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 第314章 廖汉道玩心计

第314章 廖汉道玩心计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隐身侍卫最新章节!

    “嘉允,他们只给你分配了这辆别克君威,明显是欺负人啊,这是那金小利的意思,还是谁的意思?”张易知道,许嘉允不可能不知道自已被分配了什么车的,所以他开车的时候,忍不住的问了起来。

    “金总是酒店的总经理,他主管一切,所以当然是他的意思。当然……”许嘉允说到这里的时候,话音一转道:“他负责的是全面工作,所以也要考虑其他人的情绪,我是插队进来的,另外两个副总,甚至是公司的一层中层都会不服,所以金小利如此安排,算是给两个副总一个宽心丸,也是给我一个下马威。”

    “金小利还是玩手段的高手啊。”张易撇撇嘴道。

    “每一个上位者都拥有自已特独的做人方式方法,所以我不会在这一点上去抱怨什么,车子只是代步工具,我被总部指派而来,是主抓业务的,只要新的一年,业绩上去了,我就在总部那里加分,在股东大会上加分,所以我只会把我份内的工作做好,做得更出色!”

    “那你有没有可能干掉金小利,取代他?”张易突然问道。

    “这个暂时没可能。”许嘉允摇头道:“听说金小利和董事长有关系的,而董事长占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所以董事长也就代表拥有股东大会绝对的表决或否决权的。”

    “新世纪的董事长是谁,你知道吗?”张易诧异道。

    “听说是香港叶家。”

    ……

    张易一阵无语,许嘉允OUT了,现在他张易是新世纪的董事长。

    “铃铃铃~”就在张易一边开车,一边与许嘉允聊天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而张易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竟然是郑楚楚的来电。

    张易从倒车镜里看了许嘉允一眼,而她也安静的坐在后面,看着窗外。并没有八婆一样的想要知道是谁给张易打电话。

    张易想了想后,便直接接通。

    “张易,你在哪里?”电话一通,郑楚楚便直接问道。

    “我在……”张易张了张嘴,然后深吁一口气道:“我以前在丰都工作时的许总回了京城,现在和她在一起,嗯,又做老本行了,司机兼职保镖。”

    张易没有隐瞒,因为这种事情,瞒不了,所以还不如痛快的说出来。

    郑楚楚在电话里就沉默了一下,她知道张易和原来的那个什么女老总关系不清不楚的,而且她也以为张易早就和那女老总断了呢,只是没想到,不但没断,而且女老总回来,他这个几十亿的亿万富翁竟然又去给她做司机了。

    当然,要说起来,张易似乎认识她的时候,就是那女老总的司机的,所以她还算后来者呢。

    “是这样的,廖汉道之前在医院里,去了二水他们的病房,道歉后,并留下了一张支票,是一个亿,声称让我们转交给你,当时我们没要,又给他送了回去,而刚才他又来了,这次换成了两个亿。”

    “他把钱扔下后,就走了,他也有伤,和我们住在同一层,现在何森让我问问你,这个钱咱们要不要!”

    “两个亿啊……”张易就深吁一口气,同时也赞叹这个廖汉道真特么会做人,竟然带着伤就跑医院去道歉,姿态放得这么低。

    “要,给就留下吧。”张易想了想后,直接说道。

    “那该怎么分配呢?”郑楚楚抛出了难题,现在的情况是,廖汉道给了两个亿补偿,但又没说具体补偿给谁,一个人是多少。

    要知道,何森他们之中,有受伤的,有没受伤的,所以这个钱怎么分?

    “草,廖汉道没安好心啊,妈-的,都这样了,还搞小动作?”张易就叫骂了一声,廖汉道那人精,难道想不到这个钱不好分配?分多分少,恐怕会在内部出现矛盾的,这样就分化了兄弟们之间的感情。

    廖汉道不可能是无意的,也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的。

    “支票放你那,等我下午抽空过去一趟。”张易还得找廖汉道好好聊聊了,这厮是真想死还是怎么的?

    挂了郑楚楚的电话,许嘉允也还在望着窗外,她根本不管张易和什么人通话,也不管张易在外面的各种应酬或业务,她只想让张易单纯的做她的司机而已,唯此而已,别无他求。

    张易在倒车镜中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也没解释什么,而是继续开车。

    电话再次响起,几乎是郑楚楚电话一断,尾号是六个八的电话号就打了进来。

    六个八,这不正是廖汉道的电话吗?

    “道哥,手段玩的很好,很高啊。”张易接通时,就直接讽刺起来,而廖汉道也在电话里楞了一下,但随即他就苦笑道:“张先生是说支票的事情吧?”

    “你说呢?”张易反问道。

    “我给你,可是你不要啊,所以我只能给他们,还有,这两个亿或许对他们来说是一笔大数目,所以恐怕会因为这笔钱而闹出不好的事情,我这才给你打电话,向你解释的!”

    “甭解释,我只想到的是:你想离间我的那些兄弟!”张易冷笑道。

    “或许会离间,会产生不和,但反过来想一想,这也不是正好看透一个人本质的时候吗?张老弟你是聪明人,我想你会想明白的。”

    “我不用你来教我怎么玩心计,你今天这事儿做得让我又想弄死你了!”张易怒了起来,这廖汉道绝对是一个老油条,老江湖,玩心计耍心机,又懂得驭下之术的老社会。

    这厮,拥有他自已的道行!

    然而,廖汉道并没有因为张易的愤怒而惊恐或害怕之类的,相反却淡淡道:“我想张老弟你并没有制定一些……一些公司的章程,所以你才会为难。”

    “什么公司章程?”张易就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我的公司,如果有集体行动时,出了事的,按照受伤程度给予固定的奖励,死亡的又是一种奖励,都是有章程的,所以他们并不会因为分多或分少的事情而产生内哄,因为我有章程,一切都要按照公司的规定来办!”

    “张老弟,说句不好听的,你手下聚拢了这么多人,又没个章程,以后必乱,你头疼的日子还在后面,所以这次,也算是一种试探,我知道我逾越了,不过我要说我想加入你们,想跟着你干,你信吗?”

    “你开玩笑?”张易哭笑不得道。

    廖汉道沉默了一下,道:“有一种人,他们明明不存在,但他们也左右着世间一切,而你,便是那种人。你让我看到人人世间的奇迹。我现在才终于明白,你是怎么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有如此成就的,所以我想,如果我和你一起做事,那么我的未来或许会更光明。”

    “当然,我知道,这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不过我是诚心的,我也有梦想,也有更大的报负,或许我自已无法实现我更大的报负,但如果有你,我的报负将会成功!”

    “我看你是想报复我!”张易‘啪’的一声就把电话给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