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88章 前情郎今成狼

第288章 前情郎今成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马爸爸叫马万里,是一个出了名的福将。不是说他运气特别好,而是此人最擅长锦上添花:凡是好事都有他,久而久之,就得了这么个外号。

    马万里与马文才的妈妈在当年也是郎才女貌,两人的感情说好也好,结婚以后就没红过脸;说不好也有可能,因为两人都很忙,最长的一次是四年没见面。

    这一对夫妻会在中年分手,认识他们的人都说“不奇怪”。

    在马万里再婚前,这对离婚的前夫前妻都没有什么恶名,是货真价实的“分手后仍然是朋友”。

    不过婚礼过后,马万里的名声就有了一点点的瑕疵了。

    新的马太太今年二十六岁,新鲜水灵的博士,还是研究哲学的。她名叫许可欣。

    她做马万里的情妇已经有四年了,能结婚还真是托了马文才生病的福,在得知马文才出事后,她就立刻怀了孕,然后告诉了马万里。

    这个时机真的太巧了。马万里不是看不出这里面的算计,也不是看不清她的心计,但因为实在是喜欢她,又想到他现在还真的需要一个儿子——如果马文才没出事,这个孩子就是生了,也永远正不了名。

    但既然马文才出事了,这个孩子又有了,这个女人他也刚好很喜欢,也舍不得,那么为了不让这个孩子变成私生子,在出生上有瑕疵,他只能赶紧举行婚礼。

    离婚后这么快就结婚的坏处他真的不知道?

    他当然知道,所以才拼命收拾自己,希望能变得跟许可欣更相配一点,就算她太年轻,他也并不老!正值壮年,是男人最好的年纪!他和她,正是美人配英雄。

    而结婚后,他的小妻子竟然也很受邻居喜欢,天天都有人结伴来找她说话聊天,他每次回家都能听到家里热闹的声音,这让他心里最后一点不安也慢慢消失了。

    “你还别说,那个许可欣,真的是很漂亮啊。”花妈妈叹气道,话里还有一丝兴灾乐祸。她是不能接受丈夫和儿子花心,但两人还是不一样,现在看到儿子泡过的女人竟然被她认识许久的私德不修的马万里给当老婆光明正大的娶回家了,顿时有种“我儿子占大便宜了”的爽快感!

    这几天她就常找上别人去马家看热闹,什么马万里对许可欣伏低做小,给她倒茶啊、给她拿衣服啊、两人在屋里走路还要挽着手啊等等,回来统统都告诉了花寿——也就是花与蝶。

    花与蝶出事后,花妈妈认为是花爸爸当年取的名字带坏了儿子,一定要改名!然后起了半个月,给他改成“花寿”,就是希望他平安长寿。

    花与蝶望着新出炉的名字,内心是很不愿意被人这么喊的,幸好同辈兄弟姐妹多,一排行,他刚好排行第七,叫花七好了!

    还在朋友圈发了个抱怨,柳意浓还回了他一句“寿儿,给少爷我倒杯茶来!”

    花与蝶见有人回他,还是柳意浓!心中百感交集!五味杂陈!斟酌半天才回道“少爷,寿儿因为你去喝花酒被老夫人打了,起不来床啊”,回完心里七上八下的等着,第二天柳意浓才回他“那等少爷我有空了去看你啊”,又过了两日,才有人送了束花还有几本书给他,是柳意浓送的。虽然这礼物平平无奇,却也让花与蝶振作了起来。

    花妈妈跟花与蝶给许可欣的事是想给他打气,因为她发现听到这个后,儿子的精神比较好!至此一发不可收拾,所以花与蝶天天都能灌一耳朵许可欣的新闻,这个那个的。可能是念叨得多了,许可欣这天带着礼物做为马万里的夫人,前来探望卧病的花与蝶。

    旧情人相见,是哭?是笑?是泪?

    花与蝶虽然久病卧床,却并不邋遢,气色还不错,就是人瘦得厉害。他穿着晨衣,外罩一件羊毛衫,坐在宽大的床上,手中捧着一本书,旁边摆着还冒着热气的红茶与牛奶,窗外的阳光洒在床头柜上的一瓶鲜花上,这一幕美得就像一幅画。

    许可欣走进来时心如鼓擂,床上的花与蝶得到护士的提醒抬头看过来,温柔一笑,她的眼眶就是一热。

    她是真的爱过花与蝶的,只是她与他都太清醒,都知道两人是不可能走下去的,所以分手时,她虽然痛苦,却也松了一口气。

    花与蝶再次见过许可欣也小小吃了一惊。手机照出来的有点失真,此刻站在他面前的许可欣美得惊人!美人似酒,有些是需要经年历月才能酿出醉人的酒香。难怪马万里都能被她给迷得要娶她,连脸面都不顾了。

    两人装的就像初次见面一样,有多少话都在眼神里说尽了。

    闲聊两句后,许可欣就走了,只是离开后,她忍不住去打听了花与蝶的事。

    “花家那个儿子啊,听说是他要结婚了,外面养着的小情人一恨之下就给他下了毒,把他害得半死,好不容易才救回来,结果好像也是他拦着不让怪那个女人,还给人偷偷送走了。”

    许可欣听了以后神色复杂,在心中暗叹,他对女人……一向是心软的。

    或许……她也可以求他帮忙?

    许可欣有个大麻烦。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马万里的。

    不过这绝不是她想骗马万里,她没这么傻。当时,她是打算分手的。许可欣并没打算一直当马万里的情人,她一直想的都是当一阵情人后,攒下些身家,然后换个城市生活。毕竟像马万里这样的人,休妻另娶的可能性几近于零。

    早在半年前,马万里心有余而力不足时就不怎么找她了,她就开始另交男朋友,等马万里甩了她之后,刚好可以接班,本来她就不必为马万里守身如玉,结果就在马万里又找上她的那一个月里,她刚好还跟另外两个人约会过,发现马万里又回来了,她就跟那两人分手了。可偏偏那么巧,紧接着马文才出事,马万里可能是懒得再去找别人,又来了几次,她就发现怀孕了,她去检孕,当时就想打胎,被马万里一个电话追过来,把她叫回去后,她一再表白她绝没有借孕逼婚的意思,她很懂事的,不会破坏他的家庭。

    可能话说得太委婉了?也可能是马万里信心太足了?更有可能是,他不想放开她了。

    总之,马文才说会娶她,让她安心养胎。然后一切就以一种她无法阻止的速度发展起来!

    直到现在,她都不确定这孩子是谁的,但不是马万里的可能性有八成!

    而马万里表现得再为她着迷,这个孩子也是在外面怀上的,到了生的那一日,极有可能会验血!甚至在六个月以后的孕检中就有可能会做羊水穿刺!

    男人变态起来有多变态,许可欣一清二楚,根本不想去赌马万里的良心。

    她已经发现马万里的目的就是占有她了,如果孩子不是他的,他可能会直接给她打掉,然后……然后会继续关着她?让她做马太太?或者还有什么别的手段?许可欣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

    她一面努力交朋友,哪怕察觉到这些人是想看笑话也不介意,一面拼命找任何一种可能!

    直到见到了花与蝶……

    说不定……

    花与蝶在许可欣走后出了好一阵的神。

    以前的许可欣十分生涩,欠缺女人的风情,现在的她却充满风情,又不落俗套,一颦一笑间,自有她的可爱之处。

    被关在房间里清心寡欲这么多天,他的心里还真有点痒痒了。

    而许可欣在刚才的眼神里也透出了很多意思。那是一个女人希望跟一个男人发生关系时露出的眼神,殷殷乞怜。

    花与蝶发现一点不对头的地方,他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柳意浓。

    柳意浓接到电话很吃惊,对花与蝶说的事也很吃惊,虽然他知道花与蝶告诉他这个是讨好之意,可是这话里的内容也太……

    他随即拔给马文才,劈头便是:“你爸是不是不行?”

    马文才这边刚好是早晨,接到小伙伴的电话本来十分开心,听了第一句脸就黑了,“……我爸行不行我不知道,我行!不然你飞过来我让你试试?!”

    柳意浓一本正经的说:“我跟你说正经事呢!”然后如此这般的学了一遍,很有学术精神的说:“你看啊,你爸刚娶这老婆,对她也挺好的,那她怎么看到躺床上的花寿都不放过?”

    “就不许人家心中有真爱啊?”马文才说,不过顿了一下道,“我爸他行不行我不知道,不过一年前他好像去看过前列腺。”

    “哦……”柳意浓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毕竟是件丑事。马文才问他:“你怎么知道的?当时你在场?”

    “我不在,第一手资料别怀疑,是花寿自己告诉我的。”

    “他什么意思?”马文才问。

    “你想他是什么意思,”柳意浓暗示道,“他就是什么意思。”

    如果马文才想借机坑许可欣一把,替他和他妈找回场子,想必,花与蝶不介意当个“帮凶”。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