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79章替天行道

第279章替天行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花与蝶挂了电话,心累……

    他自诩见过的女人车载斗量,每一个他都很有办法,这一次,原本也是很有办法的。

    秦小姐拒绝他之后,他就又托人找大师去了。现在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有需求就有动力,大师也是车载斗量,不找不知道,一找好像是个名山大川就有大师,是个城市都有隐士高人。经过秦小姐后,花与蝶不知是跟人(?)较劲还是认为年轻人更值得相信,专从举荐来的人中挑年轻女人。这下,人数一下子精简不少。干这一行的就算有女人也都是老太太,年轻妹子真是凤毛麟角,而且由于那个流言,父子相继,一脉相承,搞得奉命找人的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最后,经过多方查探,找出的这位安小姐是有真本事的。她少小离家,一心修行,其心分外坚定,在家乡还有不少信徒,颇为受人尊敬。

    花与蝶跟这安小姐见了一面,不出两句话就看穿她了,照着她喜欢听的内容编了一些话,很轻松就让她答应出手。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安小姐一到,他立刻头不疼了,体重也不下降了,气色也好了,连阿娇和小眉都说这安小姐一看就是个有本事的人,还特意请她帮花店改了改风水。

    花与蝶见她管用,就想维持一个长期的关系——不是情人,而是想像柳意浓跟秦小姐一样,他也要养上这么一个有用的人。

    可安小姐一心修行,不愿在一地停留,毕竟还有那么多人需要她的帮助。花与蝶为了维持跟她的关系花了不少心力,不知不觉就把秦小姐的事给说了。本意是让她有危机意识,毕竟两人是同行,一个年轻一个老成,秦小姐已经攀上高枝了,安小姐如果想跟她比一比,他也愿托她一把。

    结果安小姐就悄悄去看秦小姐了,看完跟他说:秦小姐是妖怪。

    花与蝶心道你是妖怪她都不可能是妖怪!

    虽说秦青拒绝他让他很没面子,也确实看秦青有些不顺眼——不然他何必这么“启发”安小姐?但秦青绝不可以是妖怪。就算是,也不能由他的人去揭穿。

    何况现在哪有什么妖怪?

    阿娇现在跟花与蝶住到一起,小眉倒是住校了,据说是因为学习方便,只有阿娇知道小眉现在几乎每天都会跟花爸爸通电话,两人也已经见过面了,只是据小眉说,花爸爸不知是有心无力还是父子俩一个毛病,正热衷于跟她“谈心”。而且花爸爸比花与蝶小气多了,这么长时间只带她去吃饭,给一点零用钱,别的什么都不买,买也只买水果蜂蜜。

    小眉都快怀疑自己的男人运不好了。

    阿娇给她出主意:“如果真是这样,改天去拜拜月老庙吧,让月老给你改改运。”

    “有用?”小眉惊讶道。

    阿娇说,“我拜过好多佛,那些佛倒是都不怎么介意,听说佛祖座下妖怪多了去了。”

    花与蝶打电话说回来吃饭,阿娇甜蜜的说:“我听你声音好累啊……早点回来休息吧,我给你熬个粥喝。”

    挂了电话,她去淘米洗菜,路过客厅,沙发上的苏容看起来像个活骷髅,它浑身惨白,手长数米,细如芦杆,十指尖锐似刀,这样可怕的它却好像害怕似的缩在沙发一角,恐惧怨恨的目光盯着沙发另一头的柴容声。

    和瘦弱的苏容相比,柴容声可是大变样了,虽然还是那个老样子,身上的气息却凝实许多,连衣服上的花纹都清晰可辨。

    阿娇走过去看到这两只,好奇的问了一句:“它记得你吃了它的孩子?”

    柴容声笑着说:“当然记得。”

    苏容生下的鬼婴全是用它自己的煞气凝成的,可以说就是个摆设,鬼婴的所作所为全是由苏容所思所想。它认为这是它和花与蝶的孩子,鬼婴就会认识它和花与蝶,并一直缠着花与蝶。

    柴容声忍了几天,想想为了爱与和平,把鬼婴给吞了。苏容要跟他打却打不过,受了重伤。恰好阿娇也跟柴容声讨论了一下可持续发展战略,为了避免一口气把花与蝶给吸死了,两边一定要有一个计划,比如说阿娇占半年,苏容占半年。最后经过商讨,一年里阿娇占有花与七个月,剩下五个月归苏容。

    柴容声认为这个可以有,两边说定后,阿娇又以苏容这两个月吸得够多连孩子都生出来为由,认为下面的月份都该归她。她跟柴容声说苏容弱一点他也比较好控制,柴容声被说服了,最近就管着苏容不许它靠近花与蝶。

    两边达成协议后,恰好花与蝶开始找新的大师。

    阿娇道:“总不能再让他去烦娘子。”

    “正是!”柴容声深以为然,真引来女公子出手,他们一个都讨不了好!于是两边也跟着排查人选,都一致认为安观景是最合适的一个。年纪不大不小,刚好比花与蝶的守备范围超过那么一点点。

    阿娇道:“我最了解这种男人,他虽然不屑对安观景出手,却肯定自认为对她手到擒来。”

    偏偏安观景非常固执,轻易不会受到别人的影响,花与蝶看不起她却正好会被她克住。

    两边说定,等见到安观景后,阿娇不停的敲边鼓,让花与蝶对她更加相信。

    本来一切都很完美,直到这天花与蝶回来吃饭时抱怨了两句,阿娇没听完脸色就变了,她看沙发上的柴容声,这个老鬼也坐起来了。等花与蝶睡觉去了,阿娇与柴容声坐一块商量。

    两边都是一脸愁容。

    “万万没想到,这人会去招惹娘子。”阿娇焦急道。

    “大意了。”柴容声摇头,“此人坐井观天,又天生固执,修行把自己都给修傻了,遇上旁人不思已身,反倒全都打成反派。”

    “那……娘子可会怪罪咱们?”阿娇小心翼翼的问。

    “女公子倒是胸怀广大,应该不会迁怒你我。”柴容声摸着下巴说,“只是我们也该去给女公子提个醒,这人对她怀有恶意,免得女公子一时不差吃了亏就是我们的过错了。”

    “正是正是!”阿娇犹豫半天,还是不敢去见秦青,上回在山里一不留神就现了原型,还被禁锢在地上大半夜,只要一想到当时的情形都让她有化原型的冲动,她看柴容声:“老先生与娘子素有渊源,不如您受累走一趟?”

    柴容声一直没打听出阿娇和小眉是在哪里遇见过秦青,只是从平时来看,这两个大概当初吃过不小的亏。闻言大度点头道,“既然这样,小老儿就去给女公子请个安。”

    秦青不怎么擅长记人的气息。如果身边冒出个鬼,那她肯定能发现,换成一个天天来蹲门口的人就没那么容易了。

    但架不住那个人丝毫不掩藏行迹!看到秦青出校门就直勾勾盯着她看,看起来跟神经病似的,校门口的保安都记住这个人了。

    秦青遇上几回也犯嘀咕,想单刀直入找这个女人问问吧,这人一看她过来扭头就跑,跟后面有鬼追一样。

    连司雨寒她们几个都知道了,秦青有了一个尾随的人。如果是男的还能当变态看,偏偏是个女的。如果再年轻一点也能往方域是否出轨上去考虑,年纪再大一点可以当成是方域的长辈,现在却搞不清她的来历了。

    “还是先报个警吧。”司雨寒给她出主意,两人就到校内派出所备了个案,留下电话和学生证信息。学校派出所的警察没有等闲视之,询问保安和调取校门口的监控后很快锁定了安观景。于是安观景再来的时候就被保安留住了,保安迅速通知了学校老师和派出所警察,询问她的来意,以及蹲等秦青的原因。

    安观景虽然是世外之人,却并非不通俗礼,她知道如果她说怀疑学校某个女生是妖怪变得能诅咒别人,估计立刻就会被送到精神病院去了。

    所以她不发一语,然后,最近一直表现得很可靠,像个真诚的朋友的花与蝶就被叫出来了,让他想办法。

    花与蝶是知道秦青的学校的,有名字有照片,找个人还是很容易的。所以一听到杉誉大学就头疼,可又不能不管,让柳意浓知道他找的人找到秦青学校砸场子了,他的日子就该不好过了。柳意浓肯为秦青跟他扛上,他对安观景却没这么深厚的友谊。

    人是要救的,就是不能他去。他打了个电话找了个不相干的人,去把安观景捞出来了。

    秦青这边因为没有结果,派出所也没给学校反馈,她还是一头雾水,直到柴容声来访。

    “你是说,她是来……替天行道?”秦青茫然问。

    “是。”柴容声发笑道。

    “可我是个人啊,她看不出来吗?”

    柴容声笑道:“女公子有所不知,我观此人,堪堪到感气之境,差得还远着呢。”要不是她什么也看不到,他和阿娇也不会挑她了。

    第六感强一点的人都会有类似的预感,感气算是比这个更强一点,能明确感知到不同寻常的气息,再进一步是观气,接下来才是观形,之后是感境、观境、入境。

    经过柴容声的解释,秦青才知道她一下子跳了好几级,小学初中没上就直接上了大学,入了大学后才又倒回去补小学课程。

    安观景看不出她是人,只凭不同寻常的气就认定她不是人。

    秦青想想,觉得没必要把安观景放在心上。

    “多谢你来告诉我。”秦青道。

    柴容声心怀大慰,来这一回得这一句话也不亏了。

    安观景被捞出来后,花与蝶想给她一个教训就没见她,让人直接给她买机票送人走。结果安观景不肯走,她既然知道有妖怪在这里怎么能离开?强烈要求要给花与蝶打电话,迫于无奈,花与蝶接了,听安观景在那边不停的劝他秦青会咒人,一定要将她抓起来!

    花与蝶没好气道:“她一个普通人,我干什么要抓她?就因为你说她会咒人?她咒谁了?”

    “咒我!她诅咒了我!”

    “我也没见你被咒死啊!”花与蝶道。

    安观景愣了下,反问:“是不是要死人了你才管?”

    花与蝶怕这个二愣子跑去自杀,反口道:“真死了人也是警察管,我管不到的。”

    安观景沉默下来,半天才说:“我一定会找出她诅咒人的证据的。”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