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94章 死亡的来到总是出乎意料

第294章 死亡的来到总是出乎意料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马万里死的时机太巧了。巧到唐可人差一点点就要跑了。逃跑没有给她带来什么负罪感,她怕的是这样一来,马万里就可以把很多罪名推到她身上来了。

    在马万里决定跟妻子离婚跟她结婚时,她就敏感的发现了他心态的变化。

    以前的马万里远没有现在这么变态,就算偶尔要对她做点什么,也会用商量的语气“我们玩一点不一样的”,“我今天心情不好”etc.

    总之,他会找借口,手下也会“留情”,事后也会给补偿。

    凡此种种,让唐可人在窥视到他道貌岸然的外表下是一颗什么样的心脏之余,钱包的丰裕也大大的缓解了她的不安。她知道马万里是有底线的:他不会真的要了她的命,也不会让事情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所以挨几下打就能换钱,这笔买卖貌似很划算?

    但年纪越来越接近警戒线,儿子又突发意外,这一切似乎都给了马万里一个改变的理由或借口。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这个可以用来解释他跟妻子离婚还要娶她,显然他从今以后要为自己活了,她就是他选的最心爱的玩具。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这个可以解释马万里突然暴增的各项资产和那些不计名债权与股权。

    唐可人打的就是在被拖去验DNA之前,偷走他的钱,然后逃走。好处是她有很大可能后半辈子变成一个女富翁;坏处是马万里把罪名推给她后,她就算在外国也有可能被引渡回来然后蹲监狱蹲到白发苍苍。做为一个美女,还是可能会很有钱的美女,唐可人是拒绝这种结果的,哪怕去死,她也不愿意空耗青春!

    但她也害怕跟国家机器对抗……

    所以,在最后一刻,马万里死了!她真的快高兴疯了!

    就算钱泡汤了,但她又自由了!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她就可以换个城市,重新开始。这对她来说不亚于重新获得了一次新的生命。

    她很期待马万里的案子能尽快结束,她考虑得很清楚,等案子结束后,她先找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市,然后把孩子做了,休养一段时间,再看看要不要找份工作,再建立新的朋友圈。

    花与蝶打给她的十万块刚好够她目前的生活,但也只够基本开支,她自己开火,只买了一些简单便宜的衣服当做过渡,除了房租外没有大的开支。她现在发愁的是不知案子还要多久,毕竟这个孩子“名义”上还是马万里的,她还是希望到外地再打胎。可时间一天天过去,肚子也越来越大,可案子却好像陷入了僵局。

    要么……去外地打了孩子再回来?可她又担心一旦她离开本市,就会被警察定义为逃跑。她吃得很少,也从不去产检,冰淇淋什么的从来不忌口。可这个孩子仍然完好的活在她的肚子里。这让她每天都很烦躁!

    每到深夜,在没有声音、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她才敢抱着肚子低声咒骂马万里和这个不该来的孩子。她甚至还喝酒,希望这些不适宜的动作能尽快把这个孩子干掉!

    然后,她就梦到了马万里。

    梦里她跪在他面前,身上没有衣服,他坐在那里逼视着她。

    “你就没什么想对我坦白的吗?”

    他一定知道了!

    “……没有。”她拼命摇头,心里奇怪他不是不在了吗?为什么又回来了?她清楚的知道现在这样不对,可怎么都醒不过来。她甚至连头都不敢抬。长久以来的恐惧让她在面对他时就像个无助的婴儿。

    啪!

    他给了她一巴掌。

    这只是个开始。

    唐可人一清二楚。她跪得好了一点,一手捂脸,一手支地。先是打巴掌,然后往她身上扔东西,再然后会用皮带抽她,最后会用脚踢她,如果这都不够,他会就近找东西打她。什么都可能。烟灰缸、摆件、椅子、桌子。

    其实马万里发泄的方式很单调,没有太多花样。这让她非常庆幸。他就是一个打,打累了,他会告诉她都犯了哪些错,问她知不知错,等他歇过来了,再打。

    以前他只会用巴掌,或者是脚,最多是皮带,很少用其它的工具。所以那时她受的伤有限。现在他用的东西更多了,似乎怎么打都不解气一样。工具越重越大,伤害越多,他才能解气。

    唐可人垂下头,做好了熬下去的准备。

    可能梦里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马万里固执的想问出一句话:“你知不知道你哪里做错了?”

    她觉得他是想知道孩子的事。可她怎么会承认呢?她不说,他就一直问。

    然后梦就醒了,天也亮了。

    每一夜都是这样,她只要睡着就会在梦里见到马万里。后来她连睡都不敢睡了,就在手机里定时,逢到半夜三点钟就会响,一直把她叫醒。

    可这样让她的精神越来越脆弱,终于今天,她被手机叫醒后,给花与蝶打了个电话。

    在她心目中,他是一个可以救她出苦海的人。唯一一个。

    花与蝶握着断电的手机只犹豫了一秒就插-上电源,等了一会儿,果然又打过来了。他听着那边那个女人状若疯狂、语无伦次的说她总是梦到马万里时,悄悄打开了录音软件,然后轻声哄着她说话。他想从唐可人这里套出实情,结果听到最后反倒让他毛骨悚然。

    “每晚、每晚他都这么问我……”唐可人说着说着,可能跟别人说出来了,又是她相信的人,她渐渐冷静了一点,“我真的受不了了。”

    花与蝶说:“要不然,下回你试着回答他看一看?”

    就算只是在梦里说出实情,都让唐可人吓得浑身发抖,“不行不行。”她拼命摇头,“不行,我不敢说。”

    花与蝶劝她,“你说说看。他都已经死了,你又何必怕他?”

    唐可人好像真有了一点点勇气,“你说的对……”

    花与蝶说:“对吧。”他突然想起今天柳意浓跟他说的,道:“你也可以问问他,知不知道是谁杀了他。”

    唐可人:“嗯。”

    再做梦时,唐可人发现这回她是坐在椅子上的,身上还穿着衣服,房间还是那个,前方的窗户半开着,窗外带着热意的风还裹着梧桐树的毛毛。

    她觉得自己的仪态特别好。

    她偏身坐着,双腿并拢斜放,腰背挺直,脖颈挺直,微微有一点倾斜,露出她的侧脸。

    她身上穿一件秋香色的丝制五分袖衬衣,袖口与领口都有系带,圆润的白色珍珠袖扣精致极了,下面是一条薄呢一步裙,堪堪盖住小腿,斜开的高叉让她在坐下来时露出圆润的小腿肚。

    她的头发……头发……怎么是烫起来的?下面还用了发网,兜住发尾做了一个松散的圆髻。轻柔的波浪发卷像黄金时代的好莱坞女星。

    她温柔又克制的坐着,心里乱七八糟的,还有些紧张。

    这时她才看到原来窗边站着一个男人。

    他个头不高,背对着她,站在窗前往外看。这个人在生气。

    奇怪的是唐可人觉得她好像认识他。

    可又想不起来。

    他站了一会儿,伸长胳膊把窗户拉回来上了插销。她觉得自己不安起来,腰背更加僵硬了,可脸上的神情却不由自主的更加温柔。她殷切的望着这个男人的背影,目光中盛满浓浓的爱。

    可这个男人不屑一顾。他大步从她身边走过,到门边的柜子那里打开了唱片机。

    她张开口,哀愁、祈求的喊了一声:“……万里。”

    这个名字太陌生了!

    唐可人一下子就从梦里跳出来了。

    她清楚的知道刚才是做梦。可从一个梦里跳出来,又进到了另一个梦里。

    还是那个房间,装饰却完全不同,家具也显得更新。哦,她认出来了,这才是他们的“家”。她还是跪在地上,马万里坐在对面沙发上瞪着她,“你就没什么要对我坦白的吗?”

    唐可人想起花与蝶的话,条件反射的说:“孩子不是你的!!”

    梦跟之前不同了!

    马万里就像她想像的那样——或者比她想像的更加真实的发怒了。

    他坐直身,向前倾,双手撑在膝盖上,眼睛瞪得更大,像要把眼珠子瞪出来,鼻翼撑大,嘴巴微微张开——

    他要骂她了!

    抢在他之前,唐可人又喊了一句:“你不是死了吗?你还记得是谁杀了你吗?”

    马万里就像从没想到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一样,反问:“我死了?!”

    哦,他不相信!

    可唐可人更相信花与蝶,她更相信他的话,就像握着尚方宝剑!她大叫:“你就是死了!你不记得了?你早就死了!死了快一个月了!”

    她和马万里互瞪。她看得出来,从一开始的不相信,到后来,他慢慢相信了。他的表情慢慢变了。

    唐可人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比起她怀的孩子不是马万里的,显然他已经死了这件事给他的震撼更大!让他都忘了孩子的事了!

    “你死了!”她对着他大喊。

    “你已经死了!!”

    马万里终于惊慌起来,茫然无措的想避开冲他大喊的唐可人。

    他死了吗?

    他死了?

    是谁杀了他?

    他怎么会死呢?

    他还不到六十岁啊!!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