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98章 画虎画皮难画骨

第298章 画虎画皮难画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陶美瑶换上衣服,对着镜子戴好护士帽,跟她交接班的护士一脸轻松的说:“我下班了!”

    “好的。”陶美瑶问,“有哪几床需要注意?”

    “109、102、101……还有709、712。”护士说,“712是个在外地打完了胎回来休养的。”她压低声,“人长得不比范冰冰差,快八个月的肚子引产!”

    陶美瑶哇了一声,“天啊!这么大的月份,人要受不少罪吧?”

    “听说是老公死了。”护士唏嘘两声,提上包,“我走了,你去查房吧,712还有半瓶水,要挂到二点了。”

    陶美瑶先看了交接班报告,然后带上钥匙和手电筒去查房。她负责的是这一层和上面一层,两层楼的病房,全都是产后恢复,其中不乏在大医院生完孩子,到他们这里来休养的产妇,像712那样来做小月子的也有不少。

    已经十二点了,大部分的病人都睡着了。在陶美瑶查房时还有两个病人说睡不着,要找医生拿安眠药的,她都记下来了,等回去再通知管床大夫。

    最后,她来到了712室。这是一个相对独立在别的病房的房间,由于设计原因,在712的周围没有别的病房,所以也不会有其他病友或病人家属在此串门走动,相比来说,这里最安静也最适合调养身体。

    所以它的价格也比别的房间更贵一点。

    陶美瑶轻轻推开门走进去,拐角处是沙发,而沙发旁边那扇门就是卧室。她很好奇啊,据说是个美女……

    “啊……”

    病房里突然传来一声含糊的尖叫,声音细弱。

    陶美瑶却很了解这个,她啪的一声打开了灯,上前推了推在病床上挣扎的病人,“唐女士,唐女士,你还好吧?”

    马万里朝她扑了过来!

    他狂乱的抓她的肚子!鬼爪像刀一样!她的肚子尖利的疼起来!

    “不要不要!放开我!”唐可人哭叫起来。

    马万里的双眼兴奋的发亮!他咬牙切齿:“你敢背着我偷人!!还想给我戴绿帽子!让我养野种!”

    “没有没有!”唐可人尖叫,想向那个女人求救,却看到她得意又开心的站在一旁看呢。“救救我……求求你……”她向那个女人伸手。

    女人抱臂看她,“我为什么要救你?”

    唐可人突然明白过来了,她冲那个女人尖叫:“你老公打你不是我的错啊!你太恶毒了!”因为这个女人被他老公冤枉,而她并没有外遇;唐可人却真的外遇了,但直到马万里死之前仍然没有发现真相。所以这个女人嫉妒……不,她恨唐可人。

    “活该!活该你老公不信你!骚-货!婊-子!”唐可人对着那个女人咒骂起来。

    女人被她激怒了。可唐可人不害怕了,反正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马万里就快杀了她了,她绝不放过这个女人!马万里就是她引来的!

    突然一道刺目的光从天花板照下来,好像有人把那里撕开了个口子,让太阳光照了进来!

    唐可人开始觉得周围的一切变得虚无飘渺,就像世界陡然分成了两个,一个虚假,一个真实,而她是真实的那个。

    “唐女士,你还好吗?”这个声音在她的耳边炸响!

    唐可人睁开眼,看到一个年轻的护士站在旁边,“您做恶梦了吗?”

    恶梦?

    是啊,恶梦。

    唐可人抹了把脸,镇定多了。好吧,之前她可能是太乐观了,现在很明显,她死去的丈夫和另一个不知名的女鬼都缠上了她。不过最叫她吃惊的是,马万里显然对孩子的事更在意,而不是他的死因。

    陶护士给她拿来了两片安眠药,但她没有吃,她拿着手机玩游戏玩到了天亮,然后才开始睡觉,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她的肚子仍在抽疼。

    唐可人按响护士铃,护士和医生很快过来,医生说:“听说你昨晚睡得不好,后来又熬了夜?今天给你换了种药,试试看效果好不好。”

    她说:“我的肚子还有些疼,什么时候能好?”

    医生说:“这个要看你的恢复程度,今天再查个血,看有没有炎症吧。”

    唐可人已经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她想找人驱鬼,可想了一圈,发现自己仍是无人可托。

    ……只剩下他了,也只有他会帮她。

    怀着一种隐秘的、连想法都不能清晰浮现的念头,她打通了花与蝶的电话。

    相比之前接到的借钱的电话,这个电话让花与蝶有一点点惊讶和好笑,不过他痛快的把秦青的电话给了唐可人,没有别的原因,只是想看场好戏。

    秦青接到电话时也很意外,因为她的电话根本没有发出去,关于她的这点小能力,也根本没有外人知道。唐可人是谁?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嗯,你说的我都听到了。那这个电话是谁给你的?”秦青问。

    唐可人不想把花与蝶说出来,“这个……”

    “你不告诉我,我也没必要帮你。”秦青说。

    “我可以给你钱。”唐可人小声说。

    “我不要钱。”秦青说完这个就想挂掉电话,唐可人敏感的发现她说错话了!连声喊道:“等等!求你救救我!它们一直缠着我想杀了我!是我的错!请你不要生我的气!”她哭泣道,“是花先生,花与蝶,他说他认识你……”

    花与蝶……秦青全想起来了,唐可人就是柳意浓说过的,马文才的爸爸再婚的妻子。

    “求你,求求你……”唐可人在那边不停的哀求。

    “……”秦青叹了口气,“我今天去看你。”

    “谢谢!谢谢你!”唐可人眼泪都快出来了,但比起秦青,她更感动于花与蝶对她的心意……

    秦青想赶在晚上太阳下山前解决这件事,所以接到电话后看了看下午的课,去请了个假就去那间疗养院了。

    她到医院时,唐可人正在换点滴,护士格外温柔的替她换了瓶水,并体贴的问她想不想上厕所,她可以扶她去。

    “谢谢,不用了。”唐可人看到门口的秦青,虽然惊讶来人的年轻,但她并没有露出来,反而欣喜又热情的对秦青招手,对护士说:“我有朋友来了。”

    秦青在看到唐可人时,不可避免的被这位美人吸引了,不客气的说,她在这一瞬间连怎么说话都忘了。

    唐可人早就习惯了,她客气的请秦青坐下,指着旁边的小冰箱说,“里面有红茶,你能帮我拿一瓶吗?”在秦青打开冰箱后,她说:“那个芒果汁很好喝,你尝尝吧?”

    坐下聊了一会儿后,秦青从唐可人的美貌中回过神来,“你是说,你跟你丈夫结婚后,他就一直怀疑你会外遇,天天打骂你,你怀孕后也是这样,然后在他打你的时候,那个女鬼出来救了你,你丈夫就突然死了,还是中毒。你被警察怀疑,之后去外地打掉孩子时,那个女鬼又出来了,想要你的孩子,你认为她的丈夫也姓马……”看来这个女鬼就是江千影。

    “然后女鬼昨晚上又来找你,她已经知道你的孩子打掉了,却又让你丈夫来打你,因为她嫉妒你。”秦青说,“是这样吗?”

    “是的。”唐可人泪盈于睫,楚楚动人的点了点头,“我不太懂为什么它会这样做。”

    “唐小姐,你可能不太了解,但鬼都有自己的逻辑,虽然有的很难理解,匪夷所思,但这个逻辑一定是能够自洽的。但从你说的内容上,女鬼找你要孩子还正常,在得知你的孩子打掉后,她找你丈夫来打你,而你丈夫打你的原因是怀疑孩子不是他的,这个就不太对了吧?”秦青说,“你有隐瞒什么吗?”中间很明显缺了一段。

    唐可人愣了,她不懂秦青为什么非要追根究底,这种事不是听听就算了吗?

    秦青站起来,“我有个原则,可能你不知道,如果鬼是来报仇的,我是不会管的。”

    唐可人吓了一大跳!她看秦青要走,连忙拉住她:“等等!你不救我了吗?”

    秦青反问她:“你骗我不是吗?你连实情都不告诉我,就要我替你办事?这太可笑了吧?”

    “可是、可是……”唐可人一开始以为可以用钱说动秦青,发现她不收钱后,又以为秦青是那种“正义”的人,就是只要在她面前哭得惨一点,就可以说动她帮忙,现在发现又错了。

    秦青打量她:“我发现,你和花先生还真像。”想法都一样。花与蝶之前找她时也是把自己说得很惨来打动她。

    唐可人难得有了一丝尴尬。听到秦青说她和花与蝶像,让她突然想对秦青说实话的冲动。

    “其实,我的孩子不是我丈夫的。”她说,“我、我跟他的感情并不好。会嫁给他也只是图他的地位和马家的财产。”她说,“但我并不想把不是他的孩子栽到他头上!我一直想把这个孩子打掉!”

    这才正常。

    这样一切都串起来了。

    江千影一直被她的丈夫虐待,就是因为他怀疑江千影的孩子不是他的。江千影因此被虐待而死,她的执念就是这个。所以当马万里以同样的理由虐打唐可人时才会出手帮忙。

    江千影的孩子被打流产了,她想要唐可人的孩子是为了向丈夫证明,孩子是马家的骨肉。不过唐可人的孩子恰恰不是马万里的,不是马家的孩子。江千影因此仇视唐可人。她是真的,唐可人是假的,但她被打死了,而唐可人却阴错阳差的得救了。

    秦青能理解江千影对唐可人的妒恨,但害死她的不是唐可人,而是早已作古的丈夫。

    “我会救你。”秦青说。

    唐可人既欣喜又有一丝不解,因为她说出实情就救她了吗?这是高人的怪癖吗?她还以为说出孩子不是马万里的之后,秦青会转身就走呢。

    秦青的气慢慢覆盖在这个房间里,缓缓包围了唐可人。很快她就发现了那一丝缠绕在唐可人身上的阴气。

    她切断了那一丝阴气,在阴气被切断的一瞬间,她在唐可人身上看到了江千影的影子。

    之后这影子就消失了。

    那个影子消失之后,另一个躲在床底下的黑影也被逼出来了。是马万里,它还没有能力凝成形体,只是一团黑色的影子。之前是被江千影的阴气给遮盖住了,没有了江千影的保护,它就露出来了。

    秦青拍散了它。

    唐可人看秦青就坐了一会儿就要走,慌忙问她:“您什么时候给我驱鬼。”

    秦青道:“驱完了。”

    “什么?”唐可人茫然极了,左右看看,不敢相信又不敢质问,“已经……驱完了吗?”

    秦青点头,看到唐可人肩头的小小阴影,这个鬼……反正不驱也不会留太久,何况与其说是鬼,不如说是灵。

    “给你个忠告。”秦青说,“以后,多做些好事,别做亏心事吧。”

    “当然,我以后一定多做善事!”唐可人说。

    秦青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没听到心里。算了,能救她一回,救不了她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