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306章 美人计

第306章 美人计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这是……很有特色。”秦青努力找了个不失礼的形容词,今天她和方域和司雨寒和司雨寒的新男友一起约会,同时也是双方的第一次见面。司雨寒想让秦青和方域帮她把把关。

    在来之前,秦青“拷问”司雨寒,“你到底喜不喜欢他?”

    司雨寒:“……不知道。”

    这大概是很多人的难题:我到底爱不爱这个人?

    “我觉得他还行。个子很高,有时说话很幽默,跟他在一块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听到这里,秦青认为司雨寒喜欢他。不过她接着说,“不过他每次打电话来我都想办法找些别的事来做,我不太想跟他一块出去吃饭啊见朋友啊。”听到这里,秦青又改变了看法。

    之后司雨寒的评价一直这么两极分化,搞得秦青也对这个叫高伟男的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还没见过这么复杂的人呢。”她对方域说。

    方域说:“依我看,司小姐应该是喜欢他的。”

    “没错,这我也看出来了。可他明显不能让她感到骄傲、自豪。”哪怕是个穷光蛋,想要获得爱情总要有闪光点,不管是外表还是心灵。只是不知道高伟男缺少的是哪一部分?

    于是,在这个周六,风和日丽,气温是最美好的25度,秦青和方域跟司雨寒和另一位令人期待以久的男士见面了。

    初次见面,秦青和方域都认为高伟男看起来很不错。

    他眼神清澈,很会说话,带着一点诡异的小幽默,气氛很好!而且,他很会穿衣服,比如今天,他上身是浅棕色皮茄克,下身是一条牛仔裤,棕色皮带浅口靴,这身打扮很普通,但最不普通的是他里面穿的是一件超长衬衣裙,就是女孩子喜欢穿的那种,他把它穿在皮茄克里面,红色格子。必须承认,他穿这一身进门时,秦青小小惊讶了下,然后就觉得这个打扮真是不俗啊,很有意思。衬衣裙上面几颗扣子没扣,中间一条女式细腰带束着,下面的衬衣裙全都敞着,给他平添了一丝特别的味道。

    ——如果不是衬衣裙和细腰带全是女式的,秦青会想让方域也试试。

    然后,秦青觉得这衬衣裙和细腰带有些眼熟……她瞄了一眼司雨寒,这妹子正在欣赏充满尾气的街景,发觉秦青的目光后,她更加专注的欣赏了起来。

    很好,她就说这衣服眼熟。

    “他喜欢穿你的衣服?”步行着去下一个目的地时,秦青拖着司雨寒走在后面逼问。

    “我觉得……”司雨寒努力解释,“这说不定是我的错?可能是我给了他错误的启发?”

    司雨寒勇于背锅的勇气令人敬佩,秦青让她少废话赶紧说是怎么发现的!

    “就那天……我穿了他的衬衣。”司雨寒说。

    两人谈起恋爱后,难免会有更亲密的时候。某天,司雨寒留宿在高伟男家,起床时发现没有衣服换,就抓了一件高伟男的衬衣,由于内衣是黑色的,下面是紧身牛仔裤,所以加个男朋友的白衬衣,这打扮也不坏。当她穿着这一身去让高伟男欣赏时,他大加赞赏!

    司雨寒当然被夸得很高兴。然后可能是为了响应她,高伟男晚上去找她时,借了一条她的丝制围巾,围在脖子上。

    “那样……挺好看的。”司雨寒说。她的那条围巾是秋景,金黄、大红、宝蓝,色彩非常鲜艳,而高伟男当时穿的全是深色,他脱掉衬衣围上围巾然后只穿西装外套时,在夜色中显得有点华丽色彩。

    之后,高伟男就常借她的衣服穿,司雨寒当然一直在说“好看”。

    “后来我觉得,是不是我给他的信号错了?”司雨寒反省道。

    当她想喊停时,这个“游戏”已经不能喊停了。高伟男认为这是两人“爱情”的象征,穿对方的衣服并搭配出色,简直太美好了,谁都能一眼看出他们的爱情!

    经过一路的解释,秦青勉强接受了高伟男的小爱好,并发现不能武断的认为是他的错。当他们来到第二个目的地:高伟男五星推荐的画廊时,她更加懂了:原来这是个玩艺术的!

    高伟男的正职是银行理财分析师,不是面对客户的那种,他要做的是将银行收上来的钱拿去投资并确定其的回报率足够丰厚。

    但他的爱好——并人生追求,则是经营自己的画廊。

    他前半辈子的赚的每一份钱,包括从父母手上拿到的结婚资金,全都用来投资这个画廊了。画廊的房主就是他,但目前画廊一直是亏损状态。

    画廊里八成的艺术品都是他的,有画、有雕塑、有现代艺术的那些奇特的东西。他对这个画廊简直是倾注了全部的心血。比如他就带秦青和方域先欣赏了他的得意之作:一篓用过的卫生纸。

    在他打算介绍前,司雨寒用吃奶的力气把秦青拖到了画廊的另一头。

    “……那是什么东西?”秦青不报希望的问。

    “男人用过的卫生纸。里面的蛋清是他自己调的,他打了至少三斤鸡蛋。”司雨寒深吸一口气,铁青着脸介绍,“他说是为了表达这个世界总是难以克制的欲-望,以及这些**的下场。”

    “有道理。”秦青道,还挺好理解的,不过她可不愿意在那里听作者介绍那是什么东西。

    司雨寒黑着脸小声在她耳边说,“他还管我要过我用过的卫生棉条……”

    秦青瞪大眼!

    司雨寒:“我没给他,跟他说要是敢去收集这个就分手没商量!”

    秦青松了口气:“干得好。”

    司雨寒:“……然后他想办法去收集了猪血,因为据说猪血跟人血最接近。”

    “……有创意。”

    “然后,他说这样做害怕有客人会认为他的艺术不真诚是虚假的,那个作品最后也没摆上来。”

    “……”神经病。

    秦青把话吞了回去,换了个说法,“……很有想法。”

    高伟男很有创作欲,据他说,他脑子里的想法永远层出不穷!这让他每天必须要加紧创作,免得这些想法从脑海中消失,那就是“世界的损失”。

    他说这句话时,只有方域能面露同感。秦青及时对后面的一幅画产生兴趣而转过身,司雨寒从进来起脸就是僵的,此时更是连笑都不会笑了。

    整个画廊大概有六七十平方米,挤满了高伟男的一百多个作品,以及摆在桌子底的其他画家自荐来的画作,高伟男认为艺术不应该沾染铜臭,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应该耐得住贫寒与寂寞!

    秦青恰好看中了桌子底下的一幅画,油画,用的是印象派的手法——她也是现学现卖,在这之前她一直以为印象派指的是不把人画得像人的意思。

    “这幅不错。我可以买下它吗?”秦青指着这幅画说。

    高伟男今天第一次露出了嫌弃脸,司雨寒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你看得出来这画的是什么吗?”他问。

    “看不出来。”秦青特别诚实的摇头,这幅画很大,有一个穿衣镜那么高,上面是斑斑点点的蓝绿色块,“但我觉得看着它特别宁静。”

    高伟男的眼睛一亮,微笑着打了个电话,走到一边聊了一会儿说,“我有个朋友要过来!”然后跟秦青说,“就是这幅画的画家,你一定很想跟他聊聊!”

    她不想!

    秦青看他特别高兴的去安排了,今晚的晚餐显然要多加一个人,他要再去跟餐厅说加个位子。

    “我只想要画。”秦青对方域说,“可以不跟画家本人聊吗?”

    方域特别可靠的说,“画归你,聊天的事归我。”

    吃饭时从头到尾,司雨寒都很不高兴,几次想带秦青走,她都快哭了。秦青一直在安慰她。

    “只要他一专注起来,就是这样!”司雨寒有点醉了,眼睛发红的朝三位男士那边扫了一眼,他们聊得热火朝天,秦青看方域似乎是拿出应酬客户的本事,让高伟男和他的朋友都很高兴,不停倒满的酒杯看起来晚餐很快就可以结束了。

    “旁若无人?”秦青拿沙拉一口口喂司雨寒,这傻丫头一进来什么都没吃先灌了自己三杯。

    “就是……”司雨寒仰头向天,吞回眼泪,“就像他说的,艺术是一切,其他任何事、任何人都要给他的艺术让路。平时他可以做一个讨人喜欢的人,但他说他讨厌必须对人说好听话,他说他想要有一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他说这一天已经不远了。”她低声说,“他的一些投资这两年回报都很好,他打算辞掉银行的工作,专注投资,这样他可以有更多时间去实现他的理想。”

    “……你们对人生的规划不同?”秦青问。

    “不是,其实不管他辞职也好,投资也好,我都不怎么在乎,搞艺术也很好啊,我平时也喜欢逛画展,看各种展览。”司雨寒形容不出来,干脆拿事实举例,“他说等他辞职以后,他就要去剃个阴阳头。”

    “……什么头?”秦青茫然了一下,“历史课本上那种?”

    “他说银行有规章制度,他早就想尝试了。”司雨寒一摆手。

    “……那他想纹身、穿环吗?”秦青问。

    司雨寒点头,“他说有机会一定要试一下。”

    除了这些以外,天体pary他也想试一下,还有很多很多,这个世界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年轻更是只有短短的二十年,他今年三十,在五十岁以前,他希望能尝试很多东西。

    不能说这种人生观不对,相反,它听起来很能鼓动人跟着一起去疯一次。司雨寒就是被鼓动过的人,但过了那个激动的时刻,她开始后悔了。

    “你跟他一起尝试过?!”秦青吓得调都变尖了,她觉得高伟男是那种会连大-□□都想试试的人,如果他想找个伙伴呢?他想让司雨寒也跟他一样“放开自我”呢。

    “没有。”司雨寒摇摇头,小声说:“他提议我们每周六在家不穿衣服,我……一开始觉得可能会很好玩,不过后来想想我就又不想这么做了。我觉得,他好像在‘训练’我。”

    慢慢的,一步步让她习惯。

    可能在酒精的作用下,司雨寒吐露的比她预料的要多,也可能之前连她也不敢把这些猜测诉之于口,总之,当着最好的朋友,加上酒精的加持,她说了她所有的不安之处,说完之后,她求秦青给她一个建议,因为商量好的天体周就在这个周六,也就是明天。

    “我没办法跟他说我不想做了!”司雨寒紧紧握住咖啡杯,晚餐结束后,秦青“强势”要求要跟闺蜜共度一晚,她们还没聊完,而晚餐时聊的内容又让秦青特别担心。

    方域心领神会,拉着高伟男去续摊了,然后秦青把司雨寒拉到了自己家,两人继续夜谈。

    “我该怎么办?”她问。

    “我正好想去旅行,让我们来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吧。”秦青跳起来去拿手机准备订机票,“我们先离开,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谈,最后要怎么做,还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但她已经决定拆散他们了,她觉得司雨寒已经快被“驯服”了。

    对自己的男友说“不”本来就是女生最大的特权,她从来没想过她会不敢对方域说“不”,而司雨寒现在却不敢这么做,这很不对头。

    而决定去旅行后,司雨寒明显松了口气,两人的衣服可以共用,行李箱她也有好几个,司雨寒连家都不必回,打几个电话通知亲友以及请假后,她们就可以走了,所以她现在迫不及待的去收拾行李了。

    秦青却避开她打了个电话,接通后,对面是一个娇嫩得让人心里痒痒的女孩子,“喂,娘子~”

    “可儿。”秦青说,“我想请你帮个忙。”

    “好啊!娘子你说!”电话对面,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皮肤雪白,一双眼睛又黑又亮的漂亮姑娘腾的从床上弹起来,兴奋极了!她到这个城市来之后,先去拜访了娘子,隔三岔五的她还会给娘子打电话,这还是第一次,娘子有事吩咐她!

    “我的朋友有个男朋友,那个男人的一些手段我不太喜欢,你有办法吗?”秦青说。

    “那这个男人,娘子的朋友以后还要吗?”可儿乖巧的问。

    “看缘分,我是想最好不要,不过我会尽量说服她,这会需要一些时间。你能先想办法让他的注意力从我朋友身上移开吗?”

    可儿转了转眼珠子,拍胸脯道:“包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