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62章 酒店果然有问题!

第262章 酒店果然有问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柴容声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方域这种人。固然跟这种人交好有好处,但一旦被他发现你不做好事,那他就像那些大侠一样认为自己有责任为民除害。他以前就有一个好友是这种正义之士,因那人眼里不揉砂子,在得知柴容声为虎作伥之后,咬了柴容声半辈子,在无法无天的年代里险些让他吃枪子儿,等换了新天地了,又想把他抓去进行再教育,免得他继续传播封建迷信,不客气的说,柴容声躲他就像老鼠躲猫。

    柴容声以前是在上海混,后来不得已南下就是因为此人,舍下了大半辈子打下的基业啊!他倒也想除掉这个好友,你不仁我不义,但……这种人不知是不是身有正气,得天护佑,反正柴容声跟这个好友做对从来没占过便宜!不过可能好人不长命,这人五十多岁时就没了,柴容声得知这个消息后当着人高兴得不得了,还开酒庆祝,不过这酒是最后他一个人喝的。

    秦青只觉得柴容声除了一开始犯贱多了几句嘴之外,后面都很安静,等方域送她回去之后,柴容声才冒出来语重心长的劝秦青跟“这个人”分手。

    【我是为你好……】话音未落就被秦青扇飞出去八十里。

    柴容声不敢再回去找扇,在外徘徊一整夜,天亮才再溜回去,一夜的功夫它就又小了几分,秦青见它变得更袖珍了,问它感觉如何。

    柴容声气若游丝的回道,【它……它骗得我好惨!】

    他自认为道行高深,夜里闲着无聊,就跟那个响个不停的声音套话,因为他觉得那个声音一听就很傻嘛。那个声音自称【自生以来,只吐善言】,也就是不说谎,所以还真被他给套出了这玩意的“身世”。

    柴容声见这东西问什么答什么,果然傻得出奇,就想骗它把力量移到他身上来,因为这个玩意口口声声标榜“我是好人,我从不做坏事”,他就说你其实一直在做坏事,其他五官害了很多很多人了,你虽然什么也没做,但你跟其他五官是一体的,所以他们做的坏事你也有份,我也是被你的兄弟害的人之一,所以为了补偿我,也为了弥补你们的罪行,你应该站着不动让我打一掌,我才相信你的悔过之心。

    这个玩意痛心疾首的答应了,还真诚的告知了自己的藏身之处。

    柴容声嘿嘿嘿笑着心道你个傻子就过去了。

    然后被咬了一大口。

    秦青:“……”

    柴容声还在她脚边哭得声泪俱下,痛斥那玩意伤害了他的一片真心。

    “……我觉得这应该算你活该。”她诚实的说。

    但柴容声的“牺牲”还是有价值的,至少他确实骗出了剩下几个器官的所在。

    “骗你那个是嘴,昨天毁掉的是眼,剩下的是鼻子和耳朵。”秦青扳着手指说。

    【先干掉哪个?】柴容声恨得咬牙,被咬不算什么,被骗却是奇耻大辱!

    “先干掉鼻子,然后带着嘴去找耳朵。”秦青说,“如果耳朵像嘴一样有能力的话,应该能听到嘴说的话,那它是最不好对付的。”必须考虑耳朵的反击能力。

    说起来如果不是柴容声先把黄久吞了,她对付眼睛肯定没那么容易。

    柴容声此时倒是真心帮忙,因为他真的再也受不起伤了,再来一口,他就会变成无知无觉的鬼仆了。

    他道,【女公子好计谋!小老儿记得鼻子在何处!先去寻它!】

    收服鼻子的过程非常之简单,因为鼻子好像还没来得及生出神智,懵懵懂懂的就是一团煞气,秦青上前一巴掌扇灭了就拿出来用小锤子砸成碎片,柴容声看得自己都疼,抖着问:【女公子将此物拾去……做何用?】

    秦青道:“没有用啊。放在这里万一再生出煞气怎么办?拿走扔到粪池里才安全。”

    令人发指!!

    柴容声瞬间飘出去半条街,死活不肯再跟在秦青身边了。

    没想到神魂俱灭之后残躯还要再被侮辱一遍!连丁点渣子都不给人家留下,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他当年除鬼也没有说再把人家的骨头挖出来作弄一遍,如果这位女公子当年也是操此行当,肯定会这么干的!

    鼻子藏得地方很草率:它被放在一个公园石凳下了。

    鼻子似乎是被用斧头一类的东西从头上劈下来的,背面光滑平整,鼻梁朝下埋在土里,放在这里这么久都没被人发现过,倒是听说公园里的老头特别喜欢在这张桌子上下象棋,坐这张凳子的人手风无敌顺!

    幸好秦青是一大早来,老头们还没上场,她挖完就走,如果再慢一步让下棋的老头们撞上,估计就挖不走了。

    劈完鼻子就要去找嘴了。柴容声离秦青远远的,两边靠心电感应,慢慢接近嘴巴。柴容声此时颇有勇气,自告奋勇去当诱饵。秦青埋伏在他后面,当嘴巴看到美食靠近忍不住扑上来时,秦青就抓住了它,扑灭掉它身上的煞气后,问出位置就简单了。

    “暂时还不能除了它,还有耳朵呢。”秦青当着嘴巴的面“劝”柴容声先放过嘴巴一马。

    她已经知道这五官是被人为分开的,而且只有眼睛当时抓了一个鬼仆,其余的耳、口、鼻全都被随便而隐秘的分开藏了起来,藏得还很好,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人发现。而据嘴巴所“说”,它们其实也不敢轻易在人前现身,如果被发现很难说会是什么下场。

    秦青没想到它们还这么聪明,怪不得鼻子在下棋老头们的屁-股底下躲了两个月都没被人发现。

    柴容声叹气,【以前做人时也奇怪为什么鬼都这么会藏,轻易不现身,做了鬼以后才知道,不藏好一点那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嘴巴被人藏在垃圾箱下,垃圾箱也是石头的,里面的铁筒用来装垃圾,它就在铁筒下面,身上还糊了一层屎——不过显然是不可能的,真糊了黄金,那它早就挂了,她也省事了。

    糊上去的是芝麻酱,虽然闻着臭臭的,不过秦青猜,那有可能是臭豆腐的水……

    嘴巴也是“饿”了很久了,所以见到柴容声再次送上门来才会这么激动。对它们来说,大鬼吃小鬼是天经地义的。

    秦青抓住它后,柴容声半真半假的表示“先让我咬一口”,秦青拦住它,一边把嘴巴的煞气拍成渣渣。

    柴容声见吃不到嘴里,心知秦青是不会给它便宜占的,对她的“心狠手辣”更是感同身受,便更加殷勤的配合秦青吓唬嘴巴,吓完后让它带路去找最后的耳朵。

    耳朵能听到声音,所以找它该是最麻烦的。

    秦青道:“它该是两个吧?说不定没有放在一起。”

    嘴巴被柴容声垂涎三尺的围观中,但有所问,不敢不答。

    【我只能感觉到一个。】

    秦青不解,“是说另一个你找不到?”

    柴容声替嘴巴解释,【在它这边,耳朵就是耳朵,等我们找到之后,除了一个,再问它就行了。】

    果不其然,耳朵只有一个在原地。它也被放在石头缝里,夹在一堆没人管的建筑垃圾里。

    如果是一个还能当成碰巧,现在全部都被放在远离生命体的地方,当初藏这个的人肯定是懂这个的。

    耳朵看起来比其它几个都脏,糊着不知是什么的粘胶,让人看一眼都不想把它拾起来。

    就这样都能少一个。

    秦青当着嘴巴毁掉这个耳朵,柴容声看到这一幕早就抢先一步去逼问嘴巴了,【耳朵还在对不对?在哪?说!】

    嘴巴喃喃道,【不在这里,在西北方向……】

    “没事就好,多检查几天,安全最重要。”马文才被总经理送到门外交待的还是这一句。

    总经理苦笑:“小马哥,真不是我们不用心……谁知道他们吸毒吸嗨了在二十八楼比跳水啊。”还是听到警察砸门的声音后跳下去的,还在房间马桶里搜出了将近四百克的粉,呵呵……警察怀疑酒店有毒-贩上期盘距也不奇怪了。

    “总之你们注意……”马文才转身,站住,瞪大眼。

    前方从出租车里下来的人是不是秦小姐?!

    她又来了!

    他就说这个酒店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小马哥?”泊车小弟把车开过来,总经理正要恭请马文才上车,只见他随手一挥:“把车停回去。”然后头也不回的冲着一位站在门口的客人迎上去,笑得很亲热的主动招呼:“秦小姐,要来怎么不喊我去接你?”

    总经理的下巴要掉了:小马哥主动要当司机?!

    秦青碰到他也很惊讶,觉得运气不错,她正色道:“我记得这酒店是你朋友的?”

    马文才立刻紧张起来,“您说。”

    “我要上去找个东西。”她道。

    马文才点头,喊上在旁边做壁花的总经理,吩咐道:“一会儿我们去哪一层,就赶紧先把那一层给腾空。”

    总经理眼珠子都瞪脱框了。

    WTF?!

    不过他反应很迅速,也立刻严肃道:“好的好的,这边请。”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