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85章 除煞趋鬼

第285章 除煞趋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花与蝶疯掉的事没有在他的朋友中间引起什么轰动。现在这个世界,有可能你一睁眼朋友有的进局子了有的进号子了还有的不知道进哪儿了,有的可能喝酒喝死了,吃饭噎死了,跟女人在床上死了,跟男人在床上死了,跟小孩子在床上死了,跟穿制服的在床上死了等等。相比而言,花与蝶只是进了疗养院已经是非常正常的退场方式了。

    大家在饮酒作乐时缅怀一两句,碰个杯,就把花与蝶从他们的生活中送走了。

    柳意浓算是到现在还记着花与蝶的人之一,不过他的记法有所不同。虽然最后证实不是花与蝶咒得他,花与蝶比他还惨,但比较他倒霉是花与蝶害的,希望他看在花与蝶已经很惨的份上大度的原谅他那是不可能的。

    特别是他回家后就突然发现自己畏寒畏冷,大夏天近四十度的高温他还想穿羊毛衫喝热茶,头晕头疼恶心想吐,心情烦躁还有点厌世倾向,继续下去不是他把自己干掉就是他冲出去把别人干掉。根据他一贯的习惯,后者更有可能,最多他干掉别人后再爽快的把自己干掉,多威风!

    柳意浓看了医生,开了些壮阳的东西喝,早上太阳还没升起就抱着刀坐在草坪上,一晒就晒到晚上太阳落山还依依不舍。要不是担心跑撒哈拉去回来找一趟秦小姐不容易,他早坐上飞机去那边晒太阳了。

    不过说实话,秦小姐给的刀真是好东西。

    那刀他初时不觉得,回来后听秦小姐的把刀悬在床头,刀刃冲下,他躺到床上时都有点不敢往上躺,怕这刀没绑好再掉下来切到他脖子上把他送去见毛-主-席,后来实在太害怕又把刀给摆到隔壁屋去了,接下来再睡觉恶梦连连,让他想吐,可又想不起梦到了什么,身上不舒服的都让他想自杀了,再把刀摆回来,虽然身上汗毛直竖,可是那种恶心感却没有了,他这才明白过来!

    之后去洗澡都带着刀。

    那刀却好像十分嫌弃他,在他家待了两天刀锋都黯淡了不少,他跟亲爹出事似的紧张的连夜给秦小姐打电话,生怕这刀出了问题,那他怎么办?

    秦小姐脾气真好,半夜被吵醒还能不发脾气跟他说话,就是出的主意损了点,让他找鸡来杀。大半夜的,也不是找不来活鸡,只是这真的不是在整他?

    他乖乖的让相熟的饭店送来活鸡,饭店也是实诚!一口气给他送来五十只!堆在他的别墅地下室里,吵得要死。他让饭店派来的那个厨师帮他(饭店真是服务周到,看他要鸡生怕他不会杀,特意让人厨师跟过来),厨师那手灵巧极了,不知怎么的攥着鸡冠和鸡后脖子那一块的皮毛,拉开露出脖子,带着他的手那么用那刀一滑,厨师跟着就赞道:“好刀啊!这是把老刀!”

    鸡脖子像水豆腐一样一拉就开,血扑扑往外冒,鸡还在扑腾,厨师抓住把鸡脖子扭断了,一边还不忘赞他手里的刀:“这是老师傅做的杀鸡刀,现在很少见了,以前杀什么就用什么刀,现在没那么讲究了。”

    柳意浓只顾看那刀,刀身此时泛着微微的金光,刀锋森寒,刀刃一滴血都没沾上,顺着刀面就滚珠般落下去。

    这刀就像活了一般!

    刀就是刀,就该用来饮血开锋,摆在桌上柜子上不过是个物件。这让柳意浓很有兴趣回家找找他收藏的那两柄蒙古刀也杀个鸡什么的,免得宝刀空置。

    柳意浓让厨师教了他怎么杀鸡后,每天要杀两三只,杀完就让保姆收拾一下,做熟了给家里的人加菜去,别墅里的员工一开始还高兴,后来就叫起了苦,顿顿有鸡,翻着花做那也是鸡啊,下顿能给个红烧肉吗!

    虽然怀里抱刀让柳意浓安心了一点,但煞气的折磨还是让他对花与蝶的怨恨逐渐加深。秦小姐还在查资料,据她说花与蝶这样要么是身边有什么煞气重的物件,要么是被恶鬼附身了。

    这两个都简单,柳意浓先找人在花与蝶的小区查吸毒藏毒,进花与蝶家把他家里所有的东西都给运到一个仓库,再请秦小姐去查看一番。

    至于花与蝶,秦小姐道可以把刀带去试试看。

    “那怎么行呢?”柳意浓舍不得刀,道再想想别的办法,扯了一通那个疗养院是如何的门禁森严,医生护士是多么的负责,房间里还有二十四小时的监控云云,又因为疗养院里会伤人的病人不少,所以院方是不会允许他们把凶器带进去的。成功的打消掉了秦小姐的念头后,他转而吩咐给花与蝶换了个有露台,光照最好的房间。

    这间房间的隔壁有个病人最喜欢蹿到别人的病房里,把他的便便喂给那些病人吃。如果病人被绑着不能动——就如花与蝶这样就惨了。

    虽然他有这个毛病,但没照顾好病人(加害者与被害者,双份的责任)是他们的问题,所以医生和护士只会把两边都清洁干净,各自送回病房,别的什么也不会说。

    花与蝶刚被搬进去就被喂了屎,照顾他的护士不知是不是疏忽还是工作安排上的失误,虽然每天要给他擦两遍身,换两次衣服,但由于花与蝶不能自由活动,所以其实他现在正用着成人纸尿片,尿片底部有感应器可以报信,护士和护工的手机上就会有显示。但这几次护士都没有及时给他换,换衣服的时间也改了,总让花与蝶裹着湿臭的尿片在床上躺一天,他再挣扎间又会把尿片给弄出来,脏污满身。

    他没有换房间,花妈妈虽然每天都会给疗养院打电话询问他的情况,可来一趟太不容易了,她上周才来过,这周到现在还没来,对他的处境也一无所知。

    秦青查过花与蝶公司与家里所有的摆设物件,全是正常的。排除掉这个,只能认为是恶鬼了。

    她有些后悔,如果不是她放纵了苏容,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现在柴容声也不见了,她连苏容为什么会突然变成恶鬼都不知道……按说一个鬼只会慢慢消失……

    出于这个原因,她和柳意浓再次来到疗养院。

    隔着窗户,她望着躺在床上似乎十分整洁的花与蝶,他正在睡觉,面容安详,窗外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也没有让他醒来。

    柳意浓安排了那么多,此时期待的问:“他身上的煞气有没有少一点?”

    普通人看不到,但在秦青的眼里,煞气仍然笼罩着花与蝶,没有减少。浓厚的煞气仿佛活的一样在流动、翻滚。

    嗯?

    秦青突然发现煞气不是顺着一个方向在流动,其实是两股煞气在争斗!你来我往!

    她问柳意浓:“能不能进去?”

    柳意浓对医生点点头,医生就把门打开了,然后关掉房间内的监控,对他们说:“我就在护士站,有事按铃我马上过来。”说完就合上门离开了,他的意思是“如果需要抢救可以马上叫我”,至于这两人在这间病房干什么,他是不会干涉的。

    柳意浓指了下自己,秦青摇摇头,他松了口气,接着她伸出手,示意他把还抱在怀里的刀给她。柳意浓万分不舍的取出刀,好奇的问:“您想怎么做?”

    秦青指着窗外的烈阳,她特意选在这个时间来就是因为现在是最适合趋邪的。

    “我试试。”

    这间病房的窗帘是全部拉开的,阳光毫无保留的照在病床上。

    秦青站在病床前,看着花与蝶的腹部,在这上方的煞气最浓。

    她把刀举起,刀尖冲下,缓缓落到煞气上,煞气像受惊一样瞬间散开了,可仍然徘徊不去。

    腹部……

    秦青把手放在被子上,开始放出气息——

    柳意浓震惊的看到花与蝶突然抽抽了起来,手脚在束缚中乱弹动,可看他的表情,他还在睡觉!还没有醒!

    然后他就发现不是花与蝶在抽搐,而是……像有一只兔子在他的肚子里乱蹦,带动得他也抽-动起来。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秦小姐把手放了上去!

    手掌下能感觉到阴凉,就像用棉被包住冰块,透出棉被的不是温暖,而是凉意。明明这下面躺的是个活人。

    秦青想了一下,过去看了看花与蝶的嘴,把柳意浓喊进来,指着说:“帮我把他的嘴掰开。”

    “好办!”柳意浓撸起袖子就把花与蝶的下巴给卸了。

    秦青一眼没看到就成这样了。

    ……有时认识的越久,这些人越能让她吃惊。

    花与蝶的下巴卸脱,露出里面的嘴。他的牙龈和舌头,包括口腔内部,都呈现出一种失血般的苍白。

    柳意浓:“贫血?”

    秦青不用靠近都闻到了阴腐味。

    不是单纯的贫血。如果真有鬼钻到了他的肚子里,那他的五脏六腑只怕已经快被阴气给“冻”死了。

    生气渐失。这不是贫血,如果心脏不再输送血液,如果脏器都慢慢坏死,那他怎么会好?

    秦青突然明白过来了。苏容还是普通的女鬼,它只是用了别的办法跟花与蝶“合二为一”了。附身这种技能其实并不好用,如果没有联系是用不上的。虽然苏容对花与蝶有感情,可花与蝶只怕早就忘了她了,对他来说她跟个陌生人没两样。这种情况下理当是无法附身的。

    她用阴气往下探,柳意浓突然在旁边惊叫:“肚子!肚子!”

    花与蝶的肚子鼓起来了!

    感觉到她的阴气,花与蝶肚子里的鬼害怕想跑了。

    秦青的气退出来,让出“通路”。果然很快两个鬼从花与蝶的嘴里冲出来,被她当头抓住!没有问来历,没有问姓名,没有问原因,她就把它们给拍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