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 第152章 纯情小伙

第152章 纯情小伙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隐身侍卫最新章节!

    酒足饭饱,一行三辆车停在了潘家园的停车场,而后,张易一行六人趁着夜色,将挖宝工具搬进了新铺子。

    而张易把何森六人安排到铺子里面后,也给郑楚楚打去电话,让郑楚楚来新铺子找他。

    郑楚楚是不知道张易回来的,所以当她听说张易已经去了新铺子时,就立即赶了过去。

    在新铺子中,郑楚楚见到了何森等五人,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张易的朋友圈。

    一翻介绍后,张易笑道:“楚楚以后会是新铺子的总经理,以后你们有什么事都找她。”

    “嫂子好!”

    “嫂子好!”

    何森带头,先喊了句嫂子,然后其他人也跟着喊嫂子,因为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个叫郑楚楚的是张易的女人,而且之前张易买的宝马MINI就给她买的。

    郑楚楚听到大家叫她嫂子时,就抿嘴笑了起来,不过她也疑惑这些人三更半夜干啥来了。

    “好了,干活吧,就这个位置,动手开挖。”张易指了指关公像的下面道。

    “得,干活,柱子,把地砖敲起来。”何森先动手,把桌子椅子全都搬走,然后柱子和高伟开挖。

    郑楚楚就一脸的小星星,张易这伙人挖什么啊?

    “张尚那神棍说这底下有宝贝,所以我带着大伙挖宝来的。”张易笑着解释道。

    “张先生说的?他什么时候说的啊?”郑楚楚古怪道。

    “前几天我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告诉我的,我也不知真假,反正大家伙没什么事,挖挖看。”

    “哦。”郑楚楚点点头。

    “张先生是谁呀?”禾兑和刘文帅现在还没动手,因为没那么大地方,他们只能换班来。

    张易答道:“京城的一个风水大师,叫张尚,算命看相非常准,有机会带你们去见见他!”

    “我知道他!”就在张易话音落下的时候,刘文帅突然深吸一口气道:“爷爷认识他,那人的确很历害,听说出身某个玄门,不但奇门玄术非常历害,手底下也有功夫,他去过我家。”

    “哦?和你爷爷还认识?”张易就诧异起来。

    “嗯,怎么说呢,这个世界上,有一些旁门左道之人,他就是一个,没想到你竟然也认识他。”刘文帅看着张易道。

    “有过一面之缘,前几天见的面。不过他和你爷爷什么关系?”张易问道。

    “算是师门的渊源吧,他的师父与我太爷爷就认识,所以到了这一代,也有交往。”

    “你刘家也是玄门,呵呵。”张易嘿嘿一笑,刘文帅也好,他爷爷也罢,体内都有气的,这种气,恐怕就是内家拳的内气了,很历害,很强大的样子。

    李铁柱和高伟刚吃饱了饭,二人劲又大,所以不大一会,就挖出一个一米半见方的大洞,深度也有了一米。

    而这时候,何森和禾兑接班,二人继续向下。

    铺子里没水,郑楚楚看到几人累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后,就跑回郝远的店取水。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深度达到了近两米,不过张易也让他们把地洞挖得大一点,因为他怕塌方,毕竟有五米深呢。

    几个人继续换班,挖到三米深的时候,张易和刘文帅也上场,实在是这真是出力的活,而且大家急着见宝贝,所以进度一直在加速。

    凌晨一点半的时候,张易通过意念看到那口大缸距离不远了,也就十几分分的样子。

    “慢点,都出来,我来。”张易示意洞里的柱子和高伟顺着绳子上来,而他则跳了进去,一点一点把上面的浮土挖出。

    “有东西,红光!”就在张易把所有浮土挖没之后,突然间,透着强光手电,所有人都看到了一道红光,那红光闪砾不停,鲜红无比,和血一样。

    还有就是,众人看到红光的一刹那,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颤,一种凉意,也或者说是一道阴风似乎从红光上散发出来一样。

    张易手疾眼快,胆子也够大,不等众人缓过神的时候,就猛的一把抓玉了那块鸡蛋大小的血玉,而且这血玉之上竟然有符文雕刻,入手之后冰冷刺骨。甚至他感觉那冷意顺着他手臂向他身体里穿越过来。

    他吓了一大跳,也差点把血玉扔出去,不过那冷意也仅仅是一瞬之后,似乎就消失了,同时他也听到自已胸口传来‘啪’的一声。

    “玉碎了!”张易猛的一惊,张尚给了他一块羊脂白玉,让他戴着的,可是现在,这羊脂白玉竟然碎了?怎么回事?

    他抓着血玉不敢撒手,因为这东西太邪性了,他真害怕屋子里的人中邪,所以死死的攥着这块血玉。

    然后,出奇的是,随着他羊脂白玉的破碎,血玉竟然一点一点有了温度。

    “下来两个人,拿袋子,这底下有口大缸,缸里全是宝贝,用袋子装上去,拉我上去!”张易抓着绳子,被众人拉上来,然后高伟和柱子继续跳了进去,现在高伟和柱子眼睛都红了,宝贝啊,富贵啊,所以一点都不觉得累。

    张易拿着血玉上了二楼时,就立即拿出手机给那个张大师打去了电话,这东西在他手上,他感觉不托底,放在铺子里也不托底,所以如果现在能送走最好。

    电话响了两声时,张尚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张易老弟,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事儿吗?”

    “我找到那块血玉了,就在我手里呢,不知道怎么处理,张先生您回京城了吗?要不我把这血玉给你送去?”

    “真找到了?”电话里的张尚明显一楞,同时也深吸一口气道:“血玉那东西,别让别人用手碰到,你拿到血玉时,我给你的玉坠什么反应?”

    “碎了。”张易苦笑道。

    “吁,煞气好重啊,你这样,你还是不是处男?”张尚疑惑道。

    “呃……十几岁的时候就不是了。”张易楞了楞道。

    “那你能不能找到一小伙,如果找得到的话,先用他的血滴在玉上,我在香港,要明天才能回来,所以玉在你手里,我害怕出事,所以先镇压它一下!”

    “小伙?好,我问问,你电话别挂啊,教我怎么做!”张易拿着电话跑到了楼梯口,然后对着楼下喊道:“你们几个,谁还是处男?”

    “噗~”听到楼上张易的话,本来还在兴奋的众人差点吐血,这个关键时候,张易问谁是处男干嘛?众人面面相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道。

    “小伟,你还是处男吧?赶紧上来,快快快。”张易想起来了,高伟说过,他只摸过女人的手的。

    “哥,我也不是了啊。”高伟在洞里向上喊道。

    “草,你什么时候不是的?”张易急道。

    “十几岁吧……”高伟臊得满脸通红,这个张易,什么话都问。

    “你是撸的吧?张先生,撸的,没碰过女人的算不算处男?”张易对着电话里面问道。

    “算的。”张尚也忍不住笑,张易这是和啥人在一起呢?

    “滚上来,快点,我就知道你小子还是!”张易笑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