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 第2291章 楚白又来了

第2291章 楚白又来了

作者:桃子卖没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隐身侍卫最新章节!

    “啊呀呀,小白兄竟然跑别人家来渡劫来了,这真是……哈哈,真是会找地方啊!”烈焰门外看热闹的人群之中,突然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而众人回头一看时就看到了高大的巨子上面坐着的鸿玉公子!

    还有,鸿玉公子竟然搂着一个美人的腰肢,那美人妙美如花,娇艳欲滴!~

    张易就眨了眨眼睛,幽门主真与鸿玉搞到一起了?

    “公子……”那巨子脚下的夏侯义和国大爷看到了张易,然后跑到张易身边。

    “咦?长生道兄回来了?来来来,长生道兄,我给你介绍一下……”鸿玉目若旁人的搂着幽门主的腰飞了下来,并笑嘻嘻道:“我女人幽门主白若兰。”

    “恭喜,恭喜!”张易抱拳拱手,他一眼就看出这白若兰已经从女人变成妇人了。

    昨天晚上对峙的时候还是处子之身呢,这才一晚上加一个上午的时间,堂堂的天下第一刺客竟然真被鸿玉给收报了,给破了身子,似乎还千依百顺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他的命运之露起了作用,还是那鸿玉本来就有两下子。

    “见过公子。”白若兰穿的依旧朴素,但却并没有半点杀机,也不像什么令人闻风丧胆的第一杀手了。

    “好,好。”张易回了回礼,也哑然一笑。

    “老国,等看出孟公子渡的是什么劫数吗?”张易这时候转身看向国大爷道。

    国庆荣摇摇头:“看不透,从没见过这种劫数。”

    “义叔,你呢?”张易又看向夏侯义道。

    夏侯义也摇摇头,他比国庆荣都不如!

    “你问他们干什么?我知道他这是什么劫啊!”鸿玉大声嚷嚷道。

    “哦?你知道是什么劫?”张易立即看向他,同时其他附近人也都竖起了耳朵,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劫。

    “嗯嗯,知道,知道,这是传说中的‘大自在’劫!”

    “大自在劫?”所有人都是一楞,因为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种劫数。

    “对,就叫大自在劫!”鸿玉感叹道:“自在自适,不假他求,不须外物,自我圆满,此劫一过,小白道兄便有大自在神通法力,自在无边,怕是半步造物在他手中也不是对手了!”

    “渡过此劫不会达到造物境?”张易好奇道。

    “当然不会,造物境并不是修来的!”

    “什么意思?”张易不解道。

    “哈哈,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总之我家老子就这么说过,你有再多的资源,再好的神通,但也无法修成造物之境,因为造物之境并不是修来的!”

    “我当初也问过他那不是修来的又是怎么来的?他则不告诉我,说天机不能泄露,泄露了的话,他的境界就会回落,让我自已去悟!”

    “所以啊,无数亿万年来,无数个纪元以来,那些人想心各种方法,用尽各种招术,但最多也只能到达个半步造物而已,永远不能成就造物境,其实说白了,他们所谓的半步造物,根本没有半点造物之力的,也就是瞎叫的!”

    “不会吧?”

    “谁知道呢?”鸿玉耸了耸肩膀道。

    “西门家来人了!”就在这时,天空中有几道流光闪过,紧接着西门乘风带着几个儿子亲自来到了烈焰门上空。

    众人把目光都聚在了西门乘风身上,同时所有人也都震惊不已,因为西门乘风身上竟然有些浓浓的金光。

    没错,他犹如大日如来般,身体四周金光外光,似乎纯阳至刚一般,是那种正气,阳气。

    “不对,不对。”就在所有人都感受着西门乘风那种纯阳之光所带来的温暖之时,张易的心中却突然一折个儿,他修练了阳神之功,所以对阳罡之物特别敏感,对阴气魔物也特别敏感。

    在他用神念感受之下,他感受西门乘风的那金光透着的是阴冷刻骨的阴寒,那金光,那热量,那纯阳都只是表象,而不是真的,是假的!

    反之,西门乘风身上似乎有黑洞不停吞噬一样,张易能感觉到那是一种至阴的魔息。

    “魔!”张易心下大骇,该不会西门家和修罗门或者是和天魔一族有关系吧?这次的大婚就是天魔一族安排的,然后趁着鸿蒙天所有高层到来之时,他们一举将其消灭。

    只要消灭了那些强者高层,那么鸿蒙天轻而易举就会落入天魔手中!

    “还有,还有,那极东来之前声称大婚是阴谋,要死很多人,毕六子也知道极东来和右圣有关系,所以极东来也有可能是魔,只是入魔不深而已,或者说他藏的深,还没有真正成为魔头,还有理智,有思想!”

    所以他才让裴少华离开,不让她回来。

    而西门一族,显然入魔已深了。

    “不对,不对呀,这西门乘风的身上好邪气,不对劲呢。”鸿玉这时候也看出了不对劲,这厮也见识多广的,毕竟是鸿蒙后裔,虽然不一定是真的,但他老子是造物境可是真的。

    “走,我们回去吧。”张易这时候沉着脸道。

    “回去?不等小白道兄了?万一他有危险怎么办?”鸿玉反问道。

    “不等了,他能在此时此地渡劫,那他就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否则他就跑到别的地方去渡劫了,所以我们在这里和不在这里都是一样的,改不了不什么,也帮不了他什么!”

    “嗯,这话说的也对,他那么聪明,知道哪里应该安全,哪里不安全的,在这渡劫,那显然有他自已的用意!”鸿玉深有同感的点点头道。

    “走了,回!”张易脚尖一点,整个人就快速向府中掠回。

    而这时,那西门乘风特意看了张易等人的背影一眼,目光深沉。

    片刻后,张易等人出现在了楚府门外,不过当他们回到大门外时,却赫然发现有三个人在门口等着他们!

    其中一个侧身在门口石雕后面,似乎特么的在撒-尿,还有一个蹲在地上,最后一个站在正门口!

    张易打眼一眼,这仨人他全认识,是老朋友!

    站在正门口的竟然是楚白,玉树临风的样子,蹲在地上的是那小丑孩小丑八怪,而站在门前光天化日撒-尿的不是阳二那厮还会是谁?

    “什么人,大胆!”夏侯义怒喝一声,国大爷也抢先一步,恶狠狠的出手对着阳二抓去,在人家大门石雕处撒尿,这是对主人家的侮辱,所以自然没二话,擒下再说!

    “义叔老国住手!”张易立即喝止二人,同时也稀异的看着楚白道:“楚兄,你怎么无处不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