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64章 隔上千山万水又遇到你

第264章 隔上千山万水又遇到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柴容声被一巴掌呼出去几十里,心中狂喜!

    趁此良机,溜之大吉!

    他已经看准了,秦小姐就跟之前他那个好友一样,自觉身处天地之间,有义务也有责任匡扶正义,看到不平之事非要上前插一把手,不让他干他就浑身不舒服。这种人,一般在他看来就两字“有病”。

    不过此时此刻,他还真感激这有病的人。没她,他现在估计早就成一个鬼仆了。他自己收过鬼仆,知道鬼仆过的是什么日子,那真是生死荣辱都随别人一念之间。是活人还能临死前喊个冤,是鬼喊了别人也听不见。

    做鬼,真是没有保障的一件事。

    既然要跑就跑远些,柴容声顺着风儿,一荡就荡了个千儿八百里,这回他可记得要离秦小姐的地盘远些,免得又要被她抓住替天行道。

    毕竟像他这等人,这等情状,不做坏事也不行嘛。

    他现在也就只剩一口气,能在人的耳朵边吹几口阴风吧,别的什么都干不了。这样下去不必秦小姐出手,他自己就能慢慢化归天地间了。

    什么时候效率都是跟手段成正比的。想下一秒就发财只能去抢银行,想下一刻就变成大鬼,只能去吞别的鬼。

    所以真不是他不做好事。要不是现在体型太小,他也想学黄久站马路牙子上等菜送上门。现在嘛,只能另想办法。

    体型太小带来的坏处也不止一个,他这么弱,送上门去是他吞别人还是别人吞他……这也是个问题。

    所以他只能找更弱的欺负。比如新死的人生出的阴气,吞上几百年估计就够他现个原形了。

    柴容声想了想,把蹲医院等死人的念头打消了。太花时间,他等不起。

    最后他挑了两个地方:一个是烟花之地——可惜现在这行当干了要被警察抓的;

    另一个就是官场。话说做官和他们做鬼也是大同小异,一样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吞虾米。

    这里不生阴,却生煞。

    柴容声嘿嘿嘿笑着挑一个门最大,牌子最牛的地方钻进去了。

    柴容声这一跑,秦青也不抓。只要它不再当着她的面为非作歹,她也不会多事。

    马文才让开了个小包,窗外庭花绿草,流水潺潺,颇为雅致。

    他让服务员出去,亲自执壶给她倒了杯酒,“秦小姐自便,我随意。”

    一时菜上来,他也只介绍了几句菜色,这家店的厨师家祖上当年是御厨什么的,其他一句闲话没有。

    等用过饭上了甜品和茶,他才开始表白自己,大意就是他近几年甘为道德标兵,向雷锋同志学习,做一个党的好儿女,还当场背了一遍八荣八耻。

    秦青笑了。

    马文才立刻道:“秦小姐笑了,说明我做的对。那秦小姐看我还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请领导指示!”

    就算是半开玩笑,也带出了他的意思,秦青听懂了。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秦青还是有点担心的。

    马文才还真有一个大心事,他替自己做足心理准备,心道就当看医生了,说:“还真有一个……就是,我这几年……都没交女朋友,倒是喜欢跟意浓他们一起玩。”如果不是他和柳意浓都是笔直的,他就真以为自己要犯路线错误了。

    秦青示意他把手伸出来,她轻轻握上去,感觉到马文才的手一僵,她安慰他道:“别紧张,我替你看一看。”

    “不紧张不紧张。”马文才僵硬的笑了,跟着就感觉到一股让人惬意的凉风吹向他,这风像一只轻柔的手,小心翼翼的碰了他一下。

    “睁开眼吧。”秦青好笑的说。

    马文才不好意思的笑笑,迫不及待的问:“秦小姐,你看我……”

    秦青犹豫的说:“你身上没问题,就是气有点弱。”她本以为他是阴气盛阳气弱,但不是这样的。马文才身上的气场是圆融完整的,意外的是气场很薄弱。

    打个比方,像他这个年纪的正常男人气场该有一米厚,他现在只有二十厘米,是正常人的五分之一。

    马文才听完她打的比方就愣了,然后他突然换了一副面孔,如果说刚才是个亲近友好的人,现在就突然变得有了攻击性和疏离感。

    “这种情况常见吗?”他问。

    秦青摇头:“不常见。气场变弱通常只会发生在老人身上。”她倒不介意马文才改变态度,想出知道之前表现的那么友好是为了迁就她,现在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显然不简单,他会“吓”到恢复本来面目很正常。

    最后马文才还是保持风度的替她叫了辆车送她回家,之后的事,秦青就不管了。

    不过两天后,她收到了一笔汇款,金额让她数了半天的零。柳意浓特意来看她,说马文才有事出国了,暂时不会回来,走得太急,临走前怕没机会跟她道别,特意交待他过来一趟。

    秦青品味了一下他的话,对着柳意浓期待的眼神,没有说什么。

    柳意浓有些失望的说:“秦小姐以后别跟我客气,别因为小马不在了就不拿我当朋友了。”

    “您太客气了。”秦青说,虽然一开始跟她打交道的是柳意浓,但最后她却是跟马文才比较熟。

    柳意浓竟然不是开玩笑,以前他和马文才都是有点避着秦青的,现在却隔上几天就要打个电话给她,时不时的喊她出去吃饭,她能推的都推了,实在推不了的才出去,竟然也跟他们那一圈的人混了个脸熟,柳意浓的姨妈去一趟法国还给她带了一条丝巾回来。

    秦青哭笑不得,可柳意浓也不是郑重其事送的,就说“我姨妈回来发现多拿了一条,家里姐妹年纪都大了,我看跟你合适就给你要来了。”就这么随口一句,她推辞也显得太刻意,方域跟她说,跟他们这些人交朋友最重要的是自然,别过分清高,他们这些人交朋友也是看对象的,你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能帮到他们,差不多的就帮一把就行了。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柳意浓与马文才跟她交好是为什么?以前这两人还有点躲着她——这是很正常的反应。结果自从马文才出国后,柳意浓却粘上来了,时间久了,秦青还是问了一句马文才。以前怕交浅言深不好开口,现在交情“深”了,也能问了。

    柳意浓听到她开口真是松了口气,以前也是他们想跟秦青保持距离,所以有什么事都尽量用钱了结。结果现在想跟人交好还要现抱佛脚。幸好,秦青年纪小,不是在社会中打滚的老油条,心肠也软,他贴上去没几回这就软化了,也不介意他们之前的态度了。

    “还好,他这个发现得早,还是有很大的治愈希望的。”柳意浓说。

    马文才上回听了秦青的话吓得心惊肉跳,让人把她送走后就直奔医院,喊家里的医生给他来了个全套的全身检查,结果还真查出问题了:在他的脊柱上,好像长了一颗瘤子。

    长在这里可真是要了亲命了,就算是良性的,等它长大压迫神经,他也有很大的机率变成瘫子。要是恶性的,呵呵,这怎么治都成了问题。

    医生在检查结果出来后不肯告诉他,先告诉的马家父母,家里几位长辈商量之后都觉得先不告诉他,免得他接受不了结果,把他哄到美国去做手术,等手术成功后再慢慢告诉他。

    可马文才心里已经有了数,在等检查结果时就给柳意浓打了不止一个电话,在电话里反反复复的说“秦小姐这么说的”,“你说要是早点请秦小姐帮着看看多好?”“这都半年多了啊……也不知道晚不晚……”

    柳意浓当时还当他是神经过敏,安慰他:“能有什么事?真有病咱们治嘛,只要不是艾滋都好说。”

    马文才劝他“以后多跟秦小姐打打交道,交个朋友惠而不费,对咱们来说只有好处的”

    等马文才快要登机给他打最后一个电话时,他才知道他哥们这是真出事了。等马文才走了,他才从自己家人嘴里挖出马文才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当时他就浑身发凉。

    他跟马文才是同辈人,两家都差不多,很多事上特别有代入感。就像他此时就觉得哪怕家里再有权势,再有钱,命也只有一条。

    “您说,他有救吗?”柳意浓小心翼翼的问秦青。

    “我断不来生死。”秦青摇了摇头,看柳意浓实在很失落,想了想,尽力安慰他:“如果他真去了,你想见他,这个我可以试着帮帮忙。”

    人死了变成鬼,那她就更熟了。

    刚才还对马文才很热切的柳意浓想到要跟他的鬼魂来个面对面,打了个寒战,摇头:“那就算了。”这个嘛,活着的时候是朋友,死了还是让他早点投胎去吧。

    聊到这里,柳意浓对秦青的能耐更好奇了。他问起了秦青所说的气场,秦青就给他解释了一番。

    “原来男人女人不一样,老人孩子也不一样。”柳意浓马上说,“那您能不能给我看看?看我是什么样?”

    秦青让他别紧张,用气轻轻拂过去,说:“挺正常的。”

    “正常就好,正常就好。”柳意浓笑得开心极了,没有哪句话比这句让他更高兴了,“正好今天我姨妈来我家吃饭,你跟我一起去吧。”

    秦青只好点头。绕了这么大一圈,估计就是想让她替他家里人看看吧。这就是熟了的坏处,一些举手之劳你不好拒绝。

    她以为柳意浓特意请她回家,家里人怎么着也要有二十几个,没想到就四个人:他爹妈,他姨妈姨父。

    这四位看起来都很有气势,但对着秦青都很和气,也不多说多问,就像对着柳意浓的普通朋友。吃过饭要喝茶了,柳意浓跟秦青聊起了星座,秦青正在奇怪这个话题走向,他的妈妈和姨妈都靠过来了,竟然真的开始聊起星座了,还说起了血型算命,秦青发现自己是这几个人里知识储备最不足的一个,只好被人用星座和血型算了两回命,就在她以为柳意浓要把找她来的正事给忘了时,他说:“我教你怎么看手相吧?”说着就要来抓她的手,被柳妈妈一巴掌打下来,嗔道:“怎么可以随便抓女孩子的手?来,阿姨教你。”说着笑眯眯的握起了秦青的手。

    秦青才知道这才是戏肉。

    她握上柳妈妈的手,柳意浓与柳姨妈都屏住呼吸看着她,旁边在聊天的柳爸爸和柳姨父也转过头来,无形中让秦青有点紧张。

    她想干脆简单点,难道真要一人人握着手过去,索性让气散开,刮过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人。

    柳意浓感觉到有一股风轻轻拂过,一怔,再看姨妈、爸爸和姨父都是一样的反应,赶紧再看他妈,柳妈妈也是一脸发懵。

    秦青放开柳妈妈的手说:“阿姨的手相真好,大富大贵。”

    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

    “我呢?”柳姨妈说。

    秦青也说是圆满幸福。

    至于柳爸爸,也是正常人,虽然气场有些弱,不过年龄在这里放着很正常。

    只有柳姨父……

    秦青当着面说大家都好,被柳意浓送回家的路上才道:“你姨父……可能最近碰上什么东西了。”

    柳意浓吓了一大跳!

    “他……生病了?”他马上问。

    “不是生病。气场有点动荡,倒像是碰上什么了。让他注意点就行了。”秦青说得轻松,柳意浓快跪下了,“别这样啊!您给出个主意!我姨父刚回来!昨天刚到的!”

    “怎么出?我又不会画符。”秦青两手一摊,她觉得柳姨父身上的事很简单,碰上脏东西只要不再碰就行了,“你让他没事多晒晒太阳,如果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先别碰。”

    “什么是奇怪的东西?”柳意浓虚心求教。

    “比如你们烧的那尊佛像。”秦青笑道,“旧东西、新东西都有可能。但只要不是具有特别指向性的都没事。比如平时超市里卖的碗肯定不会有问题,可如果是街面上特意找来的古物,或有延年益寿功效的符,那就难说了,这世上有真佛也有伪佛,有真仙也有假仙,分辨不出的时候最好一个都别请。”

    柳意浓多少有点懂了,“我明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