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46章 想作死吗

第246章 想作死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在车上,柳意浓担任了节目主持人,负责介绍一下今天的主人家。

    主人家是做塑料产品起家的,姓钱,叫钱丰,名实相符,家资颇巨。由于他自己是富一代,有种天下老子第一的霸气。

    “这人的毛病不少,什么都要最大的,一会儿让你们看看!”柳意浓俏皮的眨眨眼。

    进了别墅区,远远的就能看到天空中浮着一个热气球(?)

    秦青把头伸出车窗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广告?”她提出一个最有可能的可能。

    不过转念一想,谁家这么大手笔在别墅区做广告?这里有广告位出租吗?还放热气球?

    柳意浓摇摇头,说:“他儿子进医院后,他说他儿子以前跟他要过一个热气球,想挂在屋顶试试飞屋环游记现实版,他没答应。儿子进医院后,他就在屋顶上挂了这么个东西,还给物业交了钱什么的。”

    汽车渐渐走近,热气球显得越来越大,都快把底下的房子给盖住了。

    “他买的是个最大的。”柳意浓道。

    如果说刚才听完小故事后,会对这个父亲产生一点点好感的话,等看到别墅门前停的两排汽车,以及里面的鼎沸人声后,好感就烟消云散了。

    “有多少人?”秦青问。

    “一百多吧。”柳意浓说。

    今晚别墅有请来专门的酒宴公司负责接待,门口迎宾泊车的小弟也是熟练工,一眼就认出了车牌号,远远的就看他用对讲通知屋里的人,等车停下来,两个西装革领的侍者上前打开车门,请四人下车。这时钱丰也从屋里快步出来,毫不客气的招手:“快进来!”

    别墅外的草坪上有不少人,奇装异服穿什么的都有,像柳意浓和马文才这样的竟然完全不显得奇怪。而方域穿的是休闲西装,秦青只是一套小香的成衣,连妆都是淡妆。不过两人身边各陪着一个柳意浓和马文才,确实没人敢小看。

    钱丰打量了几眼,见方域似乎也像个能做事的,秦青身边的马文才亦步亦趋小声给她介绍这里的人,就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二人。

    他笑眯眯的先招来侍者重新开瓶新酒,然后带着他们往里走,一边小声说:“二楼我开了局,是想上去玩玩还是在下面热闹热闹?”

    屋里倒不像草坪上那么挤,众人三三两两的各聚成一堆,有看到柳意浓和马文才的想过来打招呼,见他们都不想跟人说话,只好远远致意。

    钱丰冲一个女人示意了一下,这个女人立刻撇下其他客人过来,顺着他的示意跟在秦青身后。

    钱丰说完话看马文才和柳意浓,结果这两人和方域全看秦青。

    秦青说:“刚来,还都不认识人呢。”她去牵方域的手。

    马文才立刻说:“就是,我们刚来,先歇歇再上去。”

    柳意浓也笑眯眯的说:“吃的在哪儿?”

    钱丰竟然一下子看不透这路数了,难道今晚这个女生才是主角?她是哪家的?而且看起来她不是跟马公子和柳公子来的,而是跟她旁边这个男人来的。可是柳公子和马公子也没理这男的啊……

    钱丰笑着说:“那跟我来,桌上的东西摆了一会儿了,我让他们再做新的。”他给女人使了个眼色。

    女人不敢挤开马文才,绕过去对秦青亲热的笑着说:“这边,这边来。”

    秦青一点也不饿,借着去自助餐台的机会在大厅绕了一圈。这别墅确实非常漂亮,称得上金碧辉煌。

    马文才借着她看装饰灯的机会说:“这别墅漂亮吧?走,我带你转转。”说着就真像个卖房中介一样带着她把一楼的每个房间包括厕所都看了一遍。

    一楼没东西,秦青什么也没发现,得她示意,马文才深情的摸着楼梯扶手说,“这扶手漂亮吧?我跟你说,二楼好东西更多!”

    他们两人走在前面,柳意浓、方域、钱丰和那个女人一直跟在后面,这群最吸引眼球的人在一楼转的这么一大圈,到哪里都有一堆人盯着看。

    钱丰哭笑不得,都有点不知道马文才这是什么意思了。他就是想追女人,拿他的别墅炫耀又是什么路数?

    一群人这便拾阶而上,二楼里很多人都在等他们来开局,看人终于上来了,一下子出来好几个人:“马兄,等你等的望眼欲穿啊!”说笑着就过来想把人往屋里拉。

    马文才白过去一眼,“没空理你。”接着殷勤的带着秦青参观别墅。

    柳意浓上来笑着说:“他犯病呢,我们先玩。”他一伸手把钱丰给带走了。

    钱丰只好让那个女人跟着秦青招待,他跟这些人进去打牌。

    几人坐定,钱丰小声问柳意浓:“那男的,是保镖?”他觉得方域不像男朋友,要是男朋友,怎么能眼看着马文才这东西追自己女朋友呢?

    虽然马文才今天追女朋友的姿势比较清奇。

    柳意浓摇摇头,一副“我不愿多谈,你休要多问”的架势。

    钱丰不缺钱,有点点缺势,所以也不太敢追问,心想这别墅随便你们看,把地板掀了都行。

    转过二楼仍然没有收获,秦青指着三楼问:“三楼是……”

    那个女人刚想开口,马文才就说:“三楼是万万在住。”说着就带秦青往上走,那个女人是钱丰的新女友,特别让她过来在今天招待客人的,但她可不住这里。所以能上三楼一饱眼福也是有点小激动。

    刚才转过两层楼都没发现什么,马文才其实已经有点灰心了,他上三楼来是想拿几个小男孩的玩具回头给他送医院去。

    “就是这间吧?”他推开门,一下子就愣了。

    因为小男孩的床前摆着一尊巨大的佛像。

    佛像身着彩衣、金项圈、金臂钏、金腰带,十分华丽,与平时常见的佛像大不相同。

    马文才却一眼就认出来了,回头问那个女人:“这佛像不是放在楼下大厅的吗?”

    女人笑着说:“还不是他说这东西保佑人,让放到万万这屋来?”

    马文才笑了,转头想跟秦青说话,却看到她的脸色变了。

    秦青是吓怔了。

    浑身发毛!

    孟灵的佛像害得她一家家破人亡,这一尊……!

    马文才到底有些城府,他拦住秦青,对那个女人说:“转了这半天,送几杯果汁上来。”

    女人立刻说:“瞧我,疏忽了!马上来!”她转头就去打电话了。

    马文才携着秦青走出房间来到走廊,小声问她:“是这佛像?”

    秦青点头,没忍住问他:“能带走这佛像吗?”

    马文才点头,“我给柳意浓说一声。”

    他走开给柳意浓发消息,秦青过去跟方域站在一起,他一握她的手,发现她的手像冰一样凉,小声问她:“怎么了?”

    秦青摇摇头,靠着他说:“真想知道这东西有多少……”

    方域回头看了一眼,说:“我猜没多少。”

    秦青惊讶的看他。

    “不然,这世界早毁完了。能做这东西的匠师说不定就一两个,而他们也未必知道自己做出来的东西的能耐。”不然也不会流落到外面来了。要是有人知道自己能做出让人心想事成的佛像,还不待价而沽?

    秦青想了一下,还真是这个道理,这才松了口气。

    马文才发完消息过来说:“我也要去,打完牌就可以把这东西搬走了。你们是先走还是留下?”

    这话的言下之意就是想让他们先走。

    秦青和方域都听出来了。

    两人交换了个眼神。

    秦青说:“如果想把它安全的带走,带出去后第一件事就是用粪把它涂一遍。”

    当然,如果马文才和柳意浓想作死,她也拦不住。毕竟那个小男孩还有多少生机,连她都拿不准。

    “粪?”马文才做出一个恶心的鬼脸。

    秦青和方域直接下楼开车走了,在回市里的路上,方域问她:“他们会拿佛像干什么?”

    秦青托着腮说:“想作死的话,许个愿最快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还是有点少,对不起了,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