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63章 会者不难

第263章 会者不难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但凡开店的,开过的时间长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能碰上。总经理也算身经百战,很快镇定下来,先通知了秘书室的几个人随时做好策应,他跟着马文才几人上了电梯。

    其实最叫总经理吃惊的是马公子一直盯着的那个女人,两人说熟不像很熟的熟人,说不熟,马公子也把自己放得太低了,这让一直捧着人的总经理一时找不准自己的定位,他对着马公子都像对着自己祖宗,再高就只能趴着侍候了。

    就像现在,进了电梯,马公子陪着笑脸跟那个“秦小姐”说话,话里话外是想打听又不敢打听,想套近乎又不敢套近乎,说了今天太热、路上又堵车了、最近油价涨了、股市又跌了等等,总经理也想插话帮马公子捧个哏,可试了几次都没敢开口。

    没搞清秦小姐的路数,他还是安静的当朵壁花吧。

    笃定酒店有问题,马文才倒是一颗心落了地,他更信秦青的手段,知道如果她肯出手,这酒店肯定就没问题了,所以一路上也不瞎打听,只找些闲话来说,不让冷了场。

    他是看不到,柴容声看到他的那一刻起就两眼放光!好一尊福禄财皆齐的活菩萨!要是能跟在他身边,跟上五六十年能让他染上一层福气就受用不尽了!

    秦青发现他跟小娇娘爱俏儿郎似的见着马文才就一副楚楚之情的在他身周徘徊不去就盯着他,盯得柴容声进一步退三步,既舍不得马文才这么一尊好人才,又怕被秦青一巴掌呼得烟消云散,左右为难。

    秦青盯紧柴容声,一边也奇怪马文才怎么会这么招鬼?难道还是她当时留在他身上的一丝阴气?要真是这样,可就是她作孽了。

    她打量了马文才几眼,虽然是悄悄的,可马文才多精明的人,立刻发现了,被她这几眼搞得心惊肉跳,一边在心里嘀咕“我最近又做错事了?又沾上脏东西了?”,他自己反省个不停,一时连上个月在酒桌上同桌的那个人没带老婆带的是网红妹的事都叫他给翻出来想了一回“肯定是那个人!他人品不好带累我!以后上我的酒桌只能带原配!其他乱七八糟的一个也不许带!”

    还有,一会儿一定要留秦小姐吃个饭,到时一定要问问是不是他身上有什么问题。

    “到了。”秦青这句话一说,总经理立刻按住电梯,电梯叮的一声就缓缓停下了。

    “是这一层还是下一层?”马文才问,总经理也拿着对讲紧张的等着。

    “这一层。”秦青道,马文才对着总经理点点头,总经理立刻打电话到前台,那里已经被他的秘书室的人给接管了,“让29层的住户先都出去,请他们去咖啡店坐一坐,酒店里的所有娱乐设施都对他们免费开放,提问的就说是检查消防设施。”

    检查消防设施是个万试万灵的理由。

    秘书室带着前台的十几个小姑娘立刻挨个给每个房间打电话,然后分出另一半人带着服务生亲自上楼来请每一户的人出去。

    总经理记得这位秦小姐说是来找东西的,还非常体贴的加了一条“行李不必带”,最好是让旅客们光身出去,行李或包包什么的都留在房间里。

    马文才听到这句后对总经理满意的点点头。

    不到五分钟,已经有客人从房间里出来了,秦青一行人好像在等人一样站在电梯间的花坛前,看到不远处有小情侣推门出来,一面还不太敢相信的说:“真的随便玩什么都免费?你想去哪里?”

    酒店里有些地方是免费的,比如游泳池、桑拿室、健身房等地,但有些娱乐设施是收钱的,比如桌球室、桥牌室、保龄球室等。

    女的说:“我想去打保龄球!”

    “好!先去打保龄,然后再去打桌球好不好?打完还能去咖啡厅,那里今天也免费。”男的说,之前来这里住只敢去免费的地方玩,其他地方都太花钱了,今天免费!一定要玩个过瘾!

    两人兴冲冲的跑了。

    其他的旅客也都出来了。还有一些房间确定有人但没有接电话的,秘书小姐和秘书先生带着小弟来敲门了,十分客气却也十分坚定的把人请出去,“消防检查,不好意思,请您暂时离开房间。”

    “我在休息!我开了一天的会都没睡觉!”

    “我们立刻给您在其他楼层另开一间房,请您谅解,请您配合。”

    也有在房间里干一些儿童不宜的事硬被敲开门,也是火气冲天,不过这回酒店这边就硬气了,“请出示结婚证!”

    “我们在谈朋友!”

    “请出示结婚证,没有结婚证只能当成是嫖-娼了,我们要叫警察的。”

    “你们有病吧!”那个年轻的小姑娘几乎要跳起来,倒是站在她身后的男人有点紧张,拉着人去外面说:“放一马,放一马。”

    总经理这边也拿着对讲跟前台时刻沟通着,当听说这一对是今天刚开的房,还不到一小时,这就在房间里滚上了,问当时给开房登记的前台:“是夫妻吗?”

    “不是。”前台看人最毒了,天天见人,是来偷情的还是夫妻一眼就能看出来,“男的老怕人看他,女的总往他身上蹦,一看就小。”

    确定不是夫妻就好办了,这一对很快顺利的被请走了,男的想走,女的却不想走,听说可以免费享受娱乐设施就死活不肯走了。

    一层楼很快清空了,其他人都下去,只有马文才和总经理两人跟着秦青,所有房间的门都是打开的。

    气氛紧绷的让总经理咽了口唾沫,他有点明白“秦小姐”是干什么的了。

    这是个天师啊。

    马文才对他说:“关掉这一层的监控。”

    总经理点点头,让人把摄像头给调一下,照天花板去。

    几人从电梯井出去,沿西向东走。

    “这一层一共94个房间,从这边往这边是单号,反面为双号。”总经理慢慢介绍着说,“为了不让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数着房号找人,所以有些地方的房号是打乱的,多数为拐弯处的房间或尽头的房间。”

    “这一层有46个双人标间,40个单人标间,8个一等VIP。”

    VIP室分五等,最高一等是有名字的,一开始就是给最好的客人留的,他不来这房子也不卖。余下的就是房间大小与服务好坏的区别了。

    “一般来说VIP室只有最好的才有24小时贴身服务,不过我们这里的VIP室都配了管家服务,任何时候都可以享受到最顶级的接待。”总经理说到这个是很自豪的。

    这一层的八个VIP室就是最普通的。

    秦青停在了一处房门前。因为嘴巴说【就是这里】。

    面前是对开的巧克力门,一看就是VIP了。

    VIP的房间是关着的,总经理拿自己的卡打开门,推开,让到一旁。他跟着就是替他们开门领路的,既然已经找到地方了,那他就……就不进去了。

    秦青迈步进去,马文才壮着胆子也想跟,她挡了他一下说:“你就别进了。”

    马文才这才放松了,关心道:“那您小心点,我跟其他人就在门口。”

    他也站出来,跟总经理一人一边像门神似的守着门,两人对视一眼,都没什么心情聊天,只是侧耳听着房间里的动静,不过什么也听不到——隔音做得太好了!

    正对着门的是个圆形的门厅,往里走是一道热带鱼的鱼箱做成的隔断,绕过去就是能开舞会的客厅。

    客厅外是落地窗,窗外是能开烧烤餐会的大阳台,阳台角落里摆着两个一人高的大理石花坛,上面种的花分五层,层层分明。

    秦青绕着西边的花坛看了一圈,出去问马文才和总经理:“我能砸了阳台上的花坛吗?”

    马文才和总经理看她出来还有点紧张,怕是什么解决不了的大问题,一听只是砸个花坛,总经理不用马文才示意就爽快的说:“尽管砸!随便砸!这屋里什么不对您砸什么!我给您找个趁手的锤子?”

    “我带的有。”秦青谢过,又进去了。

    这回屋外两人有话聊了。

    马文才嘀咕:“原来是花坛的事。”

    总经理也嘀咕:“花坛能有什么事……”想不出来。

    马文才:“以后不要再用花坛了。”

    总经理:“我回头就都换成鲜花!”

    秦青把那个花坛移到屋里,推倒,手里锤落,把那一层层垒的花山都给砸下来,花都□□放到一边,土都倒干净,然后从空心的坛底倒出一堆大小不一的建筑物碎砖石块。

    花坛里装这个一半是为了省土,也好渗水,一半是避免花层太高,头重脚轻,怕花坛放不稳。

    在那些碎砖石块里,她找到了另一只耳朵,它也被胶糊成一团,又滚进许多碎石渣和灰土,看着倒像块普通的石头。

    可能是装的人没有在意,当石头装进来的。

    也有可能是耳朵听到消息后,怕被她抓到,逃到这里来的。

    她拿着那耳朵走到阳台上,阳光正好,她举起锤子刚要砸,突然感觉到柴容声像不要命一样向她扑来!

    秦青反手一锤就砸在它身上!

    “你要想死,我送你一程。”

    听到屋里突然传来这一句,马文才和总经理的脖子都矮了一截。

    总经理刚想起来,这就是那天跳楼的那个吸毒者的房间,那天那人就是从阳台上蹦下去的。

    他悄悄跟马文才说了,马文才点点头,又觉得时间上不太对:该是有问题的东西出现在前,那个人跳楼在后。

    难道是那个跳楼死的人还在这里?可在那人那里,他不是“跳水”跳死的吗?这有什么好不甘心的?难不成是觉得跳得不好?

    柴容声被砸得魂魄都快散了架,还是呲牙咧嘴的要往她身上扑。

    秦青看懂了,哦,原来是被控制了。这就好办,她干脆再把它吹飞出去八十里,然后举锤,砸——

    自那一声后,房间里就没声了。马文才和总经理提心吊胆的等着。

    秦青出来,两人一起问:“怎么样?”

    “好了。”秦青这句话,两人心头大石都落下了。

    “就是房间里弄得有些脏,对不起了。”秦青说。

    “没事没事,这算什么?多谢您帮忙。”总经理笑眯眯的,又恭恭敬敬的送秦青和马文才出来,路过前台时,他去前台要了张纸写了个信封出来双手递到秦青面前,“我们自己酒店的贵宾卡,您别嫌弃,收下什么时候来玩都行。”

    秦青就顺手接了过来,倒是马文才扫了眼总经理,见他比了个手势才点点头。

    走到门外,小弟再次把车送过来,马文才做势看看天,道:“我送您吧。”一边打开车门。

    秦青就坐了进去,马文才也进去说:“时间也正好,我前两天吃过一家店做的西班牙菜很正宗,一起去尝尝,也让我表表心意。”

    秦青就算想说不用,听了这话也不好不去了,不然帮了忙不让人家道谢,倒想是打算挟恩求报似的,吃过这顿饭就能结清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