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89章 甜苦自知

第289章 甜苦自知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人老了,难免向往田园之乐——干了一辈子农活的人除外。

    越是有钱有势的人越是这么想。马万里也未能免俗。他自问这一辈子从未有一刻为自己而活,就是养小情人也是五十岁以后才敢干的事,对比一下花家父子,特别是花家那个儿子,不大的年纪,玩的女人该有两位数吧?虽然现在瘫了,但他在最有能力(!)的年纪干了最该干的事!人年轻的时候就该风流,年过半百再去风流那叫老不羞。

    马万里,悔啊。

    他好像突然想开了,想通了!人生七十古来稀,他就是能活到九十,那也是一段朽木!每日这不能吃那不能碰,女人不能粘,玩乐不能随兴放纵,这是什么日子?他熬了一辈子,攒下如此家业就是为了过和尚日子的?!

    亏不亏?

    权势是男人最好的春-药,甚至最高的权势胜过最美的女人,这话都不假。但如果没有得到最高的权势呢?

    至少他得到了最美的女人。

    马万里踏着悠扬的乐声走进家门。夏天下班早,他回来时外面还是艳阳高照。

    室内是30度,人老怕凉也怕热,这个温度正好。

    “老爷,您回来了,我给您倒茶。”保姆阿姨走过来,一脸的汗。这个温度对在家里不停干活的人来说就太高了,不过谁也没抱怨。

    马万里自己挂衣服换鞋,客气的对保姆阿姨摆手,温和的问:“太太呢?”

    保姆阿姨指了下二楼:“太太在游泳池。”

    马万里面露不快,都怀孕了还这么折腾!

    保姆阿姨忙说:“太太说,这样到时生的时候好生。”

    马万里冷道:“她那么年轻,有什么不好生的?”说罢虽然上了二楼,却故意先回了书房,看了一会儿书,又喝了一杯茶,才等到许可欣来。

    许可欣的头发已经特意吹干了,匆匆而来,气喘吁吁,人面桃花,美不胜收。

    可马万里头都不抬,戴着眼镜认认真真在看书。

    许可欣站了一会儿见他不说话,壮着胆子去给他倒茶,轻轻推到他手边,声音又轻又柔,像对着个炸弹,“今天外面热得厉害,你回来要不要先洗个澡?”

    马万里又看了两页书才放下书站起来,还是不看她也不对她说话,转身从书房进了卧室,许可欣听到他在里面开衣柜拿衣服的声音才赶紧进去。

    六点钟,保姆阿姨上来喊人吃饭,听到卧室里的声音,脸露不忍,轻手轻脚的下去了。七点钟时,才看到两个人从楼上下来。

    保姆阿姨连忙迎过去,对许可欣道:“太太,晚饭摆好了。”

    许可欣脸色有些红得不正常,带着一丝疲态,对阿姨微笑了下,转身去挽马万里的胳膊,不料他加快脚步绕开她先进了餐厅,许可欣有些尴尬,阿姨在旁边一直垂眼看地板,等许可欣跟上去了才错开两步也过去了。

    一顿饭吃得鸦雀无声,只有许可欣殷勤又不失温柔体贴的盛汤尝菜倒酒的声音,饭毕,陪着饮了两杯的许可欣脸色就更红了,她却撑着精神问马万里:“要不要去看新闻?”

    直到现在,马万里的脸色才放缓了,慢慢应了声,这回站起来,也肯等一等许可欣,她把手挽上来时,他也没有避开,两人走出餐厅去看电视,阿姨赶紧带着人收拾餐桌,一边轻轻松了口气。

    这个家里另有两个小保姆专管打扫一类的杂事,平时侍候只有保姆阿姨。这两个小保姆都很年轻,最小的只有十八岁,长得普普通通,却也不失青春之美。平时没有保姆阿姨发话,这两人都躲着马万里走。

    就是现在来收餐具,两人也跟逃命似的,动作极轻,脚下飞快。等都收到厨房里准备洗了,两个小姑娘才轻松一点,纷纷问阿姨:

    “老爷今天又折腾太太了吧?”

    阿姨不吭声。天天住在一起,她们什么都看在眼里,是瞒不过去的,索性省了说瞎话的功夫。再说,今天的晚饭又晚了一小时。

    “人老成精。这人越老就越怪!”一个小保姆恨恨的说。

    三人赶紧把厨房收拾好,两个小保姆就回房间了,她们的晚饭都是端进去吃的,房间里又有厕所浴室,晚上没人叫绝不出来。

    阿姨却没那么早睡,她年纪大了,什么也不怕。她就坐在门厅里的小沙发上,拿着份报纸边看边等。十一点,许可欣悄悄下楼来,阿姨连忙站起来,迎上楼梯扶着她,小声说:“我给你炖了银耳汤,喝一碗再睡。”

    别看马万里仿佛对许可欣很好,可在家里要“节省”,所以没有燕窝,有也不许吃,要吃只有银耳。

    许可欣累坏了也饿坏了,她点点头。阿姨端来的银耳汤,她克制着只喝了一碗。阿姨担心道:“多喝点,这个……不发胖……”太太怀着孩子进门,又不能让人知道,生怕肚子鼓起来,天天都是整天不吃饭,只喝一碗汤。

    许可欣本来就是故意饿肚子的,她每天游泳,大运动量,不吃饭,还积极配合马万里折腾自己,就是想叫这孩子掉下来,谁知这个孩子不知怎么回事,命硬得厉害,这么折腾却死活没掉,眼看月份越来越大,越大就越不好掉……她心急如焚!

    她摇摇头,“谢谢你,我先上去了。”

    阿姨心软,轻轻扶了她一把说:“去吧,我给你在小屋收拾好床了,老爷觉轻,你别打扰他了。”

    许可欣感动的笑了一下,上楼去了。

    阿姨看她瘦得像纸片的背影,心里感叹,别看如珠如宝的娶进来了,论起来,还真不如前太太更得老爷尊重。

    四个月了!!

    许可欣觉得每一天都像是象征着她的未日又进了一步。

    马万里不是什么好人。或许他在别人面前是好人,是个正直的人,但在她面前,他不必做人。或者说,他不必把她当成人。

    当周围邻居对她的好奇心渐渐消减之后,她开始频繁的外出拜访邻居,每一天似乎都很忙,好像她在这里的人缘很好,所有人都很喜欢她一样。

    她不得不用这种办法来哄骗马万里,提升她在他眼里的地位。

    但她没有去找花与蝶,在她心里,他是她最后的保障,在此之前,她不想让马万里怀疑到他们之间有关系。

    这样的日子简直像砍头前的疯狂,既折磨人又仿佛给人留了一线希望。

    这天早晨,马万里在餐桌前道:“你的下次产检是什么时候?”

    许可欣温柔一笑,轻声细语的说:“3号区的张家二媳妇刚好也要产检,她是在下周二,我就跟她约了一样的时间,到时正好可以一起去,也有个照应。”

    马万里说:“推掉吧,这次我陪你去。”

    他是想问医生能不能做羊水穿刺了吧!

    许可欣的心都快跳出喉咙了,低头嗯了一声。

    下午四点钟,她呆呆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却根本没去看。阿姨经过几次,给她送水果送点心,发现她一直在注意墙角的立钟。阿姨道:“现在还不到五点半,老爷都是五点四十左右才到家呢。还有一个多小时,太太要不要出去散散步?买点东西?”

    许可欣像被一条无形的鞭子抽了一下,又像是鼓足勇气的勇士,猛得站起来,“说的对,老爷才说他的烟不多了,我去给他买烟吧。”说罢就上了楼,不一会儿就冲下来,像阵风似的快步出去,扔下一句话给阿姨:“要是我堵在路上了,等老爷回来,你告诉他一声。”

    小保姆刚好打扫完了楼上下来,看许可欣出去,同情的对阿姨说:“老爷不会生太太的气吧?”

    阿姨叹气,“你别管了,打扫完了?去洗菜吧。”

    许可欣开着车在高架桥上漫无目的的转圈,第二圈时,交警给她打手势让她下来靠边停,问她:“是转不出去了?去哪个方向?”

    她失魂落魄的样子让交警哥哥的声音都放柔了,“不然我上去给你带路?你跟着我开就行。”

    许可欣勉强笑了下,说:“对不起,我绕别的路走吧。”

    等这辆车开走,另一个交警哥哥上来,嘬牙叹气,“香车美人啊!”

    旁边一个挨罚的白胖大汉腆着脸笑,“大哥,你看我也挺可怜的……”那女的绕圈都没开单,为什么罚他嘛……

    交警哥哥转头看到白胖汉子的脸就冷静下来了,“严肃点!站好!”

    大汉做立正状,委屈巴巴的眨着小眼睛。

    交警哥哥过来语重心长的讲道理:“人家就绕了两圈,你说说你绕了几圈?”

    “七-八圈吧……”白胖子委屈道:“我还费了不少油呢,您看在油钱的份上也饶了我呗……现在油那么贵……”

    交警哥哥让他逗笑了,“老实点!”

    许可欣放慢车速,她刚才差一点就想从那桥上冲下去了……

    可惜,她没攒足勇气。

    经过这次她也懂了,她没有死的胆量。

    那就只能……

    晚上九点,许可欣才进门。阿姨等在门口,看到她的车进来就赶紧迎过去,小跑着撵到停下的车旁,一边帮她提东西,一边紧张的小声提醒:“老爷生了气,晚饭都没吃!”

    许可欣的脚步顿时迟疑了,花容失色。

    阿姨接过她手中的所有东西,轻轻拉着她往里走,一边小声说:“我炖了汤,不烫了,盛到到盅里,你一会儿端上去……”总比端茶上去好。

    许可欣的眼睛吓得直眨,屏住呼吸点点头,站在大门口深呼吸好几次。阿姨小跑着去把汤盅端来,托盘也换成塑料的,汤也只盛了大半,端给她,轻轻推了她一把,看着她慢慢上了楼,阿姨就在楼梯口等着,过半晌听到楼上传来东西掀翻的声音,她上了几阶,紧张的等着,过了半刻钟,许可欣出来,脸上、衣服上都洒了粥,幸好不烫了,看她手、脸只浅浅烫红了一点。

    “老爷想吃点简单的。”

    “有,有。”阿姨特意声音大一点说,“太太,你回来还没换衣服呢,你去换个衣服再来陪老爷用饭吧。”

    许可欣这才能躲回卧室,在浴室里洗了个冷水澡,裹着浴巾出来,看到镜中的她肩骨都支棱出来了,瘦得像个骨头架子。她轻轻捂住肚子,望着镜中惊魂未定的人,眼眶微红,嘴唇哆嗦。

    刚才……他踢过来时,她竟然下意识的转身护住了肚子……

    如果让他一脚踢实了,说不定这孩子就掉了。

    她为什么不让他踢上呢?

    许可欣跌坐在凳子上,捂住嘴,呜咽着低声哭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