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 第288章 毛静涵

第288章 毛静涵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隐身侍卫最新章节!

    李秋水是地地道道的京城人,所以相比于张易他们这些外来者,她更知道京城的特色或美味。

    在一个小胡同内的小吃店,张易吃到了所谓的烧鹅。这是间不大的小菜馆,装修还算过得去,也还算干净,而且食客爆满。

    二人要了半只烧鹅,一份清汤,一碟凉菜,张易想喝点酒,但李秋水不同意,警告他开车不能喝酒。

    张易只好作罢,不过这里的烧鹅味道真的不错,半只烧鹅李秋水还没吃几块呢,就被张易吃光了,然后又要了一整只。

    李秋水瞠目结舌的看着张易的吃相,她也好奇张易哪里来的那么大肚子?

    “你不撑啊?”李秋水哭笑不得道:“你这大老板难道几天没吃饭了?至于这么吃吗?”

    “一会儿再打包两只。”张易一边吃着一边含糊的回答了一句,关于他能吃的问题,实在是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反正他身边人早就习惯了。

    “好吧,随你,撑坏了你可别怨我。”李秋水忍不住抱怨一声,这个张易,一点风度啊、矜持啊之类的都没有,在美女面前一点都不在乎自已形象啊。

    “嘿嘿,撑不坏的。”张易嘿嘿一笑,也不多说,就是一通吃。

    其实他也真不想和李秋水多说什么,有时候李秋水问出的问题,他都会含糊应对。

    比如说李秋水说什么没人要没人陪之类的,张易直接左耳听右耳冒,不接她话茬。因为他心里有数,自已无论如何都要与李秋水保持一定的距离,玩笑不能开,黄段子不能讲,更不能玩暧昧。

    不是他玩不起,实在是他不想沾到太多的火,以后烧到自已就麻烦了。

    况且他也李秋水也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人家有修养有文化,家族又是那种红色的,所以自已要是沾上了李秋水,那么李秋水他爹很可能拿枪崩了自已。

    当然,李秋水也是聪明人,张易很明显躲着她,敬而远之,根本不招她。

    不过也正因为张易对她敬而远之,到处躲着她的这种行为,却也让她哭笑不得。张易越这样,她就越想逗张易。

    二人吃了一个小时,晚七点半的时候才驱车离开,张易也果然打包了两只烧鹅,准备晚上回去和兄弟们下酒。

    晚八点多一点,二人将车停在了京大附近某教师公寓楼下。

    李秋水的老师叫做楚志新,而这楚志新也是学术界的权威,李秋水上楼时特意告诉张易到时候客气一点。

    一路到了三楼,李秋水敲门,开门的则是一个头发已经半白的老太太。

    “秋水来了,快进屋,外面冷!”李秋水看样子是他们家的常客。

    “秋水来了?”客厅里有一个穿马甲的秃顶老者正在看新闻频道,看到李秋水带着陌生人进来时,便疑惑的看了过去。

    “老师,我把前几天我说的那个珍宝阁的老板带来了,他就是张易。”李秋水和张易换了鞋之后,李秋水当即介绍道。

    “啊,他就是珍宝阁的张老板啊,这么年轻啊?”楚志新连忙起身,他是收藏圈子里的人,所以关于珍宝阁的事情他不但知道,而且还去过珍宝阁呢,见了几样宝贝,都是真的,所以他也一直好奇这张老板是哪个权威大家,毕竟圈子里的人都差不多认识的,但这珍宝阁的老板以前是真没听说过。

    “楚老您好。”张易虽然年轻,但为人成熟老练,主动上前与楚志新握手问好。

    “呵呵,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快坐,快坐,老伴,热茶。”楚志新非常客气,并没有因为张易年轻就轻视之类的。

    “老师,张老板可是行家,快把您那件宝贝拿出来吧,让张老板掌掌眼!”李秋水含着笑催促道。

    “好好好,说实话,这宝贝我也拿不准了,好几个老友也拿不准,我这就拿来。”楚老进了书房,打了个转后就捧一大六耳瓷瓶走了出来。

    张易其实真不懂什么古玩之类的,甚至连这类瓷器的具体名字他都叫不出来。

    当然,不知道叫啥名,但却可一眼辩真假。

    “这是我在西安出差时淘的一件宝贝,名字叫青花瓷六耳瓶,张老板帮着看看先。”楚老小心翼翼的将瓷瓶放在张易面前的茶机上。

    而张易早就用意念扫了一遍这个瓷器,并且他也古怪起来,因为这瓷器上面的气息有三种,上面三分之一部分有陈旧的气息,中间三分之一部分则没有陈旧气息,底部三分之一部分还有陈旧气息。

    不过底部和上部的陈旧气息又不一样,而这种陈旧气息不一样,那只能说明年代不同。

    张易装模作样的拿起瓷瓶,眯着眼睛仔细观看起来。

    然而看着看着,他就看出门道来了。

    这瓷器是后粘合在一起的,而且是那种高级的制器大师重新打造的。

    上面三分之一部分,应该属于一个年代,中间三分之一部分是现代的,下面三分之一部分,也属于很久远的年代。

    那制器大师用三个不同的瓷瓶拼接成了这个瓷器,然后又重新加工润色,而且从制艺手法上能做到如此完美之作,张易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制假的大师是个牛人。

    还有就是,这牛人把他自已的名字都刻在了瓶子里面,是内夹层中。

    他看了一会后,就把瓶子放在了茶机上,然后想了想道:“真真假假。”

    “怎么说?什么意思?”李秋水疑问道。

    “是后拼接的,分为三个部分,上中下都是不同年代的,接拼这瓶子的人是个高手啊!”张易赞道。

    “拼接的?不可能吧?”李秋水和楚立新全都难以置信,拼接的应该有色差吧?而且还是三部分拼接的,怎么可能有那么巧合的拼接点啊?

    张易就笑了一下,所答非所问道:“是个好东西就是了,楚老,您好好保存,这东西绝对是件难得的宝贝!”

    “那你倒说说这瓶子的拼接点都在哪啊?你根据的是什么啊?”李秋水追问道。

    张易摇摇头:“我指出来你们也看不出来,不过有一个叫做‘毛静涵’的你们有听说过吗?”

    “毛静涵?”李秋水和楚老同时楞了一下,然后楚老便皱眉道:“姓毛?难道和毛放有关?”

    “毛放?”李秋水古怪的看了张易一眼,然后又看了看瓶子,在古玩圈子里有一奇人,制器大师,那制器大师叫毛放,他做出来的东西,全都能以假乱真。

    不过毛放早就收手不做了,给多少钱都不做了,可是现在这张易提起了毛静涵三个字?这毛静涵和那毛放又是什么关系?

    “张老板的意思是,这东西是毛静涵做的?”楚立新追问道。

    “应该是吧。”张易笑了笑道。

    “好吧,多谢了。”楚立新没有再追问,倒是李秋水,一肚子问题想问张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