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 第520章 江湖人,江湖事

第520章 江湖人,江湖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隐身侍卫最新章节!

    张易在峨嵋山丛林里奔走一夜,一夜不停不休,不过除了找到几间破屋之外,并无所获。

    虽然他有意念,在山里奔走的速度也够快,但实在是他找的是反方向,是峨嵋后山,他找反了,怎么能够找得到?

    第二天一大早,他已饥肠噜噜,不得已只能向视线所及之处的一个庙宇走去。

    那庙宇远远望去,也有大佛,一看就是佛门圣地,峨嵋这地方和五台山一样,都是寺庙多。

    走过了丛林,也终于来到了山路台阶,台阶上有几个小和尚在打扫落叶,张易走过时,他们也没打招呼,现在的寺庙都对外开放,卖个门票还能当香火钱呢。

    张易走到山门处,看到了寺庙的名字,叫红业寺,入寺还真得买门票,也不贵,就五块钱。

    张易给了掏了五块钱买了门票后也问道:“我想吃斋饭,有卖吗?”

    “有的,五十一份。”收费的不是和尚,应该是宗教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张易又掏了五十,而那工作人员也告诉张易怎么走,到了饭堂后,凭票即可。

    而就在那工作人员一边告诉张易怎么走时,张易也用意念探了过去。

    “咦?”这一探不打紧,张易竟然在庙里看到了一个熟人,智空大和尚,张尚给他介绍的智空和尚。

    这和尚虽然有些道行,甚至拥有了意念,但是这和尚却也是个势利和尚,张易对这和尚没啥好印象的,当初在贵州的山上,这和尚可是没有帮过自已的,一句公道话都没说过,相反和那几个要杀自已的人有说有笑的。

    张易扬了下眉毛,智空之所有拥有意念,是因为他曾经被高人洗过神,洗过神的人才有意念的,只不过智空最多只能释放意念十几米而已,和自已的意念天地之差。

    “呵呵,既然你在,那就问问你吧!”张易用意念扫过智空时,智空并没有发现的,这说明智空还停留在原来的境界,而他已经飞速发展了,所以智空不能感知他的意念也很正常。

    张易没有去饭堂,而是快步走过台阶,路过大雄宝殿,又过了一个香堂之后,进了智空所在的院子。

    院子很大,大门还有殿门都是敞开的,似乎在做早课,好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和尚都坐在殿里诵纪打坐。

    张易一入院子,别人还没发现他时,他就哈哈大笑起来,故意弄出的声音。

    “智空大师,咱们看样子真是有缘啊!”

    大殿里的几个老和尚并没有惊讶,这些人就算不是真正的得道高僧,但毕竟是和尚,早就做到喜怒不形于色的境界了。

    智空猛的站了起来,并快步走出,其他几个老和尚也都睁开眼睛转身回头看。

    “张施主,智空这厢有礼了。”再次见到张易,智空异为客气,出家人虽超然世外,但这智空却是势利和尚的。

    “大师,我正在拜仙寻友,走到此处肚子饿了,然后进来就发现大师竟然在此,大师是老朋友了,所以特过来相见,不过大师,我真饿了,能不能化个缘啊?”

    “衍道,立即准备斋饭,贵客盈门,乃我红业寺之福。”智空转身吩咐道。

    “是,师叔。”一个老和尚竟然叫智空为师叔,同时也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张易被智空邀请到了大殿,其他人则自行退下,似乎智空是这里的住侍一样,权力非常大。

    “张施主可寻到仙友?”智空笑着问道。

    “还没寻到,不过我有一件事向你打听。”张易想了想道:“你可知峨嵋派开会的地方在哪里啊?还有,这个峨嵋山哪里有道观?我找了一夜都没找到,但别人告诉我这里有道观的,是什么原因?”

    “你找峨嵋总舵?阿弥陀佛。”智空颂了声佛号道:“不远不远,下了山,顺着大路走二十里,再向右转,直行上山,那里有个山间小路,山上有一座紫云观,那里便是峨嵋总舵。”

    “啊?在山对面啊?”张易张了张嘴,他找错了,之前一直在这个峨嵋后山转了,却没有去前山,而且前山也不高啊,不像什么福地之类的。

    “正是,正是。”智空连连点头道。

    “得,那我就不打扰大师参禅了,这就走。”打听到了位置,张易就不想留下来了,所以他起身就往外走。

    “施主不吃斋饭了?”智空也起身相送道。

    “吃啊,拿俩馒头就行了。”张易一边走时,一个和尚端着托盘已经进了院子,那托盘上有馒头,有豆腐,有豆皮、土豆之类的,都是素的。

    张易随时拿了俩馒头,一边走一边吃,并与智空挥手。

    “张施主请留步,老衲还有一事相告。”智空走到张易身边道。

    “什么事?”张易反问道。

    “最近川中、陕北、云贵、边蒙、两广、东三省等很多地方的很多门派都出了事故,我川中峨嵋当代掌门亦被杀,据老衲所知,峨嵋五大支派黄陵、点易、青城、铁佛、青牛五派已经归附一神秘之人,被神秘人整合。”

    “什么时候的事儿?”张易大吃一惊道。

    智空答道:“半月之前。”

    “知道是什么人吗?”张易点点头,半月之前,任月凌还没过来呢。

    “具体是什么人老衲不清楚,但川中的这位是窥真后期,半只脚已辟谷的无上人物,此人来历不明,似凭空跳出一般,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峨嵋掌门斩杀掌下,后独挑五大支派,五大支派不敌,只得归服!”

    “江湖人都这么干吗?他们不会报警吗?”张易反问道。

    “报警的下场恐怕也只能是全家被杀,况且这是江湖人,所以行江湖事,不会让官家参与的!”

    “还有,如果老衲没猜错的话,那人和五大支派的当家应该也都在对面,所以施主小心了。”

    “多谢大师!”这一次智空向自已示好,说了这么多,所以张易也立即鞠躬感谢。

    “听闻张施主的飞剑乃黄老前辈所赠,黄老前辈当年对老衲亦有点拨之恩的,此行施主南去,务必小心。”

    “知道了,谢了,你知道我在京城的,所以以后有什么事,到京城找我。”张易对着智空抱拳拱手,然后大步离开。

    智空对着张易离开的方向双手合十,也再次颂了声佛号。

    而此时的张易则心里惊讶不已,智空的意思是,全国各地好多地方都出事了,而且都与川中类似。

    江湖人行江湖事?那么那具来历不明的人这么大张旗鼓为了什么?又和任月凌有什么关系?难道是现在掌门被杀,她回来给现任掌门报仇的不成?

    张易不敢再耽搁,下了山发现山下无人后,直接意念穿越,快速向南山而去。