂了,他就是黄久找来的“替身”啊。为了在俗世中邀名取利,所以找了这么一个人。

    这个学习会没什么好听的了,再听下去也只是看巨星和粉丝见面会而已。

    秦青借口方便,从学习会上退了出去。

    她给白真真发了短信,告诉她这个学习会的目的,问她走不走。

    白真真想要听完,她想等结束后,看能不能跟黄长说句话。

    秦青走出会议室,门口站着的两个韩式美女看到她就走过来,贴身服务,显然是不会放她一个人乱走的。

    秦青说有急事,直接坐电梯下去了。这幢楼都是姓黄的,不过有几层租出去了,八楼有间咖啡厅,她就到这里坐着等白真真。

    咖啡厅还是普通的咖啡厅,秦青转了一圈,以她有限的风水知识来看,咖啡厅确实经过了一些风水设计,但都没什么出奇的地方。风水说白了是借真风真水成自身之势,这水泥造的大楼里能有什么真风水?哄人玩而已。

    秦青叫了杯咖啡,掏出手机开始刷游戏。

    这时不远处一个染了一头白毛的年轻型男正在跟人说话,大约是说完了,起身握手准备告辞,一眼看到坐在那里的秦青,眼睛顿时就发亮了!

    立刻身边的人也懒得再敷衍,草草说了句:“那以后有空再找你啊。”话音未落,拔腿就走。

    “马先生?”黄平好不容易抓住一只大财主打算发展成徒弟,而且这财主有钱又有势,他都设好套,看起来也有七-八成准了,怎么看这财主是要跑啊?

    他往财主拔脚奔去的地方望了一眼,见是一个临窗而坐的年轻女孩,心这才放下去了。这是去泡妞啊,那就不用担心了。

    马文才走近三米之内,秦青就抬头了,她觉得这人气息很熟,盯着马文才……不认识,可这人身上的气明显有一分是她的。

    熟人。但不记得名字了。

    所以她笑了一下。

    马文才激动了,特别客气的坐下来,有些拘促的说:“见到您真是太幸运了……我觉得这就是缘份啊。”

    来倒水的服务员看了眼这明显的壕,再看了眼旁边这普通的女生,心道:真有霸道土壕爱上我啊!我又相信爱情了!

    秦青还是想不起来这是谁,只好等他说出来意。

    马文才却觉得此地不是谈话的地方,何况他也需要准备准备,更慎重的见秦青。他道:“秦小姐,两年前我曾受过您的照顾,受益非浅!我家认识的一个朋友,家里出了点事,已经是焦头烂额了,您看如果您有时间,我们详细说一说?”

    秦青想了下,摇了摇头。

    马文才不敢勉强她,上回就被她那手一搭,阴寒入骨,到今年四十度的高温天他都不出汗的。而且人还特别清心寡欲了,这两年连个女朋友都没交,他父母都觉得他改邪归正,终于长大了,老怀甚慰!

    天知道他是很想找女生玩的!可是!有心无力啊!抱着妹子却心如止水,这种痛苦滋味别提多难受了。幸好还有哥们陪他。

    所以马文才看到她摇头也不敢多说,又怕她赶人,正好服务员看到这桌的谈话似乎陷入僵局,立刻贴心的送上饮料和附赠的小蛋糕。

    马文才不由得给了服务员欣赏的一瞥,有眼色!

    附赠的蛋糕长得可爱玲珑,女孩子吃了绝不会有心理负担。在秦青品尝蛋糕的时候,马文才想到柳意浓说过秦小姐救他弟弟一分没要的事,马上想到了突破点。

    “其实那户人家也不是什么好人。”马文才叹了口气,“虽然在法律上没有他们的责任,但是也搜刮了一户的民脂民膏。”

    秦青扫了他一眼,能用民脂民膏这种形容,官家的?她见过的二代不多……突然间灵光一闪,她想起这个人是谁了!就是白真真的前男友,被小青缠过的那个。

    马文才:“他的第一个前妻跟他结婚一年就离了,第二个前妻给他生了儿子,就是我那小侄子……”他啧了一声,“我那小侄子可真不像他爹!是个好孩子啊……”

    “他的第二个前妻离婚时想要儿子,他把孩子送出国旅行去了,等办完离婚才接回来。也就前两年才又结了一次婚,这回这个可算是治住他了,人长得美,脾气还坏,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亲戚扯后腿。”其实本来他们这些旁观的人都在看戏,没想到后面却越来越严重了。

    先是三老婆毁了容,不知是什么原因,整张脸都烂了。三老婆非说是继子弄的,这个男人就把三老婆送到疗养院去,让儿子去住校。结果那天三老婆跑出来回了家,儿子也恰好在家,三老婆就追打继子,两个保姆都没拦住,小男孩从楼梯上摔下来她还接着打。

    “现在小孩子在医院住着。”马文才摸烟想抽,又忍住,把烟给攥在手心里揉成了渣,“医生说……有很大可能会成植物人……”脑中有几处有血块,开颅的危险太大,只能等它慢慢吸收。

    马文才对这个小男孩有点同病相怜的意思,如果不是他生的时候好,能当个独生子女,家里也算管得严,不然这小男孩的遭遇未尝他就没机会试一试。

    “他父母造得孽,都由他们去还,我就想请秦小姐出手帮一帮这小孩。”马文才诚恳的说。

    秦青听完这个故事,说:“孩子在哪家医院?”

    马文才闻之大喜过望!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