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93章 是谁入梦

第293章 是谁入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江千影。

    这是那个站在窗边的女鬼的名字。

    “据说是个贤内助,当过马文才他爷爷一阵子的秘书,英语、法语、德语、日语都会。”柳意浓打听来以后也是小震惊了一番,只能说在那个时代里能冒头的,无一不是人才,“那个时候能找到的可信的人不多,亲兄弟都有可能有问题,所以马文才他爷爷有很多事都是让这位江女士处理参与的,解放前就举行过集体婚礼,解放后才去登记,不过登记前,马文才他爷爷让人回家乡看了一眼,发现了他原配还活着。”

    那个年代不通音信,人失踪上二三十年发现还活着的不计其数,这种糊涂官司也不好断。原配跟马文才的爷爷还生过两个儿子,不知是幸或是不幸,这两个男孩都没活到解放后。马文才的爷爷找到家乡后,给父母立了坟,然后跟原配离了婚,听说是给了一百多块钱,在那个年代也算是笔“巨款”了。

    “因为这个,都说江女士慧眼识英雄,好歹没有错付青春。”也算一段佳话。

    建国后有一段时间礼崩乐坏,为了重新建设精神文明,首先就要严以律已,才好教化民众。又因为大家住在一起,晚上除了听广播就是听广播,没别的消遣,那时还不怎么禁烟禁酒,特别是酒是可以敞开喝的,于是几个兄弟好友坐一块对瓶吹是最常见到的场面。

    然后大家就知道了,马文才的爷爷喝完了酒,回家就开始放唱片抱老婆跳舞,那时还觉得他……怎么说呢?资本主义的腐朽作风!

    江千影自己从来不说,挨的打又都在衣服盖住的地方,就算流产了,那时也不兴解夫人的衣服看伤,听说是流产就开些中药挂吊瓶——夫人自己没说孩子是打下来的,他们当然不会这么猜啊,何况先生对夫人很心疼,床前侍候都不要护士帮忙的。

    后来流产的次数多了,也只是往夫人身体不好啊,留不住孩子,没福(迷信思想)上想。直到江千影死后,换衣服是马文才的爷爷亲手给换的,但化妆却是别人给化的,这样一来就露馅了:江千影的牙被打掉了好几颗,而且后脖子有淤伤。

    那个时候,人都有怀疑一切的觉悟,这个化妆的女士就伙同其他同伙把江千影的衣服给解开了,一看之下,据说当时看到的女人都哭了。惨不忍睹!

    当时据说是要告的,但没告成。逝者已去,就不要再揭起来这种丑事了,何况那时打老婆并不稀罕,再说为什么打啊?打就打了,她要是不心虚,为什么不告诉领导呢?死者无法开口为自己辩白,事情就显得扑朔迷离起来,这才有各种流言频出。

    直到这次马万里意外去世,唐可人的供词才把这段陈年往事又给翻了出来,两相印证,倒是替几十年前的江千影喊了一回冤。

    老找不着嫌疑人,又没有苦主替马万里喊冤,这个案子过了半个多月也没个结果,只好先这么挂着了。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等有了新线索再说。

    柳意浓急了,他觉得这案子不复杂啊,马万里这人虽然有点小毛病,对唐可人也不地道,但在外面肯做好人,属于对内是混蛋对外是英雄的,所以他的仇人真的不多,目前也就唐可人最有嫌疑。不是她亲手干的,还不能是买凶啊。

    主要是这样让他怎么跟马文才说?有了凶手好歹也能安慰一二,人死了也不算白死。

    可警察叔叔都挂着案子,他也没那么大的脸跑去逼警察叔叔,没头苍蝇似的转了几圈,还是跑去问秦青能不能把马万里叫出来问问。

    “我真不会叫魂……”秦青不明白他怎么就盯着这个了,“你要实在想问,我再领你去见见江女士?”

    柳意浓的脑袋摇的像拔浪鼓,“主要是我爸说的,说马叔叔最精了,谁害的他,他肯定一清二楚!”现在活人问不出来,问死人最简单了。

    秦青还是不肯,被他缠多了,就问他干嘛不自己干。

    “我不会啊!”柳意浓理直气壮。

    秦青笑眯眯:“其实叫魂这个有个特别简单的办法,你自己也可以试试,但有可能会丢掉性命。”所以你一直喊我叫魂简直就是不安好心!

    柳意浓结巴了,他也知道自己多少有些持善行凶的意思:因为这是件好事+因为你会=你是个好人你就必须要做到。

    秦青直接把办法告诉他,“晚上回家多想想你马叔叔,在心里多念叨几句,看看能不能喊他到你梦里,要是能在梦里见到他,你就直接问。你认识他,这个成功率还是有的。”普通路人念到嘴皮起泡也没用。

    柳意浓这回扭捏起来了,使唤别人不费劲,轮到自己就千难万难了。

    秦青还愿意提供售后服务,“你要是真打算做,我可以在旁边陪着,也免得你一个人出危险。”

    “那有事怎么办?”柳意浓犹豫又犹豫。

    “我把你喊起来啊。”秦青道。

    他到底要不要为跟马文才的友谊冒一回风险?

    柳意浓深挖内心,觉得他跟马文才的友谊也没深厚到如此地步,主要是生命危险,这个形容太吓人了,他年纪轻轻,有钱有权有貌,真心认为不到地球毁灭前一秒,都不到他牺牲自己的时刻。

    如果真的要做,那还是好奇心占上风,入梦招鬼啊……想到就觉得刺激死了!

    这还真让他犹豫了几天,直到听说花与蝶给唐可人汇钱又被警察叔叔约谈的事。

    灵光一闪!

    他找到替死鬼了!

    花与蝶给唐可人汇钱这个瞒得很紧,不过被警察找上了门,花家的人也给糊弄过去了,警察叔叔只是来找他“了解情况”,反正之前他和唐可人的前情已经传得人尽皆知,现在找他了解了解也正常。

    不过,倒是没人相信花与蝶跟这事有关系,像他爸说的,还就是因为他这半死不活的样儿。命都快没了,谁还去风流啊?

    花与蝶虚惊一场后,日子又冷清下来,他就又无聊了,慢慢的也开始思考这件事。就是唐可人和马万里,到底是谁下的毒?

    他相信不是唐可人。他对她算了解的,什么事不能解决,非到要杀人的地步?唐可人最多最多也就是把马万里的钱偷一偷,然后卷包袱跑掉。这是实在过不下去的办法。

    但除了唐可人,竟然没有第二个有重大嫌疑的人。

    他就在家里找保姆说话,要说家里谁最消息灵通,还要是保姆。保姆阿姨们自成圈子,平时也是有交际活动的。现在马万里已经死了,保姆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保姆道:“马家先生平时对人挺尊重的,就是色眯眯的,听说以前他家请的小保姆,他就喜欢半夜在书房叫人家送夜宵、送茶、送咖啡进去,一趟趟的喊人,后来还让小保姆就在他书房外面厅里的沙发上眯一会儿,免得楼上楼下太辛苦。”她撇撇嘴,“后来他们家那个施阿姨就把那两个年轻的辞了,又给楼下的房间里装了门锁再请人来。”

    这么好色啊?就是品位太差,竟然找小保姆揩油。

    花与蝶很看不起这种人!好歹有点手段啊,还被人发现!

    “马家先生啊,胆子小哩!以前老马先生在时,管他管得可严,听施阿姨说那时马先生回到家听说老马在,都要赶紧去请安,有时还被罚站。不过老马先生走了以后,他们家规矩是差了点。”

    “他跟以前的马太太感情还可以,就是两人早就分居了,不住一个屋,不过孩子也有了,小马少爷挺乖巧的,还会叫人。”保姆阿姨说,“我们都不知道啊,马先生竟然早就跟这个马太太认识了!他都是按时上下班的,周末也在家,就偶尔出去打打牌。真是让人想不到啊!”

    连他们这些保姆都没发现!这才叫人吃惊呢。

    花与蝶也感同身受,没想到马叔叔还是个保密天才。不过看起来,马叔叔也是压抑了很久啊……

    恰在这时,柳意浓提着燕窝上门看望来了,花与蝶大喜!两人亲热拥抱了一下,柳意浓关心过花与蝶的身体,又说了说朋友圈里的趣事,最后把马家这件事拿出来下酒了。

    花与蝶沉痛道:“也不知道文才在那边怎么样了。”他现在倒是跟马文才同病相怜了。

    柳意浓叹气:“我还没告诉他呢。”

    “他不知道?”花与蝶奇怪,“阿姨没跟他说?”

    “阿姨给他打过电话,但也没说这个。”前马太太当然更心疼儿子的身体,想等手术有了结果,情况好转后再告诉马文才。

    柳意浓说来说去,道:“要是跟戏文里说的似的,马叔叔能托梦就好了,至少回来跟我们说说这药是谁给他下的。”

    花与蝶喷笑,“你也太会想了!”

    柳意浓从秦青的话里推断出这个叫魂的办法可以简化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陪花与蝶说了一下午的马万里,就是希望他晚上能顺便梦一下。成不成功的,看运气啊。

    他更想看热闹。

    花与蝶跟柳意浓聊了一下午,累着了,晚上七点就困得不行,勉强熬到八点就睡觉了,结果凌晨一点,一个电话把他叫醒了。

    他现在的手机十天半月不响一回,突然响起来,他条件反射的摸过来接通,刚喂了一声,那边一个女人的声音哭着说:“救救我……阿伦,救救我!”

    然后手机没电了。

    这个“阿伦”倒是把他的记忆给勾起来了,他交女朋友时倒是多数叫的英文名字。

    是唐可人。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