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80章护花使者

第280章护花使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以前,花与蝶喜欢头脑简单的女人,现在他发现这其实不是一件好事。安观景改观了他对女人这个群体的所有印象,从某种方面来说,她改变了他的人生。

    安观景自那天后就不再给他打电话了,相反,花与蝶反倒开始不安起来,在过了第一个四十八小时之后,他主动给安观景打了个电话。

    她不接!

    阿娇从前天起就在他耳朵边不停的说“安小姐不会出事了吧?”“真让人担心啊。”“安小姐一看就比较单纯,她不会有什么麻烦了吧?”“安小姐的性格有些固执,她不会……”

    现在电话不接,她站在沙发旁边(她才不要坐这个沙发呢!)给花与蝶端了杯咖啡,轻轻叹了口气,体贴道:“要不然……今天我就不开店,出去找她好了。”

    花与蝶叹气,“你去找有什么用?再说你去哪里找她?还是我找人找她吧。”

    阿娇打的就是这个主意,目送花与蝶出门后,她一边把碗放进洗碗机,一边跟柴容声说:“昨天你去找娘子,娘子真说不怪罪我们?”

    “女公子平日多少大事要操心,哪有功夫管这等人?”柴容声摇头,“我看我们也不必太紧张,那种人我看得多了,不必做什么,她自己就能把自己坑死。”

    柴容声的话不能说不对。杉誉大学附近是老城区,前后左右都有不少三四十年前的老房子老小区。安观景想打听事,就挑了个老菜市场,人流很多的地方摆了个小摊批字断吉凶,而且白看不要钱,一时客似云来。

    她感气还是有一手的,而且搞这个搞久了,很有经验,不多说,人来,写个字,她只说是吉是凶,多的一句也不肯讲,倒有些高人风范,她又不收钱,来买菜的老头老太太没事做,溜达到她这小摊前顺手在报纸上指一个字就能白算一次命,白算!这谁不算呢?

    一天就把名声给打出去了。

    现在各种促销手段都有,大家怕她今天免费明天就不免了,一传十,十传百,反正不要钱!(大写加粗)人越来越多,她这小摊也越来越出名……然后就被城管抓了。到这里都算是正常发展。问题是这几天让她算命的很多人都纷纷指认她“就是她!”“就是她在进行封建迷信活动!”

    本来只是听说这件事后来进行一般了解和趋赶,人民群众过于热情让城管队员们无所适从,只好把人带回去进行了解、批评教育。

    城管队员通知了辖区派出所,警察一来再一问,熟人!前两天刚抓过让人给捞走了,今天趁着人没来赶紧把重要问题问一问,比如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可有父母?孩子?丈夫?工作单位报一下。

    别看安观景这样,她还真有工作单位,还是公务员——街道办事员。她在他们那个地方还是个名人,都知道她的“本事”,请她起名批八字看吉日(搬家、下葬、结婚、离婚等)的有很多呢。所以这边一打电话去了解情况,那边的就哈哈哈全都说了,“没什么,这就是她的个人兴趣,在我们这里好多年了,不传教也不发小本本,挺好一个人,工作很热心。”

    警察挂了电话,颇有些复杂:这人到底是关心她还是生怕她定不了罪啊……

    既然事实清楚,接下来就是说服教育了,派出所安排了一个最能侃的去了,半小时后再去看,负责说服教育的警察叔叔正一脸虔诚的对安观景说:“那您看,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派出所一看这样不行啊,把人喊回来,对安观景说:“你写份悔过书就走吧。”留下纸笔,倒了杯水,把她一个人关屋里了。

    不过安观景这么灵,菜市场里那么多人都做了证的。等到五点半下班后,她写悔过书那屋就络绎不绝了,都是“顺便进去看看”的。

    不过聊天归聊天,说到正事上警察叔叔们还是铁面无私的,一定要她写完悔过书检查过后才让她走,并告诉她以后不许在菜市场门口摆摊了。警察叔叔动之以情:“你出来这么久了,都不想家里人?不想你孩子?不想你老公?”

    安观景沉默不语,警察叔叔一边领她出门,一边在心里嘀咕:这是还没悔改啊。对以后在附近再见到安观景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安观景丝毫没有辜负警察叔叔的期待,她又回到了菜市场,继续摆摊。警察叔叔只好继续把她抓回来,还很惊讶:“我们今天只是想着以防万一才过去看看,没想到你真的还在啊。你再这样,我们只能采取措施了。”这个措施就是以违反治安条例的理由暂时拘留她,然后叫其家人朋友来领人。毕竟他们能做的有限,又不能对她采取强制措施,只能让家人多劝劝,多管管她了。

    安观景今天的话却多了些,问警察叔叔们:“你们不觉得旁边这个大学这几年死的人有点多吗?”

    学校的问题很敏感,警察叔叔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严肃问她:“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什么?”

    安观景说:“我是修行的人,不能多说,说多了你也不信。我只能说这些死的人都在喊冤。”

    警察叔叔警觉之下先出去给她办了个手续,通知家属,之后就上报了。接到这个消息的警察局立刻调阅了杉誉大学最近十年内发生的不正常死亡案件,开始进行逐一排查。

    “那个女人应该知道点什么,想办法撬开她的嘴。”

    安观景的丈夫接到电话匆匆赶来,却跟安观景在拘留室里大打了一架,被警察给赶紧拉开了,一问,原来安观景的丈夫希望她改口说什么事都没有,她是胡说的,安观景不愿意,两人因为这个打了起来。

    警察把人劝开后,把安观景的丈夫领到另一个房间,给他倒了杯热茶,温柔的问他为什么这么说呢?

    “她这样,不是第一次了!我真是受够了!”他怒骂道。

    安观景着迷“修行”,常常跑到别人家或别的地方去,工作和家庭都疏忽了。有时她说的有人信,给她钱,请她化解,她就学着书上说的洒狗血啊摆香案啊等等;有的人不信她说的,为这种事找上门的不知有多少,每回都要伤筋动骨一番,不是吵架就是打架,不然就要赔钱,还被人刷过大字报。

    “她要是真的有本事,我也不说什么了。可她根本就是胡说的!”安观景的丈夫生气的直拍大腿。

    安观景给人除煞趋邪,管用的时候少,不管用的时候多得多。剩下那些管用的,他都认为一开始就是那些人想多了,其实根本没事。有时她当神婆跳大神帮人趋邪,最后把人搞成神经病的也有,那一次他们家把家底都快赔掉了,还必须搬家躲事。

    次数多了,安观景也学“精”了,她只说吉凶,不再出手。她丈夫以为这就行了,后来看她也不少往家拿钱就睁一眼闭一眼了。结果今天又出了这件事,而安观景这次出奇的固执,以前一说就听,这次竟然不肯听他的了。

    警察叔叔们听了一通家长里短,倒是对安观景的性格有了更多的了解。这样一来,她所说的有人含冤,更有可能是有人对她说了什么,比如孩子曾经在学校出过事的家长,她就信以为真了。

    警察叔叔们假意相信了安观景的话,让她写一写到底有多少无辜受害的学生,如果她有怀疑的对象也可以告诉他们,放心,他们会保护告密者的**的。

    “我不需要你们保密。”安观景严肃的说,“我只想正面跟她对抗!”

    “对抗什么啊?”警察叔叔问。

    安观景不说了。

    警察叔叔出来后说,“她不会是想跟人对抗看谁算命准吧?”

    花与蝶万万没想到安观景又进警察局了,还是进过一回的那个。他这段时间一直让人盯着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等地,确定安观景没离开后就让人在各种酒店、旅馆找人。结果还是他的秘书细心,发现安观景的丈夫突然出现,跟着就发现了安观景身在何方。当听到她已经在警察局呆了两三天后,花与蝶眼前一黑,“把她捞出来!”

    秘书诚实道:“现在麻烦了,盯着的人多了。她老公也来了,好像还在里面交待了什么案子,动不了她了。”

    “交待案子?”花与蝶不明白,她才来几天,能交待什么案子?就算是苏容的事,那也是货真价实的车祸啊。

    他让秘书偷偷去接触安观景的丈夫,问现在是什么情况?需不需要帮忙?如果缺钱的话他们可以帮忙凑一凑。

    安观景的丈夫正头疼,连忙说她现在谁劝都不听,非要让警察查什么冤案。

    “什么冤案?”花与蝶一时没明白过来。

    秘书打听得很清楚,“说是杉誉大学死过几个学生,死因有疑问,她好像知道点什么……”

    花与蝶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心头一跳。

    联想起之前安观景说的话,她不会是想说这都是秦小姐干的吧……

    “秦青,是这个人吗?”警察叔叔看着安观景写下的东西问,“哦,这么多人的死都跟她有关啊。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调查的。”

    出来后,警察叔叔一边叹气一边回办公室。同事问他,“怎么样?有结果没?”

    警察叔叔摇头,“我看啊,是她脑袋有问题啊。”经过他们的排查,那些案子证据清楚,没有疑问,现在她竟然还真的交待出一个“疑犯”。

    “她跟这个人有什么仇呢?”警察叔叔思考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