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77章利字摆中间

第277章利字摆中间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柳意浓刚进家门,手机又响了。他把秦青送回家后才把花与蝶从黑名单中放出来,开车时不接电话,现在摸出来一看,手机上已经有18通未接电话了。

    柳意浓接通笑嘻嘻道:“你从没这么想念我吧?”

    花与蝶松了一大口气,还不敢生气,顺着他的话音苦笑道:“哥哥,你是我亲哥,弟弟望穿秋水啊。”

    柳意浓一边脱鞋解皮带脱裤子,一边道:“你把人给得罪了,我不得赶紧哄啊,你得罪她没事,人是我朋友,你说我是向你还是向她?”

    “应该的应该的。”花与蝶马上道,“咱们什么关系?我还钻过你的裤裆呢。怎么样?秦小姐还生气吗?”

    钻裤裆时两人都是十□□,喝醉了赌牌,不能赌钱,就赌别的,当时是另一个人先钻了别人的裤裆,钻完脸色就越来越不好,再醉这也是丢脸的事,借着酒意钻完了,回过味来开始生气了。花与蝶面面俱到,见此就跟主家说了一声(要让人家承他的情),又找上柳意浓商量了一下,假装输了一回,钻了柳意浓的裤裆。

    柳意浓有点侠义之气,这在朋友中间是出名的,爱仗义,所以找上他不丢人,也不必怕日后被他笑话。

    柳意浓也真是不能就这么甩下人不管,叹了口气道:“人家生什么气?你是不了解她。”

    “懂,懂,是我这事办得没品,不怪人家看不上。”花与蝶说。

    “你知道就行。”柳意浓语重心长的说,“那还是个女孩子,对吧?”女孩子,感同身受不意外。

    “你多帮我说说好话。”花与蝶道,“不能就这么不管我,对吧?那毕竟是个鬼啊,天天跟着我,我这睡都睡不着了。”

    柳意浓仰头想了想,不敢把话说死,“我跟你说,我还真没多大把握。我跟秦小姐认识也有一二年了,她是个什么人我清楚,不是拿话能说动的。”虽说人家心软,可也要看在什么事上。

    “别的呢?就没别的办法?”花与蝶问。事在人为嘛。

    柳意浓一听就懂了,冷笑,“你不怕死就去啊。我告诉你,人家要你的命,CIA都查不出来!”

    花与蝶笑:“哟,战-略-武-器啊。”什么样人站他们面前,一眼就能看出来。他还就不信拿秦青没办法,她不行,父母呢?朋友呢?要一个人就范的办法多了。

    “要不你试试?”柳意浓笑了。

    这话说的有火药味了。花与蝶懂了,他要想对秦青用手段,柳意浓能先撕了他,他就只好打消这个念头,“不敢不敢。那你就不管兄弟我了?”

    “……谁说不管了?”柳意浓叹了口气,“再等等吧,我也要找找机会。,反正那也算是你女人,就是死了也爱你爱得不得了,你不担着谁担着?”

    “我担。别让我担太久啊。”花与蝶道。

    挂了这个电话后,柳意浓就光明正大的把花与蝶跟他那个鬼老婆的事抛到了脑后。

    反正有个鬼老婆的不是他,何况他也认为花与蝶确实该受些教训——在他跟马文才联络时,两人拿花与蝶的事哈哈大笑了一通,令重病后沉郁难解的马文才难得开怀几许。

    “最近情况怎么样?”柳意浓问。

    “不算好也不算坏。”马文才耸耸肩,“好消息是,如果它不转移,最坏也是瘫在床上,到时我就请二十个漂亮小护士照顾我,都穿超短裙,给我倒尿袋时都要把腰弯到底。”

    柳意浓心里苦涩,笑了几声说:“还可以让她们按摩。”

    “对,据说我有很大机会保留那个地方的神经反射。”也就是说,就算他瘫了,该起立还是会起立,不过感觉可能大不相同,那个德国医生一点也不严肃的对他说“会真诚怀疑是只松鼠钻到了你的被子里而掀开被子”,他做了个动作,然后模仿旁边床的病人、清洁人员和护士的震惊状,其中一个还打了911(因为性骚扰),最后他自己狂笑起来。

    马文才当时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笑,想想就很悲惨好吗?起立了他却没感觉,还有比这更惨的吗?

    接着德国医生又安慰他,他还是有可能拥有自己的孩子的。

    马文才死气沉沉一张脸,顺着他的话说:“您的意思是请我老婆自己爬上来动吗?我还可以顺便喝杯咖啡帮她喊123?”

    德国医生笑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摇头连说十几个No,正直道:“我指的是人工授精。”

    之后这个医生每回看到他都憋不住笑,搞得好像是马文才自己有问题,他很想说明明是你带歪的话题!

    总之,虽然他觉得自己人生快要走到尽头了,不过这里的气氛却让他感觉自己的病很普通,医生护士的反应好像他只是得了一种比较奇怪的过敏。

    柳意浓又陪着笑了一通后,打算挂电话前,马文才提醒他:“花与蝶的事,你也不要太上心了。我到这里来以后才发现,我们可能估错秦青这个人了。”

    “怎么说?”柳意浓问。

    “她不是清高,而是……”马文才想找一个更贴切的形容词,不过柳意浓提前说了,“看不起我们。”

    “不是这个意思……”马文才苦笑,点头道:“不过很接近了。就跟我们看她一样,她也是这么看我们的,内涵不同,形式一样。”

    就像马文才与柳意浓没把秦青当成可以平等交流的人一样,秦青同样没把他们当成平等交流的人。

    “我们看她,觉得奇货可居。”马文才说,“这是我们这些人的毛病,看谁都先估估价,也不奇怪,站得高就只能看远,可看远了,山川湖海尽在眼底,就不可能再注意山上的每一棵树,海里的每一条鱼。”

    秦青对他们来说,就是一棵独秀山林的树,一条跃出江河的鲤鱼。

    他们想趁这树仍是幼苗,将其移至庭中,细心养护,修枝剪叶,待长得亭亭绿盖,便可置桌椅,摆茗茶,与亲朋好友共享良宵。

    从小到大,他们耳闻目睹的都是这样,甚至认为这是对对方的恩德,对方就算发现了也绝不会心生不快,反倒应该因为他们的爱惜而感激涕零。

    对吗?

    难道不对吗?

    可突然有一天,一个人也是这么看他们的,给他们的感觉不亚于乾坤颠倒,抬头看看天,自己看了还不算,还要问旁边的人“这上面是太阳吧?”

    马文才经历生死大半,看破的东西多了,比起父母朋友,秦青这件事只能算成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但他怕柳意浓看不通,才特意提醒。

    “秦小姐眼里的世界不止是我们,还有死者的世界。生死都在她的眼里,所以我们啊,也就是活人而已。”活人多了,几十亿。他们俩或许家世好一些,人有钱一些,除此之外,仍旧难逃一死啊,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偏偏秦小姐……”马文才喃喃道,“她能让人死,能轻易取走我们的命,都不用她自己动手的……对这样的对象,你指望她能有多少尊重?”所以当他想通以后,对秦青突然充满敬意。

    ——只为她没有滥用自己的能力,只为她能控制得了野-心与欲-望。

    “想一想,柳啊,想一想……”马文才在电话里的声音越来越低,“我们在她眼里该是个什么地位?还能跟我们平平常常的交际,这就是了不起的自制力!”

    尝过权力的滋味后,谁能舍弃?能为所欲为之后,谁能控制?

    “换成你我呢?”马文才问柳意浓,这个问题他也问过自己,“我当时没事时就想,躺在床上想,如果我有秦小姐的能力……”

    “那早就血流成河了。”柳意浓捂住脸。如果他像秦青一样有力量……只要想一下就浑身发抖!

    他之前是有这个打算,只是他想等到驯服秦青后再指使她。这点上,他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把秦青与以前收服的其他人给等同了。马文才说了之后他才发现,秦青不一样!

    花与蝶说秦青是战-略-武-器没说错,柳意浓只是忘了,这个威胁对象也包括他而已。或者说他知道,却在潜意识里无限的降低了这种可能。

    ——他认为自己会是那个例外。

    马文才揭破他的幻想:没有例外,因为他们在秦青眼里是一样的“活人”。柳意浓想用金钱物欲来控制秦青,却忽略了如果秦青真的是这样一个人会怎么样。

    “如果有人得罪我,我可以让他死;如果我看一个人不顺眼,我可以让他死;如果我想达到一个目的,我可以让挡路的人都去死。”马文才平静的说,“如果秦小姐是这样的人,那我们跟她早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可能那时他们跟秦青的交际会更顺利,两边也更好说话,但同时……秦青这样的人也更加危险。

    “那我早就干掉她了。”柳意浓说,“……不过对她应该没什么用。”是啊,他们要收服一个人,总要恩威并施。他可以给秦青各种恩惠,可怎么威摄她呢?怎么叫她害怕呢?退一万步说,他觉得秦青很危险想干掉她,也真的干掉了,然后呢?人家天生就是双国籍,你不让人家当人了,人家去阴间转一圈当鬼回来再接着找你,你怎么办?

    花与蝶最近瘦了不少,瘦得桃花都快跑光了。

    根据某种学说,看到胖的人,大家的心情都会变好,因为人类都有饥饿的记忆刻在基因里;相反,如果看到过瘦的人,人们都会立刻想起饥饿的痛苦,会心生恐惧。

    花与蝶现在就是这样,属于走出公司大门,保安会过来扶他一把的人,连秘书都替他预约了医生检查身体,他妈还给他买了肠虫清吃,怕他在外面乱吃东西生了寄生虫。

    只有他知道为什么。

    他给柳意浓打电话老打不通,这天一大早追到柳意浓家门口,按响门铃时才早上四点。

    柳意浓打着哈欠给他开门,“才四点……”

    花与蝶进屋换鞋,“我没睡。”

    柳意浓看到他非主流的眼熏妆,同情道,“要喝咖啡自己煮。”说完进屋换衣服去了。

    花与蝶也不客气,自己进去煮咖啡,还烤了面包片,煎了鸡蛋培根。

    柳意浓洗了把脸,穿上裤子出来,惊喜道:“给我的?”

    “吃吧。”花与蝶面前就一杯咖啡。

    “你也来点。”柳意浓说。

    “吃不下,吃完我跟你说。”花与蝶一口口灌着咖啡。

    柳意浓看他这样也吃不下了,放下刀叉,两人用眼神较劲,最后柳意浓先败下阵,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现在花与蝶就比他狠,他只能认输,“我没办法。”

    花与蝶轻声说,“事情都是可以谈的。”他露出骨节分明的手腕,“不到一周,我轻了快二十斤,每天睡不到两个小时,一闭眼就是家里,身边坐着苏容,大着肚子,我怀里包着个孩子。我睡不着。你把人约出来,我跟她谈?”

    柳意浓知道花与蝶要用手段了,也知道这样下去必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不禁后悔把秦青介绍给花与蝶。

    他沉吟片刻,道:“那个工程已经上马,钱我不要了,合同我转给你。”

    花与蝶脸色变了。吃下去的再吐出来,这表示柳意浓不认账了。

    柳意浓也想明白了。花与蝶是哥们,但像他一样的朋友,他有很多,没了花与蝶,他还能找到张与蝶、陈与蝶。可秦青没了,他未必还能找到第二个秦青。事情很简单:看谁无法取代。

    “你不能去找秦小姐。”柳意浓站起来,把盘子一收,经过仍在发呆的花与蝶,拍拍他的肩:“你去找别人看看吧,世上能做这种事的肯定不止秦小姐一个。”

    花与蝶沉默半天,说了句:“不认兄弟了是不是?”

    柳意浓噗的笑了,“兄弟不做没事,生意照做就行。”

    这不是花与蝶的名言吗?他总是跟钱没仇的。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