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305章 志存高远

第305章 志存高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想好了哦,决定了哦。”秦青的手指放在沈从云的头顶,他紧紧挤着眼睛,狠狠点头,“好,掐掉了。”她道。

    “就这样?”沈从云睁开眼睛,一句“骗子”就在嘴边,但他看到他妈身边再也没有那个东西了,他……就爽快的扑到妈妈怀里哭起来了。

    这么看还真是一个普通的15岁少年呢。

    秦青欣慰的微笑。

    钱女士也很高兴,非要留秦青吃饭。而沈从云也迫不及待的想上街试验一下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真的看不见了(?),而且他真的饿得太久了。

    秦青从善如流的跟钱女士和沈从云去了一家药膳馆。进门时,迎宾和前台都被沈从云惊呆了,因为他看起来实在很像骷髅,给钱女士推荐的菜也全是清淡的炖品和粥汤,沈从云想吃肉,想吃烤全羊!前台不敢让他点,好说歹说才上了一盅以羊汤为底汤的烧干笋,里面放了豆腐香菇什么的,也很香啦,秦青就吃得很开心,沈从云就很郁闷。

    不过郁闷完了,他还有正事要做!

    吃过这顿饭,秦青就告辞了。不过第二天,钱女士就又跑来找秦青了,惊惶失措:“秦小姐!秦小姐!我儿子真好了吗?他昨天晚上跟我说、说……”

    沈从云也是很有策略的。以前他看到那么多东西,感知到那么多阴暗的想法,特别都是自己身边人的,他一个都没说出去。那两个保安和那个保姆都是他的“试验品”,试验失败后当然就更不敢在自己家人身上尝试了啊。

    昨天解决了最大的问题后,他抓紧时间跟他妈说了。因为在他的想法里,爹妈两个人,妈妈更弱势一点,他是一定要帮妈妈的。然后妈妈的想法呢,也不够光明正大,他跟妈妈说一下,让妈妈反省,妈妈改正后,两人再想办法不让爸爸想跟妈妈离婚,想抛弃这个家。为了让妈妈警醒(也为了让她听他的),他特意先说了妈妈心里的想法。

    不能说他没有考虑周全,只是在钱女士看来,儿子不像是有好了,倒像是变得更加神经了。以前沈从云悄悄给物业打电话投诉那个保安有不轨之意,特别是一个想偷业主东西,一个想猥亵小女孩,造成的影响特别坏,因为他没有说出他是怎么知道人家心里的想法的,又不肯说他为什么“陷害”那两个保安,最后反正那两个保安也没辞,他们家也没落着好,都说她儿子是故意欺负保安,看人家是打工的就看不起。

    这还算好的,他还给他们家原来保姆新服务的那家说保姆其实特别仇富,对老人特别不好。结果那家人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反正把保姆给辞了,然后那保姆在他们家门口哭了一天,进不来以后就给钱女士打电话哭,问:“是不是我得罪小云了啊?他怎么能这么对我呢?我没有对不起他啊!”

    钱女士也怕被人说为富不仁啊,最后想尽办法给保姆重新介绍了一份工作才算了结。

    那时也只是觉得沈从云是性格不好,后来说他是精神病后,钱女士就想这是不是幻觉啊?她儿子这是把想像中的事当真了吗?

    可她又觉得她儿子可能有点懦弱,可能会不上进、懒,但神经病?他们家一没这种基因,二来也从没给他压力啊。她怎么都不相信沈从云是神经了,听他云山雾罩的每天瞎扯,把房间搞成那种鬼样子,也只是往——小云这是在搞神秘学,像吸血鬼啊,黄金大三角啊这方面想。再不然就是看漫画看电影入迷了,这叫cospy,小云可能只是想假装得像一点!

    最后,也有可能小云说的是真的啊,那两个保安和保姆就是有坏心眼!她儿子这叫慧眼独炬!

    后来沈从云不肯出门不肯见人,连她也不见,她心里一边忐忑,一边继续替儿子找理由,再有,就是找到能跟儿子沟通的人,想办法帮帮他。

    最后她找到了秦青,经过多方打听,都说这是一个年轻但心特别善的人,只要有情可原,她都愿意伸把手救一把,都不用怎么求。

    钱女士死马当活马医把人请来了,没想到真的有用!那一刻她像做梦一样!看到小云那么高兴,还扑到她怀里哭,还愿意出去吃饭……她真的、真的觉得人生再没有什么要求了。

    结果晚上回家,小云特别认真的说有话跟她说,她就听他说,结果他说他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她盼着他爸得癌,得性病早点死,免得他老出去花,这样把钱都留给他们就好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她需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钱女士一开始觉得特别有趣,还真的当着儿子的面承认错误,后来越听越不对!小云说他爸确实对这个家没感情了,对她这个妻子,对他这个儿子都没什么感情了。

    钱女士马上反驳说:“你错怪你爸爸了,虽然我们在一起久了,你看你爸老不回来就以为我们感情破裂了,其实我们之间虽然没了男女之间的爱情,但是我们有亲情啊。而且你爸最爱你了。”

    可小云当时的眼神都不对了,是那种一点也不信她说的眼神。

    他后面还说他都清楚,他爸确实花心,确实早就想甩掉这个家,甩掉他们母子,想再结一次婚,想再生个孩子。

    这个其实钱女士心里也都有数,老公是不是心还在这个家,还关心他们,她以不清楚吗?只是她必须装糊涂装不知道啊,小云明显学习不行,看起来也没什么特长的样子,幸好老公还会挣钱还有个公司,只要有这个公司,小云以后不必有什么出息也不用发愁了。所以她才一定要维护这个家的完整,哪怕是表面上的完整也行。

    她觉得自己跟老公感情不好没关系,儿子一定要很爱他爸爸才行,结果她花了一晚上时间跟沈从云辩论关于沈爸爸到底是个爱妻爱家认真负责的好男人还是一个有钱就变坏的坏男人,说得她口水都干了,最后都觉得可笑了,真没想到她能对着沈爸爸夸上一晚上还真情实感,可是本来应该维护爸爸的儿子却对爸爸半点都看不上。

    早上四点两人结束了讨论,钱女士赶儿子回屋睡觉,给他做好早饭,自己跑来找秦青了。

    秦青劝了她一上午,中午才以“小云不知是不是又不吃饭”的理由把她给劝回去,下午秦青干脆躲到了施教授的办公室。

    她能解决技术层面的问题,更深刻的她就无能为力了。钱女士是惊弓之鸟,老怕自己儿子是不是又神经了,哪怕儿子说中了,她也不信。

    秦青听她说了那么多,觉得她不是不懂儿子说的都是真的,只是不想承认,再说以前傻瓜似的儿子突然变得锐利至此,她……该不信还是不信。

    到了晚上七点,秦青觉得钱女士就是想堵她也不可能堵到这个时间,现在她开车回家也要到□□点了,一堵堵到十点也很有可能的,她不会不管儿子。

    她去食堂打包了饭提回去,路上就接到了沈从云的电话。

    他也是来寻求技术支持的。

    在他看来,秦青像“前辈”一样可信。从昨天到今天,他一天什么都没看见!不管那个开眼开的是什么眼,都让它滚蛋去吧!

    他问秦青怎么才能让他妈信他的话,照他说的去做。因为他看秦青说话他妈就信,他跟秦青明明一样!为什么不信他嘛……

    秦青深深叹了口气。

    “你先冷静下来,深层次分析一下为什么你妈不信你的话。照你说的,她应该也知道你爸爸靠不住,既然这样,那面对事实,你们母子一心,她为什么不信呢?”

    沈从云:“……因为她想让我爸帮我,想让我爸把钱和公司都留给我。”

    “你看,你也很清楚。”秦青站在楼下给人灌起了鸡汤,“那你妈妈为什么这么想呢?”

    “……因为我没本事。”承认自己不行也是很痛快的事,他道:“我学习不行,成绩也不行,以后想做什么都不知道,我妈才抓住我爸不放的……”

    “所以,要让你妈妈相信你,你首先要值得信任。你指责你妈妈对事实视而不见,掩耳盗铃,明明你也是这样,你根本没有立场指责她。因为她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你。”秦青打完巴掌开始喂枣,“我知道你其实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那该怎么做,你就去做吧。”

    夸完后,她痛快的挂掉电话,火速把这个号码的钱女士的号全拉进黑名单!看看手上的饭,幸好买的是米饭,就是炒豆苗有点软了。

    少年的想像力是无穷的。

    过了半年后,秦青偶遇许师兄,听他说现在微博上也有个算命师十分神奇,跟他“抢生意”。

    “说是从小修道,天生道骨,开了天眼,能知万物洞天地。不过胡扯的还算有几分道理。”许汉文尽量公正的说完,道:“就是这家伙是收钱的。”

    “这种人多得很嘛,早就有网络算命了。”秦青安慰他看开点。

    又过了两年,到了新生入校的夏季。秦青现在仍跟着施教授,教师资格已经考了,学校也已经录用了她,走的还是施教授的“后门“。目前还不能带课,但帮着新生入学却可以,偶尔也能批批作业、出出卷子。

    在新鲜水嫩的一年级里,有个男生盯着秦青看了许久才过来找她搭话:“请问是秦小姐吗?”

    “是,你好?”秦青伸手,这个男生握上来摇了摇,面露欣喜。他看起来有些白净瘦弱,不过衣服干干净净的,除了拖着一个行李箱外别的什么都没带,手上还拿着一串奔驰的车钥匙。

    男生有些激动的介绍自己:“我是沈从云啊!”

    秦青露出惊喜之色:“原来是你啊!”谁啊?

    聊了半天才把他送走,然后秦青花了一天的时间在那里回忆这到底是谁,以后都在一个学校肯定会再碰面,怎么能想不起来对方是谁呢?

    结果在通讯录里不抱希望的搜了一下还真搜出来了!看到备注,她一下子全想起来了!

    第二天,沈从云特意来找她,看到她手上的戒指还高兴的说:“秦小姐结婚了啊,早知道就该送一份贺礼。”

    “不用麻烦了。”秦青昨天没认出他来也是因为他跟周围的学生一样,身上的气场没什么不同,她记得昨天查过,“你怎么会想起来读这个?”跟许师兄一个系。

    沈从云:“我在微博上认识了一个前辈,是他指点我如果真有兴趣,还是应该系统的学习一下。他也是这里毕业的,姓许。”

    “许汉文。”秦青道。

    “对,你们认识吧?”沈从云笑着说,“世界真小!”

    “……你是那个在微博上算命的。”秦青对上号了。

    沈从云马上承认了,还微微有点感慨:“我发现如果隔着一层网络,更容易取信别人。如果当年我也这么做,我妈和我爸估计早就离婚成功了。”

    “……”秦青愣了下,“你……到现在还在努力让他们离婚?”这才是你学许师兄学易经八卦的原因?而且为此努力了这么多年?!真心的?

    沈从云激动道:“我都大学了!等我毕业,应该就能说动我妈跟我爸离婚了!”

    少年,你志向远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