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 第2190章 天下第一窃贼

第2190章 天下第一窃贼

作者:桃子卖没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隐身侍卫最新章节!

    是夜,本来沉闷的天空中突然下起了雨,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小雨滴漓,但是没过多久之后便大雨滂沱,大雨让整个倚天大城变得更加安静,夜空中只有一道道闪电从天际划过。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独孤府,很多守卫都互相奔走,因为就在刚才,憨奴的咆哮声震荡不休,把整个府坻全部惊动,连独孤妙象都被惊动了。

    独孤妙象,就是独孤无悔的长子,当今的独孤族长。

    此人从表面上看,似乎只有一层淡淡的永生六层气息,但实际上,此人已经永生九层。独孤家的长子,怎么可能还是永生六层?外界传言都是假的,或者说,也没有几个人真正见过这独孤妙象,毕竟此人位高权重,普通人怎么能见得到?

    独孤玉的小院之中,很多人都站在院子里,独孤妙象也跑了进来。

    大雨使视线都变得模糊不清,独孤家很多人都站在大雨之中。

    当然,他们虽然站在雨里,更没有撑伞,但是那滂沱的大雨似乎无法浇在他们身上一样,所有人没撑伞,但雨水却自动向两侧流淌,包括他们的脚下都是干的。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别说普通的雨水,就算是流星雨都砸不到他们身上。

    独孤玉手持摄魂鞭,一鞭一鞭的抽打着用锁链拴住的憨奴,而那憨奴不惧疼痛,左右奔走,咆哮不止,在这一刻,似乎他没了理智一样,只想挣脱,只想逃离。

    独孤妙象皱了皱眉,沉声说道:“他不可能无故的发狂,有什么东西让他发狂。”

    “哼,我好吃好喝的伺候他,他发什么狂?就是欠打。”独孤玉继续抽打,把那憨奴抽和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独孤妙象想了想道:“他似乎感应到了危机或者是……同类?这是野兽行径。”

    “同类?危机?”独孤家一众人全都诧异起来。

    而这时,独孤妙象猛的转身,目光凶狠的看向了憨奴咆哮的方向,一定是有什么刺激了憨奴,否则憨奴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狂的。

    他的神念穿透结界,顺着一个方向快速探索过去。

    然而,他看了半天,但也没看到有任何可疑之处,没看到可疑之人。

    与此同时,憨奴这时候也突然间平静了下来,趴在了地主,蜷缩一团,不喊也不叫更不挣扎了,似乎突然间就安静了一样。

    “这憨奴来历诡异,怕是感知到了危险,难道我倚天大城来了大妖吗?”独孤妙象皱眉,最近天下不太平,所以他不敢有任何掉以轻心的。

    “好困,这该死的傻奴,哼哼,打扰我睡觉。”那独孤玉一看就是娇生惯养之人,也不理会她父亲独孤妙象的担心,打着呵欠就回了房间。

    独孤妙象这时候则沉声道:“最近不太平,家里的守卫一定要尽职责,以前是两班倒,现在变成四班轮值,不得有误,如果哪里出现了纰漏,别怪本座不客气。”

    “是。”家里的总管以及几个侍卫头子躬身领命,然后匆匆去布置了。

    张易并没走,只不过变成了一滴水而已,而且通过那种莫名的神魂联系,他似乎安抚自已一样,灵魂深处一直在安抚着不要吵,不要吵,不要吵,安静,安静,我会救你出来,不要吵!

    他像对自已说的一样,但是那身在独孤府上的憨奴却也莫名的安静下来。

    二人没有正面交流,甚至没有神魂交流,但张易心中所想,那憨奴却也能感受得到。

    所以憨奴不喊不叫了,也免了皮肉之苦。

    张易则继续幻化寄生之光,夹杂在雨水之中,所以那个独孤妙象怎么可能发现他?

    他在独孤府外蹲了整整一夜,一夜也没找到任何能进入独孤府或者是其他的机会。

    天亮之前,他回到了客栈。

    “进来吧。”张易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坐在床上,装模作样的打着坐。

    只不过他刚一回到客栈,从窗子跳进去时,外面的敲门声也响了起来:“张兄,在吗?我端来了早点。”

    孟小白端来了两碗汤,几枚不知名的巨蛋,还有一些花样糕点,放到桌上后笑道:“夜里凉啊,这个汤去寒气的,呵呵。”

    张易眉毛猛的一扬,这厮知道自已出去了。

    “得得得,别看我,我知道你晚上出去了,还知道你看了人家独孤家一夜,你干嘛啊,想死啊?”孟小白直言不讳,没再伪装。

    “你怎么知道的?”张易很确认昨天晚上自已藏着的方位,没有人发现自已啊,这孟小白怎么就知道他看了一夜的独孤家?

    “读书读的多,脑子就比平常人好用一些,赶紧喝汤吧,昨夜的大雨真的很凉。”孟小白不想过多解释什么,这厮神神叨叨的,张易一直都没看透呢。

    同时他也绝不相信,是什么读书读多的缘故,肯定这孟小白有其他的方式知道他在那房顶上了。

    他端起汤一口气喝光,然后淡淡道:“我不想死,但想进入那传说中的独孤家院子里逛逛,你有没有办法?”他也是在试探孟小白,这人既然点明了自已看了独孤家一夜,那自已也就没有什么藏着掖着的了。

    “那憨奴和你有关系?”孟小白突然眯起眼睛道。

    张易知道,憨奴昨天喊了半宿,自已之前又向他打听过憨奴之事,所以孟小白认为他和憨奴有关系也很正常。

    不过他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继续问道:“我就问你有没有办法让我进入独孤家。”

    “你自已就能做得到啊,我看你昨夜化为虚无,最后竟然能与雨水融合,不简单呢,用这个方法就可以进去啊。”

    “有结界的。”张易提醒道。

    “你可以藏在某人的身上进去啊,多简单点事儿?”孟小白竟然一语道破。

    张易心下暗暗吃惊,这孟小白难道真是书读得多了,什么都懂?

    看到张易目光闪砾的看着自已,孟小白笑道:“独孤家的侍卫偶尔也会出来喝花酒的,家里的厨子也会出来买粮买肉的,丫鬟小姐们也会无事的时候去买姻脂的。”

    “当然,前提条件是你不怕死,要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因为你进得去,未必出得来。”

    “不过呢,我倒是可以帮你,不管你是偷人啊,还是偷小姐公子啊,又或者是强-奸独孤家的老-母啊,我可以让你成功,但是事后,你答应我,也要用此种方法帮我一次,你这个化为虚无的方法真是神奇呢,小白自认还做不到呢,所以你呢可以做天下第一窃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