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50章 心底的愿望

第250章 心底的愿望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黄平和黄长虽然平时借着黄久大师弟弟的身份已经赚了不少钱了,但可能是自小受苦的记忆太深刻,他们对钱总是没够,只要一想到会错过这1900万,就足以让他们心脏病发作了。所以在黄平回来后,黄长就跟弟弟两个一起去找黄久“算账”了。

    多一个人也能壮胆不是?

    可黄久不见他们。

    生活秘书就那么挡在门口,轻声细语的说:“先生休息了,两位也请回吧。”

    黄久的生活秘书是黄久亲自找的,虽然才跟了他两年多,人也过分年轻了,才二十多岁,但黄平和黄长却不敢硬来。

    不管他们收多少弟子,黄久的司机、生活秘书、保姆等全是他自己找的,黄平和黄长怎么推荐都没用。他们两人还怀疑黄久找的人在八字上是不是有什么讲究?

    但无论如何,这两人不敢在门前叫嚷,只好白白站了一天一夜。

    谁让他们是打着“关心大哥身体”的理由来的?既然关心了,只好关心下去。

    站完一天一夜后,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时,门总算打开了。黄长和黄平千辛万苦才见到黄久还不敢说辛苦,只会一见面就扑上去关心道:“大哥,你是不是又一夜没睡?”

    黄久在三年多前,开始偶尔晚上不睡觉,在窗前一坐就是一整夜。黄平和黄长担心他的身体,毕竟大哥死了,他们就少了一个活招牌,他们约医生替黄久检查身体,虽然有些老病,但基本上还算健康。两人以为黄久失眠,还给他送上不少保养品。

    可黄久说他不是失眠。两人就以为大哥晚上不睡觉,可能是有什么讲究,比如每隔几十天可以吸收天地精华什么的。

    但那时黄久早上起来精神、脸色什么的都可以。今天却吓了黄长和黄平一大跳!

    因为黄久看起来,真的像他这个年纪的老人了。

    “大哥,要不要叫大夫来一趟?”黄长只要想到黄久马上就会老死就会害怕得不得了。说白了,黄久在他们的宣传中是个“活神仙”,如果活神仙也活到八-九十岁就死了,那谁还信他们?黄久怎么着也要活上一百多岁才像话。

    ——虽然他们早就在宣传中称黄久活了一百多岁了。

    “大哥,你还好吧?”黄平也吓得不轻,他还没享够福、赚够钱,怎么能让黄久去死呢?

    在这一刻,这两人都是真心实意的关心黄久的。

    黄久半天没说话,他的眼皮搭拉着,像个真正的老人那样,仿佛在发呆。

    黄长心惊胆战的发现黄久脸上有老年斑了!就在昨天,黄久还称得上是鹤发童颜,脸上一块斑都没有!虽然有一些皱纹,但肤色嫩红,气色非常好!

    可现在黄久的脸颊上、眼皮下,都有着一块块褐色的老年斑,这些斑像是一夜之间就出现了。

    “你们等了我这么久,有什么事?”黄久突然缓慢的说。

    黄平和黄长顿时不说话了,两人交换了一个惊慌的眼神,不约而同的咽下了想要回佛头的念头。虽然黄久看起来衰老又虚弱,可他们在他开口后,还是害怕了。

    “我……是想问一下,那条蛇灵怎么用?”黄长挑了一个还算有意义的问题。

    上回他们竟然在某个山区附近的城市里找到了一条已经生了灵气的蛇魂,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这种天生灵物,给它个几百年天生地养,说不定能养出一个神物出来。不过现在也只是一条堪堪摸到门的畜生而已。

    “养得如何了?”黄久问。

    东西收回来后,他并没有放在身边,而是放在玉石中养着。

    黄长说:“生了煞气了。”玉石已经开始泛黑了。

    黄平接话道,“毕竟是野物,不通教化,也没有灵智。以前只知跟在主人身边,也算能安抚它的神魂,现在被摄了来就开始闹腾了。”

    一般的宠物蛇被陌生人抓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怎么也要咬人一两口,这蛇灵力量大,本来就有意识的开始吸纳周围的气息以壮自身,它现在既愤怒又恐惧,开始养出煞气来一点都不奇怪。

    “那就不能等了。”黄久说,“你去跟柴家说,让他们找个时辰开墓。”

    “吉日还没到。”黄长说。

    “那也要开,让他们自己选。”黄久道。说完他就摆摆手让黄长和黄平出去了,比平时更没耐心。

    黄平和黄长出来后都有些奇怪,黄平说:“哥,你觉不觉得大哥好像对柴家突然没耐心了?”

    “这事几经波折,大哥烦了也正常。你去通知柴家要再开一次墓,错过这次机会,那就请他们自求多福吧。”以柴家的倒霉程度来说,真等上几年,估计也不必救了,这家人也死完了。

    黄平知道黄久还是想替旧友留下一丝血脉的。

    他去给柴家打电话,说要开墓。

    柴家大惊,忙问:“吉日还差着好多呢!”

    黄平道,“但灵物不等人,如果错过这个灵物,到九月份再开也没用了。你们家如果能再等几年,或许……”

    别说几年,一年,柴家都不想等。

    “那就开墓!”柴家接电话的是老二,他马上拍板定下这件事,然后通知其他亲戚。

    亲戚们听说后自然意见不统一。

    柴家老爷子死的时候要镇墓,就是因为他这辈子牵扯太多因果,换句话说,身上带的东西太多。好的自然早就升天了,坏的……毕竟有可以一用的地方,阴煞之气只要利用得好,都是好东西啊。

    但他死了,却不意味着这些阴煞之气就乖乖消散了。虽然他死后是火化,按说祝融之物能够化解一些灾厄,他也被烧得形神俱毁,骨头都碎了,怎么也该消了,但事情总不会像人想的那么美好。

    柴老爷子以自身养了一辈子的阴煞之气,当然也不是什么便宜东西。

    于是,要开墓,如果日期时辰不对,肯定是要有冲撞的。以柴家子孙后代如今的脆弱神经来说,他们怕死了会有更可怕的报应。

    “你怎么能答应呢?”埋怨这就来了。

    柴家老二很光棍。他以前在柴老爷子还活着时,虽然为人粗俗又没什么修养本事,但却也做成了很大的生意,在改革开放时,开了个外贸公司,挂在政府部门下属,那钱跟水淌似的往家流啊,真是……一点脑子不用就把生意做成,就成了亿万富翁了!

    然后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外贸就不好做了,他从富翁变成负翁,以前没出事时什么都好说,现在一出事就什么都找上门了,他还因为偷税漏税去号子里住过几年,等出来后再想做生意却做什么赔什么。到现在还领着低保过日子呢。

    所以,他是柴家最希望柴老爷子的墓能镇好的人。

    “不答应就要再倒霉十年,二十年?你们愿意?”柴老二说,先指着他大哥,“你愿意?”再指大姐,再指二姐,再指他大哥的儿子,“你也愿意?”

    一堆人都不说话了。享过福又受过苦,日子就变得更难熬了。

    “可是……可是……那也不能就我家一个受罪啊!”大姐号了起来,一边搂住她的儿子。

    “不止你一个,还有老大家的呢。”柴老二说。

    柴老大有两个儿子,一个是跟第一个老婆生的,跟了他,一个是跟第二个老婆生的,让二老婆带走了,不过等他长大了又找回来了。

    开墓时辰不对怎么办?镇。怎么镇?血脉之亲,献血。

    说白了很简单,从柴家子孙后代中选出几个在老爷子坟前放血就行了。说简单也不简单,这放多少算数呢?这个黄大师可没说。所以家里选出了两个,想着一个放了不够还有一个替补。

    柴家大姐必须要出一个儿子是因为几个兄弟姐妹都公认,柴老爷子生前最喜欢她,给她的好处也最多,现在她的日子过得也比大家更糟,所以她必须出一个人。

    柴老大的二儿子肯出力是因为他想让他爸把房子给他结婚。他爸就一个房,大哥从小跟柴老大,二儿子觉得感情上拼不过,想要房只能出力,他说他出了血,这房必须给他,不然就要大哥来。柴老大心疼大儿子,而大儿子也不愿意在墓前献血,他怕死,二儿子这才如愿当这个献血人。

    柴老二跳得最高,却最不愿意出力,喊他献血,他就拿体检报告嗝应人,说让他献也行,山下要停一辆救护车,献完他就去医院住了。

    柴家商量好了,黄平就找黄久问什么时候开墓。

    黄久不喜欢电话,所以黄平在他大哥家门前转了半个月才等到他大哥接见他。这段时间黄久很不喜欢见人,两个弟弟来了都进不了门,还被“逼”着从别墅里搬到山下去了。

    黄平本以为今天又见不到了,见生活秘书开门示意他进去,还有些惊喜。结果一见到黄久直接吓愣了。

    黄久的头发全白了。

    甚至头发也变少了,根本没几根了,老年斑还长到了头皮上。他佝偻着背,黄平半天才看出他大哥不是坐在窗前,而是站着。

    这才几天……怎么就……

    黄平直接被吓忘词了。

    黄久的眼皮搭拉着,他身上所有的皮肤都像受到了地心引力的吸引,整个人像被掏空的一只布口袋。

    “什么事?”他沙哑的问。

    黄平:“啊……就是……就是柴家的事……他们问什么时候开墓……”

    “你们看吧。”黄久一动不动,仍然望着窗外。

    “大哥……这事要您去办才……”黄平察觉到不好,提了一句。

    “你们去就行,我没空。”黄久摆摆手。

    黄平顿时傻眼了,开墓、镇墓,怎么能由他们去?他们什么都不会啊!

    可他还要说什么,已经被生活秘书请出去了。直到被拖出来,他都没回过神,见生活秘书要走,赶紧拉住小声问:“小黄,这是怎么了?大师怎么……”

    生活秘书摇了摇头,面上带出一点焦急,“大师这段时间不吃饭也不睡觉……也不让请大夫……没办法劝……您要有主意,就带大师去看看吧。”

    “不吃饭不睡觉?”黄平像在听天方夜谭。黄久是很注重养生的,再说,十几天不吃饭不睡觉,那人还能活?

    生活秘书一路送他下楼,“大师不让在屋里用电话,电话线都拔了。我也没办法通知您。您想想办法劝劝大师吧。”然后仍然把他送到别墅外,关上门,转身回去了。

    黄平惊慌失措的回去后找黄长说,“大哥不管柴家的事了!让我们去!还有,大哥一直没吃饭也没睡觉!这怎么办?”

    黄长却很镇定,听了也只是点头。

    黄平急得满屋转:“哥!你怎么都不急?”

    黄长说:“你别急,你听我说。人都会老,大哥……可能是大限到了吧?”

    黄平急道:“他死了我们怎么办!”没有黄久,他们算什么?

    黄长说:“大哥死了,我们的日子也要照过。我早想过了……”

    黄长是这么想的。黄久眼看是快到站了,他死了,他们这两个大师弟弟的身价立马下降。但他不想这样,所以他想从现在起,从弟弟变成继承人。

    “我们可以继承大哥的事业。”黄长说。

    黄平也有点心动,可还是担忧自己两人本事不够,“怎么继承?我们又不会……”

    “所以,这次柴家的事就正好可以让我们练练。”黄长说。

    “那柴家不会发现?”黄平问。

    “他们又不懂!”

    “他们继续倒霉就明白镇墓没用了!”

    “这次没用,就再镇一回,再没用,再镇。”黄长慢慢说。

    黄平,也听懂了,他恍然大悟!

    这世上最多的还是不懂的人,像他们大哥这样的那是极少数。所以他们怎么说都说,毕竟以前黄久帮过很多人,有例子证明他们是真有本事的人。这样被拆穿是骗子的可能就小了。

    “大哥去了以后,我们就说他去清修了,隔几年找个山去爬一爬,还可以找个演员什么的演个老人。”黄长很有信心,“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

    白真真发现黄久大师的学习会是看人下菜碟的。要么砸钱,要么有权,像她这种普通人,钱不够多的话,永远也别想跟黄大师见面说话。

    她有些灰心,可想起小青,又鼓起勇气。

    上一回小青不明不白失踪时,她在学校没能救得了它,现在难道又要放弃它一回吗?

    这时她又做了个梦,梦里,那是一个很熟悉的地方,是陵山!

    “陵山?”秦青听到白真真说了以后,道:“小青被人抓走,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镇墓?”

    说到陵山她就懂了。可用小青镇墓,这手笔是不是有点大?

    “镇墓是什么意思?”白真真紧张的问,这个词一听就不好!

    “你知道古时在墓葬中会有一些石雕的兽首、人形等物吗?那不是纯粹的装饰品,其实是有一定意义在的。古人相信人死之后其实是转化为另一种生命形态,还会有另一个死后的世界。而活人与死人的世界是相通的。镇墓,有两种可能:替死去的人□□或小兵;不让死去的人回到阳间来。”具体这些人要小青做什么,这个还不清楚。

    白真真听得浑身发麻:“我要去陵山!”

    “我也去……”秦青话音未落,突然感觉到在西边传来地动。

    这地动又有些不同,像低音鼓,鼓动得她心脏不由自主的狂跳;又像空气的震动,隐隐带起气流的波浪。

    她从房间里出来,跑到操场去,西边太阳本该落下的地方,此时那里卷起了一丛云,像一个倒扣的冰淇淋蛋筒。

    在陵山,柴老爷子的墓前,黄平和黄久将一块看起来有些粗糙的玉雕香炉摆在血泊中。

    夕阳西下,地面和墓碑都染成了红色。

    突然啪的一声巨响!!像晴空霹雳!吓得众人齐齐一抖。

    “怎么回事?”

    “你们看,看这里!”柴家老大的大儿子指着墓碑基古下方说:“这里是不是劈了一条缝?”

    黄久远在百里之外也感觉到了,他站在窗户前,漠然的说:“给我一杯水。”

    生活秘书赶紧去倒,听到黄久说了一句:“这群傻瓜……黄昏时开墓,是嫌命长吗?”

    不过这些都跟他无关了。

    他已经决定了。

    他要长生。

    他要继续活下去。

    他不想死!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