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 第117章 有好戏看了【十更求月票】

第117章 有好戏看了【十更求月票】

作者:桃子卖没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隐身侍卫最新章节!

    上海,夜,十点三十,农学志的特护病房再次迎来一人,这人戴着鸭舌帽,穿着深灰色的夹克,大约三十五六岁的年纪,皮肤微黑,似乎常年参加户外运动一样。

    他还背着一个皮制挎包,戴了一副金边眼镜。

    “我需要的不是杀了他那么简单,第一点,了解他全家的人员情况,如果有父母的话,那就找人轮-奸-他-母-亲,并全程录像,他父亲的杂碎也要割下来,也要全程录像。如果也姐姐妹妹哥哥弟弟之类的,也以此类推。”

    “做完了这些之后,再把录像刻成光盘送给他,然后就进行下一步,让他感受死亡,这个我不在行,不过你应该能做到让他恐惧吧?”

    “第三点,我要他更加凄惨,在没杀他之前,切掉他所有手指,割了他老-二,打断他四肢,抽了他的筋,能做到扒皮的话,那也活扒他的人皮。”

    “总之,你要让他死得痛苦痛苦再痛苦,当然,全程录像。”

    “而我给你的保证是五千万底金,如果你杀人的方式特别,让他更害怕,更恐惧,我看着高兴的话,可以追加,封顶一个亿。”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不用杀他全家,只是让他全家因为他而受到无妄之灾,而这种灾难他还能看得见,但却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发生,而他最后的结局是……悲惨式死亡!”鸭舌帽男子沉声说道。

    “OK,就是这样。”农学志终于笑了起来。

    鸭舌帽也笑了起来,道:“二少,再次合作愉快,我会尽快去办,而每走一步,我都会将视频文件以E-mail的方式发送到你邮箱。”

    农学志点了点头:“嗯,启动资金明天上午九点之前到位,先预付五百万。”

    “好的,那我先走了。”鸭舌帽显然和农学志很熟,而且也不只合作过一次了。

    农学志轻轻额首,然后闭上了眼睛。

    鸭舌帽转身离开,片刻后就消失在茫茫夜色。

    ……

    与此同时,同是上海的浴龙休闲会馆之内,上海滩五爷在此宴请了刚刚从国外飞回来的京城道哥。

    二人同是道上混的,也有着一些生意上的往来,所以互相间很熟悉。

    吃了饭泡了澡之后,二人就到了按摩室,两个身着火辣短裙长腿的美女也为二人推背踩背按摩。

    “事情就是这样了,我也是从侧面了解到的消息,农家这次把盖子捂得很严。”五爷一边享受着美女的踩背,一边与廖汉道聊着天。

    “能不严吗?鸟都碎了,农家老二算是废了。”廖汉道说到这里的时候,又疑惑道:“不过这是深仇大恨了,农家怎么可能放过那人啊?”

    五爷叹道:“是啊,谁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总之那人从自首到出去,前后不到俩小时,那人像一条过江龙,让农家都忌惮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真要从长计议了。”道哥叹了一声道:“老乌你知道吧?底子很硬,但还是莫名其妙的被他弄残了,这人不简单啊。”

    “老乌也被他弄残了?”五爷惊讶道。

    道哥点点头:“两颗花生米,都从肩膀打进去的,挺狠的一人!”

    五爷深吸一口气:“连老乌都栽了,这事儿你先搁置吧,这年头,吃亏是福。”

    道哥想了想道:“嗯,他要了一百万,我让人给送过去了,底子没摸清之前,我不准备动他了,而且我感觉农家应该不会善罢干休,所以我躲在暗中先看看热闹。”

    五爷冷光一闪:“也好,等摸清了底子,如果没有什么大来头的话,我也要找他算帐的。”

    “对了五叔,最近有什么好玩意儿出世吗?”聊完了张易,道哥又突然问起了古董,五叔是古董行家,在收藏界名声特别好,当然,搞收藏只是他的爱好,表面上他是一个古董商或收藏家,实际上他的产业链非常大,遍布半个上海滩。

    比如是上海滩周边的几个沙场,几个砖窑厂,都是他的产业,而这年头淘沙子的是灰色产业,能淘得起沙,能在大江大河包下河段淘沙,这得有通天的手段和人脉。要知道,淘沙子是一本万利的,除了固定的沙船和油料、工人工资等成本之外,其他的就是赚。

    砖厂也是一样,很多房地产开发商在盖楼时,都是先赊帐的,所以在上海滩,有很多大开发商都欠着五爷的钱。

    还有就是,五爷还有实业,比如说水泥厂、铝塑加工业等等,都和房地产有关,他虽然不是房地产开发商,但他却比开发商还要赚钱。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他还是上海滩有数几个大的高利贷债主。

    五爷有钱,很多很多的钱,只是他为人低调,甚至很多人都不认识他。

    “下月初一,圈子里在京城有鉴宝会,应该有几件明器出世,都是好东西,到时候你也过去吧,没几天了!”

    道哥连连点头:“好啊,到时候你给我打电话。”

    “咚咚咚~”就在这时,按摩室的门突然间被人敲响,两个默默无声给道哥和五爷踩背的小姑娘也停了下来。

    “进来。”五爷淡淡道。

    “吱~”门被推开,一个穿浴袍的光头走了进来,道:“五爷打扰了,道哥电话。”他手中拿着的是廖汉道的手机。

    “谁呀,不知道我和五叔说话吗?”廖汉道皱眉道。

    光头小声道:“黄二,说有急事。”

    “黄欢?”廖汉道就楞了一下,黄欢在圈子里绰号黄二,和他廖汉道也算熟悉,但绝对算不上什么朋友,最多是见面时互相客套几句那种。

    不过黄二背景大,廖汉道也不敢轻易得罪他。

    道哥伸出手,将电话拿到了耳边,笑道:“今天吹的什么东风?欢少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道哥说笑了,向您打听一人。”黄欢客气道:“听说前几天你手下曲扬被人打了,打他的人是一个保安吧?”

    “嗯,怎么?有事?”廖汉道不咸不淡道。

    “那人是不是叫张易来着,我找你确认一下。”黄欢问道。

    “是叫张易,怎么了?”廖汉道不解道。

    黄欢听到廖汉道的确认时,立即大喜:“他住哪?在哪当保安,你告诉我,改天请你吃饭。”

    “你先告诉我怎么回事吧。”廖汉道皱眉道。

    “一个叫张易的把我打了,现在我托了好多人找不到,而就在刚才,我听人说,之前打了曲扬那人也叫张易,所以我去确认一下,这两个张易是不是同一个人,如果是,老子就和和他好好玩玩了。你告诉我他在哪当保安,算我欠你一人情。”黄欢实话实说,并没有藏着掖着,因为他被打的事情也已经传出去了。

    “在丰都公司,就是丰都五星酒店。”廖汉道没犹豫,直接就告诉黄欢张易的下落,他要坐山观虎斗,看着黄欢能不能收拾了那张易,所以对他来说,有黄欢冲锋陷阵,这是好事。

    甚至必要的时候,他还可以向黄欢提供关于张易更多的情报。

    “知道了,改天请你吃饭。”黄欢客气的说了一声后,直接挂断电话。

    “有好戏看了!”五爷和廖汉道对视了一眼时,脸上全都露出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