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91章 是谁杀人?

第291章 是谁杀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作者有话要说:  许可欣改为唐可人

    大家晚安,明天见

    唐可人虽然也勉强算是服毒,但由于医院很快查出了毒源,而这种毒的特性就是不会停留在人体,基本上穿肠而过后,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接下来她的治疗方式就是养胃养肠子,禁食,最近可能会有贫血、呕吐、便血等症状,基本情况算是稳定的。

    所以阿姨在跟医生商议过后,确定唐可人的情况没有进一步恶化就把她给带回家了。

    而马万里现在还在医院疗养中。

    他不在家,家里人人都觉得自在。小保姆跟阿姨商量过后,给唐可人另外收拾了一间卧室养病,正对着窗外的花圃,光线也很好。最重要的是,这个房间离马万里的房间很远,一东一西呢。

    唐可人回家时是被人抬着回来的,她当时吞下□□时是知道它的作用的,它不会致死,大概就跟生吞稀硫酸差不多,但效果比稀硫酸要轻得多,不会把肠子烧穿,最多烧掉一层血皮。她也是精挑细选的,认为这样的药能去掉她半条命,怎么着也能把孩子弄掉,毕竟孩子月份不大,应该是很容易掉的,不是常有人打个喷嚏就能流产吗?

    可现在她连起身都做不到,不管是喝水还是说话,哪怕喘气,只要一运动腹部的肌肉就能感觉到剧烈的抽搐疼痛,简直像是一把尖刀在肠子里翻搅。

    不过医生说她这个确实不算致命,“但恢复需要时间,不能着急。”

    因为怀孕的缘故,她需要避开一些药,医生给她选择药时范围不大,她就必须常常疼到抽筋也没办法。

    “我一天最多只能给你两次,我觉得最好是晚上再给你用,这样你能睡个好觉,白天最好多忍忍。”医生说。

    唐可人常常忍痛忍得脸上青筋直冒,每到这时她都死死抓住自己的肚子,好几次阿姨给她换衣服都能看到肚子上她自己抓出的青紫淤血。

    一个当妈的会这么做吗?

    阿姨惊疑不定的偷偷看唐可人,难道是太太恨老爷,把这恨转移到她肚子里的孩子身上了?

    她担心会这样,就天天在陪唐可人时给她说“女人有了孩子才好”“孩子都是跟娘一条心的”“有了孩子,你就能放心了,老爷看在孩子的份上也会对你心软一点的”。

    唐可人更加挣扎起来。

    她现在就像站在钢丝绳上,脚下是万丈深渊,可不管走向哪一边,都像是绝路。孩子已经四个月了,就算此时此刻把它给流下来,说不定也有办法查DNA?

    万一……这个孩子真是马万里的呢?

    渐渐的,她心里这个念头就占了上风。

    对,这个孩子说不定就是马万里的!他那时也射进去了,而且他来了以后,她就没跟那两个人见面了,按时间上来说,最后几次都是他;就算按次数多少,也应该是他的。

    这么一犹豫,最后的机会也被她给错过了。等马万里修养结束回到家来时,她的肚子已经六个半月了。

    马万里回来时,她被阿姨扶着站在门口迎接。他看了她的肚子一眼就错过目光,平静的说:“不用出来,回屋去躺着吧。”

    经过唐可人自杀之后,他也觉得该收敛一些,不能把人逼死了,毕竟她现在怀着他的孩子。对于唐可人搬到别的房间住,他也没有说什么。阿姨和家里的小保姆都松了口气,似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很快,天气越来越冷,秋天到了。

    这天半夜,狂风呼啸,暴雨倾盆。阿姨睡在一楼,窗外暴雨声疯狂的打着窗户玻璃,扰得她总也睡不踏实。

    她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瞄了眼钟表,见都凌晨两点二十了,她叹了口气,强迫自己继续闭着眼睛睡,早上还要早起呢……

    “啊!!!”

    楼上突然传来巨大的声音!好像是桌子被掀翻!咣里咣当的!掩在巨响中的是一声女人尖利的尖叫声!

    阿姨猛得弹起来,按亮床头灯,凝神细听。

    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女人发抖的哭声:“……呜、呜呜呜……”

    她抓起羊毛衫穿上,她的门也被敲响了,两个小保姆小声在门外喊:“阿姨,阿姨,你醒醒。”她们也不敢大声敲门,小声的敲。

    她去把门打开,见两个小姑娘吓得脸色惨白,眼睛惊慌的滴溜乱转。

    “阿姨,老爷好像在打太太……”

    “打了好长时间了……”

    雨声太大,把楼上的声音完全盖住了,而且卧室的隔音本来就是最好的,关上门后什么都听不到。

    “我们的房间就在楼下,太太好像没关窗……”小保姆说,她们两人听了一晚上了,吓得动也不敢动,听着越来越厉害才敢来叫她。

    阿姨让她俩回去,她穿上衣服,出去后站在楼梯下就能听得比较清楚了,声音是从老爷的房间传来的,现在只有太太的哭声,听不到老爷说话的声音。

    阿姨犹豫了一下,先出去找到司机们住的房间,她跟他们说的是:“我听老爷好像在屋里摔了,你们陪我去看看。”

    今晚值班的有一个司机一个保镖,两人早就听到楼上的动静,都睡不着,就坐在那里打牌。阿姨来敲门,两人愣了一下,有心不想管闲事,可……

    毕竟,这世上真能冷眼旁观的人还是不多的。

    阿姨说的借口也很适合,三人就上了楼,他们站在门口时,还能听到太太的哭声。

    阿姨敲了敲门,放大声音说:“老爷,你没事吧?是不是摔倒了?”

    太太的哭声戛然而止。

    老爷却也没有说话。

    阿姨拧动门把手,门是反锁的,她小声喊:“太太?太太,你没事吧?你开开门。”

    过了很久,也可能只有几分钟,门缓缓打开了一条缝,唐可人头发蓬乱的站在那里,目光呆滞,像个在梦游的人。

    她满脸鼻涕眼泪,和着腮红口红眼影,全花成一团,阿姨急切的在她面上寻找伤口,发现额头、鼻子和眼眶、下巴上都有青肿血痕。阿姨抖着手抓住她要把她拉出来,轻声道:“不怕不怕,过来,过来我给你看看。”

    唐可人被阿姨拉出来一点,这下可把门外三人都给吓了一大跳!因为她穿着的睡裙下摆全是血水!她的两只脚就泡在血水里!门边的地毯都给浸湿了一大滩!

    “老天啊!”阿姨顾不上别的,挤开门托住唐可人,“叫医生!打电话!”

    另外两个人一个往楼下冲,另一个人却觉得屋里没有声音很奇怪。

    难道老爷把太太打成这样自己去睡觉了?他伸头往屋里看,没在厅里看到老爷的身影,只好先帮阿姨把唐可人抱下楼。到了楼下的灯光下,唐可人看起来像死人一样白,她浑身无力,像是睁着眼睛昏过去了。

    小保姆跑出来,看到这一幕吓得软了腿,什么忙也帮不上。

    医生很快来了,看到后没有二话,道:“立刻送医院!”他则赶紧打开药箱,先给唐可人扎了一针肾上腺素,又输上氧,车已经准备好了,几人把唐可人抬上车,正准备开走,这时一个人从楼上跑下来,也吓白了脸,拉住医生不让走,让他上楼,又喊司机:“不能走!”

    司机条件反射的踩了刹车。

    阿姨愤怒的喊:“你为什么不让车走?!”

    那人也是语无伦次,好像连怎么说话都忘了,只会指楼上,死死抓住医生:“去楼上看看!楼上!”

    一车的人都有些懵,毕竟今晚已经够刺激了。但在同一个瞬间,所有的人又都明白过来,顿时大家的脸色都变了。

    阿姨带头先从车上跳下来,后面跟着别的人,只有两个小保姆还在车上护着唐可人。这些人冲上了楼,推开卧室的门,对厅里翻倒的桌子、椅子视而不见,冲进了里面的卧室。

    卧室里,马万里就躺在床上,仿佛已经睡着了。

    可为什么他们进来这么大的声音他都没反应呢?大家站在门口不敢进。

    “老爷?”阿姨越过众人走过去,走到床边,看到马万里躺在那里,眼睛半睁半闭,一边脸上还有血手印,好像一个人用沾满血的手想把他的眼睛阖上。

    他死了。

    唐可人被送到了医院进行急救,只是守在她门前的不是阿姨或保姆,而是警察。但唐可人不承认是自己杀人,哪怕是意外也不承认,她说:“不是我!”

    “他踢我,把椅子往我身上砸,推桌子砸我,我当时是趴在地上的!”

    “后来呢?”警察问。

    “我不知道。”唐可人说,“我当时在地上被桌子和椅子压着,他打完我就不管我了,他回去了。”

    “当时房间里有别人吗?”警察问。

    “没有,他打我时都是锁着门的,不会让别人看到。”

    警察叹了口气,“你真的不知道是谁吗?”

    唐可人说,“我当时动不了。”她顿了下,迟疑的问:“……我知道他出事了,能告诉我他现在怎么样了吗?”她的眼睛盯着警察的脸,观察他的反应,“你们来找我,是因为他……死了吗?”

    警察也在观察她的反应,让他意外的是,唐可人在猜到马万里已经死了的时候并不恐惧,如果他没猜错,她还有点如释重负的意思。

    唐可人倒回枕上,闭上眼睛说:“不是我。你们可以调查,我当时是动不了的,我没有反抗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