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75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人也可以

第275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人也可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做春梦能不能生孩子?

    这是个问题。

    至少女鬼目前做的是对的,接下来就看她能不能怀上了。

    阿娇打了个寒战,想到一个要命的问题:“……如果她真有了,之后呢?”

    【生下来,一家三口幸福快乐的在一起。So happy!】他也是很与时俱近的。柴容声眨眨眼,歪歪头,可爱巴叽的说。

    阿娇扯了下嘴角,呵呵……如果花与蝶找个人·老婆,她愿意当情人;如果他找个鬼·老婆,她就只能祝他全家幸福了。

    花与蝶这段时间感觉很好。虽然身体有些虚弱,他也认为是伤了元气的缘故,认真的找了营养师调养身体。至于感情生活方面,阿娇的优点在此时此刻前所未有的闪亮!他就略有些认真的开始经营跟阿娇的感情。

    其实他对阿娇一开始就是不同的。以前他都是去女方家里约会,要么就酒店开房。而阿娇却来过他的房子。

    于是,他暗示性的给了阿娇一把钥匙,拜托她帮忙去开个门收快递。

    阿娇拿到钥匙就懂了,犹豫起来。

    她是一个稳定的人,不喜欢天天换对象,如果找到一个合适的男人,她是希望能发展成一段长期的关系的。

    花与蝶是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他只有一个问题:屋里有个缠着他的女鬼。

    阿娇思考过后决定:跟女鬼分享也不是不行,毕竟说服女鬼放手的可能性太低了。

    于是阿娇有样学样:也给了花与蝶一把钥匙。

    花与蝶就投入了阿娇和小眉的怀抱。

    比起回家,小花店里跟一对姐妹偷-情的感觉太刺激了!阿娇成熟美艳,小眉清涩纯洁,他每天都游走在危险的边缘,看着小眉对他的一举一动脸红羞涩,紧张激动,又要避着阿娇……花与蝶很快觉得自己精力充沛身体健康!

    甚至一周多的时间里都没回家,连衣服都是让秘书去他家帮他拿出来的。

    柴容声,失算了。

    那对姐妹既然能将花与蝶哄走,估计是不会再放他回来了。这点本事,她们还是有的。

    而他就和苏容被关在这个房子里了。

    会被关多久呢?

    曾经被“关”过的柴容声估计,若以“年”为单位,关上个五六七八年是不成问题的,若那两姐妹再“狠”一点,关他们个几十年也不奇怪。

    做为一个鬼,应该没有时间问题。柴容声倒不觉得被关在这里有多难受。

    但他不想被关。

    上一次关他的是他的子孙后代,自家人不计较那么多。

    这一次,一个不算什么的人竟然也要关他十几年吗?

    柴容声,不愿意。

    苏容还是每天撞窗户。而且她很快发现情人不再回来了。日升月落,她记不住日期,却看得懂太阳每天升起,黑夜白昼交替轮换。

    不在沉默中变态,就在沉默中暴发。

    苏容能力不俗,她憋啊憋的,把肚子憋大了。

    柴容声觉得自己说不定还能目睹一场鬼产子的新鲜事,活得久就是有好处。

    当然,为了早日是打破这个困局,他也小小帮了一点点忙。心血发丝,衣服物品。这些带有本人气息的东西对妖精没什么用,对鬼来说就不一般了。

    以前苏容是不会用,有他从旁指导,效果跟继续拖着花与蝶做春梦是一样一样的。

    花与蝶持续掉血中。

    ——如果是游戏可以看到血条在下降。

    他只是继续精神不好+睡得太死。

    阿娇认为那该叫“昏迷”,搞得她一周只能试探着吃一回,还不敢太折腾他,免得把人折腾死了。

    小眉跟花与蝶的进展也颇为费力。

    “他今天又摸我了。”小眉私底下跟阿娇抱怨,“我晚上睡觉都不锁门了,他到底什么时候下手啊!”能不能快一点!

    阿娇也无可奈何,这不符合花与蝶的行事准则,他现在爽着呢,睡姐姐撩妹妹。

    “这样,我看他打算跟我耗下去了,我听说他爸也不错。”正确说来花爸爸比花与蝶更没原则,好上手,“下回我跟他去他家,你也去吧。”

    小眉犹豫了一下,决定试试,“再不行我就不跟他浪费时间了!”

    阿娇对花与蝶很满意,应该说两人步调意外的合拍,如果没问题她打算就跟花与蝶过了。至于那个鬼老婆她也有办法——活人老婆她都能勾得男人几十年不回家,鬼老婆有什么好怕的?

    她正在说服花与蝶卖掉那个“不吉利的房子”,重新买一个。

    花与蝶也有点心动。他名下的这个房子是成年以后换的第三套,第一套是大学时家里给准备的,成年后开公司卖掉换了启动资金,第二套是过渡房,这一套在买的时候他花了很多精力,本来打算多住几年的,就算结婚也要继续保留做为一个偶尔放松的地方(金屋)。

    由于家庭原因,他们家人没有人握有过多房产,特别他做为“年轻人”,只有一套固定住房,用来玩乐的别墅一类都不在他的名下。现在要换房,肯定要给家里人打招呼。于是他找个机会就请花爸爸出来吃顿饭,在某些问题上,男人之间比较好说话,毕竟如果他跟他妈说结婚以后也需要一个放松的地方,他妈肯定不会感同身受。

    为了营造家宴的轻松气氛,花与蝶带上了阿娇和小眉。席前大家谈话愉快,气氛和谐,花爸爸亲切慰问了阿娇姐妹,鼓励她们继续努力奋斗,特别是小眉,鼓励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两人还交换了微信。

    花与蝶终于把房子卖出去了,新看的房子有六个卧室,他一个人住嫌大,再多加两个人就正好了,何况新房子旁边就有两间大学和数不清的补习班,非常适合小眉重新进入校园。

    阿娇带着小眉搬了进去,她每天去花店,小眉每天上补习班,时常跟同学聊微信聊得很晚,都是在讨论学习。

    小眉的学习热情如此高涨,让花与蝶有些失落,他都做好准备当家教了,结果小眉跟同学聊得火热,根本不需要家教。

    心灵的空虚让花与蝶腾出时间专注于他的未婚妻,两人固定每周约会,阿娇也常帮他参考送给未婚妻的礼物,两人虽然没有明说却心照不宣,这份默契虽好,却让花与蝶更加不满足起来。

    于是他再次找到了一个女朋友,并带她回了以前的旧房子幽会。

    酒店的私密性还是不够高,碰到人的可能性也很大。旧房子还没有卖出去,保洁仍定期打扫。所以,花与蝶在经过一次气氛良好的晚餐约会后,顺路把新女朋友带到了这里。两人上楼,开门,跟着就在客厅的沙发上拥吻。

    在同一张沙发的另一边就是大肚子的苏容。

    柴容声站得很远,因为苏容的肚子大得太离谱了,她不像怀了个鬼胎,倒像怀了个大象,肚皮都快顶到天花板了。

    过大的肚子让苏容在沙发上动弹不得,虽然自从花与蝶抱着女人进来后她的目光就追随着他,可她却没办法像以前一样扑过来。

    她只能看着他,看着他搂着女人,解开她的衣服,掏出熟悉的小袋袋,撕开,解开皮带……从头至尾,她都一直看着他。

    柴容声则看着苏容,他很好奇她接下来会怎么办。

    一场欢-爱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后,花与蝶抱着女人进了卧室,苏容被留在了沙发上,卧室里又响起两人愉快的声音。

    苏容的眼睛望向天花板,她的两只手放在肚皮上,柴容声看着她……把肚子抓开了。或者说撕开?

    她等不及了。

    她要把孩子生出来。

    肚子破开后,冒出来冲天的黑气。那是几乎成形的煞气。

    柴容声如获至宝!扑上去把煞气全吞了,这让他的身形几乎长大两倍,身高二丈有余。

    苏容提着孩子的脚脖子,这个鬼胎倒是正常婴儿大小,她抱着它站起来,肚子仍然有个巨大的空洞,却不见血肉,黑乎乎的像个黑洞。

    她抱着孩子进了卧室。

    柴容声懂了。苏容可能是想带着孩子来找花与蝶。没有孩子时,她“不敢”找他。

    有了孩子,她就理直气壮了。

    经过两次酣畅淋漓的欢-爱,花与蝶理所当然的睡着了,他本打算小睡一觉之后再起来送女朋友回家,然后直接去公司。

    结果他做梦了。

    梦里,他在家里,坐在沙发上,而沙发另一端坐着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她穿着廉价的衬衣和一步裙,脚上的鞋倒是名牌,他记得……这应该是他送的。

    女人一脸欣喜的抱着一个看不清脸的孩子,对他说:“宝宝,我们有孩子了!”

    花与蝶感受不到快乐。

    他考虑过如果他有私生子会怎么做,如果有人带球上门要怎么办。前者,悄悄送人收养;后者,打掉或引产。

    所以他只考虑了一秒就伸出双手:“把孩子给我吧。”

    女人高兴的把孩子递给他,“你抱抱,他很可爱!”

    刚出生的孩子通常都不可爱。但是自己的孩子,他也好奇,就顺势低头看孩子——

    这个孩子,为什么脸朝下躺着?

    他把孩子翻了个身,让他脸朝上。可翻过来的孩子还是脸朝下,他只能看到后脑勺。两次后,他身上冒起了冷汗——这件事不对!

    那个女人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他身边,趴在他的背上,尖锐的指甲刺痛了他。

    “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很可爱?”

    持续的电话铃声把他叫醒了。

    打电话的是阿娇,当她发现他晚上不在公司又没回来时就知道他又犯毛病了,最重要的是她找到了他今晚去的餐厅,却没找到他今晚住在哪间酒店,所以,这傻子很可能又跑回去住了。

    醒来的花与蝶浑身冷汗,人还在发抖,梦中那种让他心悸的感觉仍萦绕着他。这让他没心情送女朋友回家,也随便跟阿娇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幸好这两个女人一个正处在感情最浓烈的时候没在意,一个知道实情根本不介意。

    然后他就立刻离开了这里,到公司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决定把这个房子尽快卖掉。

    但恶梦的后遗症仍然如影随形,这天一整天他都觉得胳膊上有重物坠着很累,让他无心工作。晚上,他去花店接阿娇。

    阿娇刚准备关店就看到他的车里已经坐满了。

    副驾驶是苏容,他怀里还抱着一个鬼婴,后面的柴容声正向她招手。

    “……”阿娇翻了个白眼,甜笑着上前对花与蝶抱歉,“今天有个客人说要在十一点时过来拿花给他女朋友庆祝十二点的生日,我今晚就不回去了。”

    正好花与蝶也有事,没有再跟她多说就开车走了。他直接去找了柳意浓,这回,他说了实话。

    “你说被鬼缠的是你。”柳意浓道。

    “对。”花与蝶说,“帮帮我。找你认识的人帮我看看。”

    柳意浓犹豫的地方在于……他认为花与蝶不值。

    花与蝶不是马文才。他可以跟花与蝶一起赚钱,吃喝玩乐。但如果花与蝶死了,他可能连伤心都不会有。为这样一个人,去动用他跟秦青的关系,让秦青暴露在别人面前,太不值得。所以上回他躲开了,现在,他沉默了。

    花与蝶也很清楚这一点,他说:“我能给你打听出来……南边的那个工程,底价多少。”

    柳意浓点头,道:“我帮你约一下吧。”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