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 第2069章 折磨死你

第2069章 折磨死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隐身侍卫最新章节!

    张易进入镇狱的时候,那小怪物已经完全驱除了残留在灵魂之中的罪业之火,并且他那被烧焦的肉身也完全如初,滑嫩如婴。

    还有就是,他正在试验着各种方法要破开这里,逃出生天。

    然而,这是镇狱,是紫血珠的镇狱,或许里面的威能不足以杀死他,但那也仅仅是因为张易修为低下的原因。

    只要张易变得更加强大,镇狱的威能也会水涨船高的。

    但是想要破开这里?那无疑痴人说梦。

    张易直接出现在那小怪物的面前,而一个照面时,张易正想用洞悉之眼探一探这小怪物的灵魂记忆呢,小怪物就猛的出手了。

    仇人见面,不用一言不和,那就是直接开打。

    “在这里你还敢逞强?罪业之火,给我烧烧烧。”张易恼怒不已,这个小怪物,看样子不把他打怕,他不会屈从的,所以那就烧吧。

    不过仅凭罪业之火一项,不足以烧疼他,还需要浩然之光和潮汐之力,这三样,缺一不可。

    只有罪业之火一样的话,那罪业之火破不开他的防御的,加上浩然之光就可以了,然后再用潮汐之力,将其困在浪潮之中拍打吹指,所以就是块生铁,那也得吹软不可。

    而果然,三管齐下之后,又重复了之前的情况,小怪物在其中连连咆哮与惨叫,但他是何等威猛一人,还是不敢和张易谈,还要找机会反杀张易。

    然而,张易根本没给他反杀的机会就出了镇狱,只由着三管齐下的方式折磨对方。

    一个小时之后,那小怪物再一次的清除罪业之火,并且生机攀升,仅仅片刻就恢复如初。

    还是个光腚娃娃的样子。

    而就在他恢复如初,还要继续想办法破开镇狱时,张易再次出现。

    也依旧半句话都没说,来了就烧。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啊。”他看到张易就开始追杀。

    不过张易打完三种神通后,也再次遁离。

    小怪物几乎要气吐血了,只得继续扑火。

    然而,又过了一个小时后,张易再现。

    张易一出现他面前,他的腮帮子都突突起来,全身汗毛乍立,恐惧到了极点。

    因为这特么的是无休止的啊,每一次被烧,他都痛不欲生的,真想死了。

    “别动手,别动手,我们谈谈,我们谈谈!”

    “谈个基吧。”张易骂了一声后,继续三管齐下,小怪物就破口大骂,而张易又是消失。

    如此反复,七个来回之后,当第八次出现在小怪物面前时,小怪物已经被折磨得惨白一片了,现在他最害怕的就是张易,最害怕见到此人,所以张易一出现,他就直接跪了下去。

    “我们谈谈吧啊……”这厮服了,跪下去不停的磕头。

    实在是他也没办法了,这么烧下去,自已早晚会被耗死的,所以他不服都不行。

    “不吃我了?”

    “不敢。”他一脸惭愧道。

    “不想着要偷袭我了,假意示意屈服,然后给我来个突然袭击?”

    “不敢,这里是你的镇狱,你在这里就是王。”

    “呵呵,是不是想喘口气啊?我没看到你的诚意。”张易不等他回答呢,第八次火烧开始。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啊,我要杀了你啊……”他巅狂了,疯了一样追赶张易。

    “你看看,我就说你没诚意嘛,要是有诚意就让我烧了,现在又追杀我,只不过怕我烧疼你,所以假装屈服罢了,哼。”张易就完就离开了。

    而那小怪物的表情丰富至极,玛的,合着你要烧我,我还得跟你乐才行啊?

    不过他也不能多想了,继续扑火吧。

    火一扑灭,又恢复了伤势之后,他眼皮又跳,因为张易再次出现了。

    “爷爷,祖宗,你烧吧,你这次烧,老夫绝不骂你,绝不追杀你,我真是诚心实意的啊,我们谈谈吧!”

    “还是没诚意啊。”张易呵呵一笑道。

    小怪物的全身都哆嗦起来,他有诚意啊,哪里没有诚意啊。

    “别,别烧啊,我有诚意。”他真是怕了。

    “你没诚意。”张易冷哼一声后,继续烧。

    第十次的时候,张易又见到了他,而小怪物这次不说我们谈谈了,而是躬着身子道:“前辈,有什么事情请指点。”

    不谈了,而是请指点!

    他也不是个愚笨之人,仔细一琢磨就明白了,自已跟人家说谈谈,那就是放在公平、平等的位置之上。

    但是,他现在能和人家平等吗?他是瓮中之鳖,人家想烧你就烧你,所以之前他错了,他和人家不能平等,现在是人家的手下败将,是要家的玩物。

    平等对话和请求指点,那怎么能一样?

    “唔~”听到对方的话,张易果然唔了一声。

    而小怪物则长长吁了一口气,看样子这次赌对了。

    他也不敢多问,不敢先说话,毕竟请人家指点嘛,就要做出个被指点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能不能不以这种方式谈,我和一小孩子谈什么啊?”张易笑了笑道。

    “是是是。”这小怪物连连点头之下,身体蠕动之间就长高了一米左右,达到一米四十高的样子,像个大儒,小胳膊小腿,但却是大脑袋。

    “这就是我最完美的身体了,由于修练的缘故,我需要一种能量才能变成正常人,现在没有那种能量,只能这样。”

    “叫什么?”张易又问道。

    “回前辈的话,晚辈金章。”

    “你活了几个纪元了?”张易又问道。

    “六个纪元,六岁。”金章回答道。

    “草,你玩我,找死。”张易立即怒了,狗屁的六个纪元?余有德就六个纪元,二人是平级,但余有德却连他半招都顶不住啊。

    “前辈息怒息怒,我真是六个纪元啊。”金章吓得都没了人色,也真怕张易再烧他一家伙。

    “哼,我手下那一员大将就是六个纪元,你们平级他怎么打不过你?”张易冷哼一声道。

    “因为我涅盘了啊,他没有涅盘啊,自然不是我的对手。”

    “哦?”张易眯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看样子前辈不知啊。”金章深吁一口气道:“只要渡过一个纪元的人,都可以进行涅盘,不过通常情况下,六个纪元以下的,包括六个纪元的强者都无法涅盘的,我算是一个特例,早早涅了盘,所以才能死死克制同级高手。”

    “那你就跟我说说什么是涅盘吧。”张易心脏怦怦直跳,因为他突然想起来,那个楚白,可能也是涅盘,否则他怎么可能与六个纪元的强者交手而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