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82章阴极生煞

第282章阴极生煞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小区停车场的安保措施是非常优秀的,它采用的是电子信息式的管理模式。首先停车场不设人工岗,只有电子岗,这就避免了保安私自收钱放车进去的可能;其次只有住户能停车,只要有钱,不管买几辆,都能往里停,但非住户就不可能了,它的停车信息是直接跟户主的资料挂勾的,每辆车在入户前都要全方位三百六十度的拍照,包括牌照信息和驾驶员信息,每次停车,户主刷电子信息,车和驾驶员刷脸卡进,一辆车要进停车场这三道信息必须完整,出库也一样。

    彻底度绝了乱停车和偷车偷轮胎等可能,也保护了户主个人**和家庭安全:没人知道这家人有几辆车,都是谁开,平时停在什么位置,今天开了哪一辆等等。

    今天发生的事故倒是给人上了一客:这个停车场它防不住人。

    不是没有人想通过找车找到主人,但都有一个前提:找不着的人家都出去了,像安观景这样在车库一呆两三天的真没有。车库共四层,地方在,停车多,她在里面躲三天不算很难,可吃的东西喝的水呢?人体自然的排泄过程呢?

    结果经过警察局事后的排查发现,安观景躲的这几天竟然真的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就是干等,尸检结果显示她的胃整个都是萎缩的,可见这几天确实没有进食。

    再一查,这人刚从精神病院里出来,果然有病!

    那这个有病的人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至于她是怎么被撞的,只能说是那辆车倒霉,好好的谁能想到车后面还躲着人呢?

    车主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长得獐头鼠目,形容猥琐,一看就不像好人,如果不是物业做证,警察来了估计先提审的就是他。

    不过这件事他确实是无辜的。这辆车是大排量的越野吉普,底盘高,他开车不熟练,往前开总是习惯先往后倒半圈,就这么前前后后的倒几回再把车开出来。这毛病不好,教练吵过他几回都改不掉。不过这次以后是肯定能改掉了。

    “我对毛-主-席发誓!”小年轻哭得鼻涕老长,“我当时真没看到后面有人!”

    这话警察实地堪查后相信了,因为据安观景被撞的姿势看,她当时是半卧在车后,可能还靠着车的后轮胎,以这辆车的高度来看,从后视镜是无法观察到后面有人的。而且她当时估计已经半晕了,所以才没有及时躲避,而且因为数日不进食水,她的嗓子也让她没办法出声。

    检查结果虽然小年轻应该没责任,但毕竟死了一个人,小年轻主动提出给一些精神补偿。安观景的家里人被通知后虽然也有些伤心,但是最近经历的事太多了,像是榨干了他们的感情和精神,在小年轻一家人积极的赔偿之下,好似连那一点伤心都无处安放。在办完丧事后,他们一家也痛快离开了这个城市。

    花与蝶是在之后才知道安观景已经去世的消息的。秘书体贴的把死亡地点给放在了最后,就算是这样,在看到“车祸”去世这样的字眼后,花与蝶不可避免的有了一些不适感,这让他没有把报告看到最后就放到了一边。

    “怎么又是一个车祸的?”花与蝶只感晦气,难不成他就跟车犯忌?八字不合?不过又不是他自己开车出事,这样一想好像还应该庆幸。

    之前他已经给了安观景的丈夫不少好处了,虽然都是假借别人的名义给的,他对安观景那一点点的义务之情也早就被她给消磨干净了,现在听到她的死讯,只让秘书有机会送个花圈过去,白包随便包一包就行。

    不管怎么样,人已经死了。

    他只觉得浑身轻松。

    在万分之一的可能里,他也想过如果安观景也化做鬼缠上他怎么办。可是他思前想后,都觉得安观景没有理由缠他。他跟苏容好歹还有过一段情,他跟安观景可是普普通通的正常交际,钱货两清那种。至于后面安观景自己惹事生非,他看在之前的交情上可还帮过不少忙的,于情于理,安观景都没有理由缠着他!

    “我一点不亏心啊,你说对不对?”花与蝶跟阿娇说。

    阿娇含笑点头,好像多么理解他,一边给他倒了杯茶,眼角往旁边一溜:花家这沙发是越来越挤了。

    只见安观景就守在花与蝶身后半米处。

    阿娇悄悄跟柴容声说:“我看,花公子的八字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不然他怎么这么招鬼?年轻时阳气盛,又有家族祖先护佑才平安无事长这么大吧?他搬出来后这几年就惹上两个鬼了。”再加一个她,也不算什么好桃花。

    柴容声道【你想如何?想脱身?】

    阿娇挑眉,“你看这屋里还有我站的地方吗?”

    既然要分手,阿娇当然不会让场面太难看。她想了个办法,先让花与蝶的未婚妻和花妈妈看到了她。

    未来婆婆和未来儿媳妇一起来看花与蝶是多么正常的事?阿娇掐着时间回来,大白天洗了个澡,听到门响才恍若未觉的裹着浴巾出来,娇滴滴唤了声:“死鬼,怎么又回来了?让你好好上班的……”一边赤脚出来,三人在卧室撞了个对脸,对面两人的脸色着实精彩万分。

    沙发上还有两只旁观的。

    柴容声感叹,阿娇的功力非凡,一出手就能让别的女人恨死。

    花妈妈的脸色变得青中透黑,脸颊上肌肉乱抖,恨不能生啖阿娇的肉一般,指着门沉声道:“滚!”

    阿娇挽着**的头发,娇媚大眼一眨,“……我先给阿蝶打个电话。”

    “滚!!!”

    阿娇滚了,嘤嘤嘤的特别痛快,一滚就连花店都兑出去了,滚得格外干净利落。小眉跟花爸爸虽然当了一段时间的朋友,但父子两个一样磨叽,趁机甩手玩失踪,跟花与蝶学的一样一样的。

    花与蝶和花爸爸都失了情人,一时失魂落魄。花爸爸比花与蝶更惨一点,阿娇为了占据有利地位,以图十年二十年后再相逢,打了好几个哭诉的电话给他,诉尽缠绵离别之意,跟她行动之迅速果断成反比,那叫一个依依不舍。花与蝶再不舍也知道现在情况不好办,最好的就是阿娇迅速消失,他赶紧去跪亲妈和未婚妻,所以给阿娇打了一笔分手费后,毫无挽留之意。

    花爸爸自己交了个小女友,小女友突然失踪他又不好明目张胆的查,更何况知子莫如父,比起花与蝶不知亲爹撬了他的墙角,花爸爸是知道花与蝶肯定早把小眉看成自己碗里的菜了,要是知道险些被亲爹叼了两口,父子之间还怎么相处?

    花爸爸愁肠百结,瘦了好几斤,直到知道花与蝶被亲妈和未婚妻撞破养小老婆,才知道阿娇姐妹已经走了,这才放下心。

    花与蝶在家里人人喊打,唯一的盟友就是爸爸,两人同病相怜,倒起了惺惺之感。花与蝶看花爸爸瘦了,要约医生让他去检查身体,花爸爸既感动又愧疚,还有些小得意,怜惜儿子:“你看你也瘦了,也去看看大夫吧。这次的事是你太急了,等过两年,你老婆生了孩子就没空管你了,到时你再找一两个和心意的吧。”

    亲爹传授的技艺也是经过岁月验证的。

    花与蝶受教,暂时洗心革面做人。

    由于前科,他被勒令回家住,花妈妈发誓要在结婚前把他的这个毛病给掰过来。花与蝶苦不堪言,更加想逃家,每天都宁愿跟朋友们在一起。这样一来,之前有意无意避开的两人还是又碰面了。

    柳意浓和花与蝶碰了个杯,一笑泯恩仇。

    “别跟兄弟计较,兄弟也是受了苦的。只恨没听老人言啊。”花与蝶先服了软,再把自己这段时间倒的霉都跟柳意浓学了一遍。

    柳意浓笑了一场,让他放宽心别在意,却在当晚的聚会中半途就离开了,第二天更是趁着天好去晒了一天的太阳,晚上等秦青下课才去堵人。

    “我就有点担心,你看看我现在有问题没。”柳意浓说。

    秦青盯着他肩头三寸处,那里,有一团煞气。

    柳意浓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今天晒了一天的太阳!”

    “这是煞。”还是恶煞。

    煞分好几种,秦青见过的煞多数是由阴生煞,或过于强大的力量生的煞。恶煞却是由恶意而起,就是当年要了易晃性命的那种煞。

    秦青伸手拍了一下,把煞给拍散了,但她能感觉到,煞只是被拍散,只要恶意不除,煞早晚还会聚集起来。

    柳意浓一下子就听懂了,“您是说,这是有人恨我?”

    “一般人恨你可恨不出煞来。”秦青道,“我上回见煞,那是不知害了多少人性命,让多少个家庭破灭才引来的煞,都快成天煞了。”说完,她盯着柳意浓看,要说他的家族也很厉害,难道也是在什么地方做了坏事,害了很多人?

    柳意浓看到她的眼神就懂了,一时也无法表白,只结巴着问:“能、能解吗?”

    “能解一时,解不了一世。煞的起因不消除,不解除对你的恶念,煞就会一直聚集,而且,它极有可能不是只取你一人的性命就结束的。我见过的那一家几乎都死完了,家破人亡,煞也没破。”

    柳意浓沉默半天,“……我一定会解开它。您能再去我家吃顿饭吗?我想看看是家里谁惹来的祸。”他自己文治武功都不行,肯定不是从他自身上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