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49章 最无法拒绝的诱惑

第249章 最无法拒绝的诱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这是什么?”黄平指着放在地上的一颗古怪的巨大佛头问黄长。

    这颗佛头似乎被人故意扔到地上踩过,滚得到处是灰,还有擦蹭的痕迹。

    黄长和黄平因为要“代兄收徒”的关系,对各种宗教都有过深入的研究,他们还曾经打算自创一个宗教,把自家大哥说成是转世真佛,后来怕被查水表就打消了这个很有吸引力的念头。

    “路上捡的。”黄长把茶倒进茶杯中,端给黄平一杯。

    黄平看到茶几上摆着的功夫茶就知道黄长的心情很好,忍不住问:“路上捡的?”

    黄长笑得很高深,像个二流谋士,他高深莫测的喝着茶,让黄平去看这佛头,“看看,看看就懂了。”

    黄平蹲下对着这佛头细观。

    他刚才一进来就觉得这佛头古怪是有理由的。因为宗教佛头不管怎么雕,都有一个大概的标准,三庭五眼,都很规律。比如道教三清,五观可以很明显看出来比较“平”,单眼皮,小眼细长;而自唐朝传进中国的佛教中诸佛,却容易出现肿眼泡、虎眼、肥唇、大鼻头。如果是画像,则画道士要瘦,画佛要胖。

    而这颗佛头就不够“圆润”。而且它的五官不是左右对称的,一般的匠人雕刻时,并不要求他们一定要雕得像人,而佛像这种更是求全求完美,左右对称是最基本的美感要求。

    黄平更是在看到这个佛头的左右两个耳朵竟然长得不一样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这是……自身佛!!”黄平压低声,生怕别人听见,他还赶紧站起来左右张望,幸好这是在自己家别墅,保姆也不能到楼上来,就算这样,他的心还是狂跳起来,赶紧过去把门关上。

    黄长看他这样也忍不住笑了,不过他当时发现在路上随手捡到的佛头是自身佛时,也吓了一大跳,他本来只是看到这佛头被人捡在地上,沾染尘埃,想把它捡起来擦洗干净后找个妥善的地方安置,没料到会是自身佛。

    自身佛,指的是一些苦修士以自己为原型雕刻的佛像。他们为了修行,会刺瞎眼睛、刺聋耳朵、割掉舌头,甚至有更虔诚的会砍掉自己的双脚。他们住在屋檐下,渴饮雨水或地面水坑里的污水,只吃乞讨来的食物,一辈子不洗澡也不开口,只是不停的雕刻佛像以传教。

    用这种虔诚的方式奉献了生命的僧人,他们在死后就会成佛,而他们生前雕刻的佛像是他们留在人间的真身,所以为了让信徒能供奉自己,他们雕刻的佛像都是以自己为原型的,由于刺瞎了双目,他们雕刻时不能借助镜子,只能用手摸出自己的五官长相再雕出来,所以大部分自身佛的面目都很奇怪,少有的会格外传神。

    他们一辈子不需要钱财,所以雕刻出来的自身佛都会被信徒珍藏,信徒们认为这么虔诚的修行者的心声一定能传达到西天佛祖之处。

    “这可真是……”黄平也忍不住笑起来,他一口气将黄长倒的茶全喝光了,黄长可惜不已,“你啊,稳重些。”

    黄平说:“跟大哥说了没?”

    黄长摇头,他不想把捡到的佛头给黄久,给了他也只会成为宝库中的珍藏,没有一点好处,他更想把它卖出去。自身佛有个好处,就是可以抵抗灾祸,因为雕刻它们的苦修士认为痛苦加诸自身能更好的接近西天百善之地,承担别人的痛苦更是大善之事,佛祖割肉喂鹰,他们也愿效仿佛祖成此功德。

    那些有钱有势的人肯定愿意买走这个自身佛的。

    黄平看着佛头,突然想起来:“只有这颗佛头?会不会还有别的?”

    黄长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香山别墅少了一颗头的佛像在晒了五天之后,秦青发觉已经不念丝毫煞气了,就让马文才找人把它劈了。

    “劈完呢?”马文才问后续处理。

    “劈完烧了吧。”她说。

    结果马文才特意找的焚化炉,亲眼看着那些碎木头块被烧成了飞灰。

    可医院里的小男孩仍然是老样子。

    “为什么佛像毁了还是这样?”马文才从医院里出来打了个电话给秦青,“他还没醒,身体也没好转。是不是因为丢了佛头?”

    秦青这几天一直在翻佛像的资料,她把所有能找到研究佛像的书和资料全都搬来了,天天翻。

    “估计佛头才是重点。”她在电话里说。

    马文才说:“高速公路的监视录像里显示有人捡走了佛头,但具体是谁还没查出来。我想问问,查出来之后怎么办?放太阳底下晒?”

    “找到后先来找我。”秦青又翻了一眼,在泛黄的纸面上看到一行简短的介绍:“苦行修士有很多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佛祖的虔诚,通常以毁损自身为主。他们有的一辈子不说一句话,哪怕父母去世也不能大放悲声;有的一生都不会睁开眼睛;更甚者会把自己关在不见天日的房间里,不见阳光,不与人交谈;也有人会不吃饭,只喝水。他们认为自身的苦行能让他们更早的接近天堂,更早得到佛祖的灵光。在东方与西方的宗教中,都有这样的修行人。”

    在下面的一段中,截取了几个像是从别处摘下的图片,非常模糊。

    其中一张照片中,依稀可辨是一个盘腿坐在屋檐下的人。看不出他多大年纪,他非常瘦,没有头发,脖子、胳膊都细得能看清骨头,一件比他干净得多,也华丽的多的披帛挂在他的身上。他的一只腿出现在照片中,可那条腿自小腿以下什么也没有,像一根圆润的木头。

    他的手里还抱着一个看不出是什么的木块。

    另外有两拨人正在跪拜他,一拨人在照片左边,跪下时五体投地,面前放着一个巨大的铜盘,铜盘上是堆得像山一样高的方块点心;另一拨人在照片的下方,看得出来当时是有人从这个方向照的,那些人趴跪着,非常虔诚,两条手臂和脸全都紧紧贴着地面。

    在这张照片下是另一张照片,是一尊有点简陋的佛像,雕刻的非常非常粗糙。

    照片下面则是文字介绍:苦修士和他雕刻的自身佛。

    自身佛……

    秦青给许汉文打了个电话,“师兄,你知道什么叫自身佛吗?”

    许汉文很郑重的说:“哦,那是一群非常值得尊敬的修行人自己雕刻的佛像,佛像通常是以他们自己为原型。”

    秦青觉得越来越像了,“给我详细讲讲。”

    许汉文放下手里的书,走到走廊里,说:“这个嘛……你知道,越是落后的、贫瘠的地方,宗教的力量越大,对吧?”

    “对。”

    “这是因为人们需要慰藉。当物质不够丰富时,精神的富足可以给人满足感。但同时,物质的不丰富也限制了宗教的传播。”许汉文说,“比如,那些人不识字,甚至听不懂你的语言,他们想信仰宗教时怎么办呢?自身佛就是这样一个在宗教发展中必然会产生的歧路:他们鼓励你自己造佛。没有佛经,没有寺庙,甚至你连自己信仰的是什么佛都不知道怎么办?那就让自己变成佛。可要成为佛要经历磨难,没有那么多磨难怎么办?自己创造磨难。”

    “通俗的说,自身佛是一群斯德哥尔摩患者自嗨后留下的成果,以证明自己到这个世界来过。”许汉文说。

    秦青说:“我知道有些地区的信徒会自己雕刻佛像,但这样造出来的佛是真佛吗?”

    “西天世界有多少佛没人知道,数都数不尽,所以……你不能说他们不是佛。”许汉文说。

    秦青问:“那雕出来的佛像就是佛?”

    “不是,等雕刻这些佛像的那个修行人死了以后,这就说明他修行到了,已经去西天成佛了,那这些佛像才算是他这个佛的佛像了。”

    原来如此。

    秦青懂了。雕刻这些佛像的那个修行人,应该就在最近一两年死了,所以这些佛像才有了“力量”。

    其实说白了,不就是附身的鬼吗?这些佛像寄托了那个修行人的执念,拜它的人都是信徒,所以它既要满足信徒的心愿,又要收取供品。

    知道这个以后,秦青突然就不害怕了。之前她还真担心会是“佛”,原来充其量是个伪佛。

    这时,马文才又给她打了个电话,二话不说先发给她一张图片,看到照片,她就呆住了。

    那正是他们在找的佛头。不过这张照片中,佛头可是好好的装在一尊佛像上的。要不是这个佛头这么有辨识度,他们还真不容易认出来。

    “黄大师的弟弟告诉我,他可以把这个卖我。”马文才笑得十分得意。

    因为上回他找黄平说朋友家有事想找大师帮忙,所以这次黄平拿到佛头后,第一时间想到马文才了,还很贴心的附上了对自身佛的介绍,其中不乏溢美之辞,看得马文才有一滴滴的心动。

    他当时问黄平,“那这个佛……怎么保佑人啊?”

    黄平说:“这个佛像只要虔诚祈祷,就可以保佑全家了。”

    “只要祈祷就行?”马文才故意不相信的问。

    “要虔诚,虔诚了,神佛才能听到你的心声。”

    还心声。

    马文才敢说他一个字都不信!

    他直接打电话给秦青了,表白道,“我一点都不相信!”

    “基本上是对的。”秦青给予了肯定。

    “什么?对的?”马文才这回真心动了。

    “基本上你许什么愿都行,许完了它把你的命拿走。”秦青说。

    “呃……这个嘛……”马文才心道,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而且它很贪心,它想要很多信徒给它上供,所以不管是什么心愿,不管是谁,只要许愿,它都愿意满足,它很会引诱人的。”秦青说,问他:“你想许一个试试吗?”

    “我绝不会许的。”马文才肯定的说,开玩笑,他们家是有仇家,但绝不值得拿自己家人的命去换。

    秦青满意点头,“那这佛像……”

    “我给要过来。”马文才说。

    “那就好,等送到你那里了,我再过去,看怎么毁了它。”现在对于毁掉这个佛头,她没有心理压力了。

    黄平跟马文才偷偷谈好生意,高兴得赶紧去找黄长说,这回谈下来的钱他们兄弟两个分。结果一见到黄长就看到他脸色很糟。

    “怎么了?对了,我跟人说好了!1900万!”黄平兴奋的握紧拳头。

    可黄长一点不兴奋,他坐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

    黄平也发觉不对了,坐下来小声问他,“怎么了?”他突然想到了!忙站起来冲进里面卧室去看保险柜,里面空无一物!

    “佛头呢?!”他冲出来问黄长。

    “大哥拿走了。”黄长垂头丧气的说。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到底大哥是怎么发现的?明明发现佛头时是他自己开的车,也是他自己把佛头搬进屋的,他还记得事先去警卫室把监视录像关掉。

    为什么大哥会发现?

    在黄久的屋子里,他坐着摇椅,看着摆在房间另一个角落的佛头。

    他把它放在离他最近的地方。

    但仍然无法抗拒它……

    【你想长生吗?】

    你不能让我长生。

    黄久理智的回答它。

    【你想长生吗?】

    你不能……

    黄久闭紧双眼,握紧拳头。

    它做不到。

    所以……别答应它……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