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 第2301章 任杀任剐?

第2301章 任杀任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隐身侍卫最新章节!

    “怎么办?怎么办?他怎么还不醒来?”

    碧海云天之中,夏侯晨风慌了神,因为张易竟然重伤不醒,国大爷是神医,但是却也无法将张易弄醒。

    谁都不知道他到底受了什么样的伤,因为他的身体已经自行恢复了,破碎的骨骼经脉内腑之类的都全部好转,但他就是不醒。

    不过还好,那楚白神通广大,竟然连张易的碧海云天也进出自如,是他把张易带回来的,他不用张易的情况下,能进入也能出得去。

    “都不要动他,他应该入定了。”楚白把张易放在了一处山洞之中,这是碧海云天,也无须担心谁能伤害到张易的,他虽然也不知道张易为什么不醒,但显然,张易并不会死,身体虽出了状况,但已经好了,现在深度昏迷,可能是受到打击之后,自行入定了,而这种入定是所有修者都梦寐以求的,张易现在能被打得入定,这就说明此人有奇缘大造化。

    “不错,张兄福缘深厚,且造化无穷,或许会因祸得福,我们现在应该继续按计划进行,不能打乱了之前的计划!”孟小白点点头道。

    “对对对,不能打乱之前的计划。”夏侯晨风也知道现在必须尽快加速时间,把九鼎大阵拔掉,否则夜长梦多。

    “那我去办吧,嘿嘿,姓张的和姓楚的,你们两个不简单呐,不简单!”鸿玉古怪的看了楚白和昏迷的张易一眼,然后又说道:“放我出去吧,趁着西门一族大乱,我今天晚上就把九鼎给换掉。”

    “好,但要小心,敌人是天魔一族,非常狡猾,杀了一个西门乘风怕也是打草惊蛇了,他们会有所防备的。”楚白告诫道。

    “我和你去。”孟小白主动站出来道。

    “行,那咱俩去,然后天亮之前回来。”鸿玉长啸一声,楚白也打开了自已的时空之门,然后他和孟小白就冲出张易的碧海云天。

    “老夫也出去看看,你们留下!”夏侯晨风道:“刚才我们闹的动静够大,如果老夫不露面的话,肯定不妥,所以现在稳住阵脚再说。”说完,他也跳了出去。

    “嗯,我也去看看,国爷,你来看护张易吧。”楚白也跟了出去。

    片刻之后,夏侯晨风带着楚白飞到了西门一族的上空,而西门一族大宅的高空之上此时已经人山人海,不但西门一族的高手护卫在这里,还有一些远近宾朋也都守在这里,毕竟出大事了,西门乘风没了!

    没错,西门乘风的确没了,生死不知,因为当西门一族的其他人听到动静赶过来时,西门乘风已经连渣都不剩了,所以众人找不到西门乘风的尸体,又联系不上他,所以西门一族大乱。

    “所有人靠后,本座请来寻踪高手勘察现场,感谢各位同道过来相助,这份情,我西门一族领了!”就在人群闹哄哄的时候,当家家主西门星突然间从阴暗角落里走了出来,他的身边还带着一个穿着紧身黑衣,但却用斗笠遮面的人。

    众人看不清这人是男是女,也不知是何来历,所以都好奇无比,鸿蒙天的寻踪高手?会是谁?为什么遮遮掩掩的?

    那戴着斗笠之人来到了打斗现场,然后双手不停的左挥右挥,同时从那空气中竟然抓住了几道气流。

    那几道气流无形无质,但是在他手中轻轻一震之时,竟然变了颜色,有了气味。

    没错,也不知这人用的是什么诡异手段,就是能从空气中抓到气流,然后显出形状和味道。

    他拿起其中一抹血红色的闻了闻,又用手轻轻一搌时,全血红色的气流便爆了,而他也深吸一口气道:“死了,西门乘风毙!”

    “啊……”听到他的话,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要大婚的西门乘风这就死了?谁杀的他?要知道现在西门家里可是高手无穷的,好多强者都在做客呢,可是现在竟然在他家中,在无数高手的眼皮底下把强大的西门乘风给杀了?

    “先生,敢问凶手是谁?”西门星咬牙道。

    那斗笠人又在另外一条紫色气流上一点,然后便冷声道:“修为气息永生四层,但是……嗯,算了不说了,还有,有永生之火的味道。”

    “什么?永生四层?有永生之火的味道?”听到这两句,所有人都想起了长生王,长生王有永生之火啊,也是永生四层吧?

    “找死,来人,速速包围长生王府。”西门星大喝一声,所有家将齐声应是!

    “慢着。”就在这时,夏侯晨风和乔装的楚白赶到了,并且夏侯晨风一脸阴沉道:“这位寻踪高手,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姑爷杀的西门乘风?你说话可要有根据,天下人谁不知道长生王张易是我女婿?谁不知道他是永生四层?你认为一个永生四层的能杀死半步造物的?”

    “对啊,那长生王才永生四层,不可能是西门乘风的对手吧,就算有永生之火也不顶用啊!”

    “是这个理,刚才他说有永生之火的气息,我怎么没感受得到啊!”

    “呵呵,怕不是他和长生王有仇吧,故意这么说的吧?”

    人群中很多人都不相信,因为长生王怎么可能杀死西门乘风?这还是在西门乘风家里呢,长生王怎么能进得来?

    而这时,那斗笠之人阴沉道:“鄙人只不过说出事实真相而已,并没有指明道姓是某个人。”

    “哼,我姑娘刚才就与我在一起讨论天道,谁敢栽脏嫁祸,老夫决不饶他!”夏侯晨风怒道。

    “呵呵,如果鄙人没猜错的话,那刺杀西门之人肯定也受了重伤,至少被西门乘风的独门秘法震得无法清醒,如果夏侯道友硬要说刚才你们在一起的话,那何不把你的姑爷叫过来?只要他过来了,就说明他不是刺客,鄙人当面请罪,任杀任罚,但要是叫不过来又怎么说?”这斗笠人很坚定自已的判断,带着戏谑的口气看着夏侯晨风道。

    “哼,我姑爷刚刚闭关去了,怎么能轻易叫醒他?你不要血口喷人!”夏侯晨风喝道。

    “呵呵呵呵呵,叫不来那就有问题了。”那斗笠之人冷笑道。

    “谁说我不来了,听说西门家里遭贼了,晚辈特来助力!”突然之间,一道流光划过,紧接着长生王张易到了。

    他还是他,冷冷的看向了下面的那斗笠之人,并沉声道:“你冤枉我是刺客?现在我来了,任杀任剐吗?”

    那斗笠之人大惊,似乎极度不可思议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