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95章 鬼事

第295章 鬼事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唐可人疯了。她跑到警察局报案说马万里跟着她!警察局查了一下发现是个死人,还是这位女士的丈夫,两人男大女小刚结婚不到半年老公就死了,留下的财产也不是小数目,在通报以后,很快就有警察来带这位唐女士离开了——她死活留在警察局不肯走。

    来领人的警察叔叔就是侦办马万里这个案子的人,刚准备先把这个案子放放,唐可人就出了事,他顿时大喜过望!澡都不洗了冲出来,叫上个警察弟弟开车就跑到唐可人租住这片的派出所,将人领回去后,也不去审讯室,找了间会议室,叫上个笔录的,倒上杯热茶,开始温柔的套话。

    唐可人到现在仍然惊魂未定。不是什么人都能在梦醒后还看到一个已经死掉的人站在床头还淡定的上厕所喝咖啡的,她几乎就要吓尿了。

    到现在,她都觉得马万里站在她身边。

    长长一条沙发,警察叔叔本来可以坐在她身边,好营造出亲密友好的气氛,不过他屁股刚落下去,唐可人就坐过去抱住他的胳膊,整个人往他怀里钻。被临时叫进来进行笔录的女警妹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盯着警察叔叔一脸“原来你是这种人!”意味深长的厉害。

    警察叔叔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不合适的是他本来就爱脸红,天又热,唐可人又长得确实很漂亮,所以他的脸瞬间暴红起来,屁股底下像有钉子扎一样,他拔出自己的胳膊,站起来,溜出去的。

    会议室里的女警和警察弟弟对了个眼神,怪笑起来。女警清了清喉咙,对唐可人说:“你喝水,喝水。”

    停了十分钟有余,脸红的警察叔叔推着另一个警察爷爷进来了。警察爷爷捧着个热茶杯,笑呵呵的。屋里两个年轻警察立刻起身,警察叔叔想把警察爷爷推到沙发上坐下,被警察爷爷伸手一拉一推给按到沙发上了,爷爷坐上了最后一张椅子,指着想弹起来的警察叔叔:“你就坐在这儿。”

    警察叔叔不敢动了,唐可人也抱过来了,他更紧张了。

    警察爷爷一脸正义的说,“别紧张,小何,军民鱼水之情,你这就着相了,知道吗?□□。你把这当你亲妹子,亲的!是亲妹子不就不用紧张了吗?”

    警察叔叔苦笑,“不是……张大哥人,我紧张,你别害我……”

    警察爷爷脸一板,压低声:“这样好问话!你给我坐着!”

    警察叔叔僵硬的坐直了,跟上公堂似的,左边胳膊巴着一个弱柳无依的美女。

    警察叔叔清了清喉咙,“唐小姐……”他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冲天尖叫给打断了!身边柔弱的美女一边尖叫一边踩着沙发往他身上蹦,有把他当树爬的意思。美女再美,体重也有将近一百斤,当细高跟鞋蹬着他的大腿时,他也憋不住惨叫起来。

    “啊!!!”

    “啊!!!他来了他来了!!”

    小会议室热闹非凡!路过的警察议论纷纷。

    “干嘛呢?”

    “听说是问案子……”

    “不能暴力执法啊,谁去把主任喊来?”

    会议室里幸好还有三个警察,女警英勇上前把唐可人从警察叔叔身上抱下来,另外两人赶紧扶警察叔叔站起来,“动动看,没踩坏吧?”

    警察叔叔倒抽着冷气,“还行,还行。”

    三人转头看,见唐可人仍像没头苍蝇似的到处躲。

    “这是真疯了吧?”警察爷爷说。

    “回来的路上好好的啊。”

    “先让她冷静下来再问问看,实在不行只能送医院了。”

    唐可人刚才一抬头就看到马万里站在她面前瞪她,那眼神恶狠狠的,好像要扑上来似的。她躲到女警身后,可是马万里还跟着不放。

    【是谁杀了我?】

    【你说!是谁杀了我?】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不要缠我啊!”唐可人蹲在地上哭着说。

    女警拉着她的胳膊,“你先起来再说,别哭别怕,这里都是警察,没人能害你!”

    警察爷爷见过的嫌疑人多了,有真疯的也有装疯的,他听唐可人喊的话,走过去也蹲下来,看着她问:“谁缠着你?”

    “他!他!马万里!是他!”

    “他缠着你干什么啊?”警察爷爷柔声问。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刚才听到动静找过来的主任打开门看到这一幕也放轻脚步,让所有人都别说话。

    唐可人抽噎着:“他问、他问是谁杀了他……”

    “那你知不知道?”警察爷爷问。

    唐可人拼命摇头,鼻涕眼泪乱飞,“不知道,我不知道……”

    警察爷爷叹了口气,跟女警一起扶她起来。

    唐可人慢慢的半站起来,一回头,对面的窗户上映出马万里的脸。

    “啊!!”她这下是彻底站不起来了,坐在地上哭,死活不肯动。

    “别来缠我!”她抱住脑袋,“我不知道啊……警察说你服毒了……不知道谁给你下的毒啊……”

    毒?

    服毒?

    马万里感觉得到,他现在一时糊涂一时清醒。糊涂时,唐可人就看不到他,清醒时,她就能看到他,他也能问她。

    她说他是被毒死的。

    可他是在家里吃的饭,在办公室只喝了茶啊。

    【什么毒?是什么毒?】他趴在唐可人肩上尖叫。

    唐可人抱住女警,浑身发抖,“什么……什么可什么因……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马万里却愣了。

    【怎么会?】

    【怎么会呢……】

    唐可人看到马万里的背影从这个房间出去,消失在门口,她愣了一下,陡然放松下来,浑身瘫软,放心的大声哭起来。

    警察叔叔们确实觉得唐可人的反应不太对头,把她送到了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后得知她是有点小毛病,可能有点神经衰弱,但没有疯也没有精神病。

    “她的人生观还是挺积极的。”医生调侃。虽然积极的方向跟正义公平没什么关系。

    虽然盼着能从唐可人嘴里挖出新的线索,但唐可人说出的东西更像是在替自己脱罪。

    “非说看到了马万里的鬼魂,说他在找自己的死因。”警察叔叔气冲霄汉,以为自己被人耍了。可就算被耍也只能认了,他又不能去报警。

    可唐可人不知是不是进警察局进上瘾了,非一天三顿的来警察局报道,追问案子的进展。警察叔叔——何警官都快成局里的明星了,人人都知道有个大美女嫌疑人天天堵他。

    “碰到糖衣炮弹,你要顶住!”损友拍着他有肩膀感叹,再看一眼坐在大厅里的美人,就算挺着大肚子,穿着廉价的衣服,形容憔悴也美得像在发光一样,人潮涌动的大厅里,只有她的周围像是真空地带。

    周围这么多人,唐可人才觉得安心了一点。

    那天之后,她就不敢再一个人待着,就是晚上也要找个麦当劳或肯德基坐一晚上,就是借那里的人气。

    不知是马万里真的走了,还是这个办法管用,她从那以后就没有再看到他。

    何警官偷偷从后门绕出去,结果车还没开到大路上就被唐可人给追过来了。何警官只好把车停到路边,想跟唐可人说清楚。

    “唐小姐,案子的进展我们现在还不能说,我只能告诉你,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你可以放心。”何警官说。

    唐可人说:“好的,何警官。那我可以去外地一趟吗?”

    何警官:“去多久?”

    “大概一周吧。”

    “去干什么?”

    “我在那里有个朋友,想去找朋友聚一聚,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唐可人侧开头,一只手挡住脸。

    何警官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点头说:“行吧。那你去吧。”

    “她肯定有问题。”何警官回去跟领导说,“能不能让我跟着她?”

    “你确定不会白跑一趟?”

    “现在这种情况,她要么是准备逃跑,要么是有别的举动。不然她跑什么?我们现在又没对她采取强制措施,她的家乡也不在这里,不存在周围闲言碎语太多受不了的情况。”何警官前思后想,都觉得唐可人肯定有隐瞒的事。

    领导拍了板,让他跟着过去,还开了介绍信,让那边的警察提供一些帮助。

    何警官让人盯着唐可人,结果发现她虽然买了去那个地方的车票,却没有上车,而是去了另一个城市。

    “果然有鬼!”何警官赶紧带人跟上,可接下来的发展更离奇了。唐可人到了这个城市直奔妇产医院,在医院旁边的快捷酒店租了个房以后,就去医院挂号了,很快安排了引产事宜。由于她是已婚,丈夫又已去世,医院很快同意给她引产,安排了手术日期后,唐可人就在酒店等着。

    “她要引产?”何警官想不到会是这样,“她这么急着跑出来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了?”

    同行的警察说,“她跟马万里的感情不好,现在人又死了,不想要这个孩子也不奇怪。再说孩子月份大了,再不引就来不及了。”

    “我还是觉得有问题。”何警官说。

    唐可人躺在酒店的床上,眼睛望着天花板。现在一想到睡觉她就害怕,就紧张。她不敢睡,就算困得眼皮直打架,人都有些恍惚了,她也害怕闭上眼睛。

    快了……快了……

    她的手放在肚子上。

    快了……

    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房间里很安静,偶尔能听到走廊里有人经过的声音。

    唐可人突然惊醒了。她刚才不小心睡着了。

    她坐起来,准备去浴室洗一把脸。

    啪的打开浴室灯,狭小的浴室让人连转身都难,廉价的香水味让人窒息。

    唐可人打开水龙头,往脸上泼了两把水,抓起毛巾捂在脸上抬起头——

    一个女人倒映在镜子里。

    她在盯着她看。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