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71章 旧友

第271章 旧友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花与蝶到了公司以后先洗澡换衣服,秘书刚好带着早餐到了,给他把咖啡端上来,他一边系领带一边道:“下午的酒会补一份请柬。”秘书立刻拿出纸笔来记下公司和邀请的人名,一会儿一加到备忘录中,这样下午来参加的人会找秘书要酒会的名单时就不至于发生认不出人的窘境了。

    方域的办公室也接到了邀请电话和补送的请柬,他的秘书发愁道:“那下午的研发会议怎么办?”

    方域看了眼时间,起身说:“现在开,联线吧。”只能直接开视频会议了。

    研发会议是最拖时间的,因为参会的大部分都是不擅言辞也不擅表达的研究人员,安排在下午就是准备直接开到晚上的,现在调到上午开,那就只能在下午酒会前得出一个大概的方向或结论,这样方域就能抽身,把剩下的交给副总。

    会议一直到酒会前还差一小时还没结束,方域交待了一下副总,先离开了。他在办公室的小卧室里洗了个澡还换了身衣服,把自己打扮得人模人样的,开上公司里最好的一辆车走了。

    虽然他的公司现在还不大,但门面功夫是要有的。

    花与蝶的这个酒会没有目标,就是提供给自己的关系户和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一个认识的机会,说话的场合,不然像方域这种人想打交道不能都拉到饭桌或酒吧、别墅去啊。一个半公事化的酒会最合适了。

    酒会里备的都是度数低的酒,有香槟、葡萄酒,甚至为了照顾一些客人还准备了啤酒,还有女士们喝的现调的鸡尾酒。而餐点就非常简单了,只有一些西点和沙拉。

    花与蝶中午没吃饭,他跟几个人打过招呼后就站在餐桌前填肚子,跟侍者说:“上一些三明治。”

    侍者立刻去办,他转头刚好看到方域进来,遥遥举了下杯。方域过来跟他打招呼,他道:“中午没吃,饿死我了!”

    方域道:“我也没吃。”一边拿了杯酒,在餐桌上来回看。

    “那等等,我让他们上三明治了。”花与蝶喝了一口酒,塞了一口沙拉,道:“昨天你们走得早,我在那里耗到三点多才走。”

    虽然今天才是第二次见面,但有柳意浓这个“桥梁”,两人亲热的仿佛最好的朋友一样,躲在一起说“悄悄话”。

    “那个许先生,他的公司是搞网络推广的,跟各大网络媒体的关系都不错;他旁边那个是他新拉来的投资人,山西的……”花与蝶一一为方域介绍这酒会里的人,碰到他觉得方域有可能会用得到的人都多提两句。

    方域算是明白为什么柳意浓说花与蝶可交了,如果不是他的女朋友,对他的观感都不会坏,如此面面俱到,难得能做起这么一大摊的生意。

    三明治送上来后,花与蝶与方域已经聊得“相见恨晚”,花与蝶邀请方域只是看柳意浓的面子,如果这人聊得不好,他刚才就托辞离开了,现在说了几句话倒觉得这人还不错,刚好他昨晚一夜没睡,早上就处理了大半天的公事,现在精神不济,早就想躲开了,就跟方域一人拿盘子放了几个三明治,端上一杯酒,说:“走,去那边聊聊。”

    落地窗前有好几张小圆桌提供给人一定的私密空间,两人端着三明治过去,有一搭没一搭的边吃边聊起来。

    自然而然的就说起了秦青。花与蝶虽然昨天是第一次见秦青,却早听过柳意浓身边有位“秦小姐”,不知是什么来路,还在上大学,听说常去柳家作客,跟马文才也相熟。他看得出来秦青不是吃青春饭的,也不是家里有关系的,这就奇怪为什么柳意浓这么照顾她了。

    方域当然不可能说出秦青的“秘密”,只是大方承认他确实是通过秦青才认识的柳意浓,而柳公子与秦青也是好朋友。

    花与蝶没再接着问,他知道再问就是交浅言深了。又说了一会儿话后,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他亲自把方域送出去,临走时顺手拿了束花给方域,“送给秦小姐吧,也替我分担分担。”

    为了照顾小花店的生意,他今天带了十几束花到公司,交待秘书查一下公司里有谁生日给送出去,他再亲手写个卡片,也算是个祝福。

    方域拿着花笑道:“谢谢。”

    晚上,方域特意抽时间把花送到大学。秦青抱着花,奇怪这花怎么精气这么足,简直像刚剪下来的一样。

    她知道方域今天是去花与蝶的酒会了,问他感觉如何。

    “是个不错的人。”方域有些遗憾的说,对她眨眼:“如果不是昨晚柳公子特意提醒的那两句,可真是看不出来。”昨晚柳意浓借酒醉说的东西本来就是说给他听的。

    “今天跟我说话,只提了他未婚妻,似乎对未婚妻的感情还很深。”方域一说就看她的脸都皱起来了,好像面前摆着什么恶心东西,他笑着摸了下她的头发说:“别想太复杂,龙生九子还个个不同呢。他只是这个性格而已。那些女孩子对他来说是解压的。”

    “他根本没把人当人。”秦青顿了一下,“他们都是。”越跟柳意浓认识就越能了解他,他和他的朋友看似平易近人,其实在他们眼中,普通人和他们之间有着天渊之别,世界被他们清晰的分了开来,一边是普通人的世界,一边是他们的世界。

    “古代称官员为牧民官,将百姓等同于牛羊之属。”方域道,“所以古代才有那么多人想做官,因为他们知道这是脱离自己阶层的机会,对自己、对后代都是如此。”

    对柳意浓来说,她不具有和他平等对话的资格。秦青深知这一点。而对花与蝶来说,找那些女孩子谈恋爱游戏,就像在无主的花园中采摘鲜花一样,爱它之美便要摘下,把玩片刻后就随手扔掉,并没什么区别。

    花与蝶这次见过阿娇后就好几天没出现,也没有打电话。说好预订的花束倒是每天都有人来取,货款也提前打到了花店的账户上。

    小眉从兴奋难耐到失望落漠,阿娇看在眼里直摇头,让她去外面玩,不要在店里呆着。

    “姐姐,你都不着急吗?”小眉自己都快急死了,看阿娇这么淡然都不能理解。

    “他们这种人不过把我们当个消遣,闲了空了才会来找乐子,忙的时候不可能还记得住。”阿娇说,“你不能比他们还认真。我看你就是闲的,出去玩,找几个男朋友,玩够了再回来。”

    在阿娇看,小眉还是太清涩了,不过也好哄。小眉被打发出去,钻到游戏厅玩了两天就交了几个男孩子当朋友,被簇拥着回来,一点沮丧也没有了,她不但这两天一分钱没花,吃喝都是有人请的,连衣服都换了两身。

    “好看吗?他们给我买的鞋。”小眉坐在桌上举着双脚,脚上的细带高跟鞋把她的脚衬得更好看了。

    阿娇看她开心起来了也放了心,拿手中的花去打她:“又上桌!下去!”

    小眉嘻笑着蹦下来往外跑,正撞在进来的花与蝶身上。花与蝶含笑扶住她,小眉推开一看是他,咬着唇跑了。

    花与蝶看她跑出去了,走进来坐下说:“她怎么现在出去?我正准备叫你们出去吃饭。”

    以前吃饭都是只有阿娇,现在却要连小眉一起带上。

    阿娇心里好笑,不经意的说:“她在外面交了几个朋友,都是打游戏的……我喊她回来,不然晚上又不回家。”说完打了个电话给小眉,一边拿眼看着花与蝶一边强调,“……是你大哥要带你去吃饭,你真不回来?那行,快点啊。”

    花与蝶等她挂了电话笑着问,“小眉管我叫大哥吗?”

    阿娇道:“我是她姐姐,你当然就是她哥。她一直想要个哥哥。”

    以前两人聊天总是风花雪月,现在却“接地气”了。花与蝶问了问花店的生意,又状似关心的问了阿娇的家乡父母,最后才说起小眉,“她现在这个年纪还是应该去上学。”

    阿娇心里乐得不行,面带愁容道:“对对对,唉,我要顾店没空管她,她在街上认识的朋友跟他们一起玩,我都不放心……”

    等小眉回来,阿娇已经跟花与蝶商量好了要先给她买一些书在家看,学得进去就先请个家教打打底子,然后再看她的兴趣在哪里,找个学让她上。

    小眉不解,偷偷问阿娇:“怎么他们是个人都想让我上学?”那个夜大的老师也这样,花与蝶也这样。

    “关心你啊,说两句惠而不费。”学习是那么好学的?又不是一句话就能学成,没有个三五七八年的出不了成果,而到那时,七八个女孩子也能追到手了。

    小眉放心了,看来她不是真的要上学,那就好。

    这天晚上的活动安排得很满,花与蝶先是带这一对姐妹花去吃饭,然后逛街,再看了一场电影后将早就哈欠连天的小眉送回家,花与蝶和阿娇就进行自己的节目去了。

    小眉回家后洗了个澡,把花与蝶送她的衣服和鞋就随便放在地上,登上电脑开始打游戏,网上一个人问她怎么来得这么慢,她道:碰上一个特别麻烦的人!太麻烦了!我以后找男朋友绝不找这种的!

    她算明白了,花与蝶泡女孩子其实是在玩真人扮演游戏!一定要经过暧昧、心照不宣的爱恋、表白、热恋这些过程他才爽。

    这什么毛病?

    不过都是填饱肚子的东西,街边一块钱一个的烧饼和法国餐厅里的大餐,除了材料和厨师之外,最重要的区别应该是气氛吧。

    可能花与蝶就是玩气氛的那种人。

    柴容声带着那个女鬼四处游荡。有他的庇护,女鬼不再需要白天四处躲避了。不过这个女鬼的意识缺失的很厉害,她不会说话,无法交流,如果不是她冲天的煞气让他确定她是来索命的,早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起,他就把她吞了。

    女鬼总是在一些地方打转,追着一些汽车跑,但追上之后,可能不是她要找的人,又丢开了,叫柴容声可惜不已。都是鬼了,怎么还挑食呢?

    直到前两天,柴容声看到了一个人!吓得他魂飞魄散!而女鬼还要过去,他抓住女鬼就跑了!一跑就跑出了这个城市。

    【怪事!怎么会在这里碰上他?他不是在隔壁市吗?】柴容声这会儿心还在跳呢,他看看手里的女鬼,【不会是他害了你。】他顿了下,【就算真的是他,你也不用想了,我直接吞了你,大家干净。】

    女鬼对自己的“生死”浑不在意,像没听到一样。

    柴容声犹豫了一下,【说起来,我也该去跟女公子请个安了。】既然已经碰上了她先生,不去请个安道个好实在说不过去。

    至于这个女鬼……

    柴容声想了想,大嘴一张,把女鬼给吞到肚子里了。【等我见过女公子,若是无事就放你出来,若是……】他拍拍肚子,【你就瞑目吧。】

    他心道,若是女公子已经跟那男人分了手就可以让你报仇了。不过以他对这等人的了解,怎么看方先生也不像是沾染人命的恶人。总之,先去见过女公子再论其他。

    作者有话要说:  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