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59章 秦柯南

第259章 秦柯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秦青带着那个东西不好回学校,正好坐车兜圈这两天知道开发区有个刚建成的广场,四周高楼还没建起,树都没来得及栽,称得上是水泥丛林。

    她坐车到那里,正好是下午两点,太阳很给力,她坐下一会儿就觉得自己开始出油了,索性去买了两瓶水,把那团已经被她揉巴揉巴成一小团的鬼放在太阳底下晒着。

    【……】

    【你……你……】

    秦青感觉到它有意识飘流出来,就等着听它要说什么。

    【你有大难。】

    没料到它会说这个,但她见识过这么多鬼,还真没发现谁能看透天命的。她虽能见鬼,却不信命。

    所以她就没接茬,想等等看它还会不会说别的。

    【……你、你身边有小人作祟……】

    “……你命里福禄财皆有,只是因小人作祟,阻了你的运道……”不远处一个戴墨镜穿长衫搬个小马扎正在给人看相的大师说,竟能无缝衔接。

    秦青还真没想到遇过那么多鬼,今天碰上一个要给她算命的。

    为了听到更多,她决心要好好配合这个鬼大师。

    她开始拿出手机专心上网。

    鬼大师仍在不抛弃不放弃的给她算命。

    【……你的命先苦后甜,小时候家世平平,二十岁后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秦青状似有兴趣的抬起了头。

    这回那个鬼不再蓄力十分钟再发言,而是加快语速说:

    【只是到你三十岁后有个坎,过得去就万事如意,异日裂土封疆,封候拜相也不无可能。】

    秦青好奇的说:“裂土封疆?封候拜相?这么棒?”

    【你的命格奇特,本来在十八岁时该有个死劫,十有八-九是过不去的,跨过后你的命就改了,两份命数加在一起,日后自当不可限量。】

    都把她夸成女候爷了,该说它还算有节操没说她日后能女主天下吗?

    秦青状似垂涎:“然后呢?”

    【……你放了我,我替你改命……替你避过这个坎……】

    秦青就又不理它了。

    然后一直到下午六点太阳快下山前,她一共听了好几个命运版本。比如“情人外遇”,她还有心想这个说法很讨巧,不管结婚没结婚,说丈夫很容易说漏,说情人就个人心证了,万一有家花野花一起养的人,情人这个说法也能囊括。

    还有说她前世造孽,今生来还,如果不听它的,以后别说当白富美迎娶方域,只怕要落得夫离子散的下场。

    秦青让它晒了一下午太阳,意识已经越来越弱了,但仍然死撑着不肯消失。她是第一次遇上这么有“道行”的鬼,看来以后几天都要来晒太阳了。

    临走前,她想起来问了句:“跟你打架那个鬼呢?”

    刚才一直很虚弱的鬼突然有了力气,冲她喊道:

    【柴……柴!】

    柴……什么。

    是那个鬼的名字?

    秦青一下午都在问这个鬼叫什么,它半字不吐,说起仇人的姓名倒是说得很快。

    姓柴……柴……

    秦青半是蒙,半是惊讶的接道:“柴……容声?”

    那个鬼像是在体内爆发了小宇宙,啪的一下,瞬间就熄灭了,但这一下也足以让她了解到它有多激动。

    柴容声。

    如果另一个鬼是柴容声,那就好找了。

    从第二天起,秦青过去了每天出去晒太阳的日子,方域听说后,问她是不是只能去广场晒,如果一定要晒,他可以给她开个后门,让她去他们公司有合约的饭店楼顶泳池晒。

    “一边晒一边玩。”

    秦青担心泳池人多,会妨碍饭店的营业。方域笑着说:“不会,楼顶的泳池去的人最少,饭店的人想游泳都是去室内。”

    秦青就笑纳了,拿着方域的房卡每天去泳池报道。她并不下水,而是穿着泳衣和防晒衣,带上电脑在泳池旁边的阳伞下喝果汁写论文。

    要说这里用来晒鬼真是不错。离地面远,离太阳近,四周什么遮挡都没有,她一晒一天,每天要补充七-八次防晒霜,就算这样也晒黑了一层。饭店泳池的服务生发现她是来写作业的(?),也没有赶人。

    她发现来这里游泳的人是真少,但来晒黑的人却很多,泳池两边的躺椅上几乎都排满了一具具等着烤出颜色的肉,服务生还要帮他们涂防晒霜。

    一连晒了四五天,那个鬼已经表达不出连续的意思了,只剩下一个念头在它身上萦绕不去:那就是活下去。

    可能这就是它做了鬼以后仍然没有消失的原因吧。

    也够坚持的。

    马文才今天晚上有酒会,下午没事,就提前到了,正好去楼顶晒晒太阳,结果一进去就看到秦青坐在阳伞下,托着腮一脸苦大愁深的看电脑,服务生过来领路,他小心翼翼的问:“那位小姐是……”

    服务生说:“这位小姐不住在这里,最近天天在这里写作业。”

    “写作业?”马文才警觉的问:“她来几天了?”

    服务生说:“快一星期了。”

    “天天来?就坐在这里不动?”马文才问。

    “是。”服务生不解的发现他说完这位先生就摸出电话。

    “喂?今晚不聚了。什么什么?我说不聚就不聚了……总之今晚的局可以散了!都乖乖回家睡觉去!想玩?想玩也……”马文才看了眼服务生,走远点压低声说:“想玩也别到这家来!总之听我的没错!”

    挂了电话,马文才清了清喉咙,看看身上只穿了件泳裤,赶紧把防晒衣裹上,拉链拉到脖子根,再让服务生上冰淇淋和果盘,才正步走过去。

    “秦小姐你好。”马文才站在阳伞外微笑着说。

    秦青闻声抬头,“马先生。”

    “干嘛这么客气?我们都这么熟了,秦小姐不见外就喊我一声小马吧。”马文才示意了一下旁边的椅子,秦青比了一下手:请。

    他赶紧坐下,服务生送上冰饮和果盘,他扯了一下最近的天气、股市,夸了一下秦青全身晒得颜色又均匀又漂亮,又抱怨了一下他怎么晒都是一身死白,秦青也真情实感的恭维他这晒不黑的天姿实在令人羡慕。

    说完废话,马文才自觉现在气氛不错,就小心翼翼的问:“秦小姐,是不是……这饭店……”他压低声:“有问题。”

    秦青这才明白马文才把她当鬼宅探测器了,对饭店实在很抱歉,就笑着说:“没有,其实卡是我男友的,他让我来玩,我就来了。”

    “哦哦哦,原来是这样啊!”马文才放下心中大石,松了一大口气!

    他又陪聊了一会儿,还替秦青的论文出了几个主意,虽然是二代,也不是不学无术,他帮秦青的论文调整了一下顺序,加了几个标题,瞬间就高大上起来了。

    最终宾主尽欢后,马文才功成身退。他回房间换衣服时还是给柳意浓打了个电话。

    “我在凯斯利碰到秦小姐了。”

    柳意浓也是第一个念头是:凯斯利有问题!

    马文才说:“秦小姐说没问题,是方域给了她这里的卡让她来玩。”

    柳意浓反应不过来:“方域是谁?”

    “她男朋友。”

    “哦!”柳意浓这才对上号。

    不过说没问题就真没问题?柳意浓不信,马文才也不信。“我觉得秦小姐不像是无的放矢的人,咱们最近还是别来这里了。”

    “你说的对,我也是这么想,要玩去哪里不行?”柳意浓说。

    马文才觉得自己如果来一次之后就不再来了,怕秦青多心,所以特意隔了两天后,装作来吃午饭,顺路又上顶楼了一趟,当他发现秦青还在原地时,就知道肯定是有问题了。

    秦青也正好准备去吃午饭,话说她在这里用餐的钱可是有点小贵,全都归到方域那张房卡上的账去了,她本来还想自己付,方域说不用,反正花的都是自家人的钱,有空时他还特意过来陪她用餐,不过总是来去匆匆。

    马文才找上来时,她已经点了三明治,碰到熟人,当然要一起用餐,何况马文才对她一直很客气。

    “这顿我请。”马文才又叫了两份刺身,两个甜点,他猜女生夏天都要减肥,叫了三种不同口味的沙拉,餐桌上顿时丰盛起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秦青笑眯眯的拿起一个刺身。

    “千万不要客气。”马文才说。

    用过餐后,马文才就告辞了。好像他真的只是凑巧来吃个午饭。

    秦青知道他估计还是担心这里有事,特意来打听的,她也准备好了话回他,不想他什么都没问。

    马文才坐到车上想了又想,忍不住还是给秦青打了个电话,好像也是在闲聊,却把这间饭店的背景给她大概说了一下。

    这个在她来之前,方域也顺便告诉她了,只是没有马文才知道的这么多。

    秦青听完后,先道谢,然后再次重申:这间饭店真的没问题。

    马文才挂了电话才放下心,这间饭店跟他家还有点关系。结果他开车走出去不到五十米就接到饭店总经理的电话:饭店里有人吸毒被警察给抓了个正着,正好今天他来了,经理担心事情自己兜不住,赶紧把他给喊回来。

    秦青没想到马文才去而复返,他请她先去VIP室等一下。警察可能会调查一下,怕她被人冲撞了。

    “警察?”怎么会有警察?

    马文才没有瞒她,“饭店里有人吸毒。”这种事哪间酒店都不少,黄赌毒一直都跟酒店是好兄弟好姐妹。

    秦青虽然不觉得这跟她有关系,但还是听了马文才的建议,她总觉得马文才碰到她就容易神经虚弱。

    马文才安顿好秦青才算放下心,他总觉得让她在外头随便乱走很容易出事,这次只是吸毒,万一再出点别的事,这酒店真不用开了。

    然后他就打电话把这酒店真正的东家给喊来。

    “东哥,我先替你顶着,但你也要赶紧来!”

    这时酒店总经理和客房部经理两人匆匆赶来,抓住马文才小声说:“马少,事情不好!那个女的把那个男的给砍死了!”

    马文才竟然有种“啊,果然如此”的感觉。

    他就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