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83章爱你入骨

第283章爱你入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狗改不了吃屎。

    阿娇离开后,不过两天,花与蝶就不习惯身边没女人了。这是他唯一的爱好,他就是喜欢跟女人**。汉武帝说不可一日无妇人,他觉得他跟汉武帝很有共同语言。

    可是好花不常有,特意去找时反倒碰不到各心意的花了。而且不知是不是他的心理作用,自从阿娇离开后,他又开始发瘦了。

    柳意浓回家没有直言,而是多多出现在爸爸面前,也多去亲戚家拜访走动,一些只言片语就够他推测出来了。

    叫他意外的是,家里目前所做的“投资”,全都不是一两年能看出效果的,如果说要害人,怎么也要再过几年才行。

    秦青也没看出问题。

    难道是他自己不知在什么时候害了人?

    柳意浓开始自查,先把身边的人和事都梳理一遍,连以前捐过的几次善款也被他重新翻出来查清去向,有没有用在该用的地方,还是又被挪用了等等。

    不可避免的,他也“忙”了起来。

    “哎,柳公子好啊。”花与蝶都准备走了,远远看到柳意浓就特意过来打声招呼。

    两人碰了个杯,一打照面,都愣了。

    “你怎么又瘦了?才这么瘦可不行,去医院查查?”柳意浓说。

    “查了,查不出结果。”花与蝶说,“我看你的脸色也不太好。”

    柳意浓摸着脸说,“晒黑了吧?”

    既然不知煞气从何而来,他只好每天都花很多时间晒太阳,虽然据秦小姐说的还有另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只是要与五谷轮回之所打交道,让他觉得还不如晒太阳,等晒不成太阳再说。

    花与蝶说:“是黑了点,不过黑点精神。”其实柳意浓就是看起来不怎么精神。

    两人说了两句话就分开了,第二天,柳意浓去找秦青除煞,他现在隔一天来一次,还别说,真有感觉,被秦小姐除过煞之后,他就会觉得轻松两天。

    实在不行,他就这么跟秦小姐一辈子也不坏。

    结果今天秦青一看到他就吃了一惊,“你又去哪里了?怎么煞气这么重?”以前不过是一个小黑团浮在他的肩头,今天都快把他整个人给淹了。

    今天早上,柳意浓就差点起不来,他还以为自己生病了,正打算见过秦青就去医院,听了她的话,他立刻就明白过来了,“我知道这煞气是怎么染上的了!”

    是花与蝶!他昨天就跟花与蝶说过话!

    只是他跟花与蝶有这么大的仇吗?值得他找人诅咒他?!

    诅咒这个行业,秦青是真不熟悉,只好先给柳意浓趋了煞,他昨晚上被煞压了一整夜,身体已经出了问题,让他先去医院,好好调养休息,既然知道原因在哪里,就先躲着花与蝶吧。

    柳意浓心里已经转了十七八个念头要如何把花与蝶剥皮拆骨,如何不动声色,如果对付花家,如何……

    要说花家想对付也很容易。花家能出来打的就是一个花爸爸,又因为早年的作风问题,调离后再也没有往上升过。可以说等花爸爸一去世,花与蝶又已经去从商了,花家就可以从他们这个圈子里消失了。

    柳意浓要搞花与蝶跟玩儿似的,没动手只是因为他老觉得花与蝶不会那么蠢跟他作对,而且诅咒这么新鲜的招数,花与蝶去哪里找的门路?这个门路能不能拿来让他用用呢?

    所以柳意浓先找人查了花与蝶和他公司最近的动向,小辫子攥了一把,然后让人去找花与蝶聊聊。

    柳意浓“卧床休养”,本来就是圈子里的话题中心,找上花与蝶的人很容易就把“柳意浓”当个话题提出来,但花与蝶的嘴死紧,一句不好的话都不说。不过他的性格也是很周全的,就算满座的人都在声讨柳意浓,一些听不下去害怕的人都先走了,他都能生生坐到席终。

    搞得奉命来试探的人都糊涂了:这到底是恨柳公子还是不恨啊?

    柴容声最近好Happy。他开始觉得花与蝶是个好人了。

    先是一个苏容,跟他在一块就开始生鬼胎;之后又来了一个女鬼,跟在他身后放煞气。柴容声跟这个女鬼交流了一下就懂了,她在活着的时候为了所谓的修行,被家人朋友怨恨,被她(自以为)帮助的人怨恨,而她又不能发火生气,她要“感化”他们,所以她积攒了很多很多的怨气。

    活着的时候顾忌太多,死了以后无所顾忌。

    花与蝶被这个女鬼跟上的“好处”就是他所讨厌的人,这个女鬼都想替他“干掉”。

    【这是积攒了多少怨气啊……杀心太重了……】柴容声摇头,跟在这个女鬼身后不停的吞吃它身上溢出的煞气,而女鬼就跟在花与蝶身后,要是花与蝶不在眼前,它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鬼,只要跟着花与蝶,它就开始不停的冒煞气。

    人总是会有很多恶念的,有些很微小,可能过了这一刻就会忘掉。比如堵车的时候,可能会讨厌排在前面的汽车;比如坐电梯时,可能会讨厌电梯里挤满的人,甚至午餐端上来时米饭是温的,想泡咖啡时开水没有了,都会让人心里生出一点点的怨念。

    柴容声发现花与蝶和这个女鬼在某方面特别像,他也是个从不露出内心真实想法的人。谁看到他都会认为他是个谦谦君子,温文尔雅。

    柴容声看不出花与蝶是不是也把怨恨藏在微笑之下,只知道跟他“心灵相通”的女鬼跟了他几天,已经把他身边的人咒了个遍了。

    这个女鬼生前能感气,死后似乎也有一点小神通,它能够敏感的察觉到花与蝶本人的心情波动,也能察觉到周围人对花与蝶是好意还是恶意。

    如果不是它不能控制自己身上的煞气和阴气,说不定它会是花与蝶最强而有力的“后台”。只是被它跟上的花与蝶,估计原来能活到八十,现在能活到六十都算他生命力强劲了。

    这样下去是不是不太好?

    柴容声偶尔会这么想,他倒不是畏惧所谓的地府阎罗,而是他在活人的世界,离他不远处就有一位秦小姐。

    他不太清楚,秦小姐所谓的分寸跟他理解的是不是一样。

    苏容缠住花与蝶,是有前因的,所以秦小姐不管;而这个女鬼缠上花与蝶,以他来看,这次花与蝶多少有些无辜了。

    而且女鬼肆无忌惮的做法也可能会惹秦小姐不快。

    这就意味着他跟着吃大餐的时间不会太多了。

    这让柴容声不得不把苏容丢在一旁,只顾跟着这个女鬼。

    苏容逃走了。

    这让柴容声有点惊讶:他以为它没有这个智商。

    但苏容让他吃惊了,它趁他不在的时候,逃走了,无影无踪。

    苏容竟然能舍去花与蝶?何况花与蝶现在身边还有一个女鬼呢,它不吃醋吗?

    花与蝶又开始做梦了。

    每回梦里,他都是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露出角落,有个女人缩在那里。

    明明窗帘放下时根本看不出那里躲了个人啊。

    可能是那个女人太瘦了吧?

    她蹲下来,双手抱膝,好像在藏什么东西。

    他每一天夜里都要在梦中拉开窗帘好几回,频繁的他都有点烦了。

    然后他发现,每次他拉开窗帘,那个女人的姿势都有一点点变化,一开始他没发现,过了几天后,他才发现她的怀里藏着东西,一个枕头?

    梦里人的智商好像会下降。醒来后,花与蝶想到梦里的情景就打寒战。那是苏容!她的肚子鼓起来了!那绝不是什么枕头!

    他已经很久没梦到过苏容了。

    不过他记得上回梦到时明明有个孩子。看来他在重复梦到苏容怀孕的情景。

    那苏容到底有没有怀孕呢?当时她出了意外,由于情节认定非常清楚,苏容的家人又来得十分快,医院就提前将苏容火化了,交给她家里人的就是一个骨灰盒。当年根本没有进行详细的尸检,她的私人物品中也没有显示出她当时怀孕了,调查的结果,当时她的社交账号中只有她进行精神治疗的记录,没有这方面的检查信息。

    这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谜团了。

    可能苏容觉得如果她当时怀孕了,他就不会离开?

    花与蝶难得在早晨起来后,想起了苏容。

    柴容声只看到冲天的煞气,突然,那个女鬼伸头往花与蝶的嘴里钻去!带着无边的黑色煞气钻了进去!

    他恍然大悟!

    苏容不是消失了!它是附身了!鬼附身后,气息会被人的气息遮盖,他才没有发现!

    现在这个女鬼也钻进去……而且用的是这么简单粗暴的做法……

    柴容声犹豫了一下,调头跑回阴间了。

    这下这个花与蝶死定了。

    他就不留在这里等秦小姐发火拿他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