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76章 生死相依

第276章 生死相依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花与蝶想破天都没想到柳意浓约来的人居然是秦青。

    但他随即高兴起来!

    结合前几次见面时柳意浓的态度就能看出秦小姐肯定是有大本事的!于是人还没到,他就早早站起来准备迎接了。

    柳意浓说今天有个局还算有意思,叫秦青一起玩。“来的都是熟人。”他道。

    确实熟。

    秦青远远看到柴容声就发笑了。

    她前两天接到柳意浓电话时就有预感:她应该答应这个约会,可以解决长久以来困扰她的一个问题。

    见到柴容声也只是更确定了而已。

    为了谈话的私密性,他们选择的地方是高尔夫球场,四下无人,想怎么聊怎么聊。

    不过在开始谈话前,需要让今天的“主角”秦青同学心情好,所以柳意浓和花与蝶一起教她打球,拼命夸奖她打得好,哪怕她挥空了十七杆,一次甚至把杆子都给倒挥了出去。

    花与蝶在看到这一幕时毫无节操的说:“漂亮!”

    运动过后,几人(主要是秦青)都有些疲惫了,三人转到旁边的帐篷里饮些果汁水酒,吃点点心,想吃牛排龙虾厨师可以现做哦。

    气氛如此之好,花与蝶就试探的提起了最近头晕、乏力、做恶梦的事。

    柳意浓在之前曾再三提醒过他,秦青不是花钱请来的人,找她以情动人比以钱动人有效,砸钱可能会有反效果。

    花与蝶叹气,一切能用钱解决的都是小事,而不能用钱解决的通常都是大麻烦。

    秦青就属于就算她再麻烦,他也必须按照她的游戏规则去玩,否则她可以甩手走人,他就只能抓瞎了。

    不能自己制定规则,这让他浑身不舒服。从会说话起他就没看过别人脸色了,但同样证明秦青是个值得柳意浓去折节下交的人物,这么一想,这腰弯的也没那么不情愿了,更别提他还是付了“钱”来的,把工程金额在心里念几遍,花与蝶觉得此时让他趴地上喊爸爸都没一点问题。

    【您别听他瞎说,这都是报应。】柴容声正站在秦青身边进谗言,与众不同的是他是正大光明的进,还不怕别人听到。

    花与蝶说:“这段日子大概是工作太忙,身体一直很不舒服。”

    【他是挺忙的,就我认识他的这几天里,仨女人!】柴容声扳着手指替他数,【有个订婚的小姐姓郑的,花店里认识的一对姐妹,妹妹还不到十八岁呢,他就抱着姐姐想妹妹。就这还不足,前两天又在街上找了一个,说是赶地铁没赶上要迟到,他顺手捎了人家一程,就捎到床上去了。】

    柳意浓给花与蝶使了个眼色,让他说点实在的,别人不知道,反正他是没见过有人当着秦青的面说谎。

    花与蝶犹豫了一下,面带悲伤的说,“大概是两三年前,我……交了一个女朋友。那时家里还不怎么管我,我跟我未婚妻订婚是在今年的事。我当时也有些风流,跟她谈了一段时间后,她想……跟我结婚,我当时根本没想过这个事,又跟她说不出口,就借出差的理由……再没跟她联络,之后才知道她出了意外。”

    过了这么多天,他已经查出苏容确实是出了意外,就是不知道人都死了好几年了,怎么会现在才找上门?

    旁边柴容声继续尽职尽责的拆台,【听他瞎扯,这人嘴里怎么一句实话都没有?找人帮忙还这么大架子!】顺便不遗余力的抹黑,【前半截大概算对,不过他跟苏容交往时可是什么都没告诉人家姑娘,连家住哪儿都没说,搞得苏容被甩还以为自己精神病妄想出一个男朋友,流产了才回过味儿,一时恍惚被车撞了,他事后都没想过找一找姑娘,不然也不至于姑娘死了那么多年他都不知道,这人……没良心啊!】心黑手狠,是块做大事的料子!

    柴容声略有些遗憾。如果是他当年碰上这么一个人,两人肯定相见恨晚!

    可惜啊,现在只好玩命坑他了。

    花与蝶说对苏容当年两人是真心相爱,只是他当时太年轻,承担不了家庭的责任,又糊涂莽撞才一走了之,之后就算想去找她也没有脸去,没想到至此天人永隔,终成憾事。

    柴容声就道苏容找上花与蝶后,这人竟然想不起来了,还是翻备忘录才想起苏容姓甚名谁,不然只怕站在眼前也认不出来。

    花与蝶说她来找我,我也难过,我跟她今生没有缘份,只能来生再报答她,我现在有了未婚妻,自然要一心一意对未来的妻子,只盼苏容能早日投胎,不要再流连尘世了。

    柴容声道花与蝶已经置下金屋找好了地下情人,情人二号也在排队中,预留的情人三号看等不及已经捡高枝飞了他还不知道。

    花与蝶说得声泪俱下,柴容声评的口沫横飞,秦青一心二用,脸上的表情有些精彩。

    柳意浓专心端茶品茶,不然就一手托腮望着远方的天空陷入迷思,神情格外茫然。

    ——之前他给秦青说过花与蝶喜欢交平民女友的习惯……哥们,这可不是我坑你,我怎么知道你到这地步还把自己说得跟白莲花一样啊。

    花与蝶哭完了也说完了,拧着红通通的鼻头,一双眼睛水灵灵的,一个俊男做此形状,来端水果送点心的小侍者都禁不住同情心疼,拿了一碟手帕过来。

    “谢谢。”花与蝶亲切道谢,期待的望着秦青。

    人家表演这么半天,她怎么着也该给点反应。

    可望一望花与蝶背上趴的胳膊有两米长把他给抱着粽子一直跟他接吻的苏容,再看他左边胳膊上挂考拉似的挂着的鬼婴,再听了柴容声刚才的科普,再配上他自己的表白……

    秦青眼睛往下溜,一时真找不出合适的话形容这位花先生。

    柳意浓一看情形不对,秦青一直是有话直说的,对他对马文才都是,这话都不说……他对花与蝶道:“看你刚才流了一身汗,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花与蝶知道这是他们要私下说话,应了一声去了。

    他走了,柳意浓问秦青:“是不是有什么不对?他身上没东西跟着?”只有没东西跟着,才能解释秦青为什么不说话。

    秦青摇头,柳意浓才要欣喜拍桌,她说了句话,柳意浓脸色就变了。

    “冤有头,债有主。”她道,“如此债主登门,我是不好插手的。”

    柳意浓真没想到她会是这个意思!他连忙说,“再怎么说,人鬼殊途,早点让她去投胎也是一件善事啊。”

    秦青说,“鬼会不会投胎,这个我可不知道,再说人家也未必愿意去投胎啊。”

    柳意浓愣了,“什么?”鬼不会投胎?

    秦青放下茶杯,拿起手机和自己的包,说:“这件事我帮不了他。”

    柳意浓看她这是有要走,赶紧抓住,“别急,一会儿还有的玩呢,不乐意见他咱们一会儿让他先走,你别走啊!不帮就不帮。”哪边轻哪边重他一清二楚,再说南边那个工程他也已经吞到嘴里了,至少一半进嘴了,剩下的帮了是情份,不帮,花与蝶还能去告他?

    等秦青坐下来,柳意浓好奇的接着刚才的话往下聊:“鬼要是不投胎,是不是就这么消散在天地间了?”

    秦青摇头,“阴间是有的,鬼也确实要去阴间,至于鬼到阴间喝不喝孟婆汤,投不投胎,这个就不清楚了。”

    柳意浓半是好奇,半是想缠住人不让她走,就这么一直聊到花与蝶回来,远远看到他,柳意浓起身过去拉住他,低声道:“人家不出手,你先走吧。”

    花与蝶万万没想到这事还会有变化!

    柳意浓理解,像他们这种人,一般很少被人在半路撂挑子的,敢这么干的不是傻子就是真勇士。

    秦小姐显然是属于后者的。柳意浓不想也不能去怪秦青,只能把错往花与蝶身上推,“你说你刚才说那些话,我听着都臊得慌!你在你亲爹妈面前这么说没事,当着人家……你把自己编那么好听干什么?”

    花与蝶懵道,“不是你让我说得好听点让她发善心吗?”

    柳意浓:“我让你把自己说得惨点,没让你把自己说成柳下惠啊,你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花与蝶还不懂:“……那我要怎么说?”

    “说实话!!”柳意浓骂道,“你蠢不蠢啊!你在人家眼里跟没穿衣服一样!像你这样一句实话没有的,要我也不救你!”

    命悬一线,花与蝶很放得开的,一抹脸,推开柳意浓,坐到秦青面前,特别坦白的说:“秦小姐,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在您面前说谎,您大人大量,千万别跟我计较!”

    柳意浓看到这一幕避远了,花与蝶要救自己的命,他不能拦,毕竟也有情份在,还是要给些方便的,再说花与蝶当着外人的面说实话跟当着他的面把自己拔得一干二净是有区别的,他要给花与蝶留面子,就不跟着听了。

    “我这人有个毛病,喜欢交女朋友。”花与蝶,说实话了。

    从头开始说起,“我知道,这是个坏毛病,害人,我以后一定改,多做好事,多积德。苏容的事,是我对不起她。”

    他对苏容的真心连二两也没有,苏容之于他,只是又一盘新鲜的菜,一道漂亮的点心。其实所有的女人在他眼里都是这样,他这辈子唯一真心相对的只有父母,或许还要加上以后他的孩子。连他现在订婚的未婚妻都一样,只是他完成婚姻这个家庭责任的另一个对象。

    “我知道我错了,我对不起苏容,我愿意补偿她,只要她说出来我能办到的,我都愿意去做。”花与蝶说,“您……能帮帮我吗?我跟她人鬼殊途,让她离开我,好好的,去阴间去投胎,我给她好好发送,做道场,我在她的墓前磕头,她父母以后我都当自己父母看,一定替她好好照顾。”能想的能说的他都想到了也说到了,完了就期待的看秦青。

    秦青沉吟片刻,对他道:“你跟苏容的事,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听话听音,花与蝶喜上眉梢!

    “区别只在于当时你的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你们在照你的规则玩。”秦青道,“拳头大是硬道理,这点,不管是苏容还是你交往的其他女人,都没什么好怨言的。”道理只能跟平等地位的人讲,跟比自己地位高的人讲道理是脑子进水,真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内,这句话放在哪里都是有用的。

    花与蝶听出来了,他的脸色变了。

    秦青说:“所以,现在是苏容比你强,你就要照着它的规则玩。先撩者贱,打死无怨,你只能受着了。”说罢她就站起身。

    花与蝶看她要走就急了,立刻跟着站起来拦住她,“你要见死不救?苏容现在是鬼啊!我是人啊!”鬼要害人,你怎么能不管呢?

    柳意浓看到两人似乎有矛盾也赶紧过来了,听到这句,却看到秦青竟然笑了。

    “还是那句话,拳头大是硬道理。”秦青笑道,“我的道理就是:冤有头,债有主。只要苏容只找你,不害你性命,我就不会管。”据柴容声所说,苏容竟然是想再续前缘跟花与蝶过一辈子的,那她就不做法海了。这回,花与蝶想甩掉苏容可没那么容易了。

    花与蝶听到不会害他性命慢了一步,叫秦青走了,他还想再追,柳意浓赶紧拦住他,“你站住!别给脸不要脸!”骂了一句,他也追着秦青走远了。

    花与蝶站在原地,心里乱七八糟的。一时为苏容不会害自己性命而庆幸,一时又发愁就算不害命,这么一个东西跟着自己也恶心啊。

    柴容声在旁边看他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心道:不知什么叫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吗?你活到八十,她跟你到八十,到那时不知能给你生几十个鬼子鬼孙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