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97章 梦中的爱情

第297章 梦中的爱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孩子没了,唐可人“如约”回来了,前后跟何警官差了五天,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回来后只能先找了间小医院住下来,一边给何警官打电话,通知她“如约”回来,没有逃跑,顺便问一下这个限制什么时候能解除。

    “这是一个叫人伤心的地方,我想去外地重新开始生活。”

    这个理由很正当。何警官对她更怀疑了,也更没办法了,他把这趟跟踪之旅写了报告递给上头,然后就忐忑不安的等结果。其实到了现在,各种证据都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新证据何时出现根本是未知之数,这个案子基本上就是挂起来的结局了。这对他来说可是一个很大的污点,没有破案,还是这么重要的案子,案情还很简单。

    “如果真能自杀结案就好了……”何警官抱着头喃喃道。

    唐可人住的医院与其说是医院,不如说是一个私人疗养院。它是挂在市级医院下的妇科医院,但各科室早就承包出去了。主要业务来源就是做流产和生孩子,幸好这两项技术都已经成熟很久了。如果发生什么意外,送去大医院也来得及。

    医院是一幢旧楼,十四层高。由于技术上的欠缺,医院在硬件上下了很大功夫,装修的非常漂亮。这幢楼本来的用途是当酒店,所以几乎全是双人间,改成医院后,反倒因为全是小病房而大受欢迎。唐可人自己住了一间,有自带的小浴室,虽然有些狭小,但房间里还是很舒适的,又有医生护士在侧,她很放心。

    她流产时身体状态不好,孩子又太大了,所以她到现在其实还很虚弱,每天都在出血。医生对她很负责,她对自己的身体也很看重,于是很快一个问题出现了:钱不够了。

    每逢花钱的时候才会觉得自己是穷人。唐可人的前二十几年从没考虑过钱不够用这个问题,因为她花的都不是自己的钱。当听到护士说她的卡余额不足时,竟然有点发懵,不过回过神来就觉得钱确实也该花光了。她给何警官打了个电话,问一下她的钱什么时候才能解冻,现在不是已经没有嫌疑了吗?她也一直很配合,但现在她已经山穷水尽,这么长时间了,就算是走程序,也该把钱还给她了。

    何警官说这个不归他管,可以帮她问问。唐可人见状也没办法,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以前都是她不说什么,事情早就办好了,头一次自己办事就变成这样。

    她的肚子还有些抽疼,现在站在地上就会像虾子一样弓起来。

    还是要先借钱……

    她犹豫了一阵,拨通了那个号码。

    花与蝶再次接到唐可人的电话时并不惊讶,他很了解这种女人,在她们的脑海里,从来没有自己亲手赚钱这一个选项,就算是去工作也是为了寻找认识人的途径——比如他就是这么认识唐可人的,一个高级服装店的店员。

    而且唐可人现在也不可能有时间自己去赚钱。他更加清楚,唐可人现在仍然在被怀疑中,在没有抓到真正的凶手前,她就永远都是嫌疑人,而跟她接触多的人也会一起被怀疑。比如他。

    但他还是接了这通电话,并又给唐可人打去了十万块,这又是一个够她暂时解困,却又不能提供什么实质帮助的数字。

    为什么会借钱?很简单,这个数字还不算什么,以他的性格(为人所众知的那一个),不帮才是不对的。如果因为担心沾上麻烦而不肯借钱,那就不是他花与蝶了。他宁愿当大家眼里的冤大头、老好人,也不愿意当个见风转舵的人。

    特别是现在,他更要当个好人。

    接到银行短信后,唐可人沉默了很久。她是真心爱过花与蝶的。但她同时又格外清醒的知道他不会娶她。人人都说她漂亮,可她的漂亮还是没能打动她最想打动的那一颗心。

    唐可人的这个房间只有她一个人,她付了两张床的钱,等于包下了这个病房。医院曾问她要不要陪护,她拒绝了,还让医院把另一张床挪出去。

    晚上,护士来查过房后,对她道了声晚安。

    “下一次查房是几点?”她问。

    “接班以后。”护士看了眼表说,“十二点了吧,你放心睡吧,我们进来是不会吵到你的。”

    唐可人不太想睡觉,不管是梦也好,还是那天晚上碰到的那个女人也好,都让她对睡觉恐惧起来。

    不过马万里已经很久没出现了,那个女人……她的孩子也没了,她应该也不会来了。

    点滴里加了镇疼和安眠的药,没过多久,她还是不甘愿的睡着了。

    这个梦很轻松愉快,她像是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整个世界都在向她微笑。像是春天的午后,她刚刚睡过一个非常满足的午觉;又像是夏日她在清静的街上散步,偶尔路过的行人都忍不住为她驻足停留。

    她爱这个无限可能的世界,这个世界也爱她。

    然后,一个男人出现了。

    是花与蝶。

    唐可人整个人都被幸福填满了!她竟然在他还年轻的时候遇到他了!她曾无数次的想过,如果她遇到花与蝶时他不是二十八-九岁,而是十八-九岁呢?如果他还年轻,还没有那么世故,他还保留着热情与爱情,那她与他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当他还天真,她能用美貌敲开他的心门吗?

    他站在她的面前,一双眼睛里全是她;她站在他面前,露出她最美的笑容。

    ……不过,他的打扮好奇怪。

    他一向非常注重外表,从不会穿这种松垮垮的衬衣,更不会穿带有折痕的衬衣出门;他的手指不会把指甲修得那么难看,都是半秃的;他的裤子不会提到胃上,把下面兜出形状来,那样太难看了;他不会把口袋撑出形状来……

    唐可人抬头看他的脸,竟然觉得连脸都有些看不清了。她分不清面前这人是花与蝶还是别的人……不太像花与蝶……是的,不像……她应该不认识他……可是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正在为这个男人忐忑不安,那种期待能给他留下好印象,期待能迷住他,期待他会爱上她的心情,比她当年更加热烈!

    他们跳舞,转过一个又一个舞场。有光怪陆离的大舞场,华美的水晶灯、周围无数男男女女、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也有清晨时分的公园,在西湖边上,嗅闻着桂花的香气,她在他的手中转动着、飞舞着。这一刻,连她的心都快要飞起来了。

    每一刻她都更确信:她爱着他!她热烈的爱着他!她愿意为他去死!哪怕割开她的脖子,用枪指着头,她都能毫不动摇!

    最终,她从他嘴里听到了那句话:“嫁给我吧,做我的妻子,做马太太,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唐可人发现自己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的她感动的好像得到了全世界,而另一个她却在怀疑,她确实当过马太太,可她当时根本没有感动,有的只是膨胀的虚荣心和那如影随形的不安与恐惧。

    难道她期望马万里爱上她?

    她可能真的这么想过,但是那也只是出于对她来说更方便更有利,绝不是因为她想要爱情得到回报。她对马万里什么感情都可能有,唯独爱情不可能。从一开始,他对她就没有丝毫这方面的吸引力。

    然后梦就更奇怪了。

    梦里,她很快就怀孕了,在被求婚后。梦里的她高兴极了,而唐可人却丝毫感觉不到高兴,她跟这个梦中的自己越来越有分裂感了。

    然后,她流产了。突然就在一天午后,孩子就流掉了,那个高兴的她伤心欲绝,可唐可人却嫉妒起来。

    怎么她就能这么轻松就流产了呢?

    可能这真的是她的梦吧?只是在梦里,她是爱着马万里,并期待着两人爱的结晶的,然而孩子流产了。跟现实完全相反。她像个旁观者一样思考,这说明她在心里对马万里是有愧疚的,所以梦才会变成这样。

    孩子流产后,她对着爱人马万里哭述,她觉得马万里对她生气了,他很愤怒,对她很失望,而她很惶恐,她迫切希望能让他满意。

    然后她很快又怀了个孩子,但不幸的是这个孩子又流产了。

    唐可人感觉得到,她和梦里的马万里之间产生了问题,他们都在粉饰太平,而她在卑微的讨好,马万里则在敷衍她,高高在上,漫不经心。

    这样不对。唐可人越来越像个无关的旁观者了。她想如果是她,哪怕眼前这个是她爱的花与蝶,她也是不会落到这个地步的。爱情就像战争,是斗心眼的,怎么能这么卑微呢?跪下去的人,要花更大的力气站起来,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跪下去。

    他们换了个房子,时间像是过去了很多年。

    这个房子更新,家具都是新的,有些不合时宜,但家里的东西却在一天天变得丰富,这都是她的功劳,她在精心装扮着自己的新家。

    新的生活,新的开始。

    她又怀孕了,可马万里竟然没有高兴,反而打了她,逼问她:“这个孩子是谁的?”

    唐可人的心一下子惊跳起来!

    “孩子是谁的?”他一下下的踢她的肚子。

    这时绝不能承认!她抱住肚子倒下来,哭求道:“是你的!是你的啊!”

    这一刻,她和梦中的她又变成了一个人。

    “让我生下来!让我生下来!孩子是你的!他跟你长得一模一样!你信我!信我!”

    不对!

    唐可人在心里喊:不能生下来!孩子不会像他!他早就生不出孩子来了!他不行了!

    声音突然全都消失了。

    世界寂静一片。

    唐可人仍抱住肚子倒在地上,半晌才敢睁开眼睛,然后她看到了眼前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也挨了打,头发都乱了,她咬住一根发卡正在盘头,虽然她还倒在地毯上,身上的衣服乱七八糟的,可她仍然非常镇定优雅。她整理好头发,整理好衣服,像美人鱼一样双腿并拢斜放,优雅的坐在地毯上,神情淡淡的问她:“孩子不是他的?”

    一丝恐惧升上来,唐可人僵硬的看着她,不敢回答。

    那个女人捂住肚子说,“……居然真的不是。”

    唐可人壮着胆子问她:“你要孩子……想干什么呢?”

    那个女人歪着头看她,理所当然的说:“我的孩子没有生下来……如果生下来,他就知道我没骗他了。孩子是他的,会长得跟他一模一样。”

    “所以你想要我的孩子……”唐可人咽了口口水,双手捂住肚子。

    “对。”那个女人的目光落到她的腹部,“不过……没想到,你的孩子真的不是他的。”

    唐可人僵硬的点头,“……而且,我的孩子已经打掉了。”

    那个女人像是听到了,又像是没听到,她不再看她,目光随意的投射向远方。

    “你放过我好不好……”唐可人发着抖说。

    那个女人似有若无的点了下头,唐可人还没来得及放松,她转过头来问她:“你为什么不肯生他的孩子呢?你不爱他吗?”

    唐可人:“……我当然……爱他,只是、这是一个意外。当时我以为他已经不要我了,我太难过太伤心……就认识了别的男人,后来他又来找我……可我当时已经怀了孕,我不敢告诉他……”她已经猜到这个女人爱着的那个男人也姓马,她是因为爱才被那个男人辜负。所以唐可人也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爱着马万里的女人。

    那个女人狡猾的说:“不是因为……他不行吗?”她的目光转到了唐可人的身后。

    唐可人猛得回头!

    马万里站在那里!

    “啊!!!”她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