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99章 朱颜辞镜

第299章 朱颜辞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你说,唐可人打电话给你?!”柳意浓的声音大得吓人,秦青猜他估计很少有这么失态的时候。“是的,我想还是给你说一声。”思量再三,秦青没有说出唐可人怀的孩子不是马文才爸爸的,因为在这之前,根本没人知道唐可人还有孩子,而且说出来后,很可能刚逃过一命的唐可人又该倒霉了,不比被鬼缠好到哪里去。亲口送一个人去死,她还是没有这个勇气。

    再说,孩子已经打掉了——也缠到妈妈身上去了。

    这一堆人真是一笔糊涂账。

    柳意浓气坏了,给秦青倒了歉之后,一个电话就追到花与蝶那里去了。花与蝶装得很懵,“我以为以秦小姐的三观来说应该不会管这件事……她怎么着也要看马文才的面子才对啊。”

    “少抖机灵!真以为看不出你打什么主意呢?怎么着?以为秦小姐看唐可人是个女人,又可怜,心软管了以后,我跟马文才就远了她了?”柳意浓现在对着花与蝶是半点不装了,想说什么说什么。

    “不不不,我哪敢呢……息怒息怒。”花与蝶还真有这个念头,再怎么说不介意,就真的不介意了?

    “做你的春秋大梦!秦小姐肯出手才是她呢!”当然,秦青要不管,也肯定有理由。在这方面,柳意浓倒是更相信秦青。

    “是是是,是我小人之心了。”花与蝶哈哈笑,痛快承认了。他现在也就是半条命吊着,有脾气不撒出来还打算带到棺材里吗?

    “滚滚滚!我都懒得理你!以后你少找事!再来一回信不信我收拾你?”

    “信信信。”花与蝶是真信,认错赔理道歉,跪得特别爽快。

    柳意浓挂了电话,给花与蝶的公司下了个绊子,撕开了一条吸引鲨鱼的血口。以前没人动手,有人第一个动手后,这间公司没留下多久就被分食一空。花爸爸已经不可能再进一步,花与蝶只剩半条命,花家早就翻身无望,那一丁点香火情根本没用。若说以前还有人顾念脸皮,顾念柳意浓等这些花与蝶的发小,等柳意浓出手后,这些也都烟消云散了。

    花与蝶听到消息后格外淡定,看到花爸爸失去意气后沮丧的面容,他和花妈妈都心满意足。花妈妈满足于老公再也不会有机会去那花花世界,他也满足于自己的公司不再被人借着自己的名义夺走——哪怕是亲爹也不行!

    这样就很好。

    “好的好的!”唐可人大喜过望!警察给她打来电话,案件的调查已经结束,她可以回马家去收拾东西了!

    马家,现在也不能叫马家了。这幢有些旧式的小楼不知未来还会不会迎来新的主人,但它失去了旧主,目前看来也没什么改变,花坛中的月季仍在盛放,几乎爬满一面墙的爬山虎碧绿油亮。

    但看门的守门打开门时,扑面而来的是一股久未见人的尘土味。

    “东西都放在地下室了,您自己去收拾吧。”保安客气的把门半开,“现在里面的水和气都停了,倒是有电,您要是口渴要喝水的话,到这边来倒。”他指着门外的小亭子说。

    要说半点不失望是假的,就算唐可人再怎么恨马万里,但她并不恨他带给她的物质财富。包括这幢小楼,大概她没有机会再住到这样的房子里来了。

    当时她走得太勿忙,几乎是一件衣服都没有带走,这次来她拖了四个大行李箱,希望尽量多收拾一些东西。

    保安分出一个人陪她下去帮忙提箱子,但在她收拾的时候也没走,“您拿走的东西我们要登记的。”

    唐可人心里有点不舒服,可这却没她反对的余地,要说她没有趁乱带走一两件值钱东西的想法是不可能的,比如摆在马万里书房书桌上的笔洗、砚台、镇纸,还有挂在书房里的那幅字,这都是她在来之前想好的能拿得走又不占地方的值钱东西,就算不卖掉,以后摆在家里用来提身份也是好的啊。

    她只好收起这些心思,收拾自己的东西。

    只是她的东西就有不少。各种名牌衣服鞋包不说,还有她收集的香水、手表、珠宝一类。但这样一看,好像她也没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但就算这样,四个大行李箱还是都装满了。

    保安客气的说:“如果您还有没拿上的,我们有些编织袋可以借给您。”这是看出她不管好坏全都要打包带走的意思了。

    “麻烦了。”唐可人没有掩饰的打算,这是她能争取的最后的好处了,干嘛不拿呢?

    保安给她拿来十个编织袋,看到她连抱枕都装起来,脸色也没变。

    最后包括厨房的锅具、水壶茶杯,她都要一起带走。保安帮她把东西都搬出去,至于她怎么运走,他就不管了。

    “这箱东西您不要了吗?”最后保安指着一个纸箱说,这里面有梳子、香扇、手帕、小镜子、香水盒什么的,他以为也是唐可人的东西,因为一看就是女子用的。

    唐可人过来看了一眼,不是她的,但也是好东西,她抱起来说:“要的。”

    唐可人拿到了自己的“财产”,赶紧先找个地方落脚。这回她知道量入为出了,租的小单间被她搬回来的“家当”塞得满满当当的。这样也根本没办法收拾,今天也累得够呛,她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去睡觉了。她的身体严格来说还远远没有恢复过来,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调养。所以吃了药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结果这一次,又梦到了那个女人!

    唐可人吓傻了也吓疯了!仍是那个房间!只是这回门紧紧关上,她扑到门把手上怎么拧都拧不开。

    那个女人却哼着歌在梳妆台前打扮自己,“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唐可人拼命拧门把手,可她浑身无力,慢慢滑坐在地上。而那个女人不知是没有发现她,还是没把她当回事,只顾自自在在的描眉画眼。

    女人化好妆,顾盼自怜,回头看唐可人这样,笑眯眯的说:“你别怕,我又不打算要你的命,怕什么?”

    唐可人呜咽一声缩到墙角,恨不能把自己藏在柜子后面,这个女人说什么她也不会信的!上回、上回就是她害得马万里跑来要杀她!

    女人站起来,打开衣柜挑裙子,似乎很有兴致跟唐可人说话,“我看你收拾行李是打算离开这里吗?”

    唐可人瞪着眼睛,丝毫不敢放松,根本没听到她说什么。

    “我都说了不害你了。”女人把一件件衣服比在身上,看起来比唐可人还高兴,像是终于逃出生天,她回头看唐可人吓坏的样子,叹气道:“我可还救了你呢。”

    “我、我知道,谢谢你!”唐可人赶紧说。

    女人眯起眼睛,笑得格外动人,“不是那一回。”她转到全身镜前,把裙子放在身前轻轻转圈,“你以为如果不是我,你的丈夫会那么容易就死掉吗?”

    唐可人愣了一下,顿时浑身泛凉:“……你杀了他?是你下的毒?”

    女人摇头又点头,轻描淡写的说:“只是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他把不该吃的东西吃下去了而已。我猜,那毒不是为你准备的,就是为你肚子里的孩子准备的。”这一点,这个人真的很像他的祖辈。

    江千影想起那个男人,心底泛起的仍是苦涩的爱意。那个男人纵使再怎么害她,她也忍不住要去爱他。可惜,她不能让他相信她,也可能是那个年代造成的遗害,令他再难相信身边的人。所以,为了不动声色的杀掉她,也可能是不忍再伤害她,他下了毒。

    就像他的子孙一样,为了不让人怀疑,毒就放在他平时吃药的盒子里,光明正大。她吃下那“感冒”药死了,而这一回,她把这药喂进了他子孙后代的嘴里。喂下这药后,江千影竟然觉得十分痛快!

    原来她也不是不恨他的……

    只是他早就死了,她也早就死了。连恨的人都消失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唐可人看到这个女人换上一条裙子,然后微笑着向她走来。

    “唐可人死了?”秦青听柳意浓说了之后,有些惊讶,“怎么会死了?”

    “不知道死因,我正让人查。”柳意浓来告诉秦青这个就怕她误会是他下的手,“不过据说是猝死,但在临死前,她也算好好享受了一番,借了不少钱,又勾搭了几个男的,不知是不是早知要死了才这么干。”这也算是最近的大新闻了,马万里的遗孀,摇身一变成了最著名的狐狸精,还找的全是马文才这一辈的。他们自己的圈子说小也小,都认识,一转头才发现好几个人都被泡了——他们还真不敢说是自己玩了别人,这怎么看都像是他们被别人玩了。

    不等回过神来,唐可人又死了,死前还收拾得挺干净的,穿得漂漂亮亮的,化着整齐的大浓妆,躺在床上,跟睡着了一样。

    很多人以为是自杀,就是柳意浓怀疑了一下让人查,结果没验出毒物反应,也没有器械至死的迹象,又变复杂了,据说负责这一片的警察大队队长的头都要挠秃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